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章 悲哀

萧鼎2014年10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时一件残酷而可怕的事,特别是在好不容易得到了十日安宁的鬼王宗众弟子中,这再次降临切十倍于之前的疯狂与恐怖,已然令人们的神经绷到了极点。

在剧烈的地震过后不久,终于出现了想要逃跑的人。

逃跑的人不多,只有一个,而且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鬼王宗弟子,拜入鬼王宗门下不过三年时间。而鬼王宗乃是魔教分支,眼下更是以圣教之主自居,魔教种种严刑酷法,又岂会少得了?

这个逃跑的弟子很快就被抓了回来且严厉处置掉了,但那股笼罩在所有人心上的阴影与周围令人喘不过气来的气氛,却是清除不了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人都沉默了,偌大的鬼王宗里一片死气沉沉,能够不说话的,就不会有人开口,道路以目,令人窒息的沉迷之下,却不知道涌动的到底是什么?

在这种情况之下,鬼王宗的宗主,一脉的重心鬼王却依旧保持着沉默,在做出迅速处死逃跑的鬼王宗弟子震慑众人后,他还是那副深居简出神秘莫测的模样,没有人知道这位曾经雄才大略的霸主心中到底在想什么,是他也收到了那股恐怖力量的影响而发了疯,又或是他心中另外判断着什么大计?

总之,没有人知道!

但是鬼厉却是清清楚楚感觉到了这种异样的气氛,事实上,只要头脑稍微清楚有些须理智的,都可以清清楚楚看出来,鬼王宗里一派大乱之下的异常,只是,鬼厉却无意对这种局面做些什么。

对他来说,碧瑶是第一位的。

而眼下最要紧的,倒似乎是那股屡屡在他旧制必要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神秘力量,在他这次回山之前,从未感觉到过狐岐山内有这么一股神秘的力量,如此邪恶与可怕,全然不似人间之力。

只是,他暗中搜索过鬼王宗洞窟上上下下,除了到处遍布的裂缝与龟裂的地面,他什么也没有找到。

现在只剩下一个地方,他没有搜寻过了——鬼王的居所。

不过,还不等鬼厉想到什么法子可以去探寻鬼王居所,就已经有人来找他了。

因为当日地震剧烈,以至到了可以将许多通道石室上方的岩石都震落下来的地步,鬼厉这些日子以来,除了几次外出暗中搜索,一般都待在寒冰石室之中,就算出去了,他也是尽量快的赶回来,别的不怕,就怕突然之间再来一次这般剧烈的地震,万一自己不在碧瑶身边,岩石落下伤了碧瑶,那可真就是不可挽回的大恨了。

此时的鬼王宗洞窟,显然已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鬼厉在地震的隔日便想到了这些危险,找鬼王说了一次。

在对女儿这一点上,鬼王自然也不敢大意,只是仓促之间,却也无法找到合适的安置碧瑶的法子。别的不说,碧瑶的身子沉睡十年,此时已经不能轻易离开寒冰石台,而移出鬼王宗洞窟之外,还要找到一个干燥阴寒的地方,也需要时日。

无奈之下,鬼厉虽然焦急,但也只得暂且忍耐,鬼王加派人手寻找合适地点,鬼厉则日夜守护在碧瑶身旁。

寒冰石室毕竟和其他地方不一样,这些日子来,石壁周围的裂缝都已在最短的时间内修补好了,就连门口处的石门,也从其他地方运来了一块新的巨石装上,寒冰石室和之前相比并不像外面其他地方那般惨不忍睹。

鬼厉背靠着寒冰石台,坐在地上,目光游离不定,在这间寒冰石室中漂移着,猴子小灰蹲坐在他的身旁,看去也颇为老实,手中抓着几个不知哪来的野果,自顾自的吃着。

平常日子里,鬼厉一般是不会带小灰来到寒冰石室,但眼下情况特殊,他整日都要守在碧瑶身旁,回不来自己的居所。此外,鬼厉心底深处对狐岐山深处那股神秘的力量也是猜疑不定,因此也不愿就让小灰独自乱跑,干脆就带来跟在自己身边。

白色的寒气,从身后的寒冰石台上轻轻飘起,在半空中如薄雾一般飘着,鬼厉默默望着那些朦胧的寒气白烟,目光也渐渐迷离。

就在这时,寒冰石室的石门忽然发出了一声低沉声音,随后缓缓打开了。因为是新换上的石门,这声音听起来有些生涩,在石门之后,一个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是鬼先生。

鬼厉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石门在鬼先生身后,再次缓缓合上,将这间石室与外界隔绝开来。

鬼先生慢慢走上前去,却没有立刻对鬼厉说什么,而是看向碧瑶,凝视了一会,才缓缓道:“碧瑶小姐变成这个样子,不知不觉已经有十年了啊……”

鬼厉的脸色猛然一紧,目光中射出锐利之色看向鬼先生,鬼先生黑纱之下,不知是什么表情,但看他的身形动作,却似乎毫无感觉。

缓缓的,鬼厉的目光渐渐收了回来,移到碧瑶身上,看着她恬静中带着淡淡笑意的脸庞,鬼厉忽地心头一酸,面上掠过一丝黯然。

鬼先生将鬼厉的表情看在眼里,目光中异芒轻轻闪动,略停了停,随后转身看向鬼厉,道了:“你想不想救碧瑶小姐呢?”

鬼厉抬眼向鬼先生看去,却并未在脸上表现出多么激动的神情,淡淡道:“你有话就说。”

鬼先生对鬼厉这种冷淡的态度也没有在意的意思,道:“当日用你带回来的那件星盘施法时虽然另有异变,场面混乱,但事后我细细想过,却也并非没有靠按星盘救治碧瑶小姐的希望。”

鬼厉面上这才动容,翻身站起,旁边猴子小灰看见主人动作,尾巴一甩,连蹦了两下,爬上了鬼厉的肩头坐了下去,然后将手中的野果放在口中咬了一口,看向鬼先生。

在鬼厉和小灰一人一猴五只眼睛注视下,鬼先生停顿了片刻,才继续道:“据我看来,这件星盘宝物乃是一件在世间流传远久但从未现身的上古神物,非同小可。”

鬼厉一怔,道:“上古神物?”

鬼先生点了点头,道:“古老相传,上古时候诸天神只曾传下数件奇宝,皆有不可思议之异能神力,非人力所能掌控了解,而这件星盘法宝,应该就是其中的一件。”

他顿了一下,看了鬼厉一眼,只见鬼厉眉头微皱但正聚精会神的听着,鬼先生面上黑纱轻轻动了一下,又道:“传说中,这件星盘奇宝神秘莫测,内涵天地至理,蕴藏无穷奥秘,可断阴阳、定魂魄、窥天象,更有古人说过它甚至可以通达造化,逆转因果气数,实是不可思议之奇宝神器。”

鬼厉心念急转,当日在天音寺中,普泓、普德两位大师也说过大致的话,虽然其中稍有不同,但显然这件玉盘绝非凡物,难道、难道鬼先生竟然真有异能能以救治碧瑶么?

一念及此,鬼厉身体竟也微微颤抖,踏上一步,道:“请先生救她。”

鬼先生略闪了一下,避过了鬼厉施礼,淡淡道:“碧瑶小姐乃是鬼王宗主的亲生爱女,老夫身受宗主大恩,若是能救的话,自是义不容辞。不过……”

他欲言又止,鬼厉心头焦急,道:“先生有话请说。”

鬼先生沉默片刻,道:“老夫刚才说了,此宝物乃是上古神器,神奇莫测,其中种种异能,老夫必定可以参悟出其中妙法,从而救治碧瑶小姐。”

这本是个大好消息,鬼厉听了之后,反应却有些奇怪,并未有狂喜之色,他目光从鬼先生面上移开,转身看向寒冰石台方向,过了片刻,他缓缓又转了过来,面上神色淡漠,眼中隐隐反而有些说不清楚的讥嘲与警惕之色,淡淡道:“那先生的意思是……”

鬼先生沉吟片刻,径直道:“老夫需要时间参悟这件星盘奥秘,如果你信得过老夫,也为了救治碧瑶小姐,就请将那星盘暂时借给老夫研悟,一旦老夫悟出其中奥妙,定然立刻赶来救治碧瑶小姐。”

鬼厉的嘴角轻轻动了一下,慢慢的露出一丝冷笑,他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冰寒起来,徐徐道:“那若是我信不过你呢?”

鬼先生一怔,一时像是被窒了一下,不知该说什么好。

鬼厉冷冷道:“当日在青云山通天峰祖师祠堂之外,那个老者与你分明是有极深交情,你一样连眼都不眨就杀了,我与你之间,也曾数次交手,你我有无杀戮之心,大家心里都清楚得很。如你所说这星盘神物真如此神奇,一来关系到救治碧瑶的大事,二来这法宝并非是我自有之物,我怎能如此这边轻易交给你?”

鬼先生冷笑一声,道:“如此说来,似乎碧瑶小姐在阁下心中,也并非多么重要了,眼下有希望救治,阁下却宁肯放弃?”

鬼厉冷哼一声,道:“要我将法宝交给你带走,那是绝无可能。”

鬼先生双手一摊,道:“哦,那就没法子了。”

鬼厉默然片刻,忽然道:“我有一个法子,就是要你……”他看了鬼先生一眼,眉头皱了一下,略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缓和了声音,改口道:“就是要先生你劳累一会,既可以参悟法宝,也可解我担忧,不知先生可愿听么?”

鬼先生“哦”了一声,道:“还有这等法子么,请说。”

鬼厉道:“麻烦先生辛苦,就在这寒冰石室中参悟这件星盘法宝吧!”

鬼先生一怔,道:“什么?”

鬼厉淡淡道:“当然这其中我自会在一旁陪伴先生,又或者先生以为此地并不适宜参悟,我也愿请先生随意挑选地方,只是我必定是要跟随在一旁的。”

鬼先生望着鬼厉,眼中异芒闪动,鬼厉面色如常,但目光坚定,显然是不肯再有让步的意思。鬼先生默然片刻,缓缓道:“此事容我考虑一下,稍候再说吧!”

说着,他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寒冰石台上的碧瑶,忽又道:“不过碧瑶小姐她这十年受的苦委实不小,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

鬼厉冷哼一声,眼里掠过一丝痛楚,但目光仍旧锐利而清醒,道:“不要你多说,我比你更清楚百倍。”

鬼先生点了点头,转身走去打开石门,离开了石室。

看着那黑色的身影消失之后,石门隆隆合上,鬼厉默默转身,在寒冰石台旁坐了下来,凝视着碧瑶脸庞,好半晌之后,只听到他低低的声音道:“碧瑶,你别怪我,我这么做真的是不得已……”

鬼先生离开石室之后,在寒冰石室之外站了片刻,石室之外的通道仍如往常一样空空荡荡,但不知怎么此刻看去,却仿佛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鬼先生看着空荡荡的通道好一会儿,转过身向着另一侧道路走去,启明综合娱乐社区他的脚步悄无声息,在这片异样的寂静中,竟没有一星半点的声音传出来,直如一个阴灵一般。

越往里走,通道便越是阴暗,只是鬼先生一身黑衣,却似乎更适合这样的氛围,远远看去,他似乎整个人正在慢慢融入那片黑暗之中。

只是他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了脚步,往前方望去,在他的前面,通道有一个拐角折向另一个方向,拐角处没有灯火照明,显得最是黑暗,而那模模糊糊的地方,却仿佛有一个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

鬼先生深深看了那黑影一眼,缓慢走了过来。

黑暗中,那个人影动了一下,传出低沉的声音,道:“怎样了?”

鬼先生默默摇了摇头,道:“他不肯将那宝物给我。”

那个阴影僵了一下,似乎有些出乎意料之外,随后不知怎么,竟有些怒意升起,猛然向前走了一步,沉声道:“难道他竟不管瑶儿的死活了?”鬼先生又摇了摇头:“他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碧瑶小姐是他心中最看重的人了,只是我看他是信不过我,所以不肯将那星盘交给我参悟。”

那阴影冷哼一声,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却是鬼王,只见他面色冷峻,道:“既然他不肯将宝物交出,而我们这里血阵未成,一时三刻也不好与他翻脸,这却如何是好?”

鬼先生淡淡道:“鬼厉他还是极在乎碧瑶小姐的,所以刚才他跟我提了一个条件。”

鬼王一怔,道:“什么条件?”

鬼先生轻轻叹了口气,道:“他可以将星盘宝物借给我参悟,但我却须时时刻刻在他眼皮底下,由他看着。”

鬼王眉头登时皱了起来,迟疑片刻,道:“我们取那宝物是为了解除束缚伏龙鼎和四灵血阵的乾坤锁的,他若是寸步不离,我们却该如何施法?”

鬼先生苦笑一声,道:“便是这里难办了。”

鬼王默然,沉吟无语,鬼先生想了一会,道:“以我之见,或还有先将宝物取来仔细蚕物一下为好,上古神器奥妙无穷,或许当真能找到什么隔空接触乾坤锁的法子也说不定,要知道前番星盘与伏龙鼎上的乾坤锁有所呼应,可是隔了老远的。”

鬼王默默点头,缓缓道:“眼下也只有这个法子了。”

鬼先生转过身子,抬步走去,口中淡淡道:“那我先去准备一下。”

“且慢!”

鬼王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了起来,鬼先生窒了一下,转过身子,看向鬼王,道:“宗主还有什么事么?”

鬼王目光忽然变得有些凌厉起来,盯着鬼先生看了半晌,随后慢慢地道:“还有一件事,我要问你一下。”

鬼先生道:“宗主请说。”

鬼王的脸上一片漠然,但眼光在凌厉之后,却似乎有些茫然,道:“我问你,那星盘上古神物,除了可以解除乾坤锁之外,是否也有可能……救碧瑶呢?”

共 8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呵呵,十年日期不会变啊

  2. Bb说道:

    妈个比的比瑶,剧情这么拖拖沓沓,鬼厉 鬼你个头

  3. 说道:

    这张小凡不是人

  4. 说道:

    上古法宝真多。

  5. 匿名说道:

    上古U盘

  6. 匿名说道:

    上古U盘

  7. 你来看说道:

    首先这不是一篇爽文,其次内容虐主,虐的怎么爽就怎么虐,其三,男主稍有些轴,也就是有点呆,一根筋。读者已经明白的事情他不明白,反应迟钝了点,其四,男主性格从小到大,从菜鸟到高手都没什么大的变化,当然是有原因的。

  8. 终于要看完了说道:

    萧大惧内,不可能复活碧瑶的,不然早被他老婆掐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