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剑自地起

猫腻2017年05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当时间静止的时候,万物都会静止。

即便是空间晶璧那边,正在光柱里缓缓下降的数百名天使,也停在了原地。

光线穿透他们的羽翼,变成无数道细丝,画面非常美丽。

关于死亡,陈长生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思考最多的人,那因为天书陵那夜之前,他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死亡的阴影里,虽然后来他获得了自由,但当需要的时候,他很快便可以回到过去,很容易做出决定。

当三千剑从夜空里飞回,即将贯穿他的身体的时候,他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在精神层面上,他已经死了,但在物质层面上,他还活着。

生存与死亡之间有一条很细微的交界线,在那根线上有着很玄妙的状态,可以理解为叠加,也可以理解为俱非。

能够进入那种状态,其实并不困难,也许每个生命在终结的时候,都会进入一次那种状态。

问题在于,生命进入那种状态之后,再也无法逆转回到生存的状态,而只能向前,进入无尽的深渊,或者是星海之上。

只有在非常极端的情形下,才会出现例外,比如今夜。

那些剑都是陈长生的剑,与他心意相通,甚至可以说彼此共生。

当陈长生进入那种状态之后,那些剑自然停了下来。

于是,他与风雨诸剑进入了一种相对稳定、非常敏感的境界里,就连时间,都暂时地停了下来。

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他是死,还是活。

静止的世界变成了一张画,或者说一张幕布。

忽然,陈长生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是那样的干净,而且明亮,就像是一面镜子,映照出世界的所有细节,无比丰富。

魔焰那边的深渊里,漆黑如夜的崖壁上,忽然生出了一棵青翠欲滴的野草。

时间不再静止,世界重新开始活了过来,无数声惊呼响起,然后变得无比安静。

人们感觉到,在陈长生的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

唐老太爷与王之策等人,对这方面的感觉更加直接而且准确,因为他们曾经有过类似的经验。

黑袍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他们在陈长生的身上,看到了规则的力量。

陈长生没有完全领悟这种规则,更没能做到超越。

但那是生死的规则,属于时间的范畴,只需要领悟百分之一也足够了。

足够做什么?

陈长生望向夜空。

三千道剑随着他的视线转动,呼啸破空而去,进入那道光柱里。

那道光柱直径不过数尺,三千剑进入之后,显得有些挤,看上去就像是在狭窄河道里前行的鲫鱼。

在光柱的冲刷下,那些剑的剑身不停地颤抖,却没有停下,拼命地奋勇逆行,似乎下一刻便要化龙而去。

剑与光不停地对冲着,溅出无数光屑,就像是岩浆一般,在夜空里到处抛洒,让雪老城变得明亮无比。

看到这幕画面,人们终于确认了那份猜想,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魔君的脸上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唐三十六坐在轮椅上兴奋地拍着腿,快活地不停喊道:“牛逼!牛逼!”

确实牛逼。

睁眼闭眼之间,陈长生便迈过了那道门槛,走进了那片风景里。

那片风景是神圣的领域。

以往有没有出现过像他这样年轻的神圣领域强者?

陈玄霸当年破境入神圣的时候多少岁?

没有人知道确切的答案,这时候也没有人关心这个问题。

陈长生踏进神圣领域,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要斩断那道从圣光大陆而来的光柱,他能做到吗?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太天真了!如果可以的话,你以为王之策为什么会一直站着?”

黑袍盯着陈长生喝道。

她的声音变得非常尖厉,不再像先前那般动听,可能这也代表了她此时的心情。

但她说的话,看起来没有错。

那道光柱实在是太强大了,三千剑在其间奋力前行,颤抖的越来越剧烈,仿佛随时可能像片枯叶般坠落。

无论唐老太爷还是王之策,又或者是王破、肖张,都没办法帮助他。

这道光柱的另一端在他的身体里,想要斩断光柱,便是斩断他与圣光大陆之间的联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在与自己战斗。

那么,这当然只能是他一个人的战斗。

陈长生没有理黑袍,平静而专注地看着光柱,视线越过那些剑,落在光镜一般的空间晶璧上。

光线越来越明亮,他眯了眯眼睛,举起了左手。

他的手腕上有五颗石珠,每颗石珠便是一座天书碑。

徐有容以为他要用天书碑迎敌,准备把自己的五座天书碑也给他,却发现他并没有这种想法。

五座天书碑出现在魔殿里,没有形成阵法,也没有把陈长生与外界隔绝开来,显得很随意。

准确来说,随意的是四座天书碑的位置,最后一座天书碑的位置明显有讲究,就在他的右手边。

这座天书碑对王之策来说非常熟悉,因为这就是当初他放在凌烟阁里的那块。

他不知道陈长生想做什么。

没有人知道,就连徐有容都不知道。

吱吱感受到识海里传来的召唤,走到陈长生的身边,也是一脸惘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做完这些事情后,陈长生的右手握住了剑柄。

没有人知道陈长生准备做什么,也没有人感受到了什么。令人震惊的是,透明光镜那边的大天使,与中土大陆还隔着亿万里,却似乎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漠然无识的脸上出现了警惕的情绪,向着后方退去。

“准备好了吗?”

没有人知道陈长生在问谁。

他右手边的那座天书碑里,忽然传来落落有些困惑的声音:“先生,是你吗?有什么事?”

陈长生说道:“没有事,你只要在这里就好。”

他抽出无垢剑,向着夜空里斩了过去。

剑意森然而起。

三千剑精神一振,呼啸再起,向着光柱尽头杀去,前后不绝,源源不断,仿佛变成了一把大剑。

这把剑实在是无比巨大,由地面的魔宫,直要抵到夜空,贯穿天地!

陈长生要用这把巨剑,斩断这道光柱!

那种漠然的、居高临下的被观察感,再次出现在众人的心头。

众人隐约猜到,应该是那位神明,再次睁开了眼睛,虽然他可能并没有眼睛。

看来陈长生的这一剑,已经威胁到了天使军团降临的计划。

一道难以形容的威压,从遥远的异界而来,穿透空间晶璧,落在那把巨剑之上。

夜空里传来难听至极的摩擦声与金属弯折声。

陈长生脸色苍白,眼神却更加平静。

吱吱怔怔地看着光柱里的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那座天书碑里传来落落焦急的声音:“先生!先生!你没事吧?你说话呀!”

摩擦声与金属弯折声渐渐消失。

巨剑依然顶着从天而降的光柱!

陈长生撑住了!

好强的一剑!

当年在雪原上,苏离斩出的惊天一剑,也不过就是这等水准!

陈长生的剑道天赋再高,堪称宗师,但毕竟年轻,刚刚破境入神圣,怎么就能施展出来如此强大的一剑?

没有人能想明白。

王之策忽然想起一本非常古老的道典,若有所思。

他望向光柱外惘然焦虑而不知所措的吱吱,默默想道:“这是青龙。”

然后他又望向那座黑色的天书碑,在心里说道:“这是白虎。”

最后他望向徐有容,心想这是凤凰。

从位置来看,她与陈长生隔的有些远,看不出来任何特别的地方。

“左青龙,右白虎,凤凰……在心头”

王之策眼睛微亮,感慨说道:“厉害。”

连他都心生佩服的剑,自然是真的厉害到了极点。

但这一剑依然只能与那道来自圣光大陆的光柱形成对峙相持的局面。

两道难以想象的强大气息,隔着亿万里的距离,在空间之上进行着战斗。

“你不可能成功的!那是无实质的光,你如何能够把它斩断!”

黑袍盯着陈长生的脸,尖声喊着:“除非你的真身能去亿万里之外,把光柱之源给斩了!”

有时候所谓一语成谶,只不过是推演计算的过程被隐藏了。

黑袍最擅长推演计算。

当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极有可能是她潜意识里最害怕那样的事情发生,只不过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于是,那样的事情就真的发生了。

一道剑光在夜空里掠过。

……

……

(择天记三年前开书的时候,并没有提前预想过左青龙右白虎的画面,实在是先写了落落,又写了吱吱,很自然地出现了这种可能,然后两年多前被一位读者先点了出来,然后我就一直在思考,什么时候让这幕大型油画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只是想来想去,最后还是选择了最小的舞台与最谨慎的展示,和大家哈哈一笑就好,毕竟不是主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