朝霞阅读

第六十九章 敢问剑在何方?

猫腻2017年02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王破拥有一对非常有特点的眉毛。?

准确来说,特点在于眉眼之间的相对位置。

他的眉与眼之间的距离有些近,眉尾又有些耷拉,所以看着便有些寒酸。

然而当他挑眉的时候,便会与眼分开。

那是天地初分。

同时,他的眉尾会像一道铁枪般挑起,直向天穹,壮阔无双。

总之,当他挑眉的时候,便再与寒酸一词无关。

而且,往往他挑眉的时候,双肩也会随之而起。

和双眉相比,王破的双肩更有名气,因为耷拉的时间更多,更容易被人看到。

当他动肩时,往往便是要出刀。

就像此时此刻,百花巷里忽然出现一道凛冽至极的刀意,直冲天穹而去。

数百道圣光弩与所有的朝廷强者手里的兵器,都对准了王破。

相王神情凝重,双手早已离开了腰带上堆出来的肥肉。

王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国教学院里。

他与相王一样,知道这时候施展出焚日诀的人不是陈长生。

那就只能是商行舟。

商行舟与太宗皇帝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难道他也是陈氏皇族的一员?

王破没有去想这些问题。

而是在想父辈们艰难保留下来的那些记述。

在那些记述里,除了最醒目的、血淋淋的“家破人亡”四个大字,还有很多凄风苦雨里的画面。

那些画面里,都有一个气质阴沉的年轻人。按照王家先祖的判断,那个年轻人才是抄家的主使者,应该是皇族,但无论当时还是事后,都查不到那个年轻人的身份。

总之,那个年轻人为王家带去了很多凄风苦雨。

王破没有见过太宗皇帝,但太宗皇帝依然是他的敌人,因为这是家仇。

当年的那个年轻人当然也是他的敌人。

他本以为那个人早就已经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里,今天却现那个人极有可能还活着。

国教学院外的气氛异常紧张。

王破看着院门,沉默不语。

最终,他的双肩重新耷拉了起来。

同时,他的眉也垂落下来。

百花巷里仿佛同时响起了数千道叹气声。

不是遗憾,而是庆幸。

……

……

焚日诀是一种特别强大而且非常特殊的修行法门。

世间万千道法,根基都在星辉化作的真元之上。

唯有焚日诀,采集的不是星辉,而是日火。

日火不及星辉澄静柔和,但在威力上则是要远远胜之。

但也正是因为过于暴烈炽热,所以修行者根本无法采集,再将其转化为真元。

天书碑降世,人族开始修道,无数万年来,也只有陈氏一族因为特殊的命轮构造才能修行这种法门。

无论道典还是史书,都把这看作是天道对陈氏一族的眷顾。所以无论乱世还是太平年间,陈氏一族在天凉郡乃至整个大6,都拥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仿佛先天便蒙着一道神圣的光辉。

千年来,陈氏一族涌现出无数强者,比如那位少年英雄陈玄霸,又比如太宗皇帝。

当然,还有传闻中也曾经英明神武的楚王殿下,

直至今天,陈氏皇族的高手依然层出不穷,此时百花巷里那十几位王爷都是强者,相王更是已经晋入神圣领域,加上散布天下诸州郡的宗室子弟,这真是一道极其强大的力量。

只不过这些年来,前有天海圣后,后有商行舟,这道力量始终没有真正的挥出来。

可是商行舟为什么能练焚日诀?难道他是皇族?他与太宗皇帝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些问题在陈长生的心里闪过,但很快便消失无踪,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在周园里他便有过猜测,这时候只不过是得到了证实。

而且商行舟再一次走到了他的身前。

他双手握着剑向着陈长生的头顶斩下。

这一剑非常简单,没有任何招式,也没有任何玄意,只是笔直地砍了下去。

阳光照耀在他束的极紧的黑上,反着光。

阳光照耀在他**的双臂上,反着光。

阳光照耀在他握着的道剑上,反着光。

他就像是一尊神。

他手里的剑,可是斩断世间一切。

先便是天空。

湛蓝的天空上出现一道似真似假的线条。

森然无匹的剑意伴着刺眼的光线,向陈长生的头顶落下。

陈长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住。

他有些紧张,也是因为剑光太过刺眼,所以他眯了眯眼睛。

人类细微的动作之间,往往都有联系。

眯眼的时候,他的手也下意识里紧了紧。

然后,他的掌心握紧了剑柄。

剑柄有些微硬,在树洞里藏了几年,表面有些粘滑,不知道是青苔还是腐泥。

这种感觉不陌生,因为他握过无数剑,但也谈不上熟悉,他确认自己没有握过这把剑。

剑池里的剑太多,他不可能熟悉每一把,他也不知道这一把剑的名字以及来历。

但他知道自己握住的事物是直的,是硬的,是锋利的。

这就是剑。

那就好。

……

……

剑与剑相遇。

就像是自严寒雪原南下的冷空气遇着了西海卷来的热浪。

惊雷乍响。

湖水震荡成浪,激为倒瀑,落为暴雨,以不同的角度冲洗着天地间的一切。

数十棵粗壮的古树在喀喇声里缓缓倒下。

飞舞的木屑与树枝间,隐隐可以看到下陷的地面。

百草园的墙上出现无数道或深或浅的裂痕。

不远处,皇宫自动生出阵法,清光落下,让一切都蒙上了道神秘的外衣。

在王之策眼里这很像吴道子最近的画,用笔极简,甚至刻意取陋,用色却是极为大胆。

比如那些像血与锈似的红色。

烟尘敛落。

陈长生半跪在湖畔,唇角淌着血。

更可怕的是,他的手里已经没有剑。

那把剑落在了极远处的草地上,斜斜地插着,看着就像是残旗,又像是碑。

那把剑还在不停地震动,出轻微的嗡鸣,不是哀鸣,只是有些歉意。

商行舟出现在陈长生的身前。

他也很难破掉苏离传给陈长生的那记守剑。

但他有焚日诀。

他依然把境界压制在神圣领域之下,但凭借焚日诀拥有了难以想象、源源不绝的力量。

再厉害的剑法,也不可能承受这样的力量碾压,而且是长时间的。

这个过程里,商行舟的真元损耗与代价要比陈长生更大。

但陈长生没有剑了。

商行舟神情漠然看着他,举起了手里的剑。

他不相信自己这个徒儿还会有这么好的运气,随便从一棵断树里就能摸出一把剑来。

奇怪的是,陈长生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慌乱的神情,眼神也还是那样的平静,就像湖水一样。

然后,他把手伸进了湖水里,从里面取出了一把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