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十八章 鸟山明

猫腻2017年03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在最开始的细纲里梁红妆是被第九魔将杀死的,后来写的时候现很喜欢他,尊敬他,包括当初追杀苏离的时候,所以想让他离开的更干净些,便改成了现在这种殉国的写法,前文的那一句我会做修改,这确实是错,不好意思。? )

……

……

徐有容看着手里的话。

这样的小瓷瓶她还有些,不在袖子里,而在桐弓里。

无数道视线落在她的手上,或者狂热或者紧张或者不安。

人们都猜到了。这个小瓷瓶里装的便是传说中的朱砂丹。

也正是所有将军苦苦哀求徐有容赶紧回京的最重要原因。

“这些丹药是陈长生的,他的就是我的。”

徐有容望向那些跪着的骑兵说道:“我知道你们当中有很多人不服,但不要让我知道,因为那会让我不高兴。”

那些骑兵身体变得僵硬无比,因为从她平静的语气里听懂了意思。

潜台词是不需要说出口便能被听到的重要信息。

她是在对全世界回话。

如果她不高兴,也许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朱砂丹了。

骑兵们以最恭敬的姿态行礼,以最快的度离开,把她的诰令传到草原各处。

那名南溪斋少女看着她欲言又止。

不如归去?

徐有容的身体与精神都很强大,即便如此,她还是有些疲惫。

但她不会离开。

只有在这里,她才能看到战场上即时的变化,最真实的情况。

同时,京都里的人们,也才能看到最真实的情况。

时局很复杂,这一点从此次主帅人选的确定便已经能够看到征兆。

被很多人推举的徐世绩,在收到她的来信后,闭府不出,称病坚辞。

彭十海等陈观松一系的神将,在现在的大周军方占据着半璧江山,但想要从他们当中挑选主帅,必然会遭到以薛河为代表的西军系统的强烈反对,而且这很难得到离宫方面的认可。

与国教亲厚的人选,又无法得到朝中大臣与陈家王爷们的支持。

人们想来想去,最终把视线投向了一个已经被很多人遗忘很久的地方,东御神将府。

徐世绩,现在看起来是最能够被多方势力接受的人选。

然而,很快徐府便收到了来自圣女峰的一封信,从此大门紧闭,徐世绩则是称病坚辞。

人们明白这是圣女的意思,自然也没有办法勉强。

最终选定的主帅人选非常出乎意料。

当朝廷的圣旨传巡诸郡的时候,甚至很多人没有听说过那个名字。

赫明神将,曾经的玄甲骑兵统领,处事非常低调,甚至可以说籍籍无名。

但他的资历够老,是陈观松的师弟,却又与彭十海等摘星学院派将领关系并不密切,而且在十年前的国教学院一战里,他带领的那支玄甲重骑停在了垮塌的磨山之外,表现的极为沉熟稳重,同时得到了皇帝陛下与教宗的欣赏。

换而言之,他能够担任主帅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各方都能接受他,而且他不是任何一方的人。

问题在于,这也意味着他不是陈长生的人,也不是皇帝陛下的人。

再如何沉熟稳重的人,手握大权时也可能会出现别的心思。

在惨烈的战场上,血性被激的同时,往往随之生长的还有野心。

所以徐有容不会离开这里。

……

……

死亡的阴影终于离开了这片草原。

不知道是那种刺激潜力、抹杀理智的药物没有了,还是低等魔族的大量死亡,让雪老城都有些承受不住,总之在初夏的某一天,人族军队再也没有看到那些双眼腥红、像野兽般的魔族士兵冲锋。

在魔族军队撤退途中,偶尔还会有些零星的战斗,很明显,那些魔族士兵没有服用那种药物,虽然还是有些愚蠢,但总不至于像前些天那样敢往弩阵里冲,更不至于连死都不怕。

草原上到处是不同颜色的血水,那些血水干涸之后会变成大块的颜色,从远处看上去就像是一幅画。

赫明看着草原上的图案,想起了很多年前与陈观松在摘星学院学习魔族文化简史时从离宫请来的主教说的那番话。

“魔族就是这样奇怪的一个物种,低等的魔族与禽兽没有什么区别,高等的魔族却拥有难以想象的审美,而两个阶层之间又不是完全隔绝,存在着紧密的联系并相互影响,所以在雪老城的绘画里,经常会出现看似粗鲁的大色块……”

如果雪老城里的王公贵族真的可以做到把低等魔族当作妖兽一般驱使,这场战争可能会变得更加残酷。如果现在妖族还是魔族的奴仆,那这场战争更是没有任何获胜的机会。

这要感谢太宗皇帝当年的英明决策。

望向京都的方向,赫明神将对教宗大人生出相似的情感。

这场战争的开始阶段进行的格外惨烈,远远出开战之前的推演计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人族与魔族千年来的物资积累以及决心、意志的对撞。

这种对撞最终具体落在了两种药物上。

魔族方面动用了长生宗研制的毒药,从数量上看,雪老城其实已经为这场战争准备了很多年。

人族方面,教宗陈长生想尽一切办法积攒了十年的朱砂丹基本上全部告竭。

至此战争进行到了最二个阶段。

人族军队向北不断进,沿着魔族军队溃败的方向,连破两道防线,让草原尽归人族。

气温渐高,暑意渐至,真的来到了盛夏,但草原开阔,前方那道绵延数千里的山脉间有很多豁口,风从其间过,大军驻扎在此,倒不会觉得酷热难当,清晨时分,甚至还会觉得有些凉意。

某天清晨,灰暗的天空里忽然出现一个快移动的红点,拖出一道红线,应该是一只红鹰。

在红鹰刚刚飞过大山峰顶的那一刻,两名警觉的哨兵便现了,吹响了示警的号角。

一队骑兵疾驰出营,不知道是确保情报安全,还是想要接应什么。

那只红鹰应该是在山那边现了敌情。虽然按道理来说,数十里外那座巍峨的大山早已被清查过很多遍,应该没有什么埋伏,但这里毕竟是魔族的疆域,谁知道对方又有什么奇怪的手段。

那只红鹰度还非常快,没有疲惫的感觉,飞过陡峭山崖不远,却忽然向地面坠落。

那片山崖里究竟有什么?

某处乱石堆里忽然出现一道人影,像道闪电般掠入草原,向着人族军营而来。

那是一名以身法迅疾著称的万寿阁弟子,担任着最危险的前哨。

那名万寿阁弟子距离军营还有数里距离的时候,忽然闷哼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弩箭!”

军营里响起愤怒而尖锐的喊声,随之响起的是弦声,数百枝弩箭带着神圣的光辉,撕裂昏暗的晨光,落在那名万寿阁弟子身后,覆盖了数十丈方圆的地面,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孔洞,里面隐隐有青烟生起。

人族军队已经很有经验,那些擅长追击的魔族士兵往往会从地底潜出来。

很快,那队骑兵来到了万寿阁弟子的身前。

万寿阁弟子的腿上满是鲜血,明显已经断了。

他却是毫不在意,只顾着厉声喊道:“山里有魔族!不能判断部落所属,但数量很多!”

骑兵们把他抓上马背,向军营折回。

没有人注意到,有三名骑兵继续向着远方的那座大山继续飞驰,不知道是要去做什么。

……

……

清晨的山峰还没有醒来,向着人族军队这面的崖壁很是阴暗。

崖壁间忽然响起魔族士兵的声音,却看不清楚在哪里。

明明经过了很多次清查,为何没能现这些魔族的行踪?

数百丈高的崖壁中段,有几十个很小的山洞,不要说魔族士兵,就算是瘦削的人族士兵也无法钻进去。

最开始做清查的时候,以为这些洞是鸟洞,所以并未在意。

没有人想到,敌人就藏在这些鸟洞里。

因为敌人不是魔族士兵,就是鸟。

它们是一种黑灰色的鹫鸟。

数千只鹫鸟,从这些小洞里涌了出来,然后振翅飞向空中。

很明显这些鹫鸟受过训练,甚至有可能直接被控制,显得极有秩序,哪怕飞到天空里,队形也没有散开。

那三名骑兵距离大山还有段距离,看到天空里的动静,有些不解,心想就算这些鹫鸟受过训练,可以向地面的目标起攻击,但想凭锋利的鹫爪就对人族大营带来损失,也未免太异想天开了些。

便在这时,第一道晨光穿过山间的石缝,洒落到这边的草原上。

突然的光线让一只鹫鸟慌乱起来,松开了爪子,一个黑黑的事物落了下来。

轰的一声巨响,山崖前的草地上燃起了一片大火。

看着这幕画面,那三名骑兵对视一眼,看出彼此眼里的震惊,却没有减缓度,加快向着大山疾驰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