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章 相见

萧鼎2014年10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四下无声,只有火堆中不时发出树枝爆裂的声音。那个奇异少年与鬼厉都没有再说话,火焰伸缩不定,在他们之间燃烧着。

烤猪表面的色泽渐渐变成了金色,浓郁的香气中同时冒出一股微微的焦味,这时整只烤猪的表面都被透明的一层淡淡油滴所覆盖,鬼厉最后将烤猪转动了几下,道:“可以了,你们吃吧!”

话音刚落,小灰与饕餮同时扑了上去,小灰“吱吱”乱叫,一伸手抢先抓到了烤猪的一只后腿,本来正烤得火烫的猪皮在它手中似乎根本没有感觉似的。只是那饕餮却更是厉害,也不动作手脚利爪,直接张开血盆大口,不顾这猪肉尚在火焰之上,直接把脑袋伸了进去,一口咬下。

饕餮这一张口,原本就极大的嘴巴愈发大的吓人,偌大一只烤猪,竟被这只怪兽整口咬住,只留下一只后腿被小灰抓住留在外面。

小灰大怒,猴脸上露出愤怒表情,手上抓着猪腿不放,同时跳脚大叫,饕餮恶兽却不管这么许多,那满口锋利的牙齿“嘎崩”一咬,登时如摧枯拉朽一般将美味的猪肉咬成两段,小灰猝不及防,一时太过用力向后倒去,在地下滚了两圈,站起来的时候手上只抓着一只猪腿了。

至于那只美味烤猪的绝大部分,此刻被饕餮咬在口中,放声大嚼,残留的猪骨看来也是直接被它咬碎吞到腹中,吃的如风卷残云、横扫千军,尤其是脸上四只眼睛,被鼓鼓的大口挤到脸的两边去了,竟然还是四眼大放光芒,显然吃得非常过瘾。

“吱吱,吱吱……”小灰眼见原本属于自己的美味竟被这恶兽抢了大半,如何不怒,但叫了几声之后,猛的低头也是大啃起来,它吃的也极快,不过一会一只猪腿就吃了大半。

“吼啊……”饕餮低沉的吼声又一次响了起来,缓缓转过头向小灰看去,那么大的一只烤猪,只这一会工夫就被它吃得乾乾净净,直接吞了下去,连骨头都不剩。而且很明显的,饕餮意犹未尽,四眼放光,直盯着小灰手中最后的肉骨头。

小灰恶狠狠将最后一块肉吃了下去,三只眼睛一起瞪大,望着饕餮。饕餮满口流涎,垂涎欲滴,一步一步向小灰走了过来,小灰猛挥手,手中残余的骨头向另一个方向远远扔了出去,同时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不料饕餮身影一闪,如电如光,竟然在眨眼间腾空而起追上了飞腾的肉骨头,一口将之咬住,在空中一个转折,又飞了回来,落在那少年身边。只不过此时饕餮似乎也知道这是最后的东西,居然没有一口吞下,反倒十分爱惜的样子,伸出舌头在肉骨头上面不停舔食。

小灰被饕餮这个样子吓了一下,片刻之后转头对着鬼厉,突然手舞足蹈,口中吱吱叫着,鬼厉看了它一会,忽地脸色一动,道:“你说它像大黄?”

小灰立刻点头,随即向饕餮看去,猴脸上怒色渐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陌生中带些温暖的神色。它看了正在舔肉骨头的饕餮一会,然后小心地移了过去,慢慢伸手,看着似乎想要摸摸饕餮那个狰狞的脑袋。饕餮凶恶的头颅一转,警觉地低声咆哮一声,小灰立刻向后跳开,但随后吱吱低声叫了两声,再一次靠近饕餮,而饕餮的注意力似乎也暂时离开了肉骨头,放在了小灰身上。

片刻之后,小灰的手再一次的伸过来,饕餮没有动作,但四只眼睛都看着小灰的手,而鬼厉和那个少年都保持着沉默,特别是那个少年眼中更有种奇异光芒,默默地注视着这两只异兽之间的交流。

小灰的手碰到了饕餮的头上,轻轻摸了摸,饕餮嘴里低声吼了两声,却不再有反对意思,注意力重新回到了面前那根肉骨头上,小灰随即慢慢靠近这只异兽身旁,用手轻轻抚摸饕餮身体,猴脸上露出开心神色。

鬼厉慢慢低下了头,依稀记得许多年前,大竹峰上,小灰和大黄之间,似乎也是这样亲近起来的。时光如水,原来小灰依然还记得当初……

那个少年忽然打破了沉默,微带笑意道:“想不到它们两个十分有缘,是不是?”

鬼厉看了小灰与饕餮一眼,眼中也有一丝暖意,道:“不错。”

少年转过头来,向火堆中加了一根细小树枝,又沉默了下去,过了许久忽然笑道:“这只饕餮跟随我不知有多少岁月了,我一直以为是我在照顾它,没想到今天才发现,原来它比我快活的多。”他面上的笑容似乎隐约有苦涩之意,道:“除了吃饱喝足,就算不是同类,却也还有你这只猴子愿意和它做朋友。”

鬼厉抬眼看着这少年,见他面容神色萧索,彷彿有股说不出的寂寞之意,淡淡道:“你若寂寞,去找个朋友不就行了。”

那少年哼了一声,傲然道:“这天下之大,有谁配做我的朋友,又有谁敢做我的朋友?”

鬼厉眉头一皱,这少年口气之大,实在夸张,心里有些反感,却又见那少年似想起了什么,面色黯然,低声自语道:“可是,原来是有一个人,我真心相信她的……”

鬼厉透过面前燃烧的火焰望着他,淡然道:“怎样?”

那少年面色忽冷,冷笑道:“后来,我才发现原来她在骗我,非但如此,她还害的我好惨,几乎万劫不复!”

鬼厉默然,从那少年神色之中,他不期然地回想起了十年之前那段深埋内心的往事,那个慈和的和尚的脸,彷彿又出现在自己眼前……

他忽然猛的摇头,但手中用劲,原本正在往火堆中加的树枝,发出轻微一声沙哑响声,化作粉末,散落满地。

少年向他手中看了一眼,忽然道:“你也有这等伤心往事么?”

鬼厉面色阴沉,没有说话,那少年看着他,眼中光芒闪烁,忽然道:“如果你现在就要死了,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么?”

鬼厉一怔,心头一阵迷惘,刹那间思绪万千,纷至沓来,从未想过的这个问题,突然摆在他的面前,深仇、大恨、十年宿愿、缠绵白衣,这一生风雨飘荡,却从未想过自己深心之中,还有什么最后心愿?

该是救碧瑶罢,如果能将她救活,自己死了也甘心了!这个念头他在十年间无数夜里,不知在心中想过多少次多少回。只是还有那如霜容颜,终究是舍弃不去,在心间僻静角落,轻轻飘动……

他一时竟是痴了,夜风萧萧,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等他惊醒过来之时,那少年已经消失不见,地上饕餮似乎也刚刚飞腾上天,与黑暗夜幕融为一体,远远传来它低沉的吼叫声音。

小灰窜上了他的肩头,吱吱叫了两声,鬼厉慢慢抬头望天,忽然低声道:“小灰,我总是还要见她一面的,对不对?”

小灰似乎不大理解,也懒得理会,猴头抬起来也看着天空,似乎还在找寻饕餮的身影。

渐渐熄灭的火堆残烬,逐渐化作了一缕轻烟,轻轻飘散,鬼厉与小灰默然站在这深山林间,许久许久,夜风之中,也只隐约传来低低声音。

“……总是要见她一面……”

这一场世间浩劫随着时间流逝,情况越发的惨烈,怪兽异族已然杀入中土,百姓死伤惨重,正道派出去查探的弟子多半都就此消失,少数道行稍高的弟子回来,也都身上挂彩,向诸位正派师长报告时,极言怪兽之可怖。

天下间生灵涂炭,正道中人却束手无策,就在这个时候传出青云门、天音寺、焚香谷三大正派会盟青云山,并邀请天下正道共同对付这场大劫的消息,顿时天下修道中人纷纷向青云山云集而去。只数日之间,青云山附近已经前所未有地聚集了成千上万人,而其中的大部分却都是逃难而来的中土百姓,在他们眼中看来,青云山这些神仙一样的修道人物,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负责接待的青云门忙的不可开交,越来越多的道友与百姓来到青云,很快青云门通天峰上的客房已经不够住了,只得让其他各脉也开放客房。好在青云门毕竟乃是千年大派,根深业大,最后还是容纳了下来,不过七脉之中的小竹峰一脉,因为向来都是女弟子,水月大师性情又怪,便没有对外开放,倒让许多慕名已久的年轻外派弟子十分遗憾。

不过不管怎么说,虽然大劫当前,但此番却仍然是前所未有的一场正道大聚会,青云门恭为地主,声望比之以前更是有增无减,隐约间天下已有以青云马首是瞻的意思,而青云门掌门道玄真人,此时更是稳坐了天下第一人的位置。

入夜,青云山脉上下诸峰一片灯火通明,实在是千百年来都没有见过的盛况,远远在山下,随着山风吹来,似乎也可以听见高山之上人们的高声谈笑,因为那场浩劫而害怕的人们在这种情况下,似乎心情也轻松了许多。毕竟,就算天塌下来了,头顶上不是还有一座青云山么?

而此刻青云山上最安静的地方,大概无过于小竹峰了。所有的门派在青云门善意解释之后,都严加约束门下弟子,严禁靠近小竹峰,毕竟若是在当前情况之下,万一还是闹出一出登徒浪子的闹剧,只怕谁的脸上都不会好看的。

相比其他各脉山峰上的热闹,小竹峰上则显得清净的多,山路上偶尔有两三个美貌的小竹峰女弟子走过,山风习习吹来,满山遍野的泪竹一起摇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这一晚月色清冷,照在小竹峰山道之上,竹影婆娑,阴影在山道台阶上摇摆不定。远处走来了四、五个小竹峰女弟子,当先一个正是文敏。只见包括文敏在内的这些女弟子,面色都有些阴沉,眉头皱起,似乎心事很重的样子。

竹林中冷风吹过,彷彿有黑影闪动。

文敏旁边一个最年少的女孩看去不过十三岁左右,胆子颇小,向那片阴暗处看了一眼,面色有些苍白,靠近了文敏,拉住她的衣裳,轻声道:“大、大师姐,那、那里好像有人!”

文敏和其他人顿时一惊,一起看了过去,片刻之后文敏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拍了拍那个小女孩的脸蛋,道:“小诗,那是山风吹动竹子,竹枝摇摆的影子,每到晚上都是这样的,你刚刚上山不久,过一段时日就知道了。”

那个叫做小诗的女孩松了口气,但仍然有些害怕,只是似又想起什么,忽然回头向后山看了一眼,道:“大师姐,后山那个望月台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到处都是这、这些阴森森的东西,我们留雪琪师姐一个人在那边,她会不会害怕啊?”

文敏脸色黯然,叹了口气,道:“是掌门师伯要你雪琪师姐在那里反省的,我们也没办法,不过雪琪师姐她应该不会害怕吧!”

站在文敏身后的另一个女子忽地哼了一声,大有不平之意,道:“我真是搞不懂,为什么掌门师伯要如此对待雪琪,就为了她不肯答应焚香谷的提亲?”

“啪”,竹林深处,似乎有轻微的一声低响,像是什么小兽踩断了竹枝,不过众女子此刻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没有听到这个响声,只有年纪最小的小诗似乎有些怀疑,但她向竹林深处看了一眼,只见阴影晃动,忍不住脸色又是一白,连忙转头不看。

文敏叹了口气,道:“其实那位李洵道兄真的并不差,一表人才,身世又好,日后多半焚香谷谷主的位置也是传了给他,而且看他模样,对雪琪也是十分爱惜,不过情之一字,实在不是能够勉强的。”

另一个女子忽地低声抱怨道:“师父也真是的,明知道雪琪的脾气,怎么也不帮她向掌门师伯说情?”

原先那个女子却摇头道:“我看不对,雪琪原来是最听师父的话了,对掌门道玄师伯也十分尊重,但此番公然在通天峰上顶撞他们二位,我看……”她忽然压低声音,轻声道:“难道雪琪心中已经有了意中人……”

“住口!”文敏忽地低声喝了一句,众人一惊,文敏面色微微放松,但口气仍是十分严厉,低声道:“这种猜测我们万万不可乱说,否则若是传到掌门师伯和师父的耳中,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众人默然,站在文敏身后的女子沉默了片刻,低声道:“师姐,其实若以我看来,只怕我们能想到的,掌门师伯和师父乃是何等人物,又怎么会想不到?这一次掌门和师父故意允诺焚香谷的提亲,只怕就是因为知道雪琪心中有……”

文敏猛的转头,盯了她一眼,那个女子脸色微变,叹了口气,住口不说。文敏听她叹息,自己沉默片刻,也忍不住叹道:“林师妹,其实我们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雪琪与我们几个,虽然入门时日不一样,但这十数年间下来,大家早已经情同姐妹,谁都不想看到她变成这样。可是……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反正我想师父向来最疼爱雪琪,终究不会太过为难她罢。”

其他女弟子一起点头,众人缓缓走去,低低谈论,隐约中还有叹息声,渐渐走得远了。

竹林阴影晃动,忽地一道黑影彷彿从深邃黑暗中轻轻飘出,落在山道之上,正是鬼厉。在这个四周尽是死敌的地方,他的面色隐隐苍白,沉默许久,然后慢慢回头眺望小竹峰的后山。那片竹林背后,月光清辉如霜,传说就是青云六景之小竹峰望月台的所在。

孤悬在半空中的悬崖,除了后半部与山体相连,大部分都悬在高空。这晚月色明亮,高悬天际,清辉如水,如霜雪一般洒落人间,落在这望月台上。虽然还不如传说中满月之夜那种可以照亮整座小竹峰的灿烂月华,但望月台上月光轻柔,将整座悬崖照得是亮如白昼,尤其是地上光滑的岩石因为角度不同,倒映着无数个月亮,更显得特别清冷美丽。

当鬼厉踏上望月台的时候,呈现在他面前的,便是这幅美景。而在那如霜的月光中,还有个白衣如雪的女子,正背对着他,站在悬崖前方望月台上,眺望着远方无尽黑夜,默默伫立。

鬼厉的面色漠然,但一双眼睛中彷彿因为倒映着这片美丽月光而显得光芒闪烁,那个白衣身影,如站在月光中的仙子一般,看去竟没有丝毫尘世的味道。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那个身影动了动,陆雪琪冷淡而微微疲倦的声音响了起来:“师姐,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她缓缓回头,一边说着,但话说一半,声音却突然消失,陆雪琪向来冷漠平淡的脸上,赫然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那一个男子的身影,默默地站在那里,凝望着她。

“张……”她微微张口,话未说出声音却已低沉,“……小凡。”

鬼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月光照在陆雪琪冰雪般的肌肤上,几乎如透明一般毫无瑕疵,更增添了她惊心动魄的美丽。远远的,他竟有种不敢靠近的感觉。

“你,还好么?”他腹中有千言万语,可是说出口的,却终究只有这几个字。

陆雪琪凝望着这个男子,那个站在月光与阴影交界处的男子,他脸上的表情是那般的复杂,彷彿心中有什么事情正折磨着他,可是那身影却分明就在眼前啊!在梦中不知想过了多少次的身影!

她微微低下了头,欲言又止。许久之后,才轻轻道:“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过来?”

鬼厉身子震了震,此刻原本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小灰也不知上哪儿去了,只见他眼中闪过犹豫之色,对他来说,似乎这短短的几步路,也需要许多的勇气。

陆雪琪还站在那里,沉默如许,山风吹来,她白衣轻轻飘动。

踏出脚步,走在月光之上,身后远处竹林沙沙作响,身前的女子悄悄抬头凝望,鬼厉站在了她的身前。

陆雪琪看着他,面上最初的一点激动和惊慌悄悄消失,忽然道:“还记得我曾说过的话么,我们下一次见面,便是誓不两立的仇敌,你,”她看着他,慢慢地说道:“为什么还要来见我?”

鬼厉嘴角动了动,眼中闪烁,忽地移开目光,不再和陆雪琪对望,就在陆雪琪面色渐渐黯然时,她身前的男子却又慢慢回过头来,彷彿在犹豫,似乎在挣扎,终于轻轻说道:“你,好像瘦了……”

陆雪琪身子一震,脸上再次有惊愕神色掠过,但随即而来的,便是欢喜。她如霜雪一般白皙的脸上肌肤,生平第一次涌现出淡淡的晕红,如晶莹剔透的红玉,有不尽的温柔和缠绵的羞涩。

就算没有明天,就算前方还是黑暗,可是如果心间温暖,也许便不会害怕了吧……

这美丽清冷的女子,忽然笑了,如深夜最娇艳的百合,在风中无声微笑,她洁白的身姿是月光中那般耀眼的存在。鬼厉屏住了呼吸。

陆雪琪忽然开口,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我很欢喜!”然后,她依旧微笑着,眼光轻柔如缠绵的水波。

夜色更深,月儿西沉。

并肩站在望月台前方的悬崖之上,一起眺望着前方那片黑暗,山风吹过,两个人的衣衫同时飘动,身影在清亮的月光之中。

温柔的,是风吹在脸上的感觉!

无垠而黑暗的苍穹中,还有点滴星光,静静闪动。

“焚香谷的人向你提亲了?”

沉默了许久,陆雪琪平静地道:“是,师父和掌门师伯都答应了。”

鬼厉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什么变化,淡淡地道:“我来的路上,听到你那几位师姐说话,听说你不愿意?”

陆雪琪笑了笑,道:“是,我不愿。”

鬼厉转眼向她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陆雪琪淡然的脸色,和眉宇间悄悄的一丝笑意。他心头忽地一阵激动,彷彿从深心中腾起的激动,竟然连身体也轻轻发抖,忍不住脱口而出:“你跟我走吧1

陆雪琪身子一颤,向他看来,只见鬼厉,不,此刻在她眼中的,分明就还是当初那个张小凡啊!那个坚忍而执着的少年么?

去哪里?

随便吧!天涯海角!

她嘴角浮起笑意,眼中却隐隐有晶莹波光闪动,彷彿是犹豫什么,可是片刻之后,她终于还是轻轻道:“那碧瑶呢?……”

如一盆凉水从头浇下,鬼厉全身皆冷,从深心最深处透出来的寒冷转眼似乎将他冻作做了寒冰。水绿色的身影,安详的笑意,那个躺在寒冰石台上的美丽身影,转眼间将他完全击倒。

他默默低头,沉默许久,然后,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脸上的激动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便是冷漠。陆雪琪怔怔地看着他的变化,那般清晰地感觉到身前的这个男子,从缠绵温暖中渐渐远去,躲进了冰冷的黑暗之中。

她深深呼吸,嘴角露出笑容,却有谁望见,眼角淡淡的泪光,那一刻震动心魄的美丽啊!

“下一次,”鬼厉转过身,慢慢离去,“我们再见面时候,你用剑吧!”

他头也不回的离去,如决绝的情人断了情思,月光在他身后跟随,似温柔的手无力的牵扯,却终究拉不住他的身影。

他消失在黑暗中,那是他的来路,也是他离去的方向!

陆雪琪苍白的脸上,还挂着有些僵硬的淡淡笑容,雪一般的白衣飘舞在风中,在月光下,直到,她无声地流出第一滴泪。

满山遍野的泪竹,在月光下,在这么一个凄清的夜晚里,沙沙作响……

共 57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他们都是骄傲的人,如果陆雪琪不问碧瑶,而是直接跟小凡走了,或许又是一个结局,解开小凡的心结

    1. 1说道:

      奈何雪琪懂小凡,不想他将来对自己抱有歉疚!

  2. 匿名说道:

    令人发狂的一章,当初田灵儿占据张小凡心里时,即使碧瑶做那么多,他的心都只是小小动摇而已,最后一死才换来了张小凡的垂爱;而如今,陆雪琪却如此轻而易举地让他忘了碧瑶,想带着她远走高飞。我只觉得躺在那冰冷石床上的碧瑶是无比的可怜!!在我看来,作者把碧瑶描写成了包袱、累赘,是张小凡幸福的障碍。为了凡琪恋的铺垫,把一个为爱牺牲的美丽女子刻画成这般实在是心寒。而那些说张小凡痴情的,真不知是从那看出来的。

    1. 匿名说道:

      确实如此

    2. 匿名说道:

      人死不能复生,一切有如梦幻泡影,即便在诛仙的框架中,也仅仅是留给大家一个念想,作者不愿把她写死,就像你的初恋。

    3. 匿名说道:

      赞同

    4. 匿名说道:

      怎么会呢,满月井里看到的是碧瑶,从滴血洞里出来,碧瑶已经占据了小凡的心,只是少年还不懂,所以小凡看了井中人会是迷惑的样子

    5. 匿名说道:

      SB

    6. 1说道:

      我到真觉得小凡挺痴情,碧瑶挡剑之前,小凡最喜爱的是还是师姐,而师姐随了齐昊,自然就放弃了,后来他心里角落住了两个人,碧瑶雪琪,(别说没有雪琪,十年后凡琪第一次相见,看不清对方容颜,却在最后时刻都放过了对方,还有一章好像也是凡琪十年后刚相见,说小凡心里有一个角落崩裂,里面是一抹白影。)碧瑶的死,让小凡觉得应该爱碧瑶,逼自己爱碧瑶,加上愧疚,为复活碧瑶奔波十年,可人总是会累的,十年啊,试想现在谁能为另一个人坚持十年,而且本来就对碧瑶愧疚大于爱。十年的坚持如何还不叫痴心,而雪琪的出现,恰巧是小凡孤独人生的一个救赎,心里一直有雪琪而不敢爱,怎么还能说他不痴心呢?

      1. 郁闷说道:

        碧遥是不可能和小凡在一起的,所以她必须死,毕竟她是妖人。如果故事的结局是碧遥和小凡在一起,就是魔胜正了!正如新中国史,或者以后史书记录,毛主席与蒋校长,蒋公永远是失败者,失败的就是魔,魔不胜正。

      2. 匿名说道:

        这个是对的。其实最初令他动心的是雪琪,可以回去看他们早先的数次经历。雪琪比碧瑶早进入他心中。而对碧瑶应该是有愧疚在的。其实他放过野狗,已经说明他最终会回到青云门大竹峰,一个失去家园的孤儿,最需要的是家的温暖,家的温暖是最难舍的。其实无关正邪,大竹峰是家,青云是家。

      3. 某某说道:

        十分同意啊,确实是这样,只是有些人强行忽略十年前,张小凡对陆雪琪的感觉而已,不然十年后再见,他俩的感觉完全说明十年前,他心里就是有陆雪琪的

    7. 1说道:

      鬼厉转眼向她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陆雪琪淡然的脸色,和眉宇间悄悄的一丝笑意。他心头忽地一阵激动,彷彿从深心中腾起的激动,竟然连身体也轻轻发抖,忍不住脱口而出:“你跟我走吧1

    8. 匿名说道:

      轻而易举,说的好!十年!好一个轻而易举!试问当下,有谁爱一个人可坚持十年!况且这个人还一动不能动如同活死人一般。

    9. 张小凡碧瑶 鬼厉陆雪琪说道:

      轻而易举,说的好!十年!好一个轻而易举!试问当下,有谁爱一个人可坚持十年!况且这个人还一动不能动如同活死人一般。

    10. 匿名说道:

      在现实生活中,一对爱恋中的男女,由于某些原因分开后,据我所了解撑死了最多3年淡忘就会这份感情,甚至几个月,几个星期就忘怀的也不在少数,还有那些为了爱奉献出自己的一切的感情的人,我是敬重的,社会也不是没有,但是哪怕你为了爱人丢失了生命,或者因病魔等原因无奈分离的,到最终,另一方在重新寻找到幸福后,能每年记得来看望下打扫下墓碑就已经很好了,其他的还不是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但是张小凡,因为碧瑶的身死,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折磨中,我看一般的人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提前发疯了,

  3. 匿名说道:

    111

  4. 匿名说道:

    张小凡就是一个渣男,想要这个,又想要另一个

    1. 匿名说道:

      是你又如何

    2. 1说道:

      你对碧瑶,或者对赵丽颖偏爱了,全书中,就小凡最为可怜!从未为自己而活!

      1. 匿名说道:

        小凡活得太累了

  5. 匿名说道:

    跟我走吧

  6. 匿名说道:

    感情折磨人,小凡其实心里有雪琪,提到碧瑶,小凡便是因为碧瑶舍命救己深感愧疚,感觉辜负了碧瑶,才压抑住自己,他现在宁愿雪琪对自己反目,也不愿拖累雪琪,因为这两个女子都为他付出了很多,而且他已经回不了头了,尽管恨自己。。。

  7. 大表哥说道:

    碧瑶是痴情雪琪是痴念谁不想拥有其中之一啊

  8. 匿名说道:

    这章陪着音乐“等待的沉默” 也是不错的感觉

  9. 匿名说道:

    唉~

  10. 匿名说道:

    同是天涯伤心客,终究抵不过一情字而已,奈何!奈何!心疼,太虐了!唉~

  11. 匿名说道:

    他们同是被正道之人所逼迫,又何必拔剑相向

  12. 匿名说道:

    搞笑,满月井里看到的是碧瑶,说明他爱的人是碧瑶作者却在书中将张小凡和雪琪写的暧昧不以,如果作者想说张小凡一生爱的是两个人的话,我只能说爱情贵在专一,不是一个人死了,就可以爱上其他人的。只听说过爱一个人 没听说过同时爱上两个人的,这就是喜欢与爱的区别。作者不懂爱情就不要随便写有关爱情的小说,只能说是肤浅。再好的情节与文笔就因为作者不懂爱情随便乱写,才会让这本小说变得有肉而无灵魂。不过是一本俗作,不值得称为佳作。

    1. 匿名说道:

      我不赞同,就像大话西游一样,至尊宝回到500年前去找晶晶,结果却爱上了紫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爱谁。本章里的小凡也是如此,又是谁规定了爱必须是专一的?爱一个人需要理由么?

    2. 郁闷说道:

      爱情是专一的,有排他性,但是爱情也有时空限制的。比如初恋,婚恋,两个不同的恋爱角色,都是至爱唯一。虽然现在我结婚了,我很爱我的另一半,但是,如果我的初恋,遇到什么困难需要帮忙的话,我也会义无反顾地帮忙她。

    3. 你跟我走吧 天涯海角说道:

      如果真的深爱碧瑶,张小凡会情不自禁地爱着陆雪琪吗?如果深爱碧瑶,怎么不学学杨过把爱留给小龙女?明明不够爱,偏要说深爱。

    4. 鬼王说道:

      搞笑,试问这世上有几人这一辈子只爱一人?又有几人会守着一个不在了的人一辈子?

    5. 匿名说道:

      搞笑,试问这世上有几人这一辈子只爱一人?又有几人会守着一个不在了的人一辈子?

    6. 论男人的人性说道:

      这位美女说的话我不敢苟同。
      或许就因为女性的视角和男性不一样,可能本书以男性心理剖析出来的感情观与你的理想世界有偏差,所以你觉得肤浅。然而本尊看来,本书最大的闪光点并不因为他的文笔。老实说他的文笔不怎么样,刻意仿古而不不类甚至在我看来有瑕疵,但这样的文笔已经满足刻画情感所必须的细腻。下面是我要讲的意关键点:女人喜欢幻想,但世界上不存在这样唯一完美的感情。而男人的感情具有包容性,爱情并不是唯一,愧疚、感激、亲情、习惯性等因素在某种特定条件下能与爱情抗衡。就本文而言,张小凡的爱情观与大多数男人是通用的,所以在男性读者中有很强的带入感。对于我们男人来说,都会遇到所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如何取舍不完全凭一己之愿。与他有感情纠葛的女人中,灵儿已为人妇,而且只是他单相思,这是初恋,一辈子最深刻的;碧瑶是他所爱,但这份爱能维持10年之久至少,因为有五成愧疚;小环牵扯不深,不必细表;至于陆雪琪,这才是值得大说特说的人(电视剧不伦不类,竟然把关键人物删了,变成了小白脸偶像剧套路,恶心)。对于任何一个男人而言,被一个女人不计一切痴等10年,都是极度触动的。细究一下,碧瑶是他存活的动力不死的理由,雪琪是他没完全湮没的希望,被他人牵挂,同样是存活的动力。所以当旧的希望被完全打破后,他需要靠近一个新希望来存活,这就是他来小竹峰找陆雪琪的理由。其实仅仅是本能而已,并没有想太多,所以当陆雪琪一下反问碧瑶的时候,他立刻被拉到已死的困局中,冲动过后,后悔了。本书的作者是男人,所以写细腻的感情立场得不到女读者的赞同,本尊深表理解。反正我读到这里的时候是如痴如醉,狗屁电视剧就不说了,简直想一把枪突突了剧组

      1. 匿名说道:

        写得很深刻。诛仙看了不下五遍,描写碧瑶与小凡,雪琪与小凡人感情的情节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从一个男生的视角,我同意你的说法。这一章中小凡的出现并不刻意,而是跟随着自己的心,觉得来就来了。看到雪琪为自己的付出,心底里压抑的情感一下迸发,却也抵不过石室里碧绿的身影,所以只得再把情感隐藏。我觉得小凡爱过碧瑶,也爱雪琪,而此刻,雪琪才是爱情。

  13. 匿名说道:

    屠村之事让小凡觉得瞬间失去对他好的人。所以让他产生对于会对他好或保护他的人,会有一份疯狂的执着想保住。在成长阶段灵儿是对他最不顾一切保护他的人,后来有雪琪,最后才是碧瑶。其实我觉得他对三个女孩子更多的是那份个人执念,而不是单纯的爱恋。

  14. 哦肉麻说道:

    sb

  15. 匿名说道:

    小三经典台词,那你老婆呢?我可不作小,你必须先把她休了

    1. 匿名说道:

    2. 匿名说道:

      我呸

  16. 匿名说道:

    “你有救了,碧瑶。”他的声音,低沉而微微有些颤抖,“十年了,整整十年了。”

    “我竟然让你这般躺了十年,我真没用,你一定会怪我吧……不,不会的,你又怎么会怪我呢!你最多也只是对我笑笑而已,对吗?”

    没有回答,只有丝丝轻烟,在他眼前缓缓聚合又分开。

    “我一定会救你,碧瑶,你一定会醒的。”他低低地说着,“我们会在一起的,碧瑶,一生一世,我们都在一起!”

    1. 匿名说道:

      诛仙剑落,世上再无张小凡。碧瑶挡剑后,鬼厉爱的就是碧瑶了,至于张小凡,那只是个孩子,那孩子爱的是灵儿,不爱碧瑶,而当时,碧瑶同学也同样不知道自己爱张小凡,只是她太勇敢,挡了剑,而陆雪琪,永远都只是尚存一丝希望的那个没有放弃和渴望张小凡的人,试问,碧瑶如果醒了,她会接受鬼厉吗?不一定的,碧瑶和张小凡当时都是不确切的互相喜欢而已,挡剑的时候,碧瑶没有选择,而如果碧瑶知道了小凡为了她所付出的,也许会是爱,就算鬼厉变成兽神她也甘之如饴,同理,张小凡也一样,他经历了这样的生死,才更懂得什么样的人是值得他倾其所有为之付出爱的,才更懂得自己内心想要的是什么样的人,陆雪琪,是鬼厉寂寞的一生中唯一让他有点寄托的人,我要感谢陆雪琪,在鬼厉万念俱灰时迎难而上,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不可能属于她,从来都不可能

  17. 下次用剑说道:

    嘲讽

  18. 匿名说道:

    真正爱的是谁

  19. 匿名说道:

    这一章节我看不懂,真爱只有一个,即使碧瑶已经死了,如果还有别人是对自己感情的不尊重,既然在满月井里看到的是碧瑶,就说明最爱是碧瑶,这会又让雪琪跟他走,难道只是想回报雪琪对他的情意吗?如果雪琪心中也有一个最爱却又嫁给了另一个人,他还愿意找她吗?如果这样只能说明他并不是性情中人,他不尊重自己的感情也不尊重雪琪的感情,也说明作者不是真正懂得感情的人,我只知道天鹅和狼一生中只有一个伴侣,如果其中一个早早死了另一个会孤独过完一生,所谓情到深处是孤独,碧瑶还未下葬,他就去找雪琪,这我不理解也不赞同,处处留情不是痴情种,而是不尊重自己感情也不尊重别人感情的滥情之人,此一章节让我对张小凡的喜欢大打折扣,鬼王才是重情义之人。

    1. 匿名说道:

      认同

    2. 雪落琪殇说道:

      真爱只有一个的话,那小凡永远只喜欢师姐了。碧瑶救小凡跟小凡救师姐完全一个意思,你否定小凡爱师姐也就是否定碧瑶爱小凡。看到你说的话我敢说你没超过25岁。

    3. 雪落琪殇说道:

      重点,碧瑶还没成为小凡伴侣,假如师姐也爱小凡的话,碧瑶就是再复出1000倍依旧没用,说明什么?说明爱情不是单一付出就行的,碧瑶挡剑发生在小凡初恋之心刚死,对碧瑶好感上升,期间,更多内疚感,和潜意识的责任感,还没机会升化到彼此深爱,就又成单相思了。可懂?

  20. 小灰说道:

    你忘记对那个老人的承诺了么,张小凡真连男人都不算,最多是个男孩吧

  21. 赵哥说道:

    爱情这种事,即便是世上最有智慧的人也不能说,爱应该……,爱是……。一万个人就有一万种不同的爱,你不是他,你就不能说他应该怎么做,如果你非要说他应该怎么做,那我只能说,这是你的爱,难道你要替他去爱吗?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对于别人的爱你能去体会却永远不能理解

  22. qq说道:

    凡琪

  23. 是这样的说道:

    阅读理解能力只停留在看偶像言情小说的话是看不懂这本小说的,我来给你们理下这书的感情主线吧
    1.碧瑶喜欢的是张小凡而非如今的鬼厉
    2.直到挡剑的那一天,小凡心里占比最重的依旧是田灵儿,对碧瑶和雪琪各有喜欢的成份,但谈不上爱,然后碧瑶就挂了,请问小凡和碧瑶哪里有时间能把喜欢转变成爱?
    3.对于善良的小凡来说,碧瑶为他死了,这是条命他欠着的,更是份债他要还的,因为他的性子执拗,所以才有了坚持十年复活碧瑶
    4.还有,作者在描述他们三人之间感情的时候,写碧瑶和小凡时都是写碧瑶主动,然后小凡对碧瑶的感情做出反馈,但是在描述雪琪和鬼厉时都是写鬼厉主动性的对雪琪的感情,在我看来,碧瑶对小凡像是单线联系的,雪琪和鬼厉是双向互动的
    5.别说满月井,那就是个bug,如果看到的是爱人,那为什么碧瑶往里看的时候她没看到张小凡啊,这里作者就告诉读者了这口井是个bug

    太多细节了,懒得提了,碧瑶的死确实让人疼惜的,但是事实就是她的死成就了小凡长大成鬼厉,为雪琪和鬼厉之间相爱相杀的爱情做铺垫的

    1. 匿名说道:

      你这个应该是精评。碧瑶就是辅线,我十年前看的这本小说。百看不厌

      1. 凡琪说道:

        我还是比较站在凡琪这边的 都说小凡是爱碧瑶的 是因为满月井中看到的是碧瑶 如果你重新读那一章 会发现有一个线索 (小凡在满月井之前最后的目光是碧瑶 或许下意识脑海中还停留着碧瑶的影子) 十年的责任 十年的愧疚 让他逼着自己不去爱雪琪 雪琪也是 她也有她的责任 她知道他们不可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24. 匿名说道:

    小凡死泽里在跟陆雪琪重逢之前 这10年来就是为了还债而活的吧

  25. 某某说道:

    说真的,好多因为对碧瑶的怜惜,自欺欺人忽略张小凡的感情,说实话,鬼厉十年以后的种种表现,还不够说明他真的爱谁吗,前边有个评论,叫陆雪琪鬼厉爱的惨烈,确实是这样,爱之一字,不是道理道德可以解释的,爱就是爱了,好多人却一定要否认说,陆雪琪一厢情愿,我真的不同意,这叫一厢情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