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十七章 年轻人的时代

猫腻2017年02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感谢来自书城读者12一串星号29……的提醒,关于皇舆图还是皇辇图,这个完全是我在这一卷里写错了,很认真地道歉啊。这一年多过的,捂额,实在是憔悴啊,精神上的,另外,我今天才忽然发现,我连王破断了一只手臂都忘了,当初是刻意写的啊,谁都知道我们追求的就是独臂刀王的美学,好吧,不知道前文有没有写的特别错的地方,反正在这里一并致歉了,再次捂,这一次捂脸。)

……

……

唐三十六没有随陈长生和徐有容离开。

他站在国教学院门前,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如退潮一般迅速散去。

百花巷很快恢复了平静。

苏墨虞带着国教学院的教习与学生陆续返回。

看着已经变成废墟的枫林阁、垮塌的断墙、乱糟糟的树林以及那些清楚的战斗痕迹,想象着就在不久之前的那场惊天之战,众人的情绪难免有些异样,觉得像是做梦一般。

当然,这是一场美梦,因为现在的国教学院是离宫一派。

苏墨虞没有理会教习与学生们荡漾的心情,也没有急着去安排整修事宜,而是更关心别的事。

“没什么事吧?”

他盯着唐三十六的眼睛问道:“我看他的眼睛红的厉害。”

这句话里的他自然说的是陈长生,苏墨虞担心他是不是伤势太重。

唐三十六摊手无语,心想陈长生与皇帝陛下抱头痛哭的事情也要告诉你吗?

……

……

安静的偏殿里,流水落入池中,叮咚作响,水瓢在上面无序地飘动,就像是野渡无人的一只舟。

王之策的视线离开水池,望向殿外。

天还没有黑,天光落下,景物非常清楚,但他没有看到吴道子。

天地间有一抹白,非常圣洁,像雪也像莲花,那是徐有容。

她站在光明正殿门前,歪着头向里面张望着,看着很是可爱。

凌海之王等人陪同着她,沉默不语,准备着战斗。

几年前,这样的画面就已经出现过一次。

那次陈长生自寒山归来,身受重伤,与教宗在那方静殿里谈话。

当时徐有容随时准备出手。

今天很明显,她也在随时准备出手。

哪怕今天坐在陈长生对面的是王之策。

……

……

在国教学院里,陈长生眼看着要被商行舟斩于剑下,徐有容不得不出手,却被王之策拦了下来。

但王之策非常欣赏当时她的应对,如果他没有看错,那应该是天下溪神指。

“我最佩服的是,她居然没有把所有的时间与精力放在大兄的刀法上,你也一样。”

王之策的话非常真诚。

因为他非常清楚那套名为两断的刀法多么可怕。

不仅仅因为他是周独|夫的结义兄弟,这是整个大陆都知道的事情,是已经上了史书的事情。

陈长生与徐有容不知道吗?他们当然知道。

那年他与王破在洛水畔行走时展示了一番周独|夫的刀意,王破便借此破境,一刀斩了南铁。

现在两断刀诀就在他与徐有容的手里。

拥有两断刀诀,便能继承周独|夫的传承,很可能成为第二个星空之下最强者!

换作别的修道者,谁能忍受这种诱惑?

他们必然会天天对着那套刀诀苦练不辍,把所有的时间甚至整个生命都花在这上面。

但陈长生没有这样做,徐有容也没有这样做,除了曾经在天书陵里共参过一段时间,他们再没有专门为了修行两断刀诀相见,甚至经常会忘记这件事情。

“两断刀诀太过酷烈,感觉有些不舒服。”

这就是陈长生对王之策做出的解释。

他想了想,又补充说道:“而且我们有自己的道法,那也是很好的。”

这个答案很平静,源于自信。

王之策最欣赏的便是此,不解也是此。

从天书陵到剑池到周园,那么多的奇遇,都没能让陈长生的心境有所变化。

有谁能把天书碑当作石珠就这么随随便便系在手腕上?

他与徐有容如此年轻,究竟从哪里来的自信让他们面对这个世界时如此从容平静?

“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最终会是你们的。”

王之策看着他说道:“我原以为你们还年轻,可以等着我们老去,不必如此冒险。”

陈长生明白他是在解释为何会应商行舟的邀请现身京都。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向他做解释的人叫王之策。

这个事实确实很容易让人感到惘然无措。

……

……

徐有容转身望向群殿深处那方黑檐。

确认静殿里的谈话很顺利,她自然不会破石壁而起凤火,凌海之王等人也散了。

这时候她听到了王之策的那句话,当然这也是因为王之策想她听到的缘故。

那句话让她的眉挑了起来,就像是准备燎天的火焰。

一道人影映入她的眼帘。

“看起来,你的战意并没有完全消失。”

莫雨看着她微笑说道:“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般好战。”

除了像她和陈留王、平国这样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很少有人知道徐有容的真实性情。

徐有容看着她说道:“在你的眼里,我看到的也尽是不满。”

“你我做了无数准备,结果尽数落空,难免有些不适应。”

莫雨说话的时候耸了耸肩,显得特别不在乎。

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却不知隐藏了多少血雨腥风。

如果没有陈长生看似天真愚蠢的安排,或者今天京都真会血流成河。

“你的小男人确实不错。”

莫雨叹道:“王大人却是可惜了。”

徐有容嘲笑说道:“你还真以为他是书里那样?”

当年在皇宫她还年幼,莫雨已是少女,读书时不知对王之策发过多少次花痴。

世间这样的少女太多,在她们想来,王大人必然是活在云上,采露为食。

如果真的看见了,她们才会知道,那样的谪仙人是不存在的。

那就是一个会妥协,有些可悲,甚至无趣的老男人。

就在莫雨与徐有容谈论王之策的时候。

王之策听到了一句话。

那句话是对他先前那番解释的回应。

很强硬,而且直接。

“既然这个世界注定是我们的,那你们为何不退?就一定要年轻人等吗?”

“等的时间久了,我们也会变成像你们这样无趣的老人。”

“那这个世界岂不是一直都是你们的世界?”

不是陈长生,也不是唐三十六。

说话的人是凌海之王。

王之策看了他一眼,认出他是一位大主教。

所谓国教巨头,根本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但有件事情,落在他的眼里,便再难出去。

凌海之王很年轻。

国教巨头里,他是最年轻的那一个。

唐三十六曾经这样说过。

年轻就是正义。

王之策想了想,说道:“有道理。”

……

……

一辆马车向着离宫外驶去。

看着有些寒酸变形的车轮,碾压着广场坚硬的青石板,摩擦声有些难听。

青石板上的血渍早就已经洗干净了。

吴道子愤怒的喊叫声从车里不停地传出来。

“我要杀了你们!”

“你们这群王八犊子,居然敢如此对待老夫!”

没有人回应吴道子的骂声。

一个人都没有,早就已经清场。

这是离宫表达的尊敬。

凌海之王站在檐下,看着那辆渐远的马车,神情很平静。

安华站在他的身边,想着今天自己做的事情,听着这些骂声,脸色有些苍白,神情有些无措。

吴道子的愤怒来自于失败,更是因为,他在离宫里没有感受到尊敬。

按照惯常的道理,无论胜负,像他这种辈份的老人,都应该受到尊敬。

更何况,他代表着王之策。

但没有。

从陈长生到徐有容,从凌海之王到安华,再到外面的王破与莫雨,都没有表明这种态度。

或者,这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结束。

那个时代。

吴道子很愤怒,或者说很失望。

王之策却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欣慰。

因为他今天感受到了一种力量。

一种曾经非常熟悉的、在大周建国之后却渐渐远去的力量。

那种力量有些粗砺,容易令人不悦,没有规矩,却有着非常鲜活的生命力,非常动人。

千年之前天下大乱,朝堂崩坏,魔族南下,民不聊生,路有白骨。

然后,有野花盛开。

周独|夫、陈玄霸、李界姓、商行舟、楚王、丁重山、李迷儿、秦重、雨宫、凌烟阁上那些人,还有他。

当时他们都很年轻,但他们敬过谁?怕过谁?

原来,那个时代没有结束。

现在,还是那个时代。

年轻人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