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章 天狐

萧鼎2014年10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火焰异兽仰首望着在半空中被金芒包围着的小灰,半晌过后,忽地一声咆哮,瞬间整个大殿之中温度急升,几如火海。

它在巨吼声中,注意力明显从鬼厉那边转移到了小灰身上,四肢用力踏地,猛然跃起,直向小灰扑去。其周身火焰熊熊燃烧,甚至连它身后那道不断旋转的神秘火焰图腾光圈,也仿佛着了火一般明亮无比。

在这铺天盖地的火光压迫之下,片刻间小灰身上发出的金色光芒被压了下去,火焰疯狂涌上,眼看就要将小灰吞没。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影挡在了小灰身前,正是鬼厉。只见他腾身飘起,浮在小灰身前,黑色的噬魂魔棒在他真法催持之下,整个都亮了起来,散发出道道玄青光彩,其中更夹杂着淡淡血丝。

片刻间那异兽巨大的头颅已经扑到鬼厉身前,面对着如此强横凶悍的怪物,鬼厉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张血盆大口里锋锐的尖齿。

深深,呼吸!

漫天火花飞舞之中,一字佛家真言突然出现在鬼厉身前三尺地方,金光灿灿。片刻之后只见他脸上青气一闪,就在异兽巨爪扑到真言的前一刻,真言之上的金光中同时泛起淡淡青色。

自青云门与天音寺创派以来,“大梵般若”与“太极玄清道”两大真法第一次同时施展。

漫天火焰,如山如海!

异兽嘶吼咆哮,一掌击下。巨大的火焰之力硬生生打在真言之上,刹那间从交合处迸发出无与伦比的光辉。如山般的火焰瞬间倒飞而回,身躯庞大的异兽竟被生生弹了回去,整座大殿之内被无形的力量震动的摇晃不止。

那火焰异兽落回地面,似也为之一惊,霍然抬头,一双燃烧火焰的巨目向前方那个人影看去。

真言金芒渐渐黯淡,随即消散,缓缓消失在半空之中。鬼厉的身子落了下来,脚一触地,不由得一个踉跄,脸色刷的白了。

噬魂缓缓飞下,停在主人身前漂浮着,在对面那片火光之中,依然散发着幽幽的玄青光芒。

鬼厉的嘴角轻轻抽搐了一下,随即忍住,但片刻之后又动了一下,终于肩头一抖,哇的一声喷了一口鲜血出来。鲜红的血仿佛化作了红色的雾气,飘洒在他的身前。

就像多年前,那一场凄厉哀伤的雨!

点点、滴滴,鲜血包裹了那根黑色的棒子,曾经的“烧火棍”静静地吞噬着每一滴的鲜血,将之悄无声息地吸进了棒身,不留一点痕迹。

噬血珠上,红芒渐亮。

冰凉的感觉走遍鬼厉全身。

从刚才一直忍耐的暴戾终于再也压制不住,鬼厉仰天长啸,双目赤红,瞬间脑海中万千念头转过,无尽的鲜血尸骨如梦魇一般袭来,缠绕着他。颤抖的双手慢慢用劲握紧,仿佛再也忍耐不住全身那因血腥而沸腾的血液!

在他对面,那只异兽身后的火焰图腾上的八大凶神,也隐隐闪光,似乎对他身上那股血腥杀戮气息起了呼应一般。

此刻的鬼厉,仿佛已经化身为残忍的凶兽,与前方的火焰异兽彼此对峙。大殿之中一片炽热,连空气似乎也在燃烧。

“吼!”

忽然,那只火焰异兽低吼了一声,竟似第一次有了些许不安。

半空中的小灰在鬼厉身前落了下来。

额头上的那只眼睛金光闪闪,从小灰身上无数个地方同时响起了“卡卡卡卡”骨节剧烈颤抖敲打的声音。然后,就在鬼厉与那只火焰异兽的注视之下,小灰开始了异变。

原本瘦小的身躯上突然鼓起无数粗大结实的肌肉,在骨节卡卡作响的声音里,小灰的身子缓缓变大。在人眼都能看的如此清晰的时刻,一只原本不到半人高的猴子,在迅速增加的肌肉和骨骼中急速变大,转眼间竟然已经超过了鬼厉的身子。

一块一块的肌肉在小灰的手臂、胸膛和腹部鼓起,脑袋变大,口中甚至出现了长而锋利的獠牙,白生生散发着寒光,突在巨口外边。原本是用来摘食水果的手掌,竟也生出了锋锐的利爪。

终于,当这只蜕变得可怕之极的猴子变成了一只和火焰异兽几乎相等高大的凶兽之后,它缓缓睁开眼睛,那在第三只眼睛下的双眼。

鲜红而噬血的目光,夹杂在一片金光中,夺目而出。

原本广阔的祭坛大殿,此刻突然多了两只如此巨大的怪兽,登时拥挤不堪。小灰眼中满是凶光,瞪着对面那只火焰异兽,口中不停咆哮着。

火焰异兽巨头缓缓转动,一双眼中能看到的只是火焰,丝毫没有什么表情神色。但可以看出它面对着这只突然蜕变过来的巨大凶猴,也有几分忌惮之意。

忽地,小灰咆哮一声,闪烁着金光的第三只眼突然金芒大亮,一束金光疾射而出,那火焰异兽低吼一声,让了开去。

金光打在地面之上,轰隆一声,顿时将坚硬的赤红岩石击出一个大坑。

还不等火焰异兽反应过来,一直站在小灰背后的鬼厉已经腾身而起,瞬间周身一片异芒笼罩,身前的噬魂魔棒飕的一声向火焰异兽冲了过去。

几乎就在同时,小灰也跟着向火焰异兽扑去。

火焰异兽眼中的火焰瞬间炽热之极…

突然,被杀戮血腥灌满心田的鬼厉正全力要攻击对面那只异兽的时候,右臂之上的玄火鉴像是猛然苏醒一般,迸发出一股浓烈无比的纯阳,远远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向着充斥在鬼厉身体经脉中的噬血珠暴戾之气冲去。

鬼厉身子大震,一张脸几乎立刻惨白。飞跃在半空中的身子就像是被巨力轰然击中,只觉得全身在一刹那间似有千万尖刀利刃同时刺进身体血肉之中。那一股纯阳之力在身体里,仿佛被噬血珠的阴凉暴戾之气刺激了一般,不可思议地迅速转为炙热之极的焚炎,布满了他身体里的每一条经脉,与噬血珠的阴冰之气争斗不休。

他的整个身体瞬间崩溃,整个人无力地从高空掉了下来,重重摔在地上。而飞到一半的噬魂失去了主人的催持,立刻如有灵性一般,倒飞了回来,“砰”的一声掉在他的身上。

“吱吼…”小灰三只眼睛同时都望了过来,口中大声怒吼,显然无法想像鬼厉为何突然如此。

但几乎就在同时,对面的那只火焰异兽开始行动。一直盘旋在火焰异兽身后的火焰图腾光圈之上,八个凶神中的一个突然闪亮,随着火焰异兽一声大吼,奋然扑来。那凶神光像竟如活物一般,张牙舞爪跟在它的身旁一起冲来。

小灰怒吼咆哮,巨大的身躯突然扑上。两只庞大的怪兽在半空之中轰然对撞,再重重落到地上,整座大殿登时颤动不止。

燃烧的火焰如排山倒海般瞬间烧了过来,小灰强壮的身上登时数处着火,但它似乎根本无视这些火焰痛楚,一爪抓下,重重打在火焰异兽的脑袋之上,但几乎就在同时,它小腹亦被对手狠狠的重击。

两只巨兽同时负痛咆哮,片刻之后又纠缠厮打在一起,巨大的身躯化作可怖的火山,每一次的重击都腾起漫天血雨。

鬼厉无力地躺在地面,被突如其来的巨大痛楚折磨的无法动弹,眼前一片血红颜色,可是不知怎么,此刻他脑海之中却突然清醒了过来。

所有的打斗声音一下子都远离开了,那些燃烧火焰的炽热光芒仿佛也远在天边,身体之中无比的痛楚密密侵蚀着每一寸肌肤。他的眼睛在血光中分明看到半空中那被诡异之力操纵的凶神光像向自己狰狞扑来。

可是他,竟没有了丝毫恐惧!

一刹那,那是多长的时间?

生死的边缘,你会想起什么?

是多年前那一场竹山潇潇夜雨?还是落下无尽深渊时身旁苍白的身影?

恍惚间原来看到从前,初见面的那淡淡笑颜…

他慢慢合上了眼睛。

要死了么?那就死去了吧!

这一生,真是过得很疲倦啊!

下一刻,无边的黑暗带着沉沉的凶意,笼罩了他。

“砰!”

巨大的力量将鬼厉的身体从地面直接击上了半空,向后飞去,凶神化作的光像狞笑着依附在他的身上,“嘶”的一声撕开了他的衣服,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向他的脖子咬去。

正在与火焰异兽搏斗的小灰听到声音,回头望来,刹那间双目圆睁,眼角迸裂,鲜血流淌下来,横在脸上,血淋淋几乎如九幽恶鬼一般,发出了一声凄厉尖啸。

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量,只见小灰双眼中红芒如要滴出血来,大吼声中,竟然生生将火焰异兽甩了开去。但几乎就在同时,火焰异兽的利爪在它的腹部抓开了巨大伤口,鲜血如怒涛般喷了出来。

但小灰竟不往身上看上一眼,向着鬼厉的方向,全力回扑。

那个被狰狞凶神纠缠的男子啊!

此刻倒映在它红如鲜血的眼眸之中…

原来咫尺的距离,会不会就是天涯?

风声呼啸。

凶意阵阵。

凶神的利齿一口咬在了鬼厉的脖子之上。还在数丈之外的小灰,发出了绝望的呜咽与咆哮。

一道淡淡的红光,突然从鬼厉破烂的衣衫里透露出来。不知怎么,那个凶神光像突然全身僵住,一动不动。

玄火鉴!

那个被碧绿玉环包在中间的古老火焰图腾,此刻缓缓亮起,散发出一道红光,照射在凶神光像身上。

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嘶”的一声,刚刚还狰狞凶恶的凶神光像,竟被玄火鉴如长鲸吸水般吸了进去,转眼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小灰扑到了鬼厉身旁,但还不等它仔细查看鬼厉伤势,身后风声大作,那只火焰异兽再度扑了上来。

小灰腹部的伤口处,鲜血如泉水一般涌出,可以明显看出它的行动已经有些吃力,但下意识的,小灰仍然挡在已经失去意识的鬼厉身前。

只是,那只火焰异兽突然停住了身子,巨大的头颅缓缓转动,火焰一般燃烧的双眼落到了绑在鬼厉右臂的玄火鉴上。

古老的火焰图腾,闪烁着迷离的红光,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小灰警惕地注视着火焰异兽。

但这只异兽却似乎突然变得很是古怪,似乎不能置信一般,看了看玄火鉴,又看了看鬼厉和小灰,巨大的头颅转动着,竟似有些烦躁,不停地发出低沉咆哮。

片刻之后,像是终于无法抗拒什么一样,火焰异兽突然两只前腿弯曲下来,身子仆下,硕大的脑袋向着那枚玄火鉴缓缓点了三次头,随后一声低沉的咆哮,整个身体上的火焰突然黯淡下来,所有的火焰一一消失,最后,连这只巨兽的身体也慢慢消散在这个空间之中。而半空之中那道八个凶神图案的火焰图腾,失去了火焰异兽之后,也缓缓消失。

整个大殿,突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火焰凶光都消失了,大殿重新又笼罩在从那口火山井中散发出的一片淡淡的红光之中,只有头顶之上,刚才火焰异兽出现的地方,露出了一个通往第二层的圆洞。

小灰低低叫了一声,慢慢坐在地上,坐在鬼厉身旁,默默地看着主人,然后,又看了看自己肚子上巨大的伤口。

它沉默地等待着。

痛楚渐渐褪去,生命的本能将他从黑暗中拉了出来。

鬼厉缓缓的睁开眼睛。

巨大的痛楚就像无形的烈火,刚刚在他身体里的每一寸肌肤上焚烧过,没有留下痕迹,却已让他筋疲力尽。

他深深呼吸,触手是冰凉的感觉,“烧火棍”还在他的手边,陪伴着他。

烧火棍…

他忽地低声苦笑,身边传来了“吱吱”的叫声。鬼厉转头看去,小灰正趴在他的身旁,看着自己。刚才还巨大的身躯此刻已经变了回来,重又是依偎在他手旁的小猴子。只是它腹部被鲜血浸染得变了颜色的伤口,还有在它额头上此刻闪烁着淡淡金光的第三只眼,在在都在提醒着他刚才发生的事。

鬼厉忽然微笑,向着小灰,慢慢坐了起来,伸出手去轻轻抚摸它的脑袋。小灰咧嘴而笑,吱吱叫了两声,用手抓了抓脑袋。

大殿中红色的光线轻轻流转,照着他们的身影。

鬼厉暗查周身,只觉得身体疲累,但体内经脉在那一场不可思议的内斗之后,似乎并无大碍。只是想不通一向温和纯正的玄火鉴为何突然变得如此狂暴,想来想去,似乎和自己身处的这座玄火祭坛,以及刚才那座奇异的凶神法阵有些关系。

鬼厉整理了一下身上撕破的衣服,随后扯下一块布,将小灰抱了过来,仔细地将它肚子上的伤口包扎了一下。小灰低头,三只眼睛眨呀眨的,看着自己肚子上突然多了一圈像是腰带似的东西,吱吱叫了两声,似乎很好奇的样子,手在上边摸个不停。

此刻鬼厉体力渐渐恢复,抱着小灰站了起来,向四周望去。只见周围大殿中伤痕累累,剧斗的痕迹随处可见,但不知怎么痕迹多在地面之上,墙上却并无多少。而在脚下的那一圈凶神石刻,此刻又恢复了平静,栩栩如生的待在那里。

他站着沉吟了片刻,一时也搞不清楚自己在这个玄火坛里已经待了多久,但显然此刻那个镇守此处的上官老者还没有回来,想来他也是因为知道玄火坛有火焰异兽的守护才敢大胆离开吧!

随后,他的目光落到了头顶之上那个通往第二层的圆洞。

大殿上的红光也有些许飘了上去,但从下面看去,只能看到洞口一小块的地方,旁边似乎也是一片黑暗。

鬼厉向那片黑暗看了看,忽地对小灰道:“我们上去看看吧!好不好?”

小灰在他怀里咧嘴而笑。

鬼厉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随后将小灰放到自己肩头,然后深深吸气,整个人慢慢飘了起来,离开地面,向那个洞口飞去。

他升的很慢,十分小心,谁也不知道这个神秘莫测的祭坛里究竟是不是还有什么怪物守护。但是周围一片寂静,直到他飘上了第二层祭坛,也没有受到什么攻击。

第二层祭坛里除了上来的那个圆洞有淡淡红光外,周围都是漆黑一片,但在黑暗深处,还有一个散发着微光的事物。

鬼厉向那里走了过去。

那是一块半人多高的石台,呈圆柱形状,整块石头与周围的赤红岩石截然不同,散发着淡淡凉意的同时,从石柱之上发出的微光竟然是不停变幻着颜色,时而微红、时而淡紫、时而鹅黄、时而青绿,煞是好看。

而在石台的平面之上,有一道圆环状的凹痕,旁边刻着三字──

玄火鉴!

鬼厉的目光,不期然落到了右臂,有些残破的衣衫中间,隐隐露出了玄火鉴那古拙的火焰图腾。

他轻轻将这宝物解下,凝视了片刻,然后将它放到那道凹痕之中,竟然是天衣无缝。

片刻之后,突然从头顶传来沉闷的声音。鬼厉与小灰同时抬头,只见头顶的石板,在低沉的声音中缓缓退开而现出了一个石洞。

几乎就在同时,周围的气温不可思议地突然下降,从本来的酷热瞬间变得寒冷如冰。衬着那微弱的红光,甚至可以看到从通往第三层的那个圆洞中飘下的丝丝寒冷白气。

至热至冷之气,竟然会同时存在在这个玄火祭坛之中!

鬼厉嘴角露出了淡淡笑容,从石台上将玄火鉴拿了回来,放到怀里,更不多说什么,再度向最高的那一层飞去。

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下方那个火山口的热气似乎根本无法影响这里,以致于当鬼厉踏上第三层的地面之后,竟发觉脚下结的是厚厚的冰块。

这里没有任何发光的东西,但在鬼厉的眼睛慢慢适应了周围之后,便发现一道道幽幽的淡蓝色微光,从各个角落轻轻散发出来。

那是不知凝结了多少岁月的坚冰,仿佛在轻轻诉说着什么。

他慢慢向前走去,脚步踏在冰块之上的声音悠悠传荡开去,打破了这里仿佛亘古的沉默。

忽然,一个低沉而微带惊讶,柔和而有一丝苍凉之意的女子声音,在黑暗深处幽幽响起:“你不是上官策?”

鬼厉立刻停住了身子,片刻之后,他的眼睛紧紧盯着前方黑暗最深处,缓缓道:“我不是?”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慢慢地道:“你是谁?”

鬼厉反问道:“你又是谁?”

周围坚冰所散发出来的蓝光似乎闪了一闪,那个女子声音沉默了。片刻之后,两团幽亮的微光,仿佛是无尽深邃的眼瞳,在黑暗最深处一闪、一闪,凝望着鬼厉和他肩头的小灰。

最后,再落到了他手中的噬魂魔棒。

“你肩头的那只猴子,是三眼灵猴吧?”

鬼厉心中一凛,没有回答,倒是趴在他肩膀上的小灰呲牙向着黑暗深处叫了一声,似乎是在示威。

那女子也不在意,慢慢地道:“你手上那件法宝,可是‘噬血珠’与鬼物‘摄魂’,以魔教‘血炼大法’熔炼而成的?”

鬼厉身子一震,眼瞳收缩。

那女子声音仿佛轻轻低笑一声,缓缓道:“摄魂与噬血珠俱是天下至凶至邪之物,尤其是噬血珠,内含暴戾邪力,侵人魂魄于无形。我看你道行虽然不低,但邪力已然深深入体,迟早要发狂而死的。”

鬼厉冷然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女子却不理他,自顾自地道:“你身边那只猴子,虽然号称是万物之灵,而且此刻天眼已开,但我看它天眼中金光下隐有红色凶芒,必定也是因为陪伴在你身边,被噬血珠邪力所侵,假以时日也是一只屠戮生灵的凶兽,不如改名叫做‘三眼凶猴’罢了。”

鬼厉心头大震,一时说不出话来。小灰身体的异状他也渐渐有些发觉,但如今被这神秘女人如此清晰明了地说了出来,一时心中千头万绪,竟是有些茫然。

倒是小灰作愤怒状,嘶声大叫,对着黑暗中露出尖利牙齿。

那女子声音忽地笑了一下,幽幽道:“你生气了,嘿嘿,这又何必?我们都是天生灵物,你明白我,我也知晓你的,你又何必贪恋世间繁华人情?”

鬼厉收回心绪,镇定心神,目光渐渐冰冷,手边的噬魂也渐渐泛起玄青光芒,冷然道:“你再不现身,可莫怪我不客气了!”

那女子声音哼了一声,道:“你不是焚香谷弟子,竟然能够上到这玄火祭坛第三层,果然有些本事。上官老鬼已经死了吗?不过就算他不在,你居然能够闯过由‘赤焰兽’守持的‘八凶玄火法阵’…”

“不对!”

突然,那女子声音一下子尖锐提高,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声音里赫然多了一丝激动。

“不对,你就算道行再高,但除了上官老鬼,全天下只有…只有玄火鉴能够开此祭坛三层。你,你身上有玄火鉴?”

话说到最后,仿佛映衬着她激动的声音,瞬间鬼厉周围附近的坚冰同时蓝光都亮了起来。

鬼厉眉头一皱,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那一双黑暗中的幽幽目光,已经落到了他怀中那露出一角的玄火鉴上。

古老的火焰图腾,像是在缓缓燃烧。

“玄火鉴!”

一声尖锐长啸,那女子声音瞬间高亢,夹杂着无数痛苦、惊讶、悲伤、绝望,和一丝苍凉。

“为什么,为什么玄火鉴竟然会在你的身上?小六呢?小六呢…”

她尖声长啸,仿佛失去了理智。玄火祭坛神秘的第三层之上,黑暗深处,忽然间蓝光爆发,无数道阴影在淡蓝光芒下飞舞,在黑暗与光明的间隙游动不安。

一个身影,如从黑暗深渊飞出,又似从亘古苍凉中走来,如妖魔一般巨大的影子,舞动在这个空间之中。

鬼厉怔住了,纵然他看到再凶恶可怖的东西,他也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当他看清了面前的那个身影之后,他竟然还是怔住了。

久远的回忆瞬间涌上心头,充斥了他的脑海,甚至连小灰在他的肩头对着前方高声尖叫也充耳不闻。

那个身影的背后,仿佛如梦魇般飞舞着九条阴影。

他慢慢的,慢慢的,涩声道:“九尾天狐!”

……

共 2 条评论

  1. 张小凡说道:

    九尾天狐!老子又多了一个暖被窝的

  2. 小灰说道: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我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