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章 心意

萧鼎2014年10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那个身影,在巨大白色光柱中淹没消失。

站在云端的白衣女子,也许是用力过度吧!竟然也是一个踉跄,再也无力保持平衡,缓缓降了下来。

可是,可是,是哪里突如其来的笑声?

这般凄凉却不可一世!

白色光柱里突现红芒,殷红如血,那个男子浑身浴血,如狂魔一般奋然而出,仰天长啸。

夜色正暗。

散了头发,破了衣衫,喷洒的鲜血如雾一般,只有噬血珠那般明亮,照亮了整个夜空。

他抬头瞪眼,直冲而上。

风声凛冽,血腥阵阵,陆雪琪面白如雪,不见有一丝血色。望著那扑来的身影,下意识天琊刺出。

蓝光万丈,转眼间刺破血雾,就在他的身前。

那一个伤口,在她眼前。

天琊微颤!

那目光,深深而来,疯狂却这般熟悉。

犹还记得,许多年前,曾经不顾一切的少年么…

红芒暴涨,将两个人的身影淹没。

鬼哭声声,满天呼啸。

正道中人惊呼,纷纷抢上飞起。只是在他们反应之前,却另有一道诡异白影,如电飞上。

红芒中,布满血污的手掌,彷如恶魔狞笑的魔爪,向她抓来。

只是,天琊却悄悄无力地垂下。

她在风雨中,孤单伫立著,面对著他,默默凝望。

血腥的手掌,按在她衣襟之上,汹涌妖力,就在掌边咆哮。

那一双变得疯狂而血红的眼睛,就在她的眼前。

是谁的心,轻轻跳动…

红芒散去,一个身影,颓然掉落。

陆雪琪立在半空,紧闭双眼,衣襟之上,赫然有个红色血印,触目惊心。

风雨过后,可还有泪么…

抢在正道中人之前片刻,突如其来的白影一把抢过失去知觉的鬼厉,抱著他横移开的,正是小白。

只见她打量鬼厉的伤势,眉头紧皱,摇头叹息,低声道:“真是受不了你这个男人,就算重感情也不用做的这么惨烈吧…”

鬼厉没有回答,已经失去知觉的人是不会说话的。但是正道中人在最初的惊讶过后,纷纷叱喝,小白抬眼望去,明眸媚目,登时将众人窒了一下。

陆雪琪缓缓落了下来,衣襟上的那个血色手印彷佛镂刻一般,在她白衣之上显得特别醒目,众人几乎可以想像的到,那只恶魔手掌曾经将死亡是何等的接近这个女子!

只是,她竟然还是逃过了一劫,重创的依然是那个魔教妖人。

青云门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果然不同凡响。

小白目光扫过诸人,最后还是落到陆雪琪的身上,上下仔细打量了片刻,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果然是绝世美人,难怪可以令男儿为你痴狂。”说罢,她先是看了看抱在怀里的鬼厉,然后有意无意地,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面有痛楚之色的李洵。

李洵面上闪过一丝怒色,他的右手在刚才斗法中被鬼厉以噬血妖力反挫,半边手掌都如焦枯一般,望之可怖,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日后修行。此番听这个突然出现的妖媚女子忽然语带讽刺,登时大怒道:“你是什么人,这鬼厉乃是罪恶滔天的魔教妖孽,你识相的…”

“哈!”

小白忽地笑出声来,面对著这一众正道中人,故意将失去知觉的鬼厉抱得更紧了一些,顿时让周围众人为之侧目,同时面有不屑,淡淡道:“你不知道么,我可是从来就不识相的!”

李洵为之一窒,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同时右手上疼痛越来越是剧烈,心中更是焦急万分。

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的一声诧异惊呼,从背后传来。

“九尾妖狐!她就是九尾妖狐!”

众人一惊,陆雪琪和法相不知道焚香谷玄火坛的秘密,倒还罢了,但焚香谷中弟子却纷纷大乱,一看那惊呼之人,正是场上辈分最老的吕顺。

小白向吕顺那里瞄了几眼,微一思量,点头道:“你这老头,就是当年躲在云易岚和上官策两个老贼背后的那个无胆家伙吧?”

吕顺登时气得满脸通红,手指指著小白,直气得微微发抖,在周围偷偷瞄过来的眼光里,大怒道:“看什么,还不上,捉了这个妖孽!”

小白轻笑一声,抱著鬼厉做势欲起,吕顺当先飞起,迎头拦截,不料小白哼了一声,竟是看都不看他一眼,白影浮动,一道幽光从她衣袖中飞出,击中吕顺剑芒。

吕顺人在半空,闷哼一声,倒折了回来,看来是吃了点暗亏。

众人失色,吕顺虽然威名远不如同辈的焚香谷谷主云易岚和上官策,但好歹也是焚香谷老一辈的人物,但在这九尾天狐绝世妖物之下,竟然一回合间就被挡了回来,这妖孽道行之高,可想而知。

当下众人纷纷呼喊,一起扑上,小白微微皱眉,面有不屑,身形摇晃,连续晃过数人,正欲飞身而起,忽地身后一声纯和佛号,一片金色光芒涌了过来。

小白眉头一皱,第一次面露惊讶之色,返身袖袍翻舞,飞出一道淡绿光芒,抵住了金光。

“大梵般若,”她看了看法相,点头道:“想不到天音寺居然出了你这等人才,果然不愧为与青云比肩的正道大派。”

法相合十道:“多谢施主夸奖。”说话虽然客气,但随著他合十之后,金光更是大盛,从他袖袍之间飞出一粒金光耀眼的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向小白疾冲而来。

小白哼了一声,绿光一收,整个身子带著鬼厉都飘了起来,直上青天,片刻之后,刚才脚下站立之处被轮回珠撞上,轰隆一声,整个地面被佛门大力打出了一个方圆两丈的大坑。

不欲再纠缠下去,小白趁这个机会转身欲走,不料身形甫动,却只见蓝光耀眼,“嘶嘶嘶”锐响瞬间充盈天地,铺天盖地而来,正是陆雪琪的天琊神剑到了。小白面色一寒,忽地伸出手去,直接插入万千剑芒之中,只听“铮”的一声清脆回响,陆雪琪剑芒消失,面有惊讶神色,天琊也回到了她的手上。

小白更不迟疑,抱著鬼厉身形忽如鬼魅一般,从半空消失,众人大吃一惊,片刻之后,有人看到白影如电,正向河对岸掠去,大声呼喊出来。

只见小白闪进了一间木屋之中。片刻之后,在众人赶到之前,又从屋子窗口飞出,肩上除了鬼厉,还多了一个小小灰影,正是仍然呼呼大睡的猴子小灰…

待众人赶到时候,小白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了。正道众人纷纷恼怒喝骂,但多数人却暗自惊心,这九尾天狐修行如此高深,当真不可小觑。

此时此刻,七里峒中的战事,终于完全平静了下来,残留下来的,只是一片熊熊燃烧的火海,还有无数苗人百姓痛楚的哭声。

远处,受伤的图麻骨族长正大声嘶喊著,领著一队人往山上奔去,显然是要去查看大巫师的伤势情况。而在山腰之上,早已有人将大巫师围住,叫喊声远远传来。

众人回到原处,只见周围热焰喧天,火焰吞噬著木头发出的劈啪声音此起彼伏,更不断有被烧坏的横梁大木颓然掉下,状况极为悲惨。

法相摇头叹息,面容满是慈悲之意,当先飞入火海,帮助那些苗人百姓救火。受他影响,焚香谷其他弟子也纷纷跟上。

李洵此刻方才觉得右手之上的痛楚稍退了些,看来只要运功抵挡,并无大害,这才稍稍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正在他犹豫是否也要跟上去一起救火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李师兄。”

李洵一怔,回头看去,只见陆雪琪天琊回鞘,握在手上,一身白衣在火光之下,兀自飘动。在她衣襟之上的那个血色手印,更是那么刺眼,而她,却似乎并无意遮掩。

此刻的她,面色一如往日般的冷漠,淡淡地望著李洵。

李洵不知怎么,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遂道:“什么事,陆师妹?”

陆雪琪沉默地望著李洵,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鬼厉右肩那个伤口,可是你用玉尺所伤?”

李洵嘴巴里忽然有些发乾,片刻之后坦然道:“是。”

陆雪琪握著天琊的手,片刻之间收紧,白皙肌肤之上,彷佛有淡青露出。只是她的脸色,依旧如雪一般的白而冷漠,没有丝毫表情。

她微微点了点头,转身走开。

李洵心头忽地腾起莫名怒气,大声道:“陆师妹,你是什么意思?”

陆雪琪的身子顿了一顿,周围熊熊燃烧的烈焰之下,她白色身影彷佛也似要燃烧一般。

“好尺法!好厉害!”

淡淡的声音,从那个没有回头背著身子的人儿处,传了过来,一字一字,很慢很慢,清晰无比。

李洵忽地哑了。

陆雪琪向前走去,突然她上方一座大屋被烈焰燃烧久了,劈啪一声大响,一根巨大横梁带著炽热火焰,向她当头砸了下来。

李洵吃了一惊,但还不等他喊出话来,陆雪琪一声轻啸,啸声中不知怎么,竟有几分悲愤。看她左手一挥,天琊神剑连鞘挥上,蓝光暴涨,轰隆声中,硬生生将这巨木击得粉碎,腾起无数火星,遮天蔽日,片刻后纷纷落下如雨,壮观之极,挡在她和李洵之间,将她的身影淹没无踪。

李洵望著那漫天缤纷火雨,一时竟是怔怔呆住,望得痴了。

夜色深深。

小白化身急速白光,在崇山峻岭间穿梭游走,远离七里峒。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她才在一座高山的山腰上找了个僻静所在,停了下来。

她轻轻放下鬼厉,将他放到地上,只见这个男子一身是血,有不少都流到手边,被闪烁著妖异红芒的噬血珠缓缓吸了进去。此刻看来,噬血珠似乎就像是附身在鬼厉身上的阴灵一般,不断蚕食著主人的精气。

小白叹了口气,伸手想从鬼厉手中拿下噬魂魔棒,不料鬼厉虽然昏迷,手里却还紧紧握著这个魔棒,彷佛只有这个东西,才是他唯一的倚*。

小白扯了两下,居然无法从他手中拿下,摇了摇头,也就放弃了。只是她目光随即落到自己手上,她右手的中指食指,原本白玉一般的指头,此刻慢慢变做了红色,隐隐还有几分不由自主的颤抖。

小白笑了笑,低声道:“好一把天琊,当真名不虚传,果然是神兵…”

“扑通。”一个声音,突然从她旁边发出,小白吓了一跳,转眼看去,却是喝醉的小灰从她肩头掉了下来,正好落在重伤的主人身边,嘴巴里啧啧两声,伸手抓了抓脑袋,居然又睡了过去。

小白又好气又好笑,大声道:“死猴子!”

“呼呼…”

“你那个笨蛋主人快死了!”

“呼呼…”

“…”小白无言,对猴子翻了翻白眼,一脚将猴子踹开了去,然后在鬼厉身边蹲了下来,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伤势,摇头叹息。

夜色凉如水,寒意渐入骨。

那冰凉,彷佛多年前曾经历过吧?

鬼厉幽幽地醒来时候,脑海中掠过这般念头。

睁开眼睛,第一眼的,是满天星光。

南疆的夜空,此时此刻,再也没有火焰,没有喧嚣,终于露出了它原本安宁祥和的一面。天幕之上,无数繁星点缀其上,闪闪发亮。或大或小,依稀都如人的眼睛,许是有几分调皮么,这般戏谑地望著人间。

剧烈的疼痛,从右肩迸发,随即全身上下,一片酸痛。即使坚强如他,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醒了。”平静中微微带著关心的声音,在身旁响了起来。

鬼厉转过头,看到了小白的容颜。

他支撑著坐了起来,只是动作间牵动伤口,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小白看了他一眼,道:“你伤的不轻,还是先好好休息吧!”

鬼厉低头,只见右肩处的伤口被白色布带包扎了起来,其他小伤口处,也都看得出被处理过了。这里并无其他人,自然是自己昏迷时候,小白的功劳。

他低声道:“是你救了我吧,多谢了。”

小白耸了耸肩膀,道:“我也没做什么,主要还是你的命硬,连我也想不到你居然还能在那种情况下活下来。”

鬼厉哼了一声,脑海中回忆起在七里峒里决战的那一幕幕,忽地一阵心灰意懒,竟是呆在原地,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小白悠悠道:“说起来,还是七里峒里的苗人百姓最倒霉吧!家园被火烧了不说,族人更是死伤无数,就算是他们敬若神明的大巫师,我看也凶多吉少…”

鬼厉身子忽然一震。

“他怎么了?”鬼厉声音突然沙哑了一般。

小白还是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悠然道:“我记得那个老头和天上一个怪人斗法,最后力竭而败,身负重伤,而且连他们的圣器都…”

“他怎么样了,死了没有?”鬼厉霍地爬起,一下子打断了小白的话,而且很明显的对所谓苗人圣器根本就毫不在意。只是他才一站起,忽地面上痛楚之色显现,脚下一软,整个人摇晃起来,几乎就跌了下去。

小白刚要伸手去扶他,鬼厉却已经大口喘气地勉强站稳身体,但他额角之上,已然看到冷汗淋淋。

小白慢慢把手收了回来,默默地望著他,道:“你这又是何苦?”

鬼厉喘息道:“大巫师他到底怎样了,他没事吧?”

小白道:“我带你走的时候,远远看见苗人簇拥著那个老头,具体生死如何,老实说,我也不知道。”

鬼厉眼中掠过痛悔神色,一咬牙,转身就走,只是没走几步,忽地闷哼一声,右肩伤口处的白色布带已然红了,同时面容开始扭曲。

小白在他身后,淡淡道:“你还是休息一下吧!青云门的『神剑御雷真诀』,哪里是这么容易消受的。”

鬼厉只觉得体内经脉一片杂乱,气息乱窜,本身修行的青云门道法、天音寺“大梵般若”以及天书密法,全部乱成一团,自从他十年前叛出青云以来,在魔教内斗中厮杀无数,却属今日伤的最重。

陆雪琪的修行道行,当真是一日千里啊!

他心里微带苦涩地这般念了一句,却还是强自忍住身体发出的痛苦呻吟,慢慢地踏出了一步,向前走去。

“你不顾生死也要去见那个大巫师,是为了碧瑶吧?”小白的声音,在他背后幽幽传来。

鬼厉没有回答,只是慢慢走出了第二步。

小白在他身后,望著那个倔强身影,长出了一口气,摇头苦笑道:“你厉害,你厉害!”说著,缓缓跟了上去。只是片刻之后,她却突然道:“今晚与你交手的那个白衣女子,和碧瑶比起来,你更喜欢哪一个?”

鬼厉身子一震,霍然回头,紧紧盯著小白,小白面不改色,在鬼厉甚至是带著一丝凶狠的目光下,依旧微笑地望著他。

鬼厉喘著粗气,慢慢转过头去,不再看她,片刻之后,他缓缓的,却又似对著自己深心,低低地道:“这世上,只有碧瑶一人真心对我的!”

小白默然。

“为了她,我就是死了,又算什么?”鬼厉慢慢地说道,然后挪动著身体,向前走去。

天际,星光璀璨,洒落人间。

小白幽幽叹息一声,跟了上去,走了几步,忽又回头,向著原来休息的那个地方,大声叫道:“死猴子,我们走了!”

“呼呼…”

小白:“…”

共 28 条评论

  1. 说道:

    主角太差了,我恨不得杀了他

    1. 匿名说道:

      天下第一高手了,

  2. 匿名说道:

    同意,不分好坏。不懂得正魔的区别真是可笑至极。毫无正义。真是可惜了他师傅的热切教导了。可悲可叹的一个人啦,

    1. 小环说道:

      你白痴吧?就因为主角从小贯穿的正邪偏执思念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本书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贯穿全书,说的就是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主角走到今天才是真正的懂得什么是正什么是邪,正因为如此,他即使在思念那些曾经的人与事也不愿回去,也回不去。主角已经开始明白这世间哪里有什么正邪之分,有的只是人心的险恶,权欲的争夺,他现在做的只是不违本心,十年来他杀了很多人,但杀的都是魔教的人,也是十恶不赦之人,就如野狗不降他却放了他一样。

      1. 君上说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作者完全就理解错了。天地之不仁,是上天不存在七情六欲,天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作者以为,天有感情,它会戏弄苍生,把握凡人的命运,这在我看来相当的荒谬,道家学说根本被歪曲了。不论凡人做对做错,上苍都是一视同仁,唯有触犯天道的尊严,上苍才会谴责那犯错的生灵,而不是作者认为的那种,会是以雷霆手段,视苍生为刍狗的那样

  3. 匿名说道:

    张小凡是不是因为什么什么原因,下手留情了?不然主角怎么可能会这么差呢?

  4. 如影相怜说道:

    主角应该不会那么差吧,是不是太手下留情了,否则怎么会被伤的这么重啊。

    1. 匿名说道:

      陆雪琪也是修炼过天书第三卷的,而且资质五百年一遇,李洵还偷袭他了。张小凡资质一般,这个时候只能这样,真要是一人秒杀他们,跟奥特曼一样就没有什么看头了。

  5. 匿名说道:

    看来还有一堆新司机啊

  6. 十年后重新诛仙说道:

    写得真垃圾

    1. 说道:

      看你才是垃圾,跳着看的吧。

    2. 匿名哥说道:

      你现在用回诺基亚塞班手机试试有没有现在苹果好用,瞎BB

  7. 匿名说道:

    在我们的年代,她就是我们的经典,张小凡,碧瑶,陆雪琪,只是我们老了

    1. 匿名说道:

      总算遇到知己了

    2. 匿名说道:

      知己

      1. 匿名说道:

        十年之前看过

  8. 为情所困说道:

    “真是受不了你这个男人,就算重感情也不用做的这么惨烈吧…”

    1. 情死不悔说道:

      能,更何况是爱人

  9. 小灰说道:

    呼呼…

  10. 小白说道:

    “…”

  11. 小白说道:

  12. 匿名说道:

    2B

  13. 匿名说道:

    看了好几遍了,发现现在的小学生喷这本书,我只想说屮尼玛看不懂就别看

  14. 小环说道:

    什么也不想说,在作者心里根本就不想主角救活碧瑶,从大巫师快死了鬼厉还在跟小白bb就知道了,为毛非要搞个一魂出来?主角打不过雪琪并非他垃圾而是他从始至终都下不了手,主角现在已经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了,雪琪属第二。主角佛魔道终极大招都没发,我们的雪琪伤心欲绝大招往爱人身上打,主角又被偷袭,还一心送人头肯定要被雪琪虐了。

    1. 匿名说道:

      兄弟救活碧瑶,就很难写了

  15. 小咖喱说道:

    太惨烈了,相爱相杀太带感,他俩打一场,真的仿佛诛心啊,不过真的不是鬼厉若,他是真的没有想去伤她吧,被她伤到,笑声凄烈。。

  16. 林明辉说道:

    是的

  17. 匿名说道:

    一群小学生懂个屁,被偷袭还能瞬间重创李询,硬生生接了陆雪琪全力释放的大招不死还能逆天而上差点干掉陆雪琪,从小白话中可以看出他应该是放水才没杀陆雪琪的!这还不厉害不知道怎样才算厉害了。不过说到底,在小白眼里目前这些都还是渣渣!秒吕顺、徒手接天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