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十四章 出剑以及收剑

猫腻2017年03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更新的稍晚了些,但这章是六千字。?? 是的,没看错,六千。不要问我为什么……做人嘛,开心最紧要了。)

……

……

“我们不喜欢黑袍,不是因为当年他抢了死去同伴的风光,是因为小时候看过的人族话本以及雪老城的戏剧里背叛者的嘴脸都很难看,而他是这一千年里最无耻的背叛者。可是我必须承认他的能力,称赞他这一次的安排。”

焉支山人的声音回荡在荒凉的夜原间。

“杀死肖张不足以改变天下大势,但如果把人族的教宗与圣女也一道杀了,以后的历史或者会变得很不一样。”

终究还是出了些问题,他们没有想到在自己给予的恐怖压力之下肖张居然提前破境。

虽然刚刚破境,对天地法则的掌握运用还不够纯熟,但已经足够他拼着重伤杀出了重重包围。

至少现在他还活着。

不过陈长生与徐有容还是来了,这样很好,非常好。

夜色下的草原非常安静,星光散着幽冷的味道。

土狲从陈长生身后探出头来,对着远处那道巨大的黑影咧嘴露出森白的獠牙。

它想恐吓对方,却连呜咽低沉的声音都不敢出,明显被对方的威压吓的不轻。

徐有容问道:“你们如何确信来的会是我们?”

“肖张是个疯子,不会相信任何人,更不会相信大周朝廷,他只信任陈长生。”

焉支山人说道:“而陈长生来,你一定也会出现。”

陈长生不会被允许置身任何可能的危险里,因为他是人族的教宗。

随着他教宗的位置越来越稳固,这种规则的力量便越来越强大。

如果他真的想要突破这种束缚,像安华这样的信徒真的可能会以死相谏。

凌海之王等人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离开白帝城?

只有一种情形可以得到所有教士与信徒的认可。

那就是他与徐有容同行。

整个大6都知道,教宗与圣女的合壁剑法,拥有难以想象的威力,就算是遇到神圣领域强者也不用担心安全。

如今茅秋雨坐镇寒山,相王与中山王在拥蓝关与拥雪关,作势欲出。魔帅亲自领兵备战,雪老城的圣域强者们,如今大多数都在前线的战场上。按道理来说,陈长生与徐有容悄悄接应肖张回中原,应该不会遇到任何危险。

然而,无论寒山还是拥蓝关、拥雪关又或是雪原上的连天幕帐,都是假的。

或有意或无意,或知情或不知情,人族与魔族都在演戏。

这片隐秘而安静的草原才是真正的战场。

魔族请出了八大山人。

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陈长生与徐有容也没有想到。

虽然只来了三位,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恐怖力量。

“为什么来的不能是王破?”

这是徐有容最后的问题。

王破是肖张一生的对手,或者说是压制了肖张一生的强敌。

肖张不喜欢王破,无时无刻不想着击败他,但最信任的应该也是王破,更在陈长生之上。

就像荀梅,在临死之前最想见到的除了茅秋雨便是王破。

野花刚开始盛开的那个年代,王破是他们的目标,何尝不是他们的底气与气魄?

而且王破是神圣领域强者,刀道已然大成,肖张如果想要求援,无疑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回答徐有容这个问题的不是焉支山人,是陈长生。

“让王破看到自己破境当然好,但让他看到自己被追杀的这般狼狈就不好了。”

陈长生说道:“这很丢人。”

徐有容不是很能理解男性这种无聊的自尊心,所以才会不解,但听陈长生说后便明白了。

但她还是无法接受男性的这种宁肯丢人不怕丢命的作派。

不知道是微风还是鼻息吹动染满鲜血的白纸,出哗哗的声音。

肖张依然昏迷,不知道有没有听到陈长生的话,感受到徐有容的意思。

地面传来震动,不远处的妖兽群顾不得土狲的凶悍,惊恐万分向着四处逃散。

没有过多长时间,夜色里传来几声惨叫,然后隐隐有血腥味传来。

血腥味里还夹杂着别的腥味,陈长生闻着那股味道,心情有些不好。

不是因为他有轻微的洁癖,而是因为他闻过这种味道,在雪原战场上。

蹄声密集响起,草原地表不停震动。

血腥味与腐腥味越来越浓,直至快要把夜色掀开。

数百头魔族狼骑出现在草原上,把陈长生与徐有容围在了中间。

这些嗜血巨狼高约一丈,加上狼背上的魔族骑兵,更显高大。

狼群张着血盆大口,喷吐出的热气腥臭难闻,钢针般的狼毫在星光下显得非常清晰。

那些魔族骑兵的脸也被照的很清晰,涎水从人字形的嘴里不停淌落,也是腥臭至极。

狼骑是魔族最精锐的骑兵,单对单的话,可以正面对抗甚至战胜大周王朝的玄甲重骑。

数百头狼骑合在一处,会拥有着怎样可怕的冲击力与杀伤力?

但今夜这场战斗,这些历经数千里长途奔袭的狼骑根本没有资格充当主力。

“神族的命运可能就在今夜决定,所以我会非常谨慎。前面这几天我也很谨慎,所以我确信他没有通知别人,也确信你们来的非常急来不及通知别人,我想我会有比较多的时间,所以我会非常认真而仔细地出手,以确保彻底杀死你们。”

焉支山人对陈长生与徐有容说道。

夜色里,他的眼睛像火把一样亮着,里面满是看透世事与法则的智慧与平静,那也意味着冷酷与恐怖。

前面的这些对话按道理来说不用生,焉支山人不用解释,陈长生也不需要被魔族伏击的理由,但他们还是问了以及回答了,因为陈长生想拖时间,焉支山人需要时间把围杀布置的更加完美。

地面微微颤动起来,那座巨大的黑影向着南方移动,度虽然很慢,却有一种极其可怕的压迫感。

焉支山人的态度很明确——今夜他要求稳,不希望有任何漏洞。

看着夜色里的那座黑山,陈长生沉默了会儿,问道:“几成机会?”

他这句话问的是活着离开的机会,当然是要带着肖张。

徐有容与白鹤的度疾逾闪电,举世无双,如果全力施展,八大山人就算境界再如何深不可测也不见得能追上。

微风拂动衣袖,徐有容把命星盘收回了袖中,隐约可以看到星轨转动。

她没有回答陈长生的话,摇了摇头。

很明显,命星盘的推演计算结果相当糟糕,离开……根本没有什么成功的可能。

黑袍算到会是陈长生与徐有容前来接应肖张,自然会做出相应的安排。

南方草原上,镜泊山人与伊春山人就像是两道山脉,连绵起伏数十里,挡住了所有的离开的通道。

如果吱吱在,今夜离开的希望可能会大些。

陈长生想着这时候可能正在温暖海岛上晒太阳的黑衣少女,心里没有什么悔意,只是有些怅然。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他对徐有容问道。

这就是信任。

说到推演计算,谋略布置,世间本来就没有几个人比她更强。

徐有容望向土狲,说了几个代表距离与方位的数字。

她知道它能听懂自己的话,明白自己的意思。

很明显,土狲确实听懂了,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似乎有些恐惧。

很多年前,周园出事的时候,它就见过徐有容,知道她与陈长生之间的关系。

所以它非常聪明地没有看陈长生,更没有求情,而是直接遁入了地底。

没有用多长时间,它又从地底钻了回来。

它褐色破烂的皮毛里到处都是泥土与草根,眉上出现了一道豁口,不停地流着血,看着很是狼狈。

陈长生捏散一颗药丸,敷在它的伤口上。

药丸是制作朱砂丹留下的边角料,没有什么太神奇的效用,但用来止血效果很好。

土狲舔了舔流血的嘴角,看了徐有容一眼,眼神很是阴冷,还带着一丝怨毒。

它可以遁地,但如何能够瞒得过像焉支山人这样的强者神识?

在十余里外的一片丘陵下方,它被一道恐怖威压波及,受了不轻的伤。

在它看来,这是徐有容逼的,自然有些记恨。

陈长生在给它治伤,没有看到它的神情变化。

徐有容看到了却毫不在意,说道:“如何?”

土狲低声叫了两声,用两只短且瘦弱的前臂,不停地比划着什么。

徐有容神情认真地看着,在心里默默计算了片刻,望向陈长生说道:“也不行。”

陈长生起身望向夜色下的那座黑山,右手落在剑柄上。

“那就只有打了。”

八大山人是数百年前在雪老城下与王之策、秦重、雨宫对战过的远古魔族高手。

他与徐有容与对方正面对战,必输无疑。

巨大的黑影缓缓移动,难以想象的沉重威压向着陈长生与徐有容碾压而至。

夜色下的草原,变得无比恐怖。

“好消息是,我们只需要打一个。”

徐有容说道。

不动如山。

八大山人境界确实深不可测,宛若魔神。当他们不动的时候,甚至可以说是完美的,无懈可击。但当他们动起来的时候,便再无法保持完美的状态,还是会出现一些漏洞。

就像是星空下真正的山峰,与大地相连时不可撼动,动起来则根基不稳。

今夜这场杀局,镜泊山人与伊春山人在南方草原上断掉陈长生与徐有容的后路,所以他们不能动。

焉支山人以及数百狼骑,才是进攻的主力。

事实上,当焉支山人带着夜色缓缓而来的时候,也无法保持先前那般巍峨的姿态。

徐有容通过命星盘的推演计算以及土狲冒险遁地试探,现一条可能成功离开的通道。

但她没有选择从那条通道离开,甚至说都没有对陈长生说。

不是因为草原四周那些血腥可怕的狼骑,不是因为北方夜空下被南十字星座照亮的的十余只凶禽,而是因为她在夜色的最深处感知到了一抹凶险,这让她有些怀疑那条通道极有可能是黑袍布置好的陷井。

焉支山人停下了脚步。

虽然没有谁能看清楚他究竟是如何移动的,更没有人能够看到他的脚。

这时候,他距离陈长生与徐有容所在的草原,还有十里。

对于普通人来说,十里是一个非常遥远的距离,你很难看清楚那里的画面,更不用说攻击。

然而,就在这里。

隔着十里的距离,出乎意料且违背常理,令人匪夷所思的。

焉支山人向陈长生与徐有容起了攻击。

他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满天繁星顿时变得黯淡了很多。

因为夜空里忽然多出了一道十余里长的黑影,遮住了数百颗星星。

那道黑影从星空向着草原拍了下来。

天空里响起轰隆如雷的声音,那是空气来不及逃脱,被巨大力量压缩然后撕裂的声音。

陈长生甚至觉得自己听到了一大片夜色被强行撕下来的声音。

徐有容出剑。

一出便是威力最大的大光明剑。

无数道剑痕带着无数道火焰,照亮了荒无人烟的草原。

天空里的那道黑影被映照的更加清晰,也更加真实。

紧接着,陈长生出剑。

他用的是荒原三式里的燃剑。

是的,时隔多年,苏离在荒原上传给他的三招剑法,已经在道典上拥有了正式的名称。

炽热而无形的火焰,汇入了光明里。

无垢剑的剑意与斋剑的剑意相遇,然后相融。

两道剑虹相并而起,顿时生出源源不绝的感觉,更是圆融至极,仿佛完美的并非尘世中物。

两道剑意相遇。

两道剑法相合。

两道剑光相融。

这便是南溪斋的合剑术。

这便是陈长生与徐有容震惊世间的合璧剑法。

夜色下的草原出现一团光芒。

那团光芒是由最精纯的剑光组成,炽烈至极,很是刺眼,就像是不曾落下的太阳。

那道十余里长的黑影从天而降,准确地落在了这团光芒上。

轰的一声巨响!

数十丈方圆里的草地被掀翻,无数黑色的泥土像箭矢一般向着四周飞去。

剑光凝结而成的光罩,在陈长生与徐有容上方约数丈高的夜空里,抵挡着那道带着恐怖威压的黑影。

光罩不停地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像是年久失修的木门,又像是难承重荷的板凳,似乎随时可能破裂。

土狲趴在陈长生的身后,用瘦小的前肢捂着自己的眼睛,恐惧地浑身抖,鲜血不停地从指间溢出来——前一刻,它想遁地离开,哪里想到地底的泥土被焉支山人的威压以及满天剑意碾压成的无比坚硬,仿佛钢铁一般,直接让它撞的头破血流。

夜色里响起充满暴戾残酷意味的啸叫声。

数百头狼骑近乎疯狂一般向着陈长生与徐有容狂奔而来。

南方的草原上那道连绵数百里的山影无比巍峨壮观,难以逾越。

镜泊山人与伊春山人断掉了他们离开的后路。

焉支山人隔着十余里的距离,起了堪称壮阔的攻击。

陈长生与徐有容双剑合壁,也只能勉强抵挡。

此时狼骑冲杀而至,他们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土狲偷偷看了陈长生一眼。

它的眼神有些伤感。

它以为自己猜到陈长生会怎样应对那些狼骑。

陈长生应该会把周园里的那些妖兽召唤出来。

数百头狼骑再如何可怕,也不可能是日不落草原上那么多妖兽的对手。

更不要说,那些妖兽里还有土狲的两位强大同伴——犍兽以及倒山獠。

只是杀死了这些狼骑,还有三位魔族的远古强者。

到最后,周园里的妖兽有几只能活下来?

想到那样的结局,土狲有些不舒服。

但它扪心自问,在这样的局面下,换作自己也会这样选择。

所以它对陈长生没有什么意见,更没有怨意,只是有些伤感。

……

……

徐有容也知道周园里还有很多妖兽,只要陈长生召唤出来,便能解除这些狼骑带来的危机。

但她没有看陈长生——无论偷偷地看,还是正大光明地看。

因为她不是那只伤感的土狲,她与陈长生真正的心意相通,她知道陈长生不会这样做。

换句话来说,她知道陈长生准备怎样做。

她向前走了一步,站到了陈长生的身前。

洁白双翼在身后展开,金色的凤火开始燃烧,她手里的斋剑散放出更多的光线。

在很短暂的时间里,她选择了接过陈长生短剑承担的部分压力。

陈长生盘膝坐到地面上,闭上双眼。

嗖嗖嗖嗖,如暴雨破空,如箭矢破云。

无数道剑从藏锋剑鞘里鱼贯而出,剑光照亮了夜色下的草原。

三千剑遍布天地之间,构成南溪斋剑阵。

在这一刻,满天星光显得那般黯淡。

森然剑意落下,最前方的那头狼骑顿时解体,变成了数十团血肉。

紧接着又有一头嗜血巨狼前肢断裂,重重地摔在地上。

西北方向,有一名魔族骑兵头上的犄角与盔甲被整齐的切断,露出脑浆,被星光照着出粼粼的光,就像是世间最小的湖。

重物坠地的声音不停响起,惨叫声不停响起。

难以看清楚颜色的血水,不停地喷洒着。

狼骑的冲锋度非常快,于是倒下的更快。

数息时间,便有三十余只狼骑死在了南溪斋剑阵之下,还有十余只狼骑身受重伤,无力再战。

夜色里响起急促的军令声。

焉支山人低沉的声音也从十里外响起。

狼骑不再继续冲锋,绕过陈长生与徐有容,向着夜色里退去,直到退出数百丈距离才停下。

锃的一声轻响。

一道薄薄的道剑从夜空里悄无声息地出现,割断了一名魔族骑兵的咽喉。

星光比先前明亮了些。

绿色血水从满是黑毛的指缝里流出来的画面真的很恶心。

狼骑有些慌乱,向着更外围撤去,直至过了数里地,确认离开了剑阵的攻击范围才停下来。

很多魔族骑兵的眼里流露出恐惧的神情。

他们见过很多强者,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战斗方式。

南溪斋剑阵可以说是战场上最完美的防御手段,也是最有效率的群攻手段。

但以前需要数百名南溪斋弟子才能集结剑阵,很容易被魔族强者分别偷袭,被破阵的危险很大。

现在陈长生一个人便能施展出南溪斋剑阵,他站在满天剑雨之中,又如何能被击破?

换句话说,再没有谁比陈长生更适合在战场之上杀敌,哪怕境界实力比他更强。

年轻的人族教宗居然这么可怕吗?

数百狼骑出凄厉的嚎叫。

因为恐惧,因为愤怒,因为不甘心。

那些魔族骑兵与嗜血巨狼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复仇的**。

他们停在数里之外,时刻准备着再次起冲锋。

隔着这么远,陈长生的神识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驭剑伤人。

他们只需要给予对方足够压力,便可以等着焉支山人破掉对方的防御。

陈长生结成南溪斋剑阵之后,徐有容便在独自承受焉支山人的攻击。

哪怕她毫不犹豫地燃烧凤火,但也无法承受太长时间。

陈长生的剑阵需要防备着那些狼骑再次冲锋,她还能撑多久?难道还能永远撑下去吗?

以眼下的局面看起来,最终的结果还是陈长生与徐有容会被焉支山人镇压,然后被狼骑生生咬死。

至少在那些魔族骑兵看来,这已经是注定的结局。

他们看着那边,想着稍后怎么杀死人族的教宗与圣女,然后把对方生撕吃掉,眼神越来越凶残,喘息越来越重。

徐有容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看起来快要撑不住了。

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她忽然做了个非常出乎意料的举动。

满天光明忽然消失。

她收回了斋剑。

那谁来抵挡焉支山人的威压?

夜空里的南溪斋剑阵忽然动了,极为整齐地转了一个方向。

那些密密麻麻的剑本来对着草原四野,这时候全部对准了天空。

依然还是满天剑雨,只不过准备向着天空落下。

三千剑,迎向天空里的那道黑影。

星光与剑光相映成辉,让夜空变得更加明亮。

那道十余里长的黑影,也终于显露出了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