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章 鱼怪

萧鼎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死亡沼泽,巨树之巅。

陆雪琪、法相、林惊羽和曾书书四人,缓缓落在了一片狼藉的巨大树干之上,只见周围遍布裂痕,残枝无数,纵然隔了许久,依然令人对刚才那两只上古巨兽的厮斗耸然动容。

但此时此刻,他们的注意力显然都更集中在面前这几个人身上。

法相微微皱眉,沉吟不语。眼前这几个人,当年在东海流波山和青云山一战时,他都曾经见过,显然就是鬼王宗宗主鬼王和他的两个得力手下青龙、幽姬,再加上如今早已今非昔比的鬼厉,可以说实力远胜己方。

可惜上树之后,在那分岔口上,与青云门萧逸才、焚香谷李洵、燕虹等人分道寻找,否则虽然未必能敌的过这四人,但终归有一战之力。

不过想是这样想,鬼王宗那边却似乎没有立刻动手的意思。

鬼王朝法相四人那里瞄了两眼,便淡淡地向鬼厉问道:“你倒说说,我们要如何处置这几个人?”

鬼厉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向鬼王看去。只见鬼王面色和蔼,看似平和,但眼光中隐隐有些锐芒闪动。片刻之后,他淡淡道:“既然宗主你来到此处,自然一切事务,均由宗主决断。”

站在旁边的青龙微微皱眉,幽姬面上的黑纱似乎也轻轻晃动,向鬼厉望去。

鬼王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嘴边依然挂着一丝笑容,缓缓道:“当日在你前来这死泽之时,我便说过此处一切事情由你作主。我和青龙、幽姬到此,不过是为了擒拿这只黄鸟而已。这四个正道中人,还是你说了算吧!你想怎样,便是怎样。”

“呸!”

突然,一声不屑之极的冷哼声从前头传来。

众人向前看去,却是林惊羽面色如霜,冷冷道:“妖魔邪道,有种就上来决一生死,何必在那里如妇人嚼舌一般,可笑!”

此言一出,青龙的面色首先就沉了下来,倒是鬼王远远看了看林惊羽,却不生气,反而笑了笑,转头对鬼厉道:“此人就是林惊羽吧!是你那个童年好友?”

鬼厉心中一震。时至今日,林惊羽的名声并不如何响亮,但鬼王不知为何,竟能一眼认了出来。他看着鬼王那微微笑意,心中却是突然一寒。

鬼王看着他,淡淡地道:“你说吧!怎么做?”

鬼厉迎着他的目光,坦然对望,道:“此间之事大都完成,这些人又非举足轻重的角色,不必理会了。宗主你眼下还是先将黄鸟收拾好,才是当务之急。”

鬼王看着他,没有说话,场中一时安静下来。

青龙眼中闪过一丝忧色,在他旁边的幽姬因为黑纱蒙面,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想来也不是很轻松的样子。幽姬的目光透过黑纱,在鬼厉和鬼王身上转了转,随即向远处瞄了一眼,忽地一怔。只见远处那四个正道人中,陆雪琪默默站在最后,面色冰冷,但一双目光,却远远地望在鬼厉身上。

那片冰霜容颜之下,竟似乎有着不为人知的淡淡关怀。

幽姬忽地伸手悄悄推了青龙一下。

青龙正有些担心,忽有所感,回头向幽姬看去,只见幽姬黑纱轻晃,向鬼王身影方向动了动。他与幽姬同列当年鬼王宗四大圣使,如何不知她的想法,只是此刻心中却不无顾虑。

沉吟片刻之后,青龙终于还是轻轻走到鬼王身后,低声道:“宗主,鬼厉说的也不无道理,眼下黄鸟已经降服,我们还是先安置好它再说,否则死泽之内,万毒、合欢两派人马均在,迟恐生变。”

鬼王回过头来看了看青龙,缓缓点头,道:“你说的甚是。”随即眼中隐隐精光闪动,对鬼厉道:“既然如此,这里就交给你了。”

鬼厉默默点头,道:“你放心好了。”

鬼王又看了看他,忽地一笑,转身行去。他身后的青龙对着鬼厉笑了笑,随即跟了上去。

幽姬缓缓跟上,经过鬼厉身边时候,鬼厉看了看她,轻轻点了点头。

幽姬黑纱微微晃动,却也没说什么话,就这般走了过去。

在鬼王一众人身影消失之后,鬼厉缓缓转身,向法相等人望去。

法相咳嗽一声,踏上一步,道:“张师弟…”

鬼厉冷冷道:“我叫鬼厉。”

法相一窒,在他背后的林惊羽眉头皱起,沉声道:“小凡,你何必如此?我知你心地本善,只是当年被奸人所害,这才误入魔道…”

法相听到这里,颇感刺耳,但却也只是微微苦笑,一声不吭。

只听林惊羽继续道:“…只要你肯回头,我相信以道玄掌门的胸襟气度,必定会容你重回青云的。”

鬼厉淡淡道:“我为什么要回头?”

林惊羽身子一震,一双眼紧紧盯着面前这个曾经的童年好友,只见他站在那里,用一种说不出的冰冷感觉,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条路我走的好好的,不用你们来救我。”

陆雪琪站在最后,身子仿佛也轻轻抖了一下。曾书书站在她的身边,将她的神色看在眼里,微微皱了皱眉,但没有说话。

林惊羽面有愤怒之色,踏上一步,正想再说什么,却被法相拦住了。

法相看了看林惊羽,对着他轻轻摇头,低声道:“他入魔已深,你不可操之过急,否则适得其反!”

林惊羽原本对法相拦了上来,现出了一脸的怒意,但听他这么一说,终究知道如他所言。又转头看了看鬼厉,心头一软,想起当年两小无猜一起玩乐的时光,终于还是咬了咬牙,退了回去。

法相沉吟片刻,对鬼厉道:“鬼厉施主,不管你承认与否,我们总是有一段渊源。如今天帝宝库已毁,看来也并无什么绝世宝物,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吧!”

鬼厉哼了一声,看了法相一眼,随后又向其他人望去,看了看林惊羽,看了看曾书书,最后目光落在了陆雪琪的脸上。

那个清冷女子站在最后,面色如霜,眼光似水,深邃不可见底,也不知道她的深心处到底在想着什么?

鬼厉收回目光不再多言,转身就走。

没走多久,隐隐听到身后有人追了上来,鬼厉眉头一皱,转身看去,忽地一怔,却是曾书书追了上来,看后面法相等人脸色,似乎也有些愕然。

曾书书跑到他的身前,背对法相等人,向鬼厉凝望片刻,忽地笑了出来,微笑道:“你该不会杀我吧?”

鬼厉望着他,看着他的笑容,似乎和当年在青云山通天峰上相遇时,一点都没有变化,还是那么的开朗。片刻之后,他的目光终于慢慢缓和了下来,但声音还是平淡如止水,道:“什么事?”

曾书书嘴里“啧啧”两声,耸了耸肩膀,道:“反正我还是把你当朋友的,至于你怎么想,我就没办法了。”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忽地眼睛连眨了几下,低声道:“大哥,让我抱抱这只三眼灵猴好不好?”

鬼厉一怔,心中登时浮现出当年曾书书缠着自己要小灰的情景,心中不由的一阵莫名温暖。其实他自小在青云山长大,对青云山大竹峰上一草一木都有极深的感情,更何况曾书书这个为数不多的朋友。

曾书书见鬼厉没有说话,但似乎并未有不屑或反对之意,心里一阵高兴。他头脑向来聪明无比,对鬼厉这个入了魔道的朋友,心中也依然看的极重。只是他深知张小凡的性子坚忍倔强,为了当年一个承诺便宁死也要守护,可想而知,为了此事,他当年所受重创之大。

所以这些年来,为了拉这位好友脱离魔道,曾书书不知暗地里独自想了多少办法,最后也只能得出一点──宜缓不宜急。

此刻曾书书的目光落到趴在鬼厉肩头的小灰,登时两眼放光,开颜笑道:“小灰,是我啊!还认得我吗?”

小灰懒洋洋地趴在鬼厉肩上,不知怎么,猴脸上红扑扑的,倒有几分像是常人喝多了醉酒的模样。它在曾书书连着叫了几声之后,才有气无力地睁开猴眼,向曾书书看了一眼,嘴里老大不耐烦地“吱吱”叫了两声,又把眼睛闭上了。

曾书书却一点也不生气,看他模样倒似乎喜爱之极,“垂涎三尺”这四字,分明就写在他的额头之上。

鬼厉看了看曾书书那种表情,竟仿佛十年来也不曾有丝毫变化,忽地叹息一声,道:“算了吧!它今天也累了,日后若有缘再见,到时再说就是了。”

曾书书恋恋不舍地看了看小灰,点了点头,随即目光移到鬼厉脸上。

鬼厉淡淡道:“日后若是正魔对立,你我对敌,你尽管下手就是。至于…”他抬眼看了看曾书书,半晌,缓缓道:“你我道不同,必定为敌,但我心中,仍当你是朋友的。”

曾书书大喜,笑逐颜开,用力点头,伸出手正想要大力拍拍鬼厉的肩膀,忽又觉得不妥,便收了回来。随即眼珠一转,忽地似想到什么,嘴角露出一丝窃笑,伸手到怀中拿出一物,却是一本颇为破旧的蓝色封面书籍,封面上并无字迹,也不知道这是本什么书?

鬼厉皱起眉头,不知怎么,看着这书似乎有几分眼熟,但一时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曾书书悄悄将此书塞到鬼厉手里,轻声笑道:“大家兄弟一场,十年后初见,送你一份小礼。”

鬼厉看着曾书书的模样,笑容中七分欢喜,却还有三分莫名其妙的猥琐之意,皱眉向手中书望去,随手翻开一看…

“啊!”

纵然以如今鬼厉之沉着定力,却仍是身子抖了一下,急忙将此书合上。这书中内容,赫然是许多文字图画,图画中尽是赤裸男女,却是十年之前,他们还年少时候,在通天峰上曾书书想要用来换小灰的那本春宫书。

“你…”鬼厉一时哑然,说不出话来。

曾书书瞪了他一眼,道:“你如果不想我们两个都身败名裂,就别大声说话。”

鬼厉瞪着他,心中一阵莫名其妙的混乱,本来该觉得这人实在胡闹,但不知怎么,这看似无聊无趣的动作,却忽然让他和面前的曾书书一下子亲近了许多,往日的时光,仿佛又回来了一样。

曾书书对着他笑了笑,转身走了回去。他此番急中生智,却实是大有深意,要想把这位朋友从魔道之中拉回来,非得让他先认自己这个朋友不可。如今他干冒被众人耻笑大险做这无聊之事,果然令鬼厉无话可说,想必日后再见面时,二人关系必定比现在要好了许多。

想到此处,他脸上不由得露出笑意。

法相待他走回,看他面露微笑,道:“曾师兄,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曾书书心情大好,冲着法相做个鬼脸,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法相笑了笑,向远处的鬼厉看了一眼,只见那人站在那里,手中拿着一本蓝皮厚书,面色似乎有些复杂,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当下摇了摇头,对其他人道:“此间事情已了,我们也走吧!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曾书书当先点头,随后林惊羽和陆雪琪也默默点头赞同。

他们四人化作四色毫光,腾空而起,在半空中盘旋了一圈,随即远去。

鬼厉站在巨大树干之上,忽然心里有些空荡荡的感觉,似乎失去了什么东西一般。他的目光随即落到手中这一本书上,然后举起了手,看似要将此书扔出去,但忽地苦笑了一声,终于还是将这书收了回来,放到怀里。

随后,他深深呼吸,再长出了一口气,振作精神,道:“小灰,我们出去吧!”

小灰这一次连眼睛也没睁开,模模糊糊地叫了两声:“吱吱,吱吱。”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回答。

鬼厉微微一笑,右手一挥,驭起噬魂法宝,化作青光,如电飞去,离开了这棵巨树。

鬼厉飞驰在死泽上空,腾云驾雾一般,穿越了迷雾瘴气。他从内泽出来,在半空中稍稍辨认方向,随即向鬼王宗在外泽布置的人马所在处飞了过去。

他这般飞行速度自然是极快的,但死泽着实广大,飞了小半个时辰,眼前望见的仍到处都是茫茫草海,翠绿一片。虽然不知道这下面有多少死亡陷阱,但在半空看去,倒也景色如画,让人精神一振。

只是快飞到鬼王宗人马所在地之时,鬼厉突然皱起眉头,空气中竟是隐隐有着一股熟悉的血腥味道,随风飘散开来。

鬼厉脸色一变,轻啸一声,顿时脚下青光更盛,从高空中冲了下去。

青光锐芒从天而降,带着激烈劲风,从青绿草丛池塘上飞过。无形之风将草海池水吹向两旁,在水上荡起阵阵涟漪。

很快的,鬼厉望见了鬼王宗人马聚集所在,只见许多人仍然聚集在此,看来至少大部分人还安然无事,这才放心了一半。

这时,鬼王宗弟子也发现了鬼厉从天而降,纷纷站起。

鬼厉落了下来,站在地上,但第一反应却是眉头锁的更紧了。这里的血腥气息竟然浓烈之极,看来刚才在高空闻到的血腥味,就是这里散发出去的。

旁边一众鬼王宗弟子都低头肃立,鬼厉这些年来虽没有滥杀人命,但他修行魔道,性子大变,身上往往不由自主地散发出冷酷之意,在鬼王宗里除了宗主鬼王,其他普通弟子最敬畏的人,反而是他这个后起之秀。

此时有一人从人群中越众而出,是个年轻男子,剑眉星目,颇为英俊,正是燕回。

只见他走上前,向鬼厉行了一礼,道:“副宗主,您回来了。”

鬼厉点了点头,道:“这里怎么了?”

燕回欲言又止,以目示意鬼厉,鬼厉会意,向前走去。燕回向周围看了一眼,大声道:“副宗主回来了,大家坚守岗位,不必惊慌。”

众人齐声相应,随即散去。

燕回快步跟上鬼厉,低声道:“您跟我来。”

说罢,大步向右侧偏僻处走去。二人走了一会,来到一处草丛茂盛所在,野草足有半人多高,虽然四下无人,但空气中的血腥味,却是越发重了。

鬼厉向燕回看去,燕回脸色也微微有些苍白,低声道:“您自己看吧!”说着,走到那片草丛之前,伸手拨开野草。

鬼厉缓步上前,向那草丛里看去,瞬间脸色大变。只见这草丛外表看去与周围无异,但中间尽数被人血染作鲜红之色,血腥之气扑鼻而来,闻之欲吐。在浓密草丛之下,竟然堆放着十三具人的尸骨,死状惨不忍睹,几乎每个人身体都碎裂成了好几块。

饶是这些年来鬼厉身在魔教之中,见惯了腥风血雨,但这等残酷手段,却也是第一次见到。

他闭上眼睛,定了定神,随即面色回复了冷静,慢慢的走上前去,在这些尸骨前仔细查看。

燕回跟在他的身后,低声道:“这些弟子都是昨晚安排在这里警戒的,此处离我们大队人马所在处最远,是我们布署最远的眼线,这些人也相当精干。不料昨晚一夜之间,毫无声息的就被人全数屠戮。”

鬼厉面色阴沉,目光渐冷,缓缓道:“凶手是谁?有头绪了吗?”

燕回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道:“副宗主,您来这里看看。”

鬼厉看了他一眼,只见燕回跨过这些惨不忍睹的尸体,向草丛深处走去。在草丛更深的地方,还有一具尸骸,但这个人的尸体却相对完好,只有一只左手不知哪里去了。

鬼厉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个人他是认识的,名叫徐冲海,是他属下道行颇高的一个人物,想不到也死在此处。

只见燕回走到徐冲海身边,道:“您看。”

鬼厉走到近处,向地下看去,赫然见徐冲海头颅旁边,仅存的一只右手在泥地上划出二字:

鱼──怪。

那“鱼”字还算清楚,但第二字“怪”字则已然缭乱,看来徐冲海已经是精疲力尽了。

“鱼怪?”鬼厉皱起了眉头。

燕回点了点头,道:“我也不知这是何意,难道这附近有鱼怪妖孽?但今日发现他们之后,我立刻在周围搜查,却根本没发现有什么鱼怪踪迹。”

鬼厉缓缓转身,走出了这片草丛,燕回也跟了出来。空气中难闻的气味还是很重,但比起草丛里却仿佛清新多了。

鬼厉深深呼吸了一下,忽然道:“杀生和尚呢!他怎么不在此处?”

燕回沉默了一下,道:“他早上看到这片情景之后,暴跳如雷,后来他从徐冲海手势之中,也不知怎么看出了那些神秘鱼怪是往南而去,便独自一人追去,我苦劝他也不听。而且…”

他说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

鬼厉向他看了一眼,道:“怎么?”

燕回面上闪过一丝恨意,道:“本来副宗主您严令在您回来之前,我们不能和合欢派及万毒门发生冲突,但今早这等血案,我觉得怕是万毒门或合欢派下的毒手,便偷偷带人前去他们所在,想要一探究竟。如果真是他们所为,自然便当报仇。”

鬼厉淡淡道:“事发突然,你并没有错。那去了之后,结果如何?”

燕回犹豫了一下,道:“这个,倒是大出我意料之外。万毒门的人马,原来在前一日已不知为何突然全部撤出死泽,而合欢派那里…”他看了看鬼厉,低声道:“好像也发生了和我们一样的事情,死了二十多人。”

鬼厉脸色微变,道:“有这种事?”

燕回道:“不错,我亲自查探清楚,这才回来的。”

鬼厉沉默不语,站在那里,似乎陷入深思。

燕回一时不敢打扰,但过了许久,见鬼厉还是没有说话,忍不住轻声道:“副宗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鬼厉没有直接回答燕回的话,反而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转头向他看来,道:“在我回来之前,鬼王宗主来过这里吗?”

燕回脸色一变,随即点头,道:“是。”

鬼厉眼中淡淡光芒闪过,道:“他说什么了?”

燕回道:“宗主是和青龙、朱雀二圣使一起来的,他老人家到这附近看了看情况,脸色很是难看,但最后只说了一句:‘此间一切事务,都由副宗主处理’之后,就带着二位圣使走了。”

鬼厉面无表情,又是一阵沉默。燕回自然还不知道鬼王与鬼厉之间突然变得有些微妙的关系,只得在一旁注视着他。

片刻之后,鬼厉点头道:“这件事你处理的很好。如今死泽的事已告一段落,从现在开始,你立刻带领下属离开此处,回转狐岐山。”

燕回点了点头,道:“那副宗主您呢?”

鬼厉转过头去,望着天边悠悠白云,那里看去洁白无瑕,谁能想到在它下面,会有多少血腥事情发生呢?

他淡淡的道:“杀生和尚人虽然冲动了一些,但追踪之术却有独到之处。这些鱼怪来历不明,又杀了我的手下,我自然要追查下去。”

燕回在背后微微低头,道:“是。”

鬼厉点了点头,道:“你去吧!”

说完,他目光渐渐向南望去,只见那里草海茫茫,风过死泽,也不知道隐藏着什么秘密。

不期然的,他脑海之中突然浮现起数日之前,他和金瓶儿、秦无炎暗中会晤之时,突然袭击小环的那个神秘鱼头怪人…

共 1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q

  2. 匿名说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3. 匿名说道:

    杀生和尚死了

  4.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说道:

    AAAAAAAAAAAAAAAAAAAAA

  5. ...说道:

    道德经

  6. 匿名说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7. 匿名说道:

    总感觉鬼厉的真爱是陆雪琪,只不过因为碧瑶帮他挡了一剑他才待在鬼王宗罢了

    1. 匿名说道:

      你说对了,其实小环,金瓶儿,还有小白也是喜欢鬼厉的

    2. 莱蒂说道:

      我也觉得,毕竟其他也有不少女人表示喜欢他,但是他明显对陆雪琪不一样的,十年前就有些喜欢的,陆雪琪出现,他就移不开眼睛,有些人还不承认,自欺欺人说陆雪琪一厢情愿,真的是无语,这明显是两情相悦的,冥冥中自有天意安排

    3. 匿名说道:

      谁说的,也不看看小凡成为鬼厉之前,明明是陆雪琪横插一脚,趁着碧瑶不在,可耻

  8. 说道:

    真是孽缘

  9. 哈喽说道:

    绝世孤本这里,鬼厉莫名有些萌呀,哈哈,不知道回去有没有偷偷看,后来都用在陆雪琪身上了~~捂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