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三十五章 她的答案

猫腻2017年04月2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原来师父早就已经算到了。

陈长生有些感慨。

难怪最后那次谈话里,师父说就算黑袍有什么想法也不会成功。

当陈长生在感慨的时候,黑袍的脸色很难看,众人眼里的情绪非常复杂。

只有魔君看着徐有容的眼神越来越热切,还有敬意。

难道真的要杀死陈长生?

商行舟为什么要把这个任务交给徐有容?

“为什么?”

黑袍说道:“你们难道不是道侣吗?”

陈长生与徐有容确实是道侣,还是大陆最著名的道侣,情投意合,无人不知。

但商行舟确信她可以杀死自己的爱人,平静而且坚定。

当陈长生发现答案,而不愿意去死的时候,徐有容是最好的执行者。

没有人会想到,就连陈长生都不会想到,她会杀死他。

商行舟能够算到这点,并且敢用她做执行者,真是了不起。

当然,最了不起的还是徐有容。

……

……

“还记得十年前在白帝城外我们说的话吗?”

徐有容看着陈长生问道。

陈长生找到了答案,而且平静的接受,那么她自然不需要再做执行者。

那两句话看似同时响起,其实她要稍晚些。

陈长生记得她说的事情。

如果你的妻子对你极好,但性情极差,更是个大奸大恶之徒,你会怎么办?

这个问题是别样红提出来的。

陈长生的答案是会劝对方,阻止对方继续行恶,一辈子守在对方身边。

这其实和王之策有些相似。

唐三十六的答案很干脆——为什么要阻止?大家一起做大恶人岂不快活?

徐有容的答案则像那天城外的西风一样烈。

“我会杀了他,再随他一起去死。”

……

……

陈长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

但今夜的情形与这个问题真的有些相似。

陈长生知道她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非常认真地说道:“不要。”

徐有容说道:“就要。”

如果是别的女子说出这两个字,会有些像撒娇,或者是赌气。

她这时候确实是在撒娇,也是在赌气,但因为神情太过平静,却没有人相信。

陈长生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死就够了,你不要死。”

徐有容说道:“我不想骗你,你死了,又如何能阻止我呢?”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有道理,那就一起吧。”

没有悲痛,没有热切,没有眼泪。

就这样平静地说着生死与共。

叶小涟默默流泪。

吱吱很是生气。

人们心生敬意。

教宗与圣女,果然非常人也。

只有两个人的反应不一样,都很激烈。

唐三十六愤怒地喊道:“你们两个是白痴啊!还没到最后时刻,扮什么殉情夫妻!”

黑袍厉声喊道:“来啊!动手杀死彼此啊!我才不信你们真下得了手!”

“我不是白痴,这时候自然不急着动手,我只是告诉你,我随时可以让你的计划失败。”

徐有容用一句话回答了两个人的问题,然后望向王之策说道:“你还可以再想一会儿。”

王之策一直在想在观察在等。

他还没有等到那个变化,却有些意外地观察到了某些问题。

那个连接两座大陆的空间通道,明显有些不稳定。

来自圣光大陆的那道光柱没有问题,即便他在伽蓝寺里观察那边已经数百年,也没有看过如此凝纯的能量。

问题出在陈长生的身上,燃烧的圣光数量似乎稍微少了些。

当然,这是好事。

黑袍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她很震惊,因为无法理解。

她很清楚,当年为了陈长生这颗果子,那位异族教皇做了多少牺牲,灌注进去了多少圣光。

以个体而言,甚至可以说他体内的圣光源源不尽。

就算这些年,陈长生受过很多伤,流失过很多圣光,也消耗过不少,想来也不及原本数量的万分之一。

为何现在他体内的圣光数量少了这么多?就连空间通道都变得有些不稳定?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然后很多人也想到了答案。

黑袍也想到了。

这些年,陈长生炼制了很多朱砂丹,每月都要流很多血。

那些血里蕴藏着丰富的圣光能量,所以才会被信徒们称为圣血。

黑袍的脸色异常难看,拿出一块铁盘,闭着眼睛开始推演。

徐有容同时取出命星盘,开始推演。

场间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

数十道视线在黑袍与徐有容之间不停来回。

说到推演计算,毫无疑问,这两个女子乃是世间的最强者。

没有过多长时间,黑袍睁开了眼睛,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

片刻后,徐有容也睁开了眼睛,有些疲惫地摇了摇头。

看到这画面,人们知道了结果。

“空间通道确实有些不稳,但足够支撑到天使军团过来。”

黑袍盯着徐有容的眼睛,就像是盯着苹果的老巫婆,吃吃笑道:“所以你还是要动手杀了他。”

唐三十六想不明白,肖张、凌海之王等人也想不明白,如果陈长生死了,空间通道断绝,黑袍一生所愿便会落空,她这时候不应该很紧张吗?为何她却好像更关心徐有容会不会杀陈长生?

这个问题只有徐有容、叶小涟、吱吱明白,南客可能也隐约懂一些,因为她们是女人。

“你来我来?”

徐有容问道。

“我自己来吧。”

陈长生说道。

嗖嗖嗖嗖!

无数道剑啸之声响起。

夜空里出现无数道白色湍流。

三千道剑破空而去,如燕而回,静静悬于四周,仿佛停止的暴雨。

南溪斋剑阵成。

陈长生站在里面。

就像过去很多次战斗一样。

但今夜所有的剑都倒转了过来,用锋利的剑尖对准了他。

陈长生闭上眼睛。

三千剑震动起来,发出嗡鸣,似乎在挣扎。

离开周园剑池以来,他与风雨诸剑心意相通,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

诸剑接收到了他的意思,却不愿意听从。

但终究,这是他的剑。

嗖嗖嗖嗖!

三千道剑从夜空里落下,如暴雨般袭向陈长生!

唐三十六的脸色很苍白。

叶小涟死死地捂住嘴。

小黑龙眉心的朱砂痣无比红艳,竖瞳里满是狂暴的愤怒。

然而,徐有容依然没有看他。

她还在看着王之策。

王之策终于动了。

衣袖微动。

但就在下一刻,他没有举起左手,而是发出了一声轻噫。

包括他在内,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画面。

那些剑飞到他身周时忽然停住了,静止在空中。

时间,仿佛都静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