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章 暗杀

萧鼎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鬼厉在暗处望去,只见那老者面容清臞削瘦,身上一袭灰袍,简单朴素,举止从容,并无什么出众地方。若是走在寻常市镇街头,只怕根本无人可以认出此人乃是修道中人。

但看跟在他身后的二人神色,且不说燕虹,便是向来倨傲的李洵,似乎对这位平凡老者竟也十分尊敬,神色举止间不敢有一丝怠慢。

此刻听到那老者问起,李洵却也犹豫了一下,随即道:“师叔明鉴,其实是那些鱼人蛮族的族长死于非命,所以这些怪物狂性大发,这才…”

这时三人正好走下了玄火坛,灰衣老者眉头一皱,淡淡道:“鱼人族长是怎么死的?”

李洵苦笑一声,摇了摇头。燕虹在旁边道:“回禀师叔,那位鱼人族长是在三日之前,与吕顺吕师叔在北边合股山‘无名古刹’见面之后,离开古刹不到一里地方突然被高手狙杀的。”

灰衣老者“咦”了一声,显然有些吃惊,道:“凶手是谁?”

李洵摇了摇头,道:“我们查了数日,还没有什么头绪。”说到这里,他似是迟疑了一下,然后才继续道:“本来此事早该禀报师叔,只是谷主念及师叔镇守玄火坛重地将近百年,早已不问俗事,所以才不愿打扰师叔的。”

灰衣老者笑了笑,道:“谷主一番好意,我岂能不知。想来若不是这些蛮族还有可用之处,而当年老夫在收服这些蛮族的时候还有些威名,谷主也不愿麻烦我这个糟老头子了。”

李洵讪讪一笑,正想说些什么,灰衣老者却似乎也不愿就这个话题再说什么,便岔开了话道:“当时吕顺不是也在场么?不到一里地方,难道他也找不到那个凶手?便是挖地三尺也早挖出来了。”

李洵闻言,不禁与身旁的燕虹对望了一眼。燕虹迟疑了片刻,轻声道:“想来是那凶手实在太过狡猾,道行又高,一击得手之后即刻远遁,所以连吕师叔也抓不住此人。”

那灰衣老者哼了一声,此番却没有再说什么了,但在神色声音中,一股不屑之意呼之欲出,显然很是看不起李洵和燕虹口中那位吕顺吕师叔的样子。

三人边走边说,空地上不过三丈的距离已走了一小半过去,离鬼厉也渐渐远了。鬼厉慢慢放下心来,但身子仍不敢放松,这时只听那灰衣老者似乎远远的问了一句,因为走得远了,声音也听不大清楚,但隐约听见那灰衣老者是问如今那些造反的鱼人蛮族情况如何。

李洵在背后应了一声,道:“现在局势已经稳住了,吕师叔带领一众弟子将那些怪物堵在山谷入口,并且施展神通,将鱼人的气焰压了下去,现在双方正在对峙着。那些鱼人口口声声说要为他们的族长报仇,谷主又不愿和南蛮异族完全撕破脸,所以才派我们来请师叔…”

话刚说到这里,突然,远方山谷入口方向的一声厉啸,远远回荡开来,声音凄厉之极。在场众人都是吃了一惊,李洵惊道:“好像是入口那里!”

还不等他们做出反应,片刻间厮杀搏斗之声再度涌起,怒喝厉啸不绝于耳,刚刚沉寂下来的山谷竟然再度被这片厮杀声所笼罩。

三人脸色大变,灰衣老者哼了一声,袖袍一挥,整个人顿时化作一道灰光冲天而起,向着山谷入口方向疾飞而去,李洵和燕虹也急急跟上。

待他们的身影完全在夜色中消失,鬼厉才慢慢从玄火坛下走了出来,沉吟片刻,转过身子向玄火坛望去。

眼前这座巨大的建筑巍峨耸立,即便是身旁一根白玉石柱,在夜色中看去也如此高大雄伟,更不用说在它之上那片赤红的殿堂楼阁。

前方不远处,就是刚才灰衣老者和李洵、燕虹走下来的台阶。鬼厉向那台阶走去,只见所有的台阶也是用与高处一样的那种奇异赤红石材所建,与周围栏杆石板浑然一体。

慢慢的踏步其上,鬼厉向上走去,此刻周围的热度似乎又上升了许多,仿佛脚下所踩的不是那种赤红石头,而是真正燃烧着的火焰一般。

玄火坛的这个台阶向上三十六级,转了个弯,又继续往上延伸。鬼厉深深呼吸,面色冷淡,慢慢向上走去。周围的栏杆石壁俱是平实无华,没有任何雕饰,尤显古朴。

此刻就连夜空中吹来的风也变得燥热无比,小灰趴在鬼厉肩头,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着,颇为好奇地向四周乱看。

终于,走完了共有三层一百零八级的台阶,鬼厉来到了玄火坛上。

尽管刚才在玄火坛下已经远远地看到这里的情景,但如今置身于玄火坛上,站在耸立于玄火坛中央的那一座高大殿堂之前,望着比自己高大百倍的巨大建筑,望着那如利剑般直刺苍穹的塔尖,鬼厉仍是不由自主地泛起渺小感觉。

相同材质的赤红石材,被切做大小相等的巨大石块,每一块几乎都有半人多高,堆砌而成了一座宏伟的殿堂。走到近处,在那片燥热空气之中,鬼厉分明看到这些石块竟然连接的如此紧密,中间的缝隙看去似乎连刀片也无法插入的样子。实在是无法想像,当初焚香谷的先人究竟是如何造出了如此鬼斧神工的一座殿堂。

甚至他几乎要产生一种幻觉,在自己面前的根本不是一座殿堂,而是一团熊熊燃烧的巨大火焰。而且这火焰是如此巨大,似乎马上就要压倒下来,将渺小的自己吞没一般。

鬼厉深深呼吸,定了定神,将心中惊佩感觉压了下去,随即转头,仔细查看进入这玄火坛殿堂的路径。他并没有花什么力气就找到了。

整座如塔状的祭坛连个窗口都没有,全部被巨大的赤红石头围的严严实实,只有在最底层离他不远处,有一扇高一丈,宽六尺的门。

鬼厉走了过去,很快发现,这扇门虽然用红漆涂过,但与周围石墙还是不同,而是一扇木门。想来也是,若是连进出的门户也是沉重之极的石门,想必也是十分的麻烦吧!

鬼厉在门前站了一会,却没有马上推开门,而是转过身子向后面望了望。

整个玄火坛上,除了燥热的空气,一片寂静。

“吱呀!”

下一刻,他推开了门。

焚香谷入口处,此刻已然是血流成河,超过一百个高大强壮的鱼头人身的蛮族哇哇大叫,愤怒之极,持着各种古怪兵刃,有枪有刀,有剑有戟,与周围的焚香谷弟子厮斗不止。场中地上鲜血横流,残肢随处可见,伤亡人中有不少焚香谷的弟子,但更多的还是鱼人。

至于这些残肢,只怕都是那些生性残暴的鱼人砍下来的。

不过这个场面虽然可怖,鱼人也凶悍无比,但局势却是焚香谷这一边渐渐压住了鱼人,而且看去焚香谷这里显然还留有余地,数十个道行较高的弟子围成半圆形状,一起向内压去。

只是这些鱼人异族实在凶悍,而且身体大异人类,就算是修道中人挨了一记焚香谷弟子发出的剑光,只怕也要受伤,但这些鱼人不知为何身体极其强韧,加上焚香谷众人似乎得到了什么命令,留有余地。除了少数高手的剑芒法宝之外,其他弟子的法宝打在身上,鱼人最多是被打的飞了出去,极难见血。

不过一来焚香谷这里众人都是修道多年,道行不浅,单对单加上法宝之力,仍是胜过这些蛮族鱼人;二来这些鱼人也不过是力大皮厚而已,焚香谷弟子进退有据,不时驭剑飞上从半空攻下,往往令鱼人头疼无比,仍是大占上风。

而在焚香谷弟子之中,一个老者居中指挥,正是那日鬼厉在荒山古刹见到的吕顺。此刻只见他眉头紧皱,脸色难看之极,显然极是恼怒。

斗到激烈处,忽地一声惨叫,却是有一个焚香谷弟子一时大意,露出破绽,被一个鱼人用一柄似乎像勾镰刀般的兵器给勾住了脚,生生从半空中拖了下来,摔在地上。片刻间周围数个鱼人一拥而上,兵刃乱舞,转眼就死于非命,连尸身也不得完全。

刹那间焚香谷弟子为之哗然,许多人再也控制不住,手上加劲,漫天飞舞的法宝飞剑顿时厉啸连连,群起攻之。不过片刻惨呼声便连连响起,已有数个鱼人被法宝生生劈死。

只是这些鱼人生性着实凶悍,看到这些鲜血横飞的场面非但没有畏惧之色,反而更是疯狂扑上厮斗,竟是悍不畏死。

吕顺驭剑飞到半空,连连大声喝止,但底下无论是鱼人还是焚香谷弟子,俱都是杀红了眼,竟无人将他的话放在心上,眼看着更大的一场屠杀就要展开。

便在这时,原本孤月高悬的夜空突然暗了下来,吕顺眉头一皱,向天上望了一眼,只见一团灰云席卷而来。吕顺面色一变,忍不住哼了一声。

那片灰云来势何等之快,转眼间已飞到眼前,而且威势越来越大,只见半空中风声急促旋转,渐渐化出了一个直径数丈的龙卷风,夹杂着尖锐声音,“呜”的一声,从夜空中疾冲而下。

几乎就在同时,地面上周围所有的花草树木被强风吹得向外翻转,地上砂飞石走,功力较低的焚香谷弟子和一些鱼人甚至被狂风掠起,抛了出去。

众人大惊失色,还没反应过来,那龙卷狂风已经落到地面,尖锐风声之中,“砰砰”之声大作,数十个鱼人如被巨手抓住,齐齐被打的飞了起来,往后飞去,重重摔在地上。

那些鱼人吱吱乱叫,声音尖细难听,但听得出颇为惊恐。只见狂风又转了片刻,将所有鱼人和焚香谷弟子隔开之后,这才慢慢停了下来。风声渐渐平息,巨大的风势也逐渐散去,现出了一个灰衣老者的身影出来。

焚香谷一众弟子为之一怔,随即纷纷落到地面,向那老者一起行礼,恭声道:“上官师伯。”

吕顺此刻也缓缓落回地面,走了过来,看了灰衣老者一眼,脸上青筋跳了跳,随即皮笑肉不笑地道:“上官师兄,这等小事,怎么把你这个大人物给惊动了?”

灰衣老者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道:“谷主有令,我也不得不来。”

吕顺脸色一变。

这时李洵和燕虹也已赶到,从空中落下。李洵走到吕顺身边,压低声音,轻声道:“吕师叔,是谷主命我将上官师叔请来的。”

吕顺哼了一声,脸色更是难看,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转过头去。

灰衣老者也不看他,转过身子向场中鲜血横流的地面看了看,脸色一沉。

这时那些鱼人都聚集在一处,眼光都落在这灰衣老者身上。只是此刻他们似乎认得这灰衣老者,不知怎么,悍不畏死的这些鱼人,却对这平凡的灰衣老者有些畏惧,一时竟不敢冲上前来。

灰衣老者收回目光,沉声道:“孙图何在?”

话音刚落,从焚香谷弟子中跑了一个中年男子出来,正是那晚与吕顺同去,知晓蛮族语言的那个孙图。

只见他跑到灰衣老者身旁,面色恭谨之极,道:“弟子在。”

灰衣老者向他望了一眼,只见此人灰头土脸,看来在刚才那场厮斗中因为自身道行不高,怕是吃了些苦头,不过还没死倒是万幸,毕竟能懂这些蛮族语言的人可是不多。

灰衣老者当下道:“你过来将他们的话翻给我听。”

孙图小心地应了一声,站在一旁。

灰衣老者向鱼人那边望了望,朗声道:“老夫是上官策,出来一个人说话。”

那边鱼人群中一阵耸动,显然他们听得懂上官策的话。而且这个名字对他们似乎有种魔力一般,很是不同凡响。半晌过后,一个高大的鱼人走了出来。

上官策向他打量了两眼,缓缓道:“你知道我吗?”

那鱼人犹豫了一下,“叽叽叽叽”说了一句。

旁边的孙图立刻翻译道:“他们知道。”

上官策脸色不变,道:“你们为何要攻我山谷,莫非欺我焚香谷无人吗?”

那鱼人面现怒色,“叽叽叽叽”开始说了起来,声音大是愤怒。

孙图边听边译道:“他说:‘我们族长与你们的人见面时被杀了,你们竟然说找不到凶手,分明…分明就是你们干的。我们鱼人族虽然不是你们这些人的对手,但也要拚死为族长报仇!’”

上官策眉头紧皱,眼中掠过一丝忧色。他乃是焚香谷中顶尖的人物,道行深不可测,百年前一场与南疆蛮族的秘密激战之中,上官策大展神威,震慑蛮族,从此威名远播于南蛮六十三异族之中。今日焚香谷谷主云易岚让久已不问俗事的他出面,原因也就在此。

且上官策久居南疆,对十万大山中这些蛮族的了解更是绝非他人可比,单是这一支鱼人蛮族,他便知道其好狠凶悍,而族长之死对他们来说更是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当真是有可能不顾一切将全族都死在这里。

若只是这一支异族,上官策自然也不放在心上,只是南疆蛮族表面上互相争斗,但内里关系错综复杂,更何况这百年来还出了个绝世人物,更是非同小可,万一惊动了那人,只怕焚香谷策划百年的大计将毁于一旦。

他这里心中正自念头急转,旁边李洵看上官策低头沉思,便轻声向孙图道:“我刚才离开的时候不是已经将局势控制住了,两边对峙,鱼人也无意动手,要我们谷主出来说话吗?怎么居然又打了起来?”

孙图苦着脸,苦笑道:“我们也正奇怪呢!本来还好好的,虽然紧张一些,但两边都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不料鱼人那里突然一声惨叫,边缘处一个鱼人不知怎么竟被人杀了,这一来那些鱼人一下子就红了眼,像疯了一样冲了上来…”

上官策听在耳中,忽地沉声道:“是不是我们的人干的?”

孙图一时张口结舌,倒是旁边的吕顺冷冷道:“那时候乱成一团,谁知道?”

上官策脸色冷了下来,忽然提高声音,对焚香谷众弟子大声道:“刚才对峙时候,可有人动手杀了鱼人?”

焚香谷众人一片沉默,众弟子你瞧我我看你,半晌竟无一人出面承认。

远处,鱼人一阵骚动,显然大是愤怒。

上官策眉头紧锁,忽地对站在前头的那个鱼人道:“我去看看那人的尸体。”

说罢,也不等那鱼人回答,径直就走了过去。

那鱼人脸色变了变,但看着上官策的神色,终于还是转过身子,带着他走到人群旁边一角,辨认了一下,随即指着一具鱼人尸体,“叽叽”说了几句。

这时吕顺、李洵、孙图等也跟在上官策背后走了过来。孙图低声道:“死的就是这个鱼人。”

上官策站在尸首旁边,仔细看去,面色渐渐难看起来,片刻之后,低声自言自语道:“厉害、厉害。”

李洵站在他的身后,也向那具尸体望去,忍不住也皱了皱眉。只见那个鱼人尸体手中还握着一把大刀,但脖子上的脑袋却已经不见,旁边不远处正有个鱼人之头,看来就是他的。

这鱼人竟是被人干净俐落地一刀斩首。

李洵目光不期然落到那脖颈之上,只见伤口处极其平整,显然被极为锋锐的兵刃一刀致命。

“咦!”忽然,旁边的吕顺低声轻呼,走了上去,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那鱼人尸首。

上官策皱眉道:“怎么了?”

吕顺看了半晌,缓缓站了起来,但脸色已经非常难看,沉声道:“这伤口和那个凶手狙杀鱼人族长时留下的伤口一模一样,伤处平整,肌肉丝毫没有扭曲,但血管深处却不知为何略带淡紫颜色。”

众人大惊,连忙细看,果然如吕顺所说。

上官策内心大震,霍然回头,眼中精光大盛,道:“这凶手就在此处!”

上官策目光如刀一般,锋锐之极,原本平凡的一个老人此刻却仿佛全身突然都散发出不可抵御的锋芒。他慢慢地望向周遭的每一个人,竟无一人敢直视他的目光。

场中突然一片寂静,只有不知从哪里吹来的夜风,刮过树枝梢头,沙沙作响。

共 6 条评论

  1. 金瓶儿说道:

    来抓我呀~

    1. 上官策说道:

      别跑 老夫要和你嘿嘿嘿

      1. 张小凡说道:

        别动她,漂亮女人都是我的,有本事冲我来

  2. 小灰说道: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3. 小灰说道: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4. 周一仙说道:

    这下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