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章 玄火坛

萧鼎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鬼厉将已经死去的灰豚丢在墙角,又在灰豚所在的洞口仔细查看了一番,果然发现有一条极细的线从洞中牵出,连接到远处一个铃铛之上。想必过去几日里他和金瓶儿屡次潜入失败,都是被这小小灰豚发现。

他曾经在鬼王宗秘藏的残卷“神魔志异”中看过记载,灰豚鼻子极其灵敏,远胜过世间凡物,自己这几日想尽方法遮挡身形,却没有想到是被这种小兽给发现了。

只是虽然想明白了这个关节,但鬼厉的眉头却也随即皱起,站在墙角的黑暗角落中,一时沉吟起来。灰豚这种异兽虽然不算是什么上古神兽,但世间却也少见,一向只听说在南疆十万大山深处的某处森林中才有。焚香谷中居然有了此兽,而且从这几日自己分别从由许多地方试图进入焚香谷,却无一例外的被发现看来,焚香谷中灰豚数目还不少,实在令人惊讶。

但最关键的所在,却是将这许多灰豚同时驯化到如此地步,这等驭兽奇技,莫说中原正道,便是魔教之中也闻所未闻,倒是传说南疆蛮族之中颇有这等异术!

鬼厉举目转身,向前望去,突然发现,在远处一片喧哗声中,焚香谷深处依然一片宁静,沉沉黑暗如黑幕一般笼罩其上,也不知掩藏着多少秘密。

山谷入口处的那片喧哗声音渐渐沉静下去了,远远的只听到有人大声说话,但打斗声音已然全部消失,看来焚香谷一方已经逐渐控制住了局面。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胆敢如此公然挑衅焚香谷?鬼厉收回望向山谷入口处的目光,心里不觉掠过金瓶儿的身影,这个神秘妖媚的女子,此刻只怕还在那片混乱之中吧!

此刻,鬼厉已经从刚才那个隐身的角落深入到了焚香谷内部。一路之上,再没有那种灰豚引发的警报铃声,想来焚香谷多半是将这些嗅觉敏锐的小兽分布在山谷各个边缘角落,一旦到了山谷中间,反而不用担心这些了。

夜色深沉,刚刚才从喧闹中平静下来的山谷显得特别幽深。随着鬼厉如鬼魅一般的身影在山谷中的楼阁路径上飘荡,那黑幕下的世界也渐渐显露了出来。

焚香谷号称天下正道支柱,虽然平日里行事低调,但毕竟乃是兴旺八百年的大派,这一路之上逐渐出现的,便是这门阀的底蕴所在。

夜色之下,只见十几条路径或大或小,彼此相连,如人体血脉一般分散开去,深入到焚香谷深处那片黑暗之中。道路两旁或是普通弟子居所,或是高大雄伟的殿堂,夹杂在这些建筑中间的,多为花草树木,有青竹寒梅,亦有鲜艳堂皇的牡丹芍药,相互成群,远远相望,与周围殿堂浑然一体,竟是各有风味。

因为这一场吵闹,所以虽然是在深夜,但这里不时还有焚香谷弟子走动,鬼厉不得不小心隐藏身形,以免暴露行踪。倒是看这些弟子脸上神情却似乎很是平静,没有了那场喧闹刚开始的惊讶与震动,就知道山谷入口那边情形已然大定。

这少许焚香谷弟子走动自然还难不倒鬼厉,十年来他身怀佛、魔、道三家修行真法,以诡异神奇的天书异术为根基,道行激进速度直是匪夷所思,连博学多才的鬼王也诧异不已,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也只能归于这佛道同修之理,或许真有暗中契合增进的神秘之处。

只是鬼厉隐身暗处,虽然不将这些普通焚香谷弟子放在眼中,但摆在面前的那十几条道路却让他委实头疼,不知该往何处而去。此番暗中潜入焚香谷,以他私心本意,是想着要好好探探这焚香谷内里究竟有何秘密,最好是能查出与那些南蛮异族的关系。

要知道这些,自然是需要前往焚香谷中那些重要人物所在之处,只是眼前这些路径看去简直如迷宫一般,实在令人头疼。

就在鬼厉皱眉沉吟,考虑是否要抓一个焚香谷弟子拷问的时候,忽地肩头上一阵异动,耳边传来了小灰一阵轻微的呻吟。

鬼厉吃了一惊,转头看去,不禁身体为之一震。只见猴子小灰用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猴脸上面容扭曲,双目紧闭,竟似有痛苦之色,只是牠毕竟通灵人性,知道此刻不是时候,所以强忍下来。

鬼厉这一惊非同小可,不知怎么,从刚才进入山谷之中开始,小灰似乎就有些不对劲,此刻看来,牠身体上似有什么巨大痛苦。

伸手将小灰轻轻抱下,鬼厉仔细打量了牠一番,只觉得猴子在自己手掌中的身体微微颤抖,显然牠正在使尽力气抵御着那不知名的痛楚。鬼厉心中更是担忧,低声道:“怎么了,小灰?”

仿佛是因为听到了主人的话,小灰头歪了歪,缓缓睁开了眼睛。

金色中微带暗红的异芒,如夜色里妖异的鬼火,更似九幽下的诡异魔瞳,出现在鬼厉眼前。

周围的温度,似乎突然冷了下来。

小灰的呼吸声音开始慢慢增大,鬼厉清楚地感觉出,抓住自己双手的猴子手爪,那份力量竟是越来越大,爪子深深陷入肌肉。

猴子的嘴慢慢的一张一合着,但牠眼中诡异的金色妖芒却紧紧地盯着鬼厉,一刻也不曾放松。从那中间,鬼厉赫然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和以前自己疯狂时候一样的噬血眼光…

瞬间,鬼厉突然觉得全身冰凉,霍然转头,向自己手边看去。在那袖袍之内,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噬魂顶端上方的噬血珠,发出了微带血光的幽幽青芒。

噬血珠!

这世间至凶至邪之物,竟然是诡异如斯…

像是突然从深心处冒出来的一般,鬼厉刹那间只觉得口中一阵苦涩滋味,他怔怔地转过头来,望着小灰。小灰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低低地叫了两声。

鬼厉定了定神,随即发现小灰眼中的金芒背后,似乎还有一丝惊惶之意。他深深呼吸,随即嘴角露出一个微笑,轻声道:“没事的。”

小灰似乎听懂了主人的话,眼睛眨了眨,慢慢闭了起来,片刻之后,仿佛是那阵莫名的痛楚渐渐消退,小灰手爪上的力量也渐渐小了下去。

鬼厉站在黑暗中,慢慢将小灰搂在怀里。

夜色冰凉如水。

前方一片黑暗,一人一猴的身影,在夜色阴暗的角落里轻轻闪动。

也不知站了多久,小灰就好像睡着了一般,安静地伏在鬼厉的怀中。鬼厉却也根本不管这里乃是焚香谷凶险之地,立身在黑暗之中,轻轻抱着猴子。

忽地,怀中的小灰身子一动,脑袋抬了起来。鬼厉低头看去,只见猴子眼中的金芒已经消失不见,又变做了平日里灵动活泼的样子。

鬼厉心下一宽,但还不等他说些什么,小灰却似挣扎了一下,随即手臂向外面一条道路上指了指。鬼厉一怔,抬眼望去,过了一会,果然从那条道路上走来了两个人,却是鬼厉认得的人物。

李洵和燕虹。

鬼厉眉头一皱,这二人他在十年前就已经认识,俱是极出色的人才。虽然这十年间世事变幻,不再相见,但修真之人,十年不过如弹指一瞬间罢了。他二人神色容貌几乎与十年前一模一样,只是看着他们举手投足,道行只怕亦非当年可比。

只见他们二人缓缓走来,彼此间似乎正在说话。走到近处,只听燕虹道:“师兄,那些怪物为什么突然冲了进来?”

李洵皱了皱眉,显然也是不大理解。但看他面色冷峻,冷冷道:“那些不开化的畜生,谁能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要我说这些鱼人胆敢侵犯山谷,就要叫他们有来无回才对,何必还要再去麻烦上官师叔?”

燕虹柔声道:“师兄,你别生气,谷主深谋远虑,此事必定有我们暂时不能知晓的地方。当初与这些蛮族交涉时候,正是上官师叔施展神通一举震慑,那些蛮族将他老人家视作天人,只要他老人家出面,那些怪物必定乖乖离去。谷主让我们去请上官师叔出来,想必就是这个原因。”

李洵哼了一声,道:“这些我自然知道,但我就不明白以我们焚香谷之尊,何必对这些怪物低声下气的,现在还要请上官师叔出面,这事情若是传了出去,我们焚香谷岂不是成了天下正道的笑柄吗?”

燕虹微笑道:“师兄,想来这些蛮族还有些可用之处,所以谷主才容忍他们三分。等到将来…”说到此处,她忽然住口不说,但一双眼睛望着李洵,似乎更有千言万语。

李洵嘴角一撇,英俊的脸庞上似有一丝不服,远远看去,却更增添几分潇洒。不过他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叹一声,和燕虹缓缓走上旁边一条小路,过了一会就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阴影中,一道目光锐利如刀,望着他们的背影。鬼厉心下念头急转,原来今晚侵犯焚香谷的,竟然就是自己追查的那些鱼人异族。回想起三日前那个晚上,曾在暗处听到吕顺与那鱼人谈话,那个高大鱼人似乎是一族之长。

看来今晚之事,多半是那个鱼人族长被金瓶儿狙杀,剩下的鱼人一族愤怒下前来报复所致。一念及此,鬼厉心中不禁掠过金瓶儿的身影,对这女子的警惕之意又深了一层。

他在阴影中伫立片刻,随即似乎做了决定,往怀里的小灰看了看。只见小灰眼睛一眨一眨,忽地身子一动,窜上了他的肩头,咧嘴笑了一下,看来已经完全恢复。

鬼厉放下心来,淡淡一笑,道:“我们就去看看那位什么上官师叔是什么人物,如何?”

小灰“吱吱”叫了两声,猴手一挥,却是指向了李洵、燕虹走去的那条道路。

鬼厉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笑,身影忽起,快如鬼魅,往那条僻静小路上去了。

远处,一个焚香谷弟子正往这里走来,忽觉得眼前一花,似乎前方那条通往谷中重地“玄火坛”的道路上有个鬼影闪过,转眼认真看时,却什么也没看见。他不禁怔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咕哝了一句,便继续往前走去,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小径幽幽,这条路却是意外的绵长,显然那位上官师叔所在的地方很是僻静。鬼厉在这条路上没走多远,周围就再也见不到其他房子,道路两旁都是树木花草,夜风吹来,在天际那轮幽月光辉之下,树影婆娑,看去像是什么妖魔乱舞一般,透露着一丝诡异。

鬼厉小心地沿着这条小径往前走着,走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像在外面一样看到有什么岔路,看来这条路是直接通往那位上官师叔所在地方的。

焚香谷占地极大,这一条小径,看着弯弯曲曲,更是通往山谷深处。

忽地,前方道旁有一白色方形物突然出现,鬼厉目光一凝,定睛看去,却是一块石碑,上面刻着两行八字:

玄火重地

弟子止步

鬼厉眉头皱了起来,倒不是因为前边可能是焚香谷什么神秘所在而犹豫,而是因为这“玄火”二字,悄悄触动了他心里的一处地方。

他不自禁地向自己右臂望了一眼,在那衣服下面,“玄火鉴”正安静地躺在他的手臂之上。

他怔了片刻,随即冷笑一声,抬脚从这块石碑旁边走了过去。

那块石碑看去虽然平凡无奇,但似乎是个分界地方,过了石碑之后,不知怎么,小径虽然还是一样弯弯曲曲向前延伸,但道路两旁的树木花草却明显稀少了许多。

先是地面上的青草逐渐消失,然后是低矮的灌木,最后连两旁本来茂密的树木也渐渐变得稀疏。不要说地面开始龟裂,就是剩下的几棵树,树身枝头竟也是变得一片枯黄,倒似乎这附近极度缺水,土地被烤焦了一般。

也不知道和那“玄火”二字有没有关系?

肩头上的小灰低低地叫了一声,身子也动了动,似乎有些不安。鬼厉轻轻拍了拍牠的身子,小灰才逐渐安静下来。眼下这周围情景的确很是古怪,但看着却又不似焚香谷里什么重要所在,否则这一路走来,竟连一个看守弟子也没有见到。

鬼厉心里转着念头,沿着小径,转过了最后一道弯。

突然,定力如他竟然也不禁身子为之一震,在他面前出现的是一大块的空地,一股也不知从哪里吹来的热浪扑面而来。

空地正中央赫然是一座巨大圆形的祭坛,底部悬空,十三根白玉石所做的高达三丈的巨大石柱支撑起整座祭坛。其中祭坛边缘共有十二根白玉石柱,每一根都有二人合抱之粗,而在祭坛中间最粗大的一根白玉石柱,看去至少要五、六人才能合抱起来。

而在祭坛上方,所有的建筑都是用一种赤红色的奇异石材所筑,台阶、栏杆,无不如此。在祭坛的中央,耸立着高大雄伟的殿堂,呈现出宝塔形状,共有三层,每高一层,便比下一层小了一半左右,但每一层看去几乎都有不可思议的十丈之高。

远远望去,这个祭坛简直就是一团巨大燃烧的赤红火焰,直刺苍穹。鬼厉站在这个祭坛之下,几乎如蝼蚁一般,渺小之极。

鬼厉深深吸气,眼前的这个建筑物实在惊人,鬼斧神工这四个字,只怕放在这里也是当之无愧。想不到焚香谷中,竟有如此气势恢弘的建筑。他心下沉吟,片刻间联想到刚才进来的那块石碑,心中便隐约知道,眼前此处,只怕便是传闻中焚香谷里著名所在──玄火坛。

他定了定神,随即悄无声息地飘了过去。这周围除了眼前这座玄火坛,便是空无一物的空地,没有任何遮掩。但幸好这左右没有什么人守卫,他身形又快,转眼间就到了玄火坛底部。

一接近这玄火坛附近,空气中的热气顿时高了数倍不止,纵然修行如鬼厉这般地步,竟也感觉到一阵心烦意乱,额头隐隐有汗。鬼厉皱了皱眉,心中暗暗吃惊,随即心中记起,也不知道小灰能不能支撑这等酷热,便转头看去,却看到趴在肩头的小灰挠头抓耳,竟然似乎对周围的热气视若无睹一般。

鬼厉一怔,下意识地觉得小灰最近很不寻常,特别是自从在死亡沼泽那棵神树上的天帝宝库中吞食了灵药异石之后,身体明显地开始逐渐变化起来。

不过再怎么说,眼下这种情况,小灰不怕热自然比怕热要好的多,鬼厉也暂时没心思去管这么许多。他正寻思着下一步是否掠上这个玄火坛时,忽地从玄火坛上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音。

鬼厉眉头一皱,向周围疾看一眼,却见周围根本没有任何遮挡之处,微一沉吟间,人便飞进了玄火坛下方,隐身在一根粗大的白玉石柱后面。

他藏在石柱背后,下意识地伸手触摸石柱,突然间手上一烫,他反应何等之快,立刻将手缩了回来。

这玄火坛下,竟连这石柱也是滚烫的。

脚步声大了起来,显然有人走了下来,忽听有个苍老声音缓缓地道:“既然谷主相请,我自然要去。只是你们倒是告诉我,那些鱼人为何突然如此暴戾,竟然到了要攻打山谷的地步?”

鬼厉藏身在石柱阴影之中,向外望去,只见李洵、燕虹二人跟在一个灰衣老者背后,神色恭敬地走了下来。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小灰有癫痫啊

    1. 小灰说道:

      你tm才有癫痫 我这是要进化了

      1. 匿名说道:

        666了 老哥服你

      2. 匿名说道:

        6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