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章 问讯

萧鼎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风声萧萧,古道萧索,孤独的向前延伸。

周一仙和孙女小环已经离开死泽,向东行了三日。

这一天日正当中,他们仍然走在古道之上,只不过古道两侧原本平坦的荒野,已经被逐渐多起来的山丘丛林所取代。

周一仙向前看了一眼,只见前头不远处的路旁有个残破的石亭,正好觉得走的累了,便转头对小环道:“我们过去歇歇。”

小环应了一声,随即向后看了一眼,眼中盈盈都是笑意,道:“道长,一起去坐一下吧!”

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野狗道人笑了笑,点了点头。本来野狗道人离开死泽之后,不知怎么,就远远跟着周一仙和小环,起初还惹的周一仙有些忐忑不安。但前几日突然在路上遇见那位自称万人往的中年人后,小环与他说了几句话,关系倒也亲近了一些,这几日便接近了许多,直接跟在他们后面了。

周一仙走到亭子中,看着野狗道人也跟着小环走了进来。他对野狗可没有像小环那么客气,白眼一翻,忽地阴阳怪气地道:“我说野狗道长,你怎么一直跟着我们两个人啊?我们可都是穷光蛋,没什么让你好抢的。”

野狗道人瞪了周一仙一眼,反唇相讥道:“臭老头,又在装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根竹竿里有古怪!”

周一仙与小环都是一怔。周一仙当即如被火烧了屁股一般跳了起来,满面通红,怒道:“好家伙,老夫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人,果然是觊觎我的钱财。”

野狗道人白了他一眼,还没说话,只听旁边小环也微带讶异道:“道长,你怎么知道的?”

小环一开口,野狗道人不知怎么声音就突然小了下去,犹豫了一下,讪讪对小环道:“他每天竹竿不离手,就连睡觉也抱在怀里。这倒也罢了,偏偏他每过一小会儿,总是不由自主地摸摸竹竿,看了这个样子,白痴都会知道那竹竿有问题。”

小环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周一仙老脸一红,哼了一声,扭过头去,忽又觉得这般实在太过丢脸,转回头对野狗道人怒道:“就算我这竹竿有问题,也轮不到你来管。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们?”

野狗道人愣了愣,一时说不出话来。

周一仙顿时得意起来,脸上露出笑容,指着野狗道:“哈,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小样的垂涎我的财物和我们家小环的美色,整天图谋不轨…”

“爷爷!”小环满面通红,大声对周一仙叫了一声。

周一仙这才醒悟话说不对,但老脸拉不下来,呐呐道:“说,是不是…”

野狗道人偷偷看了小环一眼,只见那少女脸上白皙的肌肤此刻白里透红,微带羞涩,但明眸如星,闪闪发亮,一股青春美丽当真如扑面而来一般。野狗忽地心中一阵没来由的自卑,低下头去。

小环瞪了爷爷周一仙一眼。她自幼和周一仙浪迹天涯,见多识广,自然比普通人家的少女要放得开,此刻转头对野狗道人道:“道长,你别听我爷爷乱说,他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周一仙勃然大怒,道:“你居然敢骂爷爷是狗,明明那家伙才是野狗!”

小环吐了吐舌头,冲着野狗做了个鬼脸。野狗脑海中嗡地响了一声,只觉得眼前满是这美丽容颜,再也容不下其他色彩了,也顾不上周一仙讥讽自己。

周一仙没好气地转过头来,对野狗道:“喂,你还没说为什么要跟着我们呢!说得出好听的理由,老夫就让你跟着;说不出,嘿嘿,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野狗慢慢收回目光,沉默了许久,道:“我也不知道。”

“哈!”周一仙哈哈大笑,满脸不屑。

小环却看着野狗道人,颇有兴趣地道:“道长,怎么了?总不会你无家可回吧?”

野狗苦笑一声,道:“你说对了。”也不知怎么,他此刻似乎特别愿意在这个少女面前说话,话头一开,居然就莫名其妙地说了下去:“我从小样子古怪,出生后就被父母当作妖怪丢到荒郊野外去,任我自生自灭…”

“啊!”小环以手掩口,吃了一惊。周一仙却是白眼一翻,一脸不信的样子。

野狗道人继续道:“后来我被一群野狗找到,它们居然没吃我,反而叼来食物喂养了我,所以等我懂事以后,我一直就自号野狗。”

周一仙在旁边又是一声冷笑,但小环却是一脸专注,微微点头。

野狗道人也不理会周一仙,对小环笑了笑,道:“所以我从小就没有家,如果一定要说的话,狗窝就是我的家了。后来前代炼血堂的一位前辈巧遇到我,一时怜悯将我收入门下,传我道法,从那以后,我便当炼血堂是我家了。”

周一仙冷笑道:“那你便该回炼血堂去,怎么还整天在外面遛踏?”

野狗道人低下头去,面色阴沉,半晌道:“炼血堂已经被鬼王宗灭了,带头的就是你们见过的那个鬼厉。”

“什么?”周一仙与小环同时吃了一惊。魔教内斗激烈残酷,但对外却并不大肆宣扬,所以周一仙等人对鬼王宗吞并炼血堂一事还不知道。不过同时吃惊,二人的反应却也不同。

周一仙皱起眉头,似是想到了什么,半晌摇头叹息一声,道:“可惜啊!当年黑心老人在时,炼血堂何等威势,唉…”

小环却没想那么多,不过惊愕过后,却想起一事,道:“是那鬼厉带人将你们灭了么,那你怎么还跟着他?”

野狗道人嘴角抽搐了一下,慢慢将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小环听后哼了一声,对周一仙道:“年老大那些人,也太没有骨气。”

周一仙却瞪了她一眼,道:“你小小年纪,知道什么骨气不骨气的?若是生死关头,那份骨气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小环嘴角一撇,道:“那这位野狗道长不是宁死不降吗?”

周一仙看了野狗一眼,点了点头,道:“我以前倒没看出来你居然还有这份骨气,不简单。不过这些年来,那鬼厉号称血公子,杀人无数,怎么偏偏就放过你了?”

野狗道人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周一仙沉吟不语,眼中似有深思之色,平时的嬉皮笑脸已是渐渐消失。野狗道人看到周一仙突然露出这等神色,与往日大不相同,不禁一怔,但正好小环开口说话,他的注意力便被吸引了过去。

小环看了他两眼,低声道:“那你这样整天跟着他,心里不难受吗?他灭了待你有大恩的炼血堂,你一定很恨他吧?”

野狗一阵茫然,随后沉默,半晌方缓缓摇头,茫然道:“我也不知道。本来我是恨极了此人,但这段日子以来,却慢慢想到,其实怪他又有何用?就算不是他,不是鬼王宗,万毒门和合欢派一样会做同样的事,鬼王宗不过抢先一步而已。”

“嗯?”小环没有说话,周一仙倒是先发出一声微带讶意的声音,上上下下重新打量了野狗道人一番,颇有刮目相看的味道:“你居然能想到这一层,我倒是小看你了。”

野狗道人白了周一仙一眼,显然对周一仙的称赞不感兴趣。周一仙讨了个没趣,呵呵一笑,也不生气。

野狗道人看了小环一眼,只见她一双明眸如水,其中盈盈眼波,像是在流动一般,真个是动人心魄,不知怎么,不敢多看,低下了头,道:“那天从死泽出来,心里又烦极了这样整天在鬼王宗那群人中待着,特别是偶尔还会见到年老大等人,正好看到你们,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跟上来了。”

野狗道人忽然像想到了什么,迅速抬起头来,对小环道:“但是我可绝没有任何要害你们的心思,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大概就是随便走走吧!如果…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现在就走好了。”

小环微微一笑,道:“没关系呀!我是无所谓的。那你以后就跟我们一起走吧!反正天下这么大,我看你好像也没地方去。”

周一仙吓了一跳,拉过小环压低声音道:“笨丫头,你胡乱弄个这个家伙跟着我们干什么?”

小环白了爷爷一眼,道:“什么这个家伙那个家伙的,人家可是有名字的。再说了,他又没有恶意,只不过跟我们走走罢了,有什么好怕的?”

周一仙怒道:“你这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他可是魔教里臭名远扬的人,听说他以前…”

周一仙忽然停口不说,小环盯着他,道:“他以前怎么了?你倒说说你以前听说过他干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了?”

周一仙挠了挠脑袋,想了半天,讪讪道:“好像没听说他干了什么…”

小环噗哧笑了出来,正要转身,周一仙一把拉住小环,道:“不过你让这个人跟在我们身边,总是没好处的吧!这又何必?”

小环淡淡道:“好像昨晚我们路过荒岗的时候,从路边窜出来一只野猪,爷爷你可是躲的远远的,是这位道长冲上去将野猪赶走的,不然我这个弱女子可就要一个人对着一只大野猪了。”

周一仙脸上一红,道:“我老人家年老体弱,如何能拦的住一只大野猪?再说了,你算弱女子么,别说野猪,就算来一只老虎你还不是…”

小环忽地咳嗽一声,周一仙也就没说下去了。

小环回头,对坐在一边的野狗道人嫣然一笑,道:“道长,那以后还请你多多照顾了。”

野狗连忙起身,道:“没、没有的事,如果有什么粗活,你让我干就好了。”

周一仙远远的哼了一声。

就在此时,亭外忽然传来一个冷淡平和的声音,道:“原来你跑到这里来了。”

野狗道人身子一震,转头看去,旁边的小环已然失声道:“啊!是你!”

石亭外头古道之上,站着一位年轻男子,面无表情,肩头趴着一只灰毛猴子,正是鬼厉。

这时正是初秋时分,虽是正午,但日头并不如夏日一般酷热,石亭外头也不时吹来一丝凉爽的风。

只是在石亭之中,气氛却随着鬼厉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突然沉默了下来。

野狗道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坐在一旁,眼睛盯着地上,看的出着实有些紧张。鬼厉却仍面无表情地站在另一侧,也不多看野狗道人,反而是注视着周一仙。

小环看了看野狗道人,又看了看鬼厉,半晌小心地道:“嗯,张…鬼厉公子,你、你怎么来了?”

鬼厉向她望了一眼,道:“我是来找你爷爷的。”

周一仙一怔,道:“找我?”

鬼厉点头,道:“是,请教前辈一个问题。”

小环登时放下心来,暗中对着野狗笑了笑,让他放心,随即转而对鬼厉颇感兴趣道:“啊!你这么厉害的人,有什么事要问我爷爷的?”

正说话间,她忽然望见鬼厉肩头的小灰,一双滴溜溜的眼睛转着,正冲着自己咧嘴而笑,不由得顿时一阵喜爱,笑道:“哈,我可是那天给你冰糖葫芦吃的人哦!你还记得我吗?”

“吱吱,吱吱。”猴子小灰一阵叫嚷,点头不迭,忽地从鬼厉肩头跃了起来,跳到小环怀里。看来这猴子对当日那冰糖葫芦印象极好。

小环笑逐颜开,伸手将小灰接住,不料它入手之后忽地一沉,竟然是出乎意外的沉重,险些竟丢到地上去了。还好她反应算快,连忙加力,这才稳住身子,将小灰抱稳,但心中一阵惊奇。这不过数日的工夫,而且看小灰身形也没长大多少,怎么体重突然重了快一半以上,真是奇哉怪哉!

鬼厉看小环逗着小灰,在一旁咯咯笑个不停,很是欢喜的样子,眼中深处似也有一丝淡淡笑意,但随即消失,转过头来面对周一仙。

周一仙耸了耸肩膀,道:“我老人家才高九斗、学富六车,天下事哪有我不知道的。不过你居然会向我老人家请教,这倒奇了。有什么事,你说吧?”

鬼厉也不去理会他自吹自擂,淡淡道:“那日在死泽之中,有一个鱼头怪人偷袭你的孙女,你还记得吗?”

周一仙一怔,旁边的野狗道人和小环听在耳中,同时都看了过来。

小环一边抱着小灰,一边道:“是啊!那个怪物凶的要命,要不是鬼厉公子和瓶儿姐姐及时出手,我都差点被它害了。”

鬼厉依旧看着周一仙,道:“你当时说那怪物乃是南疆六十三异族之一的鱼人,是吗?”

周一仙沉默了片刻,道:“不错。”

鬼厉一拱手,道:“不知道前辈对这鱼人一族,可还知道些什么?”

周一仙看了鬼厉一眼,道:“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

鬼厉沉吟片刻,点头道:“既然我请教前辈,其他的也不用瞒你了。你们走后,我手下似乎被一群与那鱼人相似的怪物偷袭,死伤惨重,所以我想向前辈了解一下。”

周一仙眉头一皱,身子渐渐挺直,眼中渐有思索之色,却没有说话。鬼厉也不着急,安静地站在一旁。半晌,周一仙忽道:“你手下死亡之人,是不是死状残酷,尸体多被砍成数段,惨不忍睹?”

“啊!”这一声轻呼,却是小环发出,看她满脸惊骇,显然很是吃惊。

鬼厉缓缓点头,目光深深看着面前这个老人,道:“不错,正是如此。”

周一仙点头道:“那不会错了,肯定就是南疆十万大山六十三异族的鱼人族所为。这支异族外貌奇异,出生之时即鱼头人身,按他们本族传说,乃是上古鱼神与人类女子交合而生的后代,是以他们一直以鱼神后裔自居。这一异族向来残忍好杀,而且相信不管是动物还是人类,在屠杀之后只有将尸体斩开碎裂,才能将鬼魂同时切碎杀死,免除后患。所以在他们手下,不管动物还是人,多半连个全尸都保不住。”

忽然传来一阵异声,二人看去,却是小环脸色苍白,眉头紧皱,有点反胃。

周一仙微微摇头,看着小环叹道:“天下之大,还有多少更凶残无比的事,你还不知道呢!”

鬼厉自然不会像小环一样,但也微微皱起眉头,道:“怎么这等凶蛮异族,往日都不曾听闻过?”

周一仙淡淡道:“你向来居住中原,自然不了解这等蛮荒异族。南疆十万大山之中,处处是恶水穷山,那里的人茹毛饮血,与中原开化之人截然不同。不过那些异族向来习惯于他们祖先聚居所在,而且中土之地与南疆相连必经的道路之上,正是天下三大正派之一的‘焚香谷’所在,偶尔有几个蛮族跑了过来,也大都被焚香谷的弟子以仙家道法斩杀了,所以中原之地向来不知南疆异族的详细情况。我也是年轻时候游历天下,跑到南疆十万大山附近,才略为知道一二。”

鬼厉缓缓点头,但眼中精光却是渐渐亮了起来,道:“那按前辈所言,偶尔跑一个异族进来还情有可原,但这么一大群异族无声无息进入中原,而且到了离南疆不下万里的死亡沼泽,根本就是不可能。除非镇守南疆的焚香谷那里,出了什么问题…”

周一仙忽地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道:“那就是你们的事了,我才懒得管。”

鬼厉沉吟片刻,点头道:“多谢前辈。”

说罢,他转过身来,却只见小环正抱着小灰逗着它玩。

小环眼角余光望见鬼厉看了过来,不禁笑道:“你这只猴子好可爱啊!对了,它怎么突然重了这么多呀?还有,你看它额头上突然开了一道这么深的灰痕,好像多了一只眼睛似的。呵呵,是不是啊!猴子?”

说着,小环向小灰做了个鬼脸,小灰“吱吱、吱吱”咧嘴而笑,尾巴在身后晃来晃去。

鬼厉心中一动。自从当日在天帝宝库之中,小灰喝下了那杯神秘液体外加吞了那颗奇石之后,就像喝醉了酒一般,足足睡了两天两夜。醒来之后也不见它吃什么东西,但体重就突然增加许多,而且外形也渐渐开始变化,毛色越发光鲜亮泽,特别是额头上的那道灰痕,越来越是明显了。

不过除了这些,小灰却也没什么其他变化,还是一样的贪玩好吃。开始鬼厉还有些担心,但见小灰并没有什么异样,也渐渐放下心来。

此刻鬼厉顿了一下,把目光移到野狗道人身上。野狗道人看了他一眼,眼中不由得有些畏惧。

鬼厉淡淡道:“你打算以后跟着他们一起吗?”

野狗道人沉默了片刻,道:“是。”

鬼厉道:“我以前曾经跟你说过的话,你还记得么,年老大这些人随时都会来找你的。”

野狗道人面色阴沉,但看了看小环,仍然道:“我知道了,我也不在乎,是他们自己叛派,还有脸来见我吗?”

鬼厉有意无意向小环望了一眼,随即收回目光,道:“既然你要这样,那也随你。”

野狗道人一怔,抬起头来,似乎想不到鬼厉这么好说话。鬼厉却没有管他,走到一边,向小灰打了个招呼。小灰嗖地一下从小环怀里窜了出来,三两下跳到了鬼厉肩头。

小环怔了怔,颇有些不舍,道:“你这就要走了啊?”

鬼厉点了点头,向周一仙一拱手,随即身下青光泛起,瞬间化做灿烂青光,直冲上天,不一会就消失在天际。

看到鬼厉身影消失,野狗道人忽地长出了一口气,似乎刚才鬼厉站在这里,就有种无形威势,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小环看在眼里,正想笑他几句,忽听身后一阵风声响动,又有个柔媚声音在背后轻轻响起:“妹妹,我们可是又见面了。”

小环一怔,还没回过头已经笑了出来,道:“瓶儿姐姐。”

回头一看,果然正是风情万种、风华绝代的金瓶儿,微笑着站在背后,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

野狗道人毕竟是魔教中人,对金瓶儿颇感畏惧,表情便有些不自在。但小环与金瓶儿却着实交好,看到她便欢喜不已,拉着她笑个不停。

金瓶儿如姐姐一般,颇为疼爱地摸了摸小环的头,随即有意无意向天空望了一眼,道:“小环妹妹,我今天找你们,其实是想向你爷爷问几句话的。”

小环、周一仙包括野狗都是一愣。

金瓶儿淡淡地向周一仙道:“关于南疆异族鱼人,我还有几个问题向你请教请教呢!”

周一仙为之哑然,皱起眉头,金瓶儿目光却在问话之前,又轻飘飘的向天际望去。

只见高空白云之间,隐约有一道光芒穿梭在云中,渐渐向南方而去。

共 5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小灰喝了帝药可以开天眼,要是当日鬼厉喝下帝药,会不会变二郎神啊

    1. 哈喽说道:

      小灰有三只眼,而鬼厉没有,可能是提高修为什么的而已

  2. 匿名说道:

    靠!靠!靠!

  3. 小灰说道:

    可以,这很鬼厉

  4. 匿名说道:

    什么鬼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