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章 伤口

萧鼎2014年10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青云山,大竹峰。

夜深人静,只有远处随风而来的竹涛声,在夜空中轻轻回荡。灯火早已熄灭,大竹峰的弟子们也都安息了,只有守静堂的后边,还有一盏孤灯,兀自在黑暗中闪烁着光芒。

夜风轻送,有一丝凉意,从开着半扇的窗口里吹了进来,发出轻微的“呜呜”声,也把屋子中间桌上的那盏灯火,吹得有些摇晃,变得明灭不定起来。

一只白皙的手轻轻伸了过来,挡住了风,火光很快稳定了下来,重新开始发出光亮。苏茹有些慵懒地坐在桌旁,夜已深了,她却没有什么睡意。

屋外的风,还是不停地吹着,打在门窗上,不时地发出轻响。苏茹站了起来,缓缓走到窗子边上,却没有马上关上窗户,而是向着窗外看去。

苍穹如墨,正是最黑暗的时候。

她凝神倾听,只是在这深夜的风里,却没有她想听到的声音。

苏茹的脸上泛起淡淡的一丝苦笑,悄悄关上了窗户,回身重新坐回到了桌子旁。她与田不易都不是看重奢华的人,这卧室里摆设的什物也不多。此刻桌子之上,除了一个布包之外,也只有一面小小的圆镜。

她将那面圆镜拿了过来,那面圆镜中出现了一位端庄美丽的女子,秀发如云,肤若少女,不见有一丝皱纹。她与田不易夫妻合籍,修行了几百年,才有了这份道行,容颜常驻。

看了半晌,苏茹却是轻轻地叹了口气将小圆镜子放在了一边,将一边的布包拿了过来,打开了它。

里面却是一些最普通的东西,一些针线,一块布料,还有剪刀、粉擦凡俗世间,普通人家的妇人一般都有这些东西,好为自己的丈夫、孩子缝衣做衫的。苏茹轻轻地拿了布料,穿针引线,借着那盏灯火,细心地缝制起来。

一股冷风,顿时冲了进来,桌上的那点烛光,登时被这股大风给吹灭了。

“啊!”

一声轻呼,苏茹在黑暗中皱了皱眉,手指尖上,传来了一阵刺痛。以她的道行修行,居然会被一根小小的缝衣针给伤了手指,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起来。只是不知怎么的,此刻屋中黑暗一片,被这凄冷夜风一吹,苏茹的心情便有些凄然起来,像是心头堵了一块大石沉甸甸的。

她叹了口气,放下衣物针线,走到了窗边。窗外的景色依旧,只是往昔无数次曾和她一起看这一切的丈夫,已经离开很久了。

天亮之后,或许应该再打发大仁他们几个下山去找找吧,总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

苏茹心里这么想着,眼前掠过田不易的样子,心头一阵担忧。

夜色正深!

她凝望着夜空半晌,嘴唇轻轻颤动着,不知说些什么,过了半天,她默默低头,幽幽叹息了一下,重又关上了窗户。

屋外,风仿佛又疾了几分。

狐岐山,鬼王宗。

同样的深夜里,也有人无眠,只不过心境或许是两样了。

隐藏在山腹最深处的血池上空,鬼王与鬼先生并肩站着。鬼先生仍然是全身都裹在黑色衣物之中,看不清楚他的神情,而鬼王的面上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与喜色。

他看上去丝毫没有因为熬夜而显得疲惫。事实上,以鬼王的修行道行,便是几日不眠不休,也不会有大碍,而此刻的他脸上非但没有疲惫之色,反而隐隐透着红光,神满气足,正全神贯注地盯着脚下的血池。

被无数鲜血浸泡的血池,此刻与往日相比,又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四大灵兽仍然被禁锢在血水之中,就算是前番奋力挣扎的饕餮,此刻看去也像是被抽光了力气,无精打采地匍匐在血水之中,半天也不见动弹一下。

而一直以来都很平静的血池之水,此刻也不再平静,巨大的水面之上,不断从血水深处冒出气泡,同时不断传出破裂的声音,而且这个速度比原来更快了不下数倍,且气泡的数量也多了许多。整个血池,看去仿佛是沸腾了一般,一股无形的力量正不断地从血池深处逐渐苏醒过来。而这个空间里,曾有的血腥气息,更是比之前浓烈了十倍不止。

半空之中,那一尊四灵血阵的枢纽伏龙鼎,也与往日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本古拙厚重的鼎身,似乎已经从下方那个血池之中和四大灵兽身上,吸取到了许多灵气妖力,而逐渐透出了一丝红光,而本来看去是青铜材质似的大鼎此刻也呈现出了一种通透而微显浅黄的琥珀颜色,看去隐隐有庄严之象。

鼎身之上,那些神秘的铭文文字,一个个已经亮了起来,像是重新得到了生命一般,闪烁着诡异的光芒。而最正中的那副图案上,原来忽明忽暗的四只灵兽图案之中的那个狰狞魔神头像,仍然是殷红如血,贪婪地吸取着伏龙鼎从下方不断吸取的灵力。

而围绕着伏龙鼎的周围空间,在这密封的山腹之内,竟然是凭空有如雾似云的漩涡气流,隐隐挟带着风雷巨力,在这尊鼎身周围不断游走着。即使站在远处的鬼王与鬼先生,也依然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尊伏龙鼎本身所蕴含着可怕可怖的法力,而这般诡异法力,仍然是在不停地增添补充加强着。

与鬼王一样,鬼先生也注视着伏龙鼎,但他的目光冰冷锐利,与鬼王相比,他少了一份狂热,多了一份冷静。

鬼先生注视伏龙鼎良久,徐徐开口道:“现下一切都未有意外,与伏龙鼎鼎身铭文所述完全一样,照此下去,只要七七四十九日之期圆满,四灵血阵这盖世奇阵,必将成功!”

鬼王深深呼吸,脸上红光满面,眼中更透出少有的狂热光芒,踏上一步,忍不住长啸一声,道:“好,好,好,老夫都有些等不及了!”

鬼先生向他看了一眼,道:“宗主稍安毋躁,来日方长。”

鬼王仰天大笑,霍地回过身来,走到鬼先生身前,却是伸手重重向鬼先生肩膀拍了下去。鬼先生似乎是一惊,眼中掠过一丝异色,但终于还是没有异动,站在原地。片刻之后,鬼王的手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但是并无异样,只是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啊!”

他大笑着,十分高兴,然后似乎想起来了什么,笑容收敛了一些,正色对鬼先生道:“多谢你了。”

鬼先生微微低头,道:“此盖世奇阵能够成功,都是宗主洪福齐天,而且若非有这伏龙鼎神器,在下也是无计可施。”

鬼王微笑摇头道:“伏龙鼎乃是我鬼王宗重宝,但多年来却无人可以参悟鼎身铭文,也只有你最后才助了老夫一臂之力,此乃是天降先生于老夫,以成霸业也!”

鬼先生沉默了片刻,道:“宗主过奖了。”

鬼王呵呵一笑,又转过了身子,目光再度落在了那虚空而立、光芒万丈、瑞气逼人的伏龙鼎上,眼中又是一阵兴奋狂喜之色掠过,忍不住再次哈哈大笑了起来。

鬼先生静静的站在鬼王身后,看着鬼王愈发显得有些骄狂的神态,一言不发。此刻若是随便进来此处认识鬼王的人,只怕都要大吃一惊,鬼王向来都是雄才大略而内敛深沉,从来没有这般张扬狂妄的神情,但此番看在鬼先生眼中,却不见鬼先生有丝毫惊讶之色。

也不知道是平日里鬼先生与鬼王独处时见得多了,还是他心机深沉,旁人根本看不出来。

总而言之,在这隐秘山腹巨大血池之上,浓浓的血腥气息中,鬼王志得意满地盘算着将来之事,那得意的笑声回荡不散,逐渐笼罩了整座庞大洞穴。而在他身后,是一个安静的阴影,悄无声息地站着。

青云山下。

苍穹之中那层诡异的黑云不知何时已经渐渐消散了,但云层依然很厚,从漆黑的天空里,大雨还在下着,冲刷着这个显得有些寂寥的人世间。

荒野之上,风雨急骤,寒意刺骨。曾经在不久前还是一座废弃义庄的地方,在一场惊心动魄的激烈斗法之后,已经完全成为了废墟,甚至连脚下的大地,也因为巨大法力的破坏而翻了过来,被大风大雨冲刷之后,成为了肮脏的泥泞。

天色昏暗,竟没有了一丝光亮。荒野之中,风雨里,只有一缕淡淡的蓝色之光,微微闪烁着。

一向爱清洁的陆雪琪,一身白衣已经被泥土污了,但她似乎完全没有在意。在她身前不远处,就安静地躺着田不易的遗体,他闭上了眼睛,平静地就像睡着了。风雨打在他的脸上,风中有呜咽之声,似乎是在哭泣。

鬼厉依然没有醒来,借着天琊淡蓝色的微光,可以看到他的脸色惨白得如死人一样,而他的神情,更是满脸都是痛苦之色,若不是胸口还有微微的起伏呼吸,几乎令人产生错觉。此刻,他的身体被陆雪琪抱在怀中,天琊静静地发出光芒,在陆雪琪与鬼厉周身细小的地方,撑起了一小片空隙,无形的力量挡住了雨滴。

而在他们身前不远处,猴子小灰也失去了往日的活跃,静静地做在地上,天空中落下的雨水打湿了它的身体毛发,不时有水珠流过它的脸庞身体,滴落到地上。一阵冷风吹来,小灰三只眼睛都眨了眨,似乎感觉有些寒冷,悄悄向鬼厉的身体*近了一些。

陆雪琪默默低头,向小灰看了一眼,然后伸出手去,轻轻地将小灰拎进了天琊光环之内,让它趴在鬼厉的身上。小灰向陆雪琪看了看,口中发出轻声的“吱吱吱吱”叫声,随后脑袋又轻轻垂了下去,*在了鬼厉胸口。它的头侧过一边,眼光注视着前面不远处,田不易安静的遗体。

如梦?如幻?

那似是一场悠远而绵长的梦境,可是却没有半分的喜悦,因为到了尽头,才发现原来是一场噩梦。

鬼厉的身体动了一下,苍白的脸上伤心的神色似乎又深了几分。片刻之后,随着一声带着痛楚的呻吟,他缓缓醒了过来。

眼前有光,淡蓝色的光华,在身子周围轻轻浮沉萦绕着。

四周有声音,是风雨之声,风吹雨打,风雨萧萧。

*在鬼厉胸口的小灰突然直起了身子,看着鬼厉。

冷风再一次吹过。

鬼厉轻轻颤抖了一下,然后他看到了陆雪琪的目光,那张和他一样苍白的脸庞,这风雨之夜里,惟一陪伴他的人。

鬼厉的嘴角,轻轻颤动了一下。

胸口的疼痛已经减轻了许多,鬼厉向着胸口看了一眼,只见胸口缠着七八片大小不一的白色布带,看去都是从衣物上临时撕扯下来的,而此刻他的神志渐渐清醒,很快便察觉了自己胸口伤处的断骨,都已经一一被接好了。只是田不易那一掌威力委实是非同小可,他全身气脉都被震伤,虽然有陆雪琪事后施救,但也只怕要养伤多日才能复原了。

一念及此,他下意识地转眼看去,很快就看到了那个养育他长大的恩师。鬼厉没有说话,他似乎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风雨之中,田不易的脸庞上溅满了水珠,默默地躺在肮脏的泥泞之中。

有谁知道,他死后会如此?

喉间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沙哑喊声,鬼厉的身子从陆雪琪的怀间滚了下来,落在了泥泞之中,然后挣扎着向田不易的遗体爬了过去。陆雪琪吃了一惊,本能地向前拉住了他。可是她的手碰触到鬼厉身体的时候,却听到鬼厉低低地说了一句:

“别拉我。”

陆雪琪木然呆立,缓缓收回了伸出的手。她的目光望着鬼厉,一直跟随着他,看着鬼厉离开了天琊的光环,一步一步吃力地向着田不易的身体爬了过去。风雨无情,凛冽而来,很快打湿了他的身体,一路之上,混浊的泥浆溅满了他的身躯。

猴子小灰跟在鬼厉身旁,看着主人的模样,似乎也有些着急,不时跳到鬼厉身边,伸出双手想要拉他一把,可是鬼厉相比于小灰身躯太大,小灰一时也使不上劲,不由得有些着急起来,“吱吱吱吱”叫了几声。

终于,鬼厉爬到了田不易的的身旁,触手处,早已冰凉。鬼厉牙齿紧紧咬着,身躯也微微颤抖。他的目光,细细打量着面前的田不易,像是多年的游子归来,却终究只剩下了绝望。

从他脸上,滴下了水珠,落在田不易已经僵硬的脸上。

风雨愈发大了。

他的目光,慢慢落在了田不易的胸膛,虽然是曾经整理过的衣衫,然而那巨大可怕的伤口,仍然触目惊心。鬼厉像是整个人都被刺了一下,身子都僵住了。

然后,他缓缓转身,向后望去。

身后,是陆雪琪孤单而凄然的身影。风雨中,她默默地迎着鬼厉看来的目光,脸色毫无血色,缩在了衣袖里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指甲深深陷在她的肌肤之中。

那一瞬间的对望,不知又是怎样的心酸?

鬼厉脸上的表情,渐渐茫然,连最初的痛楚伤心,也渐渐消失,只有茫然。也就这么茫然地转过了头去,重新看着田不易,风雨吹来,田不易的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溅上了地上的几点泥浆。

鬼厉慢慢的伸出手去,抹掉了田不易脸上的雨水。当他触及田不易脸上冰冷的肌肤的时候,他的手却像是被火烫了一般,本能地向后一缩,然后才再次伸出,仔仔细细、小心翼翼地擦去了田不易脸上的泥浆与雨水。

然后,他支起身子,爬近恩师的身躯,用自己的胸膛,为田不易遮挡这漫天风雨,不再让这凄风苦雨,碰触到他的身子。

陆雪琪默默看着他做的一切,没有阻止,在她美丽的脸上,只剩下了凄凉。

“我少年时,家破人亡…”鬼厉的声音,突然从风雨之中传了过来,他说得很慢,就像每一个字,都在他心间翻滚了无数次,才慢慢吐露出来。

陆雪琪悄悄走近了他,而鬼厉的身子保持不动,依然还在为田不易遮挡风雨。

“是师父他带我回了大竹峰,教我养我,他老人家的恩情,我一辈子也还不了。”

鬼厉的身子,摇晃了一下,不知是不是因为伤后疲累,有些支撑不住。陆雪琪脸色变了变,伸手前去扶他,可是她的手才碰到鬼厉的身子,鬼厉却向一旁稍稍移开了一些,避开了她。

陆雪琪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鬼厉吃力地抱起了田不易的身躯,将他的头脸深深抱在自己的怀中,同时他的脸上,浮现出深深的痛楚之意,口中只是低低自语着。

陆雪琪站在他的身旁,在风雨之中,仍然将他的话语听得清清楚楚,鬼厉只是反反复复重复着一句话:

“我一辈子,也还不了了…一辈子,也还不了了…”

陆雪琪的唇,微微颤抖着,她的目光,掠过了田不易的脸庞,有谁知道,就在这同样一个晚上,这个人也曾经微笑着和她说话,对她许下过诺言,让她在曾经的绝望中,看到了希望的微光。

那一剑,那一个伤口…

伤了的人,却又何止一个!

她凄然而笑,转过身去,身子却不由自主地摇晃了几下,秀眉皱起,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点点滴滴,落在她胸口衣裳、也落在了大地之上,只是风雨无情,不消多少时候,便被这雨水侵蚀不见了。

她抬头望天,冰凉的雨滴落在了她脸上,那苍穹如墨,漆黑一片。

不是快天亮了吗?

可是为什么,这世间天地,直到这个时候,除了这寂寥的风风雨雨,剩下的,只有漆黑一片呢?

陆雪琪眼角有泪,在那风雨之中,悄然滑落。

共 17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雪琪!!

  2. 说道:

    雪琪!!

  3. 张晓饭说道:

    你杀我师傅,以为抱一下就完了吗?必须全套服务

    1. 说道:

      兄弟好污。

  4. 匿名说道:

    一库

  5. 匿名说道:

    也没什么看到老田教他啥啊 一天到晚拽着个脸的

    1. 匿名说道:

      教会他做人

  6. 匿名说道:

    教他啪啪啪

  7. 匿名说道:

    那一剑,那一个伤口…

    伤了的人,却又何止一个!

  8. 匿名说道:

    来一节性交

  9. 匿名说道:

    虐啊
    这情节真虐

  10. 匿名说道:

    碧瑶在的时候,一心想着田灵儿,田不易在的时候,一心想着碧瑶,田不易死了,又对陆雪琪视而不见
    人啊。。。。。

    1. 匿名说道:

      真的是

  11. 匿名说道:

    哎陆雪琪又做错了什么呢

  12. 说道:

  13. 匿名说道:

    大吃了数斤,不禁让我想问吃饱了没

  14. 匿名说道:

    这也怪不了陆雪琪,凭什么要把怒气发泄到别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