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章 潜行

萧鼎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南疆山峰,与中原地带群山截然不同,少了几分秀美清幽,多了几分的是巍峨险峻。

夜幕之下,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山脉巍然屹立,纵横交错,远远望去,竟是透出了一片肃杀之意。

鬼厉负手而立,举目眺望,隔了两座较低的山头,一片较为平坦的荒野之后,大地之上突然耸立起四座高大高峰,环环相扣,围成一个山谷。在这四座高大山峰背后,茫茫夜色之下,便是无数阴影,正是南疆边陲无边无际的十万大山。

而在最前方四座山峰之中的,就是名动天下的焚香谷。

这一晚夜色深深,幽月高悬,天际隐隐还有几颗闪着微光的星星。那冷冷清辉之下,远处的那个山谷里似乎隐有雾气,淡淡漂浮,望去如轻纱薄雾,幽美之中带着几分神秘。

鬼厉皱了皱眉,收回了目光。

已经是第三天了,自从三日前那个夜晚,他和魔教合欢派的金瓶儿突然发现焚香谷竟似与南疆十万大山中的南蛮异族有暗中勾结,遂决定暗中查探焚香谷。“焚香谷”这三字在南疆边陲这里,自然是如雷贯耳,二人轻易就知道了焚香谷所在。但到了真正要暗中进入的时候,却发现事情竟然颇为麻烦。

焚香谷占地范围极广,按理说应该不难潜入。事情上也的确如此,二人凭借自身道行,轻易就躲过了日夜在外围警戒的焚香谷普通弟子,但怎知每次一到焚香谷相对深入地方,不论二人如何隐藏身形,附近却必定突然响起一阵莫名其妙的清脆铃声,登时引来无数焚香谷门人仔细搜索,其中不凡高手。

鬼厉与金瓶儿俱是机警之人,几次都见机的早,及时退了出来,但无论他们如何小心谨慎,仍是无法躲过这莫名铃声,几日下来,仍是无法深入,焚香谷里面却似有警觉,已经增派了人手日夜巡视。

鬼厉寻思了半晌,却仍然无法想出焚香谷到底是如何未卜先知知道他们踪迹的,看来这名列天下正道三大巨派之一的焚香谷中,的确是卧虎藏龙。

就在这时,一直安静趴在他肩头的小灰突然身子一动,身后传来了一声低低的轻呼:

“啊!”

鬼厉转身,只见林间一小块空地之上,生着一堆火,金瓶儿坐在前头,手中拿着一根木棒,木棒上头穿着一只洗拨好的野兔正在烧烤。此刻见她皱起秀眉,望着手中木棒,一副颇为沮丧的模样。

鬼厉走了过去。

这三日来他和金瓶儿几次三番想潜入焚香谷,俱以失败告终,而平日里二人关系亦是颇为微妙,表面上相安无事,暗地里却是各自提防,都知道对方乃是心机深沉、辣手无情之辈,谁也不知道对方到底会不会突然痛下杀手。

走到篝火近处,肩膀上的小灰“吱”的叫了一声,却是跳到了地上,鬼厉向金瓶儿看去,不禁怔了一下,只见她一脸无奈地看着手中木棒上串着的那只野兔,一只兔腿竟然是被烤的焦了。

他们二人在焚香谷外围转了几日,这等山野之地,周围自然是没什么村庄客栈,几日干粮吃下来,鬼厉倒没什么,金瓶儿却是有点受不了了。这一晚正好看到一只野兔跑过,顺手捉了来,生了一堆火想换换口味。反正他们处身所在,离焚香谷颇远,倒也不怕被人发现。

只不过如今看来,金瓶儿道行虽高,往日里却并无这种野外烧烤的经历,几番下来,手法掌握不好,竟然将食物烤的焦黑。此番眼见鬼厉站在前头,小灰半蹲地上,一人一猴四只眼睛都落在那只烧焦的兔腿之上。金瓶儿脸上居然一红,慢慢的将木棒缩了回去,离开了火堆。

“吱吱、吱吱…”忽地,一阵古怪声音,却是猴子小灰咧嘴大笑,趴到地上,尾巴倒是竖的很高,摇来晃去,右手握拳,不断捶打地面,似是忍耐不住一般,竟然是做出了一副匪夷所思的动作。

金瓶儿与鬼厉同时都是一怔,片刻后双双回过意来,金瓶儿惊愕之余,脸上更是掠过一丝怒色,鬼厉却也不知道这猴子跟在自己身边,难得会离开一次,却从哪里学来了这一套莫名其妙笑话人的本事来。当下看了金瓶儿一眼,咳嗽一声,左脚轻踢,将兀自捶地面不休的灰毛猴子踢了出去。

小灰如葫芦一般滚了开去,但“吱吱吱吱”声音,居然还是远远地传了过来。

鬼厉与金瓶儿对望一眼,场中气氛不由得有些尴尬,鬼厉向金瓶儿手中木棒看了看,随即从旁边移了一块石头过来,坐在上面,对金瓶儿道:“给我吧。”

金瓶儿闻言一愣,只见鬼厉面色淡淡,伸手将自己手中木棒接了过去,先将烧焦的那部分撕掉,随即重新放到火上,缓缓翻转烧烤。他这番出手烧烤,自然与金瓶儿大大不同,只见着火舌吞吐,木棒轻轻翻转,过不多时,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便渐渐飘散开来。

金瓶儿抬眼向鬼厉望了一眼,只见火光照耀之下,他平日里微显苍白的脸色此刻也变得红润了起来,在黑色深邃的双眼中,还倒映着两团小小的正在燃烧的火焰。

一个正在聚精会神为自己烧烤的男人么…

空气中,突然沉默了下来,没有人再说话了。金瓶儿慢慢收回了目光,从手边拾起几根枯枝,放进了火堆,火焰渐渐烧了上来,将枯枝淹没,不时传来枯枝爆裂的“噼啪”声。

远处林梢,仿佛有夜风吹过,传来吹动枝叶的轻轻沙沙声响,落在心上。

小灰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手中还多了几个野果,看来是刚才跑到树林里摘的。它走到火堆旁,向四周张望了一下,一屁股坐到鬼厉脚边,将野果送到嘴边,张口大嚼起来,同时长长尾巴晃了晃,最后轻轻缠在了鬼厉脚上。

就这般在沉默中过了许久,空气中的香味越来越浓,火光上头的那只野兔全身渐渐冒出了油脂,缓缓滴下,看去油光发亮,一看便令人食指大动,金瓶儿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又过了片刻,鬼厉仔细打量了兔子一下,将木棒收了回去,一手拿着,一手却伸到腰间,片刻后摸出几个小瓶小罐,从中间洒了些看似粉末的东西到了兔子身上。

金瓶儿一怔,道:“这是什么?”

鬼厉笑了笑,金瓶儿看在眼中,不知怎么竟觉得他有几分苦涩之意,只听鬼厉淡淡道:“是一些盐巴调料,老毛病了,走到哪里都带着。”说罢,将手中木棒递给金瓶儿。

金瓶儿犹豫了一下,却没有伸手去接。

鬼厉目光一闪,淡然一笑,伸手撕下一块兔肉,放到嘴里吃了。

金瓶儿脸畔红了一下,火光中,她眉目间却闪现出一股娇媚之色,动人心魄,片刻后伸出手接过了木棒,低声道:“多谢公子了。”

鬼厉不语,转过头去,顺手从小灰手上拿了一个野果,放到嘴边,慢慢咬了一口,吃了起来。

“呀!”

突然,金瓶儿那里却又是一声轻呼,似乎还带着一点痛楚,鬼厉与猴子小灰同时抬头向她望去,却见金瓶儿白皙的手捂着嘴边,秀眉微皱,隐有痛苦之色。只是她忽然发现鬼厉和小灰都望了过来,面上一红,半晌讪讪道:“我一不小心,被烫了一下…”说到后面,声音渐渐变小。

鬼厉听了,嘴角动了动,但脸上神情倒没什么变化,只是他脚边的小灰却突然发出声音,“吱吱”声中,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右手上啃了一半的野果也掉在地上,随即握拳向地上捶去,看来又想做那个古怪动作姿势。

金瓶儿目光一凝,心中又羞又怒,但还不等她反应,也不等猴子小灰的手捶到地面,鬼厉已然一脚轻踢,将小灰如滚地葫芦一般踢了出去。

过了一会,只听鬼厉淡淡道:“畜生不懂事,你不要见怪。”

金瓶儿向他看了一眼,定了定神,点头笑了一下,随即向手边烧烤好的兔子轻轻吹了吹气,然后才用白葱似的手指从上边撕了一小块肉来,放在嘴边嚼了起来。

这一入口,金瓶儿登时精神为之一振,瞬间只觉得那香味仿佛有灵性一般,窜遍自己全身,身子似乎是轻了几分一般,满口生津,这味道竟是前所未见的可口。外表一层皮脆而不焦,薄而香酥;内里的肉滑而嫩口,再加上也不知道怎么调配的调料,那美味竟然如沁入心脾一般,这一尝竟然是欲罢不能,几为之失神,万万料想不到这个美味竟然是眼前这个男子做出的。

饶是金瓶儿道行颇深,心志坚定,此刻却也是胃口大开,撕下了一块又一块,不过一会儿工夫,已吃了一只兔腿下去,这才觉得有些饱了,停了下来。随即微笑一下,向鬼厉看去,口中道:“公子好手艺啊,一只普通兔子,竟然也能被你烧烤的如此美味!”

这时候猴子小灰又已经跑了回来,趴在鬼厉身边,一双灵活之极的猴眼转来转去,一会看看鬼厉,一会又向金瓶儿看去。

鬼厉淡淡道:“雕虫小技,让姑娘见笑了。”

金瓶儿嫣然一笑,眉目见妩媚动人,眼波盈盈如水,柔声道:“我这辈子,还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兔子呢!”

鬼厉淡然一笑,正想说些什么,但身子忽地一震,眼中一阵迷惘。

这句话,这声音,这份盈盈笑意,突然在脑海里翻腾起来。夜色幽幽,夜风冷冷,他心口却突地一痛,如怒海波涛一般翻滚起来。

曾几何时,自己竟然也曾经听到过这些话语。

那是尘封在多少年前过往岁月里的时光,却在不经意间,涌上心头。

清清小溪,波光磷磷,盈盈笑意,风声轻轻…

空桑山,悬崖后,刚刚脱离死地的两个人,围绕在火堆一旁,也在烧烤着。

那微笑着的、水绿衣裳的身影,突然淹没了他,占据了他所有的心灵空隙,他竟是无法自控的抖了一下。

碧瑶…

“很好吃啊,我这一生中吃过最好吃的东西,就是你现在烤的这只兔子。”

当年的那句话,幽幽回荡在脑海中,慢慢变成了刺,变成了针,刺进了心口。

“公子,公子?”一阵微带惊讶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把鬼厉拉回到了现实。

金瓶儿不知何时站了起来,左手还拿着那根木棒,但右手不知怎么,却缩到了袖子之中。

鬼厉目光一凝,深深呼吸,镇定心神,立刻道:“我没事。”

金瓶儿深深望了他一眼,眼中神色变幻,轻声道:“公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有什么事么?”

鬼厉直视她的目光,忽地微微一笑,道:“我能有什么事?”

金瓶儿看了看他,眼中隐约的精光缓缓收了回去,眉目间妩媚之色又浮了出来,微笑道:“公子没事就好了。”

鬼厉心中忽地一阵烦闷,但脸上也没表现出来,正想说些什么,身边一直安静的小灰却突然身子一动,回头望去。

鬼厉与金瓶儿同时若有所感,站起身来,向南望去,只见南方天际,那一片被群山围绕的宁静的焚香谷上空,突然远远传来一声厉啸,一道红光冲天而起,照亮了一片天际之后,才缓缓落下。

鬼厉与金瓶儿眼中光亮同时亮了起来。

※※※

焚香谷中,原本因为夜深都熄灭的灯火,逐一都亮了起来。

或远或近的人声,夹杂着几许被打扰睡眠的低沉恼怒咒骂声,逐渐也响了起来。但在这一片渐渐变大的喧哗中,愤怒的喝问声夹杂在诡异的如同野兽咆哮声中,从焚香谷的入口处,传了进来。

片刻之后,厮斗声已然传了过来,与此同时,清脆的铃声和警报的钟鸣同时回荡在山谷上空。在这深夜之际,竟然是有外敌强行攻入了焚香谷。

无声无息地赶到,隐藏在另一座山头上的鬼厉和金瓶儿,望着焚香谷入口处的那片灯火,以及不时从焚香谷中往入口处赶去的人影,心中都是暗暗吃惊。

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胆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冒犯号称天下正道魁首之一的焚香谷?就算是以他们这两个魔教新一代出类拔萃的高手,面对焚香谷之中藏龙卧虎的高手,也只是考虑到能否暗中潜入。

本来在他们刚刚到来此处的时刻,金瓶儿忍不住还轻声问了一句:“难道是你们鬼王宗么?”

鬼厉自然否认,但他自己思来想去,却也实在想不到如今天下除了魔教,究竟还有什么势力如此嚣张大胆?

眼见着夜色中焚香谷人声嘈杂,过了这一会,仍然有人影不停向山谷入口处而去,看这情形,那里的局势非但没有平息,反而有恶化的趋势。

鬼厉与金瓶儿都微微皱起眉头,但眼下这毕竟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鬼厉随即向身边的金瓶儿轻声道:“我们进去罢。”

金瓶儿点了点头,但她望了鬼厉一眼,却道:“我对山谷入口那里的事情很感兴趣,我们何不趁乱先去看看?”

鬼厉沉吟片刻,摇头道:“你去罢,我进焚香谷深处看看。”

金瓶儿在黑暗中似乎怔了怔,随即道:“也好,那你小心。”

鬼厉微感意外,从金瓶儿口中突然冒出这“小心”二字,似乎有些古怪,但金瓶儿迎着他的目光,却只是嫣然一笑,陡然间身形化作淡淡流光,悄无声息地从山脊上滑了下去,片刻后就消失在黑暗中。

鬼厉皱了皱眉,眼中掠过一丝精光。

※※※

焚香谷建派至今历史虽然比不上青云门和魔教,但经营此地却也已经超过了八百年。鬼厉在夜色的阴影中悄然潜入,迎面而来的是一座座错落有致的殿堂楼阁。看那建筑风格,与中原地带倒是颇为相近,但在细微地方,诸如窗楣檐角,也不时看到有些猛兽雕饰,却是中原所无。显然这八百年里,焚香谷也受到了南疆边陲当地粗犷风俗的影响。

山谷入口处那里,依然喧闹不已,平日里鬼厉和金瓶儿最头疼的那种报警铃声,也同时在响个不停。他目前所小心隐匿的地方,是在山脚下一块大石之后的阴影中。上一次暗中潜入,也就是在这里再往前几步,顿时那莫名的清脆铃声响起。

此刻只听着远处那铃声响成一片,大石前头三丈地方是片空地,然后就是一间式样普通的房子,看去似乎是焚香谷弟子的居所。

鬼厉深深吸了一口气,在阴影中站直身子,向四周望去,这里附近一片安静,与远处的吵闹对比起来,更是悄无人声。至于那间屋子里的焚香谷弟子,似乎也已经被召唤到山谷入口处去了。

在这片有些莫名诡异的宁静下,鬼厉缓缓向前走去了。

一步,两步…

他走的很慢,一直走了五步,周围一切如常。

但鬼厉脸上的神色,却更是凝重,因为上一次他在这里,便是在踏出第六步的时候,被那奇异铃声发现的。

他眼中精光渐渐亮起,向四周缓缓扫去,却只见这附近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片刻之后,他慢慢踏出了第六步。

“叮呤…”

几乎就在他的脚踏在地上的同时,清脆的铃声突然在前方响了起来,在一片寂静中远远传开。

鬼厉身子一僵,心中惊怒交集,这焚香谷中的鬼门道如此厉害,却怎么也发现不了,实在诡异。

但今晚情况自然和前些日子不同,虽然鬼厉触动了什么无形机关,发出了警报铃声,但远处嘈杂之声与打斗之声却更是厉害,不过片刻就将这铃声淹没。

鬼厉当机立断,四下一扫,随即身子飞起,贴着地面掠到前面那栋屋子背后,只是周围的那个铃声依然在响个不停,实在令人头痛。

就在此刻,一直安静地伏在鬼厉肩头的猴子小灰忽然低声叫了一声,鬼厉一怔,转头向肩头的小灰望了一眼。

映着夜色中一点幽幽的月光,在阴影中的鬼厉眼前,小灰身体中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咔咔”声音,随后它额头上的那道灰痕,颜色竟似深了下去。

还没等鬼厉反应过来,似乎已经有些不对的小灰却突然转头,一双猴眼中竟然渐渐亮起了奇异逼人的金色光芒,但在那片金色背后,隐约还夹杂着一丝诡异的红色。

“吱吱,吱吱。”

小灰的猴手突然指向了那间屋子远处一个偏僻角落的地基。

鬼厉将小灰抱下,仔细打量了一下,低声道:“怎么了,小灰?”

“吱吱,吱吱!”

小灰口中轻轻叫着,手依然指着那个方向,同时眼中那道金色光彩慢慢淡了下去。

鬼厉眉头一皱,随即点头,将它往肩头一放,身子顿时飘了过去。

阴暗的地基墙角,隐隐散发着青苔的味道,在鬼厉细心地搜索下,很快就有了发现,一个尺许大小的小洞,隐藏在地基处。

他眼中精光一闪,伸出手去,忽地快如闪电般探进洞口,片刻后洞中忽然发出一声低声鸣叫,随即立刻沉默了下来,几乎就在同时,周围响个不停的铃声也突然停止。

鬼厉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缓缓地将手抽了出来,片刻之后,在他手掌抓持之中,赫然有一只奇异野兽,挣扎了两下,就不再动弹了。

这怪兽全身灰皮,身长有三尺左右,身子却做奇异的“弓”形,背部高耸,头尾低垂,一双小黑豆似的眼睛镶在头上。但最奇异的地方,却还是此兽有一只奇长的鼻子,大概有将近半尺来长,快有身长三分之一左右,鼻端最前头粗大两个鼻洞,看去似乎和农民家中圈养的猪差不多。

鬼厉怔了一下,随即哼了一声,轻声低语道:“难怪我说怎么也躲不过去,原来居然有这种‘灰豚’(注一)在。”

※※※

注一:《神魔志异·灵兽篇》灰豚:长鼻大耳,无颈长尾,食蚁虫草根,昼伏夜出,或曰土豚。

又注:《现代动物·土豚》:哺乳动物,又叫非洲食蚁兽,身体强壮,身长约140厘米,没有门齿和犬齿,像食蚁兽一样用长舌头卷吃白蚁。生活分布于非洲南部和中部,出没于丘陵或半草原地区,挖土的本领很高,白天在洞中休息,晚上出来觅食。胆子很小,听觉异常灵敏,依*嗅觉觅食,嗅觉灵敏是狗的十倍以上。

共 17 条评论

  1. 这段太虐了说道:

    烤兔子那段

    1. 这段太虐了说道:

      的确

  2. 匿名说道:

    有奸情

  3. 匿名说道:

    厨子不愧是厨子~

  4. 碧遥魂说道:

    好怀念小凡的兔肉啊,可惜没福气。

  5. 张小凡说道:

    等你在电视剧里醒来,我再给你烤

  6. 碧瑶说道:

    到时我要吃你下面

    1. 说道:

      你没机会了,评论醉了

  7. 碧瑶说道:

    到时我要你下面给我吃

  8. 。。。说道:

    。。。

  9. 匿名说道:

    呵呵

  10. 万人往说道:

    醉了

  11. 陸雪琪说道:

    你們繼續秀恩愛吧

  12. 张小凡说道:

    碧瑶,我想你了

    1. 萧鼎说道:

      我就不让她活

  13. 林明辉说道:

    牛逼

  14. 帅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