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章 寒夜

萧鼎2014年10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南疆边陲,与中土风俗大为不同,只是多少年下来,虽然地处偏僻,但毕竟与中土还有交流。而南疆一带出产的皮毛、矿石等等特产,也向来在中原有极佳的声誉,吸引了不少中土商人前来交易。
久而久之,南疆原本根本没有的客栈,也在中土商人的影响下,在最热闹的几个城镇之中出现了。

鬼厉和小白现在处身的,就是这么一个客栈,名字直接就是用本地的名称,“天水客栈”。

进到客栈之中,很明显可以看出桌椅摆设,很是受了中土文化影响,不过老板和伙计可都是本地的壮族人。壮族在南疆之中,人口最是众多,相对的生活也较为富裕,受了中土影响最深,不比其他各族依然坚持狩猎为主的生活,壮族中已然渐渐开始农耕经商。

不过虽然如此,壮族民风却较为平和,大部分族人少了那一份悍气,所以在势力上反而还不如人口少于他们的苗族强盛。

鬼厉与小白坐了下来,早有伙计过来接待,这时天下渐暗,客栈中却没有多少客人。这伙计看模样服饰,也是南疆壮族之人,只不过多半是在这里干的有一些时日了,居然说话颇为流利。

“两位客官,要吃些什么吗,本店这里还有乾净的房间,价格最是公道,远近闻名。”

鬼厉点了点头,道:“给我们留两间乾净的房子,我们住一晚上。”

伙计笑着点头,然后道:“两位客官,应该还没有吃饭罢,可要点些什么饭菜吗?”

鬼厉肚子倒是不饿,不过看了看小白,还是决定要一点吃的东西,开口道:“唔,你给我们来两碗饭,再来几个…”

“呃!”坐在一旁的小白突然开口,面带微笑,道:“你这里可有”土闷黄雀“?”

鬼厉一怔,向小白看去,那伙计也是一呆,不由得多看了小白一眼,道:“姑娘你莫非来过我们南疆么,这道招牌菜,我们自然是有的。”

小白脸上笑意更浓,目光闪动,似在回忆什么,慢慢地道:“唔,对了,还有”三段蛇肠“、”烤熊尾“、”烤秋叶“、”五小虫“、”

黑心果“…”

她目光闪烁,边说边想,开始速度还比较慢,一个菜名一个菜名地说,到后来反而越说越快,菜名也更是离奇万分,一听就是匪夷所思,绝非中土能有。

鬼厉愕然,而店铺里非但那个伙计脸上笑容变成了张大嘴合不拢的尴尬表情,就连在远处算帐的店铺老板也不禁走了过来。

小白大概在一口气说出将近三十个菜名之后,这才停下歇了歇,转头对老板和伙计笑道:“这些菜式,你们这里有吗?”

老板和伙计面面相觑,半晌那老板乾笑一声,道:“姑娘你果然见多识广,你刚才说的这许多菜名,无一不是南疆特产的有名菜式,只是其中有许多材料不算好找,本店除了土闷黄雀之外,只有黑心果和烤熊尾这两样能够做出。抱歉之极。”

小白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遗憾神色,但随即笑道:“那就先烧这三样菜吧!”

老板和伙计连忙答应一声,忙碌去了。小白媚目一转,却望见鬼厉正看着自己,嫣然一笑,道:“几百年了,我也不知怎的,突然特别想尝尝这些当年的风味。你来过这里,可曾吃过这些菜式?”

鬼厉摇了摇头,往昔他来到南疆,满腹心事都是为了找寻黑巫族以救治碧瑶,如何有心顾及这些口腹之欲,一般就是在荒郊野外随便对付了。这一次若不是情况特殊,要躲避焚香谷四处遍布的追兵,加上小白毕竟乃是女子(虽然是个千年妖精…),总不好夜夜露宿荒山野岭,所以才进了市镇。

他沉默片刻,突然开口问道:“土闷黄雀我大概可以猜的出来,黑心果是什么?”

小白笑道:“此乃南疆特有果子,外表翠绿,肉白嫩,但肉心却为黑色,用油锅炸食,味道大是鲜美。”

鬼厉皱了皱眉,又道:“那道”烤熊尾“,又是什么东西,难道是黑熊的尾巴?我往昔听过熊掌熊胆,还没听过熊尾也能入菜?”

小白微笑道:“此熊非彼熊,南疆特有一兽,叫做”长尾熊“,个头远远小于我们熟知的黑熊白熊,但肉质鲜美,远非牠们能比。尤其一条长尾更是精华所在,在南疆本地,大是有名呢!”

鬼厉默默无言,小白看了他一眼,忽地道:“奇怪,看你平日对什么事也不怎样关心,怎么一提起这菜式来,却有几分兴趣吗?”

鬼厉一怔,半晌无言,他自小在青云山大竹峰上长大,不久即开始下厨,对厨艺一道,倒还真有几分天赋和兴趣。若是在普通人家,只怕他也就成了个厨子,多半还能混出个小小名堂来。只是如今…

鬼厉轻叹一声,忽然间意兴索然,什么也不想说了。小白饶有兴趣地望着他,眼中柔光闪动,也不知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只有小灰还是那么不安分,东张西望,有一声没一声地低低叫着,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夜深人静,热闹了一天的天水寨在入夜时分,也渐渐沉静下来。

天水客栈共有两层,二楼就是客房。鬼厉留心观察,今晚只有他和小白二人留宿,看来这里虽然热闹,但这个时节,天下纷纷而乱,并没有几个中土商人前来南疆。而南疆本地族人,一般却是不住店的。

小白的房间就在鬼厉房间的隔壁,用木板隔开的墙壁,并没有多少隔音效果,隐隐听到隔壁轻微的笑声和吱吱吵闹。猴子小灰又跑过去找小白玩耍了,虽然现在小灰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是会跑回来和鬼厉一起,但小白也不知道怎么搞得,似乎和小灰特别要好,现在小灰没事都喜欢粘着这只千年妖狐。

鬼厉在房间里躺了一会,许久没有在客栈里住了,他反而还有些不习惯。不知不觉过了许久,已是深夜,他却还是没有睡意,心中不由得有些烦闷,便站了起来,慢慢走到窗户旁边,推开了窗,向外望去。

与白天不同,此时此刻南疆的夜空之中,乌云渐渐散开,虽然云层依旧,但从那缝隙之中,却是悄悄的露出了一丝月光。

月光清辉,如霜如雪,幽幽然洒了下来,落在他的身上。

悠悠尘世,众生俱都沉睡,四野静无人声。只有不知名的街道角落,传来低低的虫鸣声,声声淒切。

黑暗笼罩大地。

凭窗远眺,千山万里,夜空深沉。

南疆这般淒凉孤寂的夜色下,忽然间,往事如潮,泛上心间。

曾几何时,那个偏僻村落的小孩,却沉沦在红尘翻滚的波涛中,随波飘荡。偶一回头,却原来,身边竟没有一人相伴。

人生真是寂寞呀…

月下男子,低首无言。

“嘶!”

远远的一声破空声音,悠悠传来。

鬼厉抬头,双眉微皱,只见天边一道轻芒,如夜空中掠过的流星一般,划过天际,越过天水寨的上空,向西方落下。

而在它后头,竟还有三道光芒,紧追不舍。

鬼厉如今是何等眼光阅历,自然一眼便看出这四道光芒正是修道中人御空而行,只见这四道光芒在夜空云层里前后追逐,虽然后面三道光线始终追赶不上前面那道光线,但逃跑之人却也无法摆脱追逐。

片刻之后,最先的那道光线似乎做了决定,从天空中落了下去,看那方位,正在天水寨的西南方向。

随后,追踪的那三道光线也落了下去。

鬼厉沉吟片刻,只是觉得今晚心绪不宁,实不愿再独自一人站在此处,遂右手一挥,悄无声息的化作青光,向那四道光芒落地之处飞去。

在他身影越变越小之后,“吱呀”一声,鬼厉旁边房间的窗子,也被人推开了。小白抱着小灰,向鬼厉飞去的方向眺望着,片刻之后,鬼厉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小白脸色沉静,白皙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有眼中光彩,却是异样闪动。

鬼厉一路悄无声息地飞驰,不久就发现那几道光影落下之处,就是天水旧寨的所在,那个如今已经荒废多年的山头。

就在他刚刚进入那个山寨的时候,一声沉闷的低呼,从前方传来,随即有一声愤怒中夹杂着另一人熟悉的笑声传来。

鬼厉立刻皱起眉头。

这笑声柔媚入骨,隐隐有惑人心意的力量,正是金瓶儿的声音。

鬼厉迟疑了一下,将身体隐藏在黑暗的角落,缓缓向前掠去。

原本静谧无人的街道上,残垣剩瓦,一片淒凉景色。

这时候天色又是清朗了几分,云层渐渐散去,月光渐渐明亮,将这个荒废山寨照的有几分光亮。

金瓶儿脸上依旧挂着她永远不变的微笑,笑吟吟地站在街道正中,面对着她身前的一个正怒目而视的年轻男子。这个人,却也是鬼厉所认识的──焚香谷的出色弟子李洵。

而在他身后街道之上,还有一个倒在地上的焚香谷弟子,看样子就是刚才被金瓶儿所伤,衣衫上从左胸开始直划而下,有一道很深很大的伤口,正无力地呻吟着。

只是,鬼厉的目光,在这三个人身上只不过转了一转,片刻之后,他的目光完全落到了最后一个人的身上。

淒清夜里,荒凉街道,金瓶儿身后残留的一栋荒废小楼,有一个女子一身白衣,背负长剑,站立于屋簷之上,临风而立,衣裳徐徐飘动。

雪一般的肌肤在月光清辉之下,甚至让人觉得有些苍白颜色的绝美女子。

这夜色,这月光,原来是因为她才这般幽美明亮的吗?

陆雪琪!

熟悉的明眸中,倒映着是谁的影子?

鬼厉怔住了。

在黑暗中,他静静眺望着那彷彿出尘一般的女子,整个尘世的风霜,十年的岁月,却彷彿根本不曾沾染她丝毫。所以让人望去,第一眼的,便是她在月光中,那彷彿清冷仙子一般的身姿。

“妖女!”李洵英俊的脸上满是愤怒之色。

他和陆雪琪一前一后堵住了金瓶儿,但刚才落地的时候,这魔教妖女突然发难,将他身后那个焚香谷师弟先以“惑心之术”蛊惑,随即以紫芒刃伤之。若不是李洵出手,只怕这师弟就此丧命。

只不过,李洵此刻更关心的,除了这个师弟的伤,却还有其他的事:“你到底将我燕虹师妹如何了,快快将她交出来?”

金瓶儿微微一笑,目光却突然飘忽,有意无意地向李洵身后黑暗处,鬼厉藏身地方瞄了一眼,道:“你也说了,那个是你的师妹,又不是我的师妹,我又如何知道?”

“呸!”李洵神情大是愤怒,显然很是关心这个师妹,怒道:“若非上官师叔明眼察觉,我们还被你这个妖女蒙在鼓里。你故意杀戮我焚香弟子,这笔仇定然要你偿还。你若识相,趁早将燕虹师妹好好的交出来!”

“哎哟!我好怕啊!”金瓶儿用手拍着心口,但脸上笑意盈盈,哪里有一丝害怕的神色影子,反而是柔媚之色又重了几分,柔声道:“你们好歹也是正道门下,怎么可以这许多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呢?”

一声冷哼,却是从背后的陆雪琪处发出。

李洵向站立在高处的那个美丽身影望了一眼,面色一沉,对金瓶儿道:“妖女,你再冥顽不悟,我就不客气…”

一个“了”字还未出口,金瓶儿忽然媚笑一声,右手袖底紫芒突盛。

李洵顿时凝神戒备,这妖女诡计多端,而且法宝紫芒刃锋锐无匹,委实非同小可,刚才一劈之下,身后的师弟虽然受她惑心之术影响,但多年修炼竟不是她一合之敌,可见其道行之高。

只是李洵向来自傲,本身修行亦高,虽然警惕,却无丝毫怯意。

而且此番远处还有一个绝世美人冷冷注视,他自从十年前初见之后,对陆雪琪便心仪许久,也绝不能在美人之前丢了面子的。

他这里正要凝神对敌,却不料诡诈的金瓶儿竟只是一个虚招,忽地身形一顿,身化紫芒,竟是人刃合一向背后的陆雪琪攻去。

眨眼之间紫芒逼近,陆雪琪面色如霜,“铮”的一声锐响,仙气万端,蓝光四射,天琊神剑霍然出鞘,横在胸前。李洵在背后看在眼中,心中莫名一急,驭剑追了上去。

不料金瓶儿紫芒刃甫与天琊接触,整个人却借势而退,快如闪电般退了回去,正好从李洵身下退回。李洵吃了一惊,一时竟停不下身子回追,而陆雪琪待要追赶,却又被李洵挡住,只得将身形压了下来。

二人同时看去,只见金瓶儿飞去的方向正是刚才李洵站立之处,那里还有一个受伤倒地,正惊惶失措的焚香谷弟子。李洵大惊失色,刚才他一心想要在陆雪琪面前表现,竟忘了身后师弟此刻已经没有丝毫抵抗能力,此刻后悔万分,大吼一声,身形如电,全力回追。

陆雪琪亦跟在他的身后,向金瓶儿追来。

转眼之间,金瓶儿已到了那焚香谷弟子身边,忽地脚尖一挑,将此人身体整个踢起,向后飞去,李洵连忙接住,不料触手即是鲜血,转眼间衣袍都被染红。

金瓶儿这一脚,已然将这年轻弟子的性命断送了。

李洵眼中如要喷出火来,只在这片刻迟缓间,陆雪琪已越过他的身子向金瓶儿追去。而金瓶儿此刻身影,正好掠过了那个黑暗角落。

低低的,在那么一瞬间,金瓶儿的声音悄悄急促传来:“帮我挡住那个女子。”

黑暗处,那人哼了一声,不屑之意明显的很,而且身形欲动,显然不欲参予此事。

不料就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金瓶儿忽地急促但大声清晰地说了三个字出来:“七里峒!”(註一)

这三个字,如闪电一般将鬼厉将要飞起的身子硬生生打了下来,只见金瓶儿眼中脸上,满是神秘笑意,瞬间从他身边掠了过去。

而片刻之后,陆雪琪白色的身影,追踪而来,就在眼前。

有谁知道,那一个瞬间,闪过脑海的是谁的身影呢?

青光浮起,陆雪琪一直冷若冰霜的脸色瞬间动容,几分疑惑,几分迷惘,几分欣喜,还有几分愤怒!

呛啷…

天琊与噬血,蓝色与红光,在夜色中交相辉映,远远飘荡开去。

李洵从陆雪琪身旁掠过,追踪金瓶儿而去,毕竟金瓶儿才是更重要的对象,特别是在她杀害了同道而来的那位师弟之后。只是,他人在半空,悄悄回首,望着那条荒废街道之上默默对峙凝望的一男一女,眼底深处闪过的那丝火焰,却是那般炽热。

远处,远远的传来了金瓶儿的笑声,那声音柔媚中带着一丝戏谑,鬼厉听在耳中,默默无言。

月光如水,洒在这荒凉山头,寂寂街道。

身前女子,白衣若雪,手中长剑,亮如秋水。

明眸之中,深深望着的人,却又是谁?

註一:七里峒,历史上苗人最大的聚居地,因为传闻有七里之大之广而得名。何时开发已不可考,毁于元末明初官兵围剿。传说此地易守难攻,只有一条狭窄通道连接外道,向来是苗人世界的精神支柱。

如今具体地址已难以考证,但查阅资料,似乎在一九八三年广西合阳(和阳??)发现一“大坪乡”,周围地形极其相似,且由苗人带领,附近山头有“犬神洞”,内有苗人崇拜之犬神状巨石,怀疑应该就在此处。

另註:犬神,苗人传说,官兵深夜突进,苗人皆睡,山顶一石犬忽然放声大吠,惊动族人,遂合力抗敌,全族得救。自此供奉犬神,岁岁香火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