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章 乾坤锁

萧鼎2014年10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狐岐山鬼王宗洞窟深处,血池。

巨大的空间中仍然被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所笼罩,蒸腾的血气甚至把坚硬的石壁都已经染成了鲜艳的血红颜色。在不停从血水深处翻腾出气泡的血池中,四只远古灵兽都显露出疲累无力的模样,浸泡在血池中,从天上那只神秘虚空的伏龙鼎上射下的暗红光影,此刻看去已经比之前黯淡了许多。但与之相反的,虚悬与半空中的伏龙鼎却是靈光四溢,神完气足,甚至连鼎身上的那些神秘铭文都已经闪闪发亮,而镂刻在伏龙鼎正面的奇异恶魔头像,也已经完全变作了血红之色,隐隐有股诡异之力盘旋其上。

整个血池所处的巨大洞窟内,明明除了脚下血池中偶尔响起气泡迸裂的声音外便再无一点声响,但人置身其内,却仿佛有身处激流漩涡之感,一股无形但巨大无比的力量,已然从冥冥中甦醒过来,一点点地成长壮大,窥视着这个世界。

没有风,衣襟却在飘动。

一身黑衣的鬼先生此刻分明感觉到了盘旋在自己身体周围那股冰冷血腥的力量,只是他眼神中除了异样的炽热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他的目光从半空中那只伏龙鼎上移开,慢慢地向这座巨大洞窟四周看去,这里显然就是鬼王宗内那股神秘血腥力量的根源,在那股越来越强大的力量不断膨胀之下,连鬼王宗山腹洞窟中的各条通道都伤痕累累,这里的石壁自然更加禁受不住了。

触目惊心的巨大裂痕,从洞窟顶部的石壁上霍然迸裂,从上到下深深裂开,最大的裂缝宽竟达一丈之巨,小的也在三尺之上,坚硬的石壁在这里就像薄薄的纸张,被任意撕扯开去,看去就如某个上古神袛以破天狂暴之力,开山劈海一般。

今天鬼王少见的没有来到血池这里,不过鬼先生是知道缘由的,鬼王去见了数日前意外回来的那千年九尾天狐,想来以九尾天狐千年的道行,只怕不会发现不了鬼王宗里种种奇异之状。不过鬼先生想到这里,在蒙面黑纱之下却是冷冷一笑,显然丝毫不放在心上,片刻之后,他的目光再度回到了伏龙鼎上。

赤红的光芒闪耀着,仿佛有特殊的频率,就像是一种怪异的喘息,伏龙鼎上那张恶魔面庞血红的双目异光闪动,似乎也炯炯有神的顶着鬼先生。

“修罗……”鬼先生口中轻轻喊着这一句奇怪的话语,慢慢的跪了下去,摊开了双手匍匐在地上。

半空中的异光,似乎更是浓烈了。

只是就在这看似静谧的时刻,突然,伏龙鼎上血红异光竟然一阵摇曳,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随即还不等鬼先生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双耳边猛然一震,一股无形音波犹如怒涛一般呼啸冲过,以他的道行仍是隐隐生疼,而整座巨大洞窟之内原本安静盘旋的那神秘巨大力量,赫然也似突然凝固了一般,随后怪异的呼啸声渐渐响起,竟是大有怒吼咆哮之意。

此番异状,就连鬼先生也大出意料之外,全然不明所以,他一跃而起,紧紧盯着半空中虚悬的伏龙鼎,仔细端详查看之后,他眼神突然凝固,只见伏龙鼎上原本已经完全变做血红之色的恶魔面庞,此刻在额间正中不知怎么竟然突现处一个发着微弱白色柔和光辉的小点,这一点白光与整座洞窟都被笼罩其中的血腥气自然完全不成比例,相差太多,但不知怎么,非但那股源自伏龙鼎上的神秘力量无法消除它,就是在漫天咆哮威势惊人的血光笼罩之下,那一点白色微光,竟然仍是闪闪发光,不见减弱。

鬼先生身躯大震,面上血色尽失,失声道:“乾坤锁……怎么可能?”

仿佛是突如其来的打击太大,向来表现冷静的鬼先生竟是愕然失态。在伏龙鼎下面的平台上面焦虑万分地走来走去,一面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伏龙鼎上怎么会有这种上古神法禁制,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忽地,他身子又是一僵,几乎是在他敏锐感觉的同时,那伏龙鼎上恶魔面庞中的神秘白光点突然明亮起来,一道柔和白光喷射而出,犹如一把锋锐匕首,在漫天血色红芒中显得特别刺眼。

远远看去,那把白色的光匕,就像是生生插在那张恶魔面庞的额头正中,紧紧钉住了那张面孔。

整座洞窟之中,突然响起了尖锐的啸声,漫天红芒急速旋转起来,强大的力量充满了整个空间,洞窟周围石壁之上甚至开始纷纷颤抖,不住有巨石纷纷掉落,而在血池之中,血水上也出现了无数个巨大的漩涡,四只灵兽在血水中有气无力地抬头向着天空张望着,不知所措。尖锐的啸声越来越尖利,如狂怒的咆哮,从洞窟四面八方永向在半空中的伏龙鼎,这风暴的中心,恶魔的面庞上血红光芒剧烈颤抖闪动,看去扭曲的厉害,狰狞之极。

然而,在威势无匹的可怕力量之下,在周围如怒涛般汹涌澎湃的血芒之中,那淡淡白色光辉傲然而立,那些可怖之力看去几能毁天灭地,却生生拿这束白色光芒无计可施。任血芒从四面八方冲击,到了最后,在鬼先生泛着血丝的目光死死注视下,那把白色的光匕依然插在恶魔面庞之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股可怕的力量终于弱了下去,急速旋转的血芒渐渐平息下来,血池洞窟之中的异变也缓缓沉静,在鬼先生有些绝望的眼神中,原来已然接近大功告成的血红色恶魔面庞,竟是被那一支看去柔和的白色光匕给逼退了大半血色,而整座伏龙鼎上的血色光影,竟也黯淡了不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带着几分苍凉,鬼先生呆呆地站在平台之上。看上去就像死了一般,了无生气。面前的这个伏龙鼎上的神秘力量,实是耗费了他一生精力去追求,说是命之所托也不为过,怎料眼看就要成功的档口,竟出现这种变化!“不对,不对,事情还没有一败涂地,不能急,不能急……”鬼先生毕竟不是常人,深深呼吸了一下,强自镇定下来,脑中开始急速思索,面前伏龙鼎上的神秘力量虽然被那突然出现的上古神法禁制乾坤锁所压制,但依然并未一败涂地,只不过要害处被紧紧封死,无法突破,只要破解了这乾坤锁,自然可以大功告成。

只是鬼先生虽然自视甚高,却也没有狂傲到以为自己可以解开上古神法的地步,传说中这种至高无上的上古神法,乃是远古神镇封天地凶煞所用,除了几件上古神器,绝非人力可解。”

可是,那所谓的上古神器,不要说流传人间,便是以他这等近乎无所不知,渊博之极的人,也从来不曾听说过,只是知道有这种古老相传的说法而已,这当口,却又能去哪里找寻什么上古神器了?

一念及此,鬼先生身躯摇摇欲坠,忽地大叫一声,吐出来一口鲜血来,血色殷红,落在了平台之上,分外刺目。

寒冰石室之内,鬼厉与鬼王二人默然相望,鬼王神色肃然,目光凌厉,鬼厉脸上则更多的是一种淡漠。

“你手中所持的玉盘,是什么东西,为何要拿到碧瑶这里?”鬼王冷冷的问到。

鬼厉没有回答,收回了目光回到碧瑶身上,半饷之后才缓缓道:“我要救她。”

鬼王眉头一皱,眼中亮光一闪,快步走了过来,道:“这法宝能救瑶儿?”

鬼厉看着手中那闪烁着柔和白光的”乾坤轮回盘”,忽地苦笑了一声,道:“我不知道。”

鬼王一怔,道:“你此话是何意思?”

鬼厉默然片刻,道:“我只是听人说这件法宝颇有奇效,或有希望能救治碧瑶,所以才去求了借来,就究竟如何,我也说不清楚。”

鬼王看着乾坤轮回盘一眼,目光一凝,显然对这个玉器奇异的外形也有几分诧异。但以他的见识,也从未听闻过这件法宝,皱眉道:“这法宝名为何物?”

鬼厉说:“此宝是乾坤轮回盘,传说能定魂魄,断生死,但究竟如何………”他脑海中闪过普德大师枯槁的模样,苦笑的一声,道:“这究竟怎样,却也是没人知道的。”鬼王脸上怒容一闪而过,双眼中红丝突现,暗含一分杀意,但片刻之后他看向碧瑶,那张微笑恬静的笑容倒影在他眼中,像是感到了什么心思,他目光终于有缓慢柔和了下来。

也许,此时此刻,也只有碧瑶能让他暂时安静吧!

“此宝物并非凡品!”鬼王突然到:“我看得出来,虽然从来没听说过这件法宝但此物玉质非凡,光单纯而不散,绝非寻常之物,你快试试吧,或许……或许有奇效也说不定……”说道这里,他声音却也低沉了下来,然而这整整十年之中,他也与鬼厉一样经受了无数次挫折失败,虽然仍然保留着一份希望,只是两个男人心中都明白,拿终究只是小小的一丝希望而已。

鬼厉默默点头,将乾坤轮回盘放在手中,靠近碧瑶,只见白色柔光流转,却并无丝毫异动。鬼厉怀着侥幸之心,将体内真元向玉盘之中输入,但那乾坤轮回盘却若一个深邃大海,真元输入便如泥牛入海,再无生息,而玉盘之上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鬼厉心中却并没有多少意外,事实上他在回到狐岐山之前一路上,早不知用了多少法子测试这个玉盘了,包括这个真元输入之法,但无不以失败告终,想那天天音寺普德大师数十年参悟这个异宝却一无所获,要让鬼厉在这数日中能想到的法子,只怕普德大师早就试过不下百次了。

其实鬼厉心中未尝不明白这些,只是无论如何终究是放不下救治碧瑶的一点点希望。只好拼命尝试,期望天可怜见,总有奇迹出现,无奈到了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鬼厉木然垂首,呆坐原地,鬼王面上也闪过失望之色,但并未出言责骂,也没有亲自出手将那面奇怪的玉盘拿过来看看,虽然二人近来关系不和,但鬼厉对碧瑶如何,鬼王心中自然还是有数的,只要有一丝半点的希望,鬼厉便决然不会舍弃,此番自然是什么法子都试过了。

他长叹了一声,看去容貌仿佛又苍老了几分,默然摇了摇头,正要走开,忽的身子一顿,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转过身对鬼厉急道:”你试试将〖和欢铃〗与那玉盘放在***看?”

鬼厉一怔,随即醒悟,面上闪过一丝紧张之色,靠近碧瑶,伸手轻轻瓣开碧瑶交叉放在胸口的手掌,触手处,只觉得那肌肤虽然仍光滑丰润,却是冰凉之极。鬼厉心中一酸,不敢再多想,小心翼翼地将碧瑶手中所握的和欢铃取了出来。

金色的和欢铃随着轻轻摇晃,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淡淡光辉闪过,如美丽情人的眼眸,注视着他。

鬼厉一手托着乾坤轮回盘,一手拿着和欢铃,轻轻向着玉盘之上放了下去。乾坤轮回盘内那些奇异的小小玉块仍是无声地自行滑动着,山川河流,漫天星斗,隐约都在其中。

在鬼厉与鬼王两人的目光注视下,渐渐的,和欢铃进入了乾坤轮回盘的上方,在还有一尺距离的时候,鬼厉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了一丝惊异之色。

鬼王立刻就感觉到了,盯着他倒:“怎么了?”

鬼厉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然后在和欢铃距离玉盘上方还有一尺高的地方,突然松开了手指。

鬼王一惊。

只见在乾坤轮回盘散发出的白色柔和光辉中,和欢铃赫然竟没有落下,它竟象是被什么无形之力隐隐托浮起来,在白色光辉中缓缓起伏着,片刻之后,悠扬的铃铛声响了起来。

鬼厉与鬼王面上同时现出了惊喜之色!

但是就在这关键时刻,还不等他门二人面上惊喜神情多留片刻,整座寒冰石室,不,是整座狐岐山竟是突然剧烈震动了一下,一股巨大而可怖,带着浓烈血腥味的无形力量,从他门脚底深处的地方猛然爆裂开去,就像是某只巨兽突然受到了什么刺激,狂怒的咆哮想要挣脱束缚。

鬼厉与鬼王面上同时变色,不同的是鬼厉是鄂然,鬼王眼中却是惊怒!

「啪啪啪啪……」

刺耳的轰鸣声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鬼厉与鬼王转身看去,只见原本还保持完好的寒冰石室的石壁,终于在这股突如其来失去控制的力量大爆发中坚持不住,四面墙壁同时裂了开去,那裂痕几乎是以看得见的速度伸展着,而同时,他们脚下的土地也开始剧烈颤动起来,真有种天崩地裂、人间末日的错觉。

石室之外,到处开始传来惊恐的呼喊声,伴随着的是更多更响的轰鸣,不用看鬼厉、鬼王二人也知道,外头的情况只会比寒冰石室中更加糟糕,但此时此刻,他们二人哪里还有心思去管。

鬼厉一咬牙,将乾坤轮回盘托起,靠近碧瑶,与此同时,和欢铃铛轻轻颤抖,清脆的铃铛声在周围剧烈的轰鸣声中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虽然微弱,但在鬼厉与鬼王二人耳中。这声音直比真正的天崩地裂更加响亮。

只见乾坤轮回盘白色而柔和的光辉中,合欢铃在半空里浮沉不定,颤抖的越发厉害,发出的铃铛声也时紧时慢。隐约有几分痛楚之意,鬼厉与鬼王二人都是额头是汗,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死死盯住那颤抖的合欢铃。

突然,他们周围的那股巨大诡异的力量瞬间消失了,四处回荡的轰鸣声也顿时停止了下来,只有回荡在远处的回音还残留着刚才那股剧变的痕迹,如长鲸吸水,那股可怕的力量迅速收了回去。

这个时刻,正是鬼先生在狐歧山深处血池中,看见上古神法禁制乾坤锁大展神威,深深镇封住了伏龙鼎的时刻。

而在鬼厉与鬼王的面前,事情也起了意外的变化。

原来是合欢铃在乾坤轮回盘的光辉中发生了奇怪的变化,隐隐有脱困之状,而乾坤轮回盘本身并未有丝毫变化,但就在那股力量突然消失之际,乾坤轮回盘却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冥冥中有无形之力遥相呼唤,原本柔和的白光忽然暴涨。

鬼厉与鬼王身躯都是大震,失声道:“什么?”

玉盘之上的白光瞬间变得耀眼,几乎令人难以直视,而玉盘中央那无数小小玉块自行滑动的速度,赫然加快了十倍不止,只见无数玉块滑行奔驰,纷杂难辨,而每一块之上原本刻着的古怪字体,竟也一一亮了起来。

而随着乾坤轮回盘的异变发生,刚才在颤抖的合欢铃迅速安静了下来,连铃声也变得缓慢,很快的竟是悄无声息了。

鬼王大急,怒道:“怎么回事?”

鬼厉也是焦急万分,咬牙道:“我也不懂!”

两人眼睁睁看着乾坤轮回盘光华越来越盛,到了最后连玉盘边缘刻的那些星斗,河流图案都似乎活了过来,整个乾坤轮回盘像是得到了生命一般,呼啸不止,像是呼唤着什么,又像呼应远方的什么呐喊一般。

而在灿烂的光华中,合欢铃却仿佛受到了重重一击,在半空中最后轻轻颤抖了一下,便像是完全失去了力量支撑,从半空中颓然掉落下来,再也没有动静了。

鬼厉与鬼王二人呆呆望着乾坤轮回盘中的合欢铃,面如死灰。

地底的异动已经平息许久了,而突然发生异变的乾坤轮回盘也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再没有耀眼夺目的光环,但在白色柔和的微光照耀下,合欢铃却似乎已失去了生气般,不论鬼厉怎么尝试,都再也没有反应了。

鬼王的脸色阴沉难看,但最初的愤怒表情已经在他的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冷冷的淡漠,他默默的看着鬼厉抱着万一的希望尝试着,然后一次又一次目睹他的失败。终于,他慢慢站直了身子,合眼,站了一会,随后一言不发,悄然转身离开了这间寒冰石室。

石门缓缓地关上了,厚重坚硬的石头上横亘着一条巨大的裂痕,像是被扯裂开去的一般。安静的石室中,鬼厉也终于慢慢停下了手中徒劳无功的尝试,木然坐在石台旁边,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鬼厉慢慢拿起掉在乾坤轮回盘中的合欢铃,轻轻放回了碧瑶的手中,再小心翼翼地把碧瑶的双手按原来的样子交叉放在胸口。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小心轻柔,似乎生怕稍微用力一点,便会伤害面前这个沉睡的女子。

他凝视着碧瑶的面容,仿佛痴了一般,过了半晌,才听到他低沉沙哑的声音,道:“对不起,碧瑶,我又没能救你……”

离开寒冰石室之后,鬼王面上神情大变,漠然表情瞬间被一股暴戾之气取代,双目中也透出一股杀气腾腾,令人望而生畏。

他冷眼向周围看去,只见四面通道伤痕累累,显然都是拜适才突然爆发的那股神秘力量所赐,原本就到处龟裂的石壁此刻看去更是脆弱不堪,生出了更多的新裂痕不说,原先就有的许多裂痕更是过大了许多,令人看着触目惊心,几乎有这个洞窟将坍塌的错觉。而在通道远处,隐约看到许多鬼王宗弟子不住奔走,呼喊声此起彼伏,显然众人受到惊吓不小。

鬼王面色更加阴沉愤怒,一转身大步行去,身影转瞬间就消失在了通道深处,小半会工夫之后,鬼王已然来到了洞窟深处的血池。

喏大的血池空间里,浓烈的血腥气仍然一样扑面而来,但曾经生事惊人的漫天红芒却已经奇怪的消弱了不少。鬼王眉头一皱,随即看到可鬼先生那黑色的身影正孤独宁立在平台之上。

他想也不想,大步走了过去,来到鬼先生身后,冷冷道:“怎么回事,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为何伏龙鼎之神力突然失控的如此厉害?”

鬼先生的身子轻轻的动了一下,却没有转身业务没有是说话,鬼王越发愤怒,冷哼一声,面上杀气一闪而过,道:“我告诉你,刚才多半便是因为这神力失控,或令我瑶儿救治受损,你一直都在这里看着,若不给我一个理由,可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说到最后,鬼王已是声色俱厉,鬼先生甚至不必回头就可以感觉到一股杀意如利刃般冲向自己的背部,但他却没有丝毫惶恐之色,反而用一种充满疲倦的口气,轻轻一指漂浮虚悬在半空中的伏龙鼎,有气无力的低声道:“宗主,你先看看伏龙鼎吧?”

鬼王抬头看去,却一时没看出什么,伏龙鼎依然漂浮在半空,周围也仍然是一片赤红血色,当下道:“你叫我看什么,这不什么都是好好的……”话说了一半,他突然声音窒了一下,便再也说不下去了随即双眼似凝固一般,紧紧盯着天上的伏龙鼎。

一片血芒之中,漂浮在半空中的伏龙鼎正面那张恶魔般的面孔上,额头正中不知何时竟然有一束奇异的白色光华,犹如一柄光匕,生生插在了恶魔头顶,而原本已经完全变成血红色的恶魔面庞,在光匕周围的红色尽皆消退,整个双眼上方重新又变作了原本伏龙鼎古拙苍青的颜色。

鬼王面色大变,急转过身子对鬼先生道:“怎么回事?”

鬼先生出了口气,声音低沉地道:“本来一切都好好的,眼看这伏龙鼎四灵血阵即将大功告成,谁知今日突然在阵法运行到血气圆满,修罗汇聚那一刻,突然从伏龙鼎内生出了这个禁制,扣住古鼎命眼,生门,硬生生将原本汇聚融通的血气逼散开去。其间血阵修罗神力不敢束缚起而反击,连我也难以操控,谁知还是奈何不了这个神法禁制,反而是修罗之力被逼得宣泄无门,四处冲撞迂回,这才失控了。”

鬼王倒吸了一口凉气,转身盯着那看起来似乎极其微弱的光束,看了好一会,这才低声道:“这是什么禁制,怎会有如此威力,竟可将伏龙鼎这能毁天灭地的神力镇封?”

鬼先生迟疑了一下,道:“我也没有十足把握,但应该十有八九乃是一种自古相传的上古神法禁制乾坤锁!”

“乾坤锁?”鬼王皱眉低声重复了一句,“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鬼先生摇头道:“这种神法禁制从未在人世出现过,自古以来便是在一些残卷股本上语焉不详地提了几句,谁也没当真相信这居然真的有这种东西存世。”说到这里,鬼先生顿了一下,向鬼王看去,只见鬼王仍是死死盯着半空中那束细细的光匕,但脸色依然极为难看。

鬼先生在心中暗叹了一句,又接着道:“据说这种神法禁制乃是远古神祗专门镇封恶魔所用,除非人力可以找到另外的上古神器,才有几分希望。”

鬼王身子微微一震,转过身来,道:“什么是上古神器?”

鬼先生苦笑一声,道:“这个连我也不知道了。”

鬼王怒道:“那这么说我们之前为了这四灵血阵所做的一起岂非前功尽弃?”

鬼先生默然片刻,缓缓道:“以我看来,这血池周围血阵灵气未散,血气依旧充沛,就算是伏龙鼎中修罗之力也是聚而不散,不过乃是暂时状态,可见这四灵血阵元气仍在,且距离大功告成只怕只有半步之遥了,问题就是如今突然出现的乾坤锁,正好封死了伏龙鼎本身气脉,将四灵血阵伏龙鼎相通的灵气截断,血气不去伏龙鼎内,修罗神力亦难以突出,这还有眼下这等困境。”

鬼王面上神情瞬息万变,种种神色变幻不停,但那般喷薄欲出的暴戾之气,却几乎就象是成形一般,一波一波向鬼先生处冲刷而来。

鬼先生黑色的面纱无风自动,但他身子仍是站在原处,默默望着鬼王。

过了好半晌,鬼王忽地长长吸了口气,面上神色缓缓平静了下来,就连说话的口气也平静了下来,冷冷道:“那你觉得现在该怎么办?”

鬼先生暗中叹了口气,口中道:“如今最要紧处自然就是这道乾坤锁禁制,只要解决了它,便可以一举成功。”

鬼王道:“你打算怎么做?”

鬼先生迟疑了片刻,道:“若是有那传说中的上古神器,那自然是最好,但看来希望不大。不过我看这乾坤锁虽然厉害,却与自古留下来的那些传说相差颇大。伏龙鼎乃是极古之物,怕是没有万年之岁,乾坤锁纵然乃是上古神法,威力无匹,但千百年这般岁月蹉跎,再怎样也要消磨大半,只要详观细察,未必就不能破解了。

鬼王默然片刻,缓缓点头,面上神情也逐渐缓和了下来,沉吟了一会,似乎有想起了什么,脸色转为黯然,长叹一声,道:“难道都是命么?”

鬼先生一怔,不解其意,道:“什么?”

鬼王苦笑一声,面上没了戾气,多了几分无奈苦涩,摇了头道:“没什么,如今就劳犯你再辛苦一下了。”

说着,也不等鬼先生答应,鬼王就转身离开了血池。鬼先生从背后看去,只见鬼王该大的背影不知怎么看去却显得有些疲惫而微颤,像是他肩头心上,始终有什么千钧重担重重压着。

而他,似乎也越来越是吃力了……

鬼厉推开了石门,回到了自己的居所,石门在身后缓缓关上,发出低沉的声音,而鬼厉似乎什么也感觉不到,他的眼光茫然无神,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到这里的。

他所居住的这个石室里四面石壁上同样是裂痕遍布,有粗有细,有深有浅,粗糙的裂痕处还偶尔有细小的石粒掉落下来,显然这里也没有躲过狐岐山洞窟深处血池中那股神秘力量的侵蚀。但着一切鬼厉似乎都视而不见,他一头栽倒在床上,手完全失去力量般松弛开去,被黑布包裹的一件圆盘事物,轻轻从手中滑落,无声无息地落在他手边床上。

灰影一闪,猴子小灰从旁边跳了过来,跳到鬼厉身上,却只见鬼厉仍是一动不动地趴着,一点反应都没有。小灰有点奇怪,张头探脑到鬼厉头前看了看,只见鬼厉双眼紧闭,面色苍白,小灰三只眼睛眨了眨,似乎也知道了什么,“吱吱”叫了两声也就安静了下来,没有再去打扰鬼厉,也从鬼厉身上跳了下来,背靠着主人的身子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石室之中,陷入了一片静默,也不知过了多久,鬼厉还是那般一动不动,小灰有些担心地看着主人,但似乎又犹豫着不愿去打扰,猴头转来转去,忽地看到不远处床上有一件黑布包裹着的东西静静躺在那里。

小灰三只眼睛眨了眨,看了好一会儿,又转头看了看鬼厉,见他仍然是无声无息地躺着,小灰尾巴轻轻晃动,抓了抓自己脑袋,随后身子微微向前探出,手迅速一伸,将那东西抓在手上拿了过来。

小灰把这黑布包裹着的圆盘东西翻过来倒过去看了几遍,也没看出什么来,反是最后猴爪一个不小心没抓稳,加上鬼厉前头心绪不宁也只是胡乱用黑布包住,松弛得很,一下子黑布脱落,从中滑落出一个白色玉盘,“啪”的一声轻响,轻轻掉在了小灰前面的床上。

小灰倒是吓了一大跳,整个身子向后缩了一下,只见面前那个玉盘颇为古怪,散发出白色柔和的光华不说,玉盘中央还有无数细小玉块自行滑动,永无休止,更是神奇之极。小灰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三只猴眼连眨都不眨了,一直盯着乾坤轮回盘看着,随后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双手,轻轻碰了玉盘边缘一下。

乾坤轮回盘悄无声息向旁边滑了一下,小灰的手也飞快就收了回来,看去倒象是猴子在试探着这件奇怪的盘子,不过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危险,小灰碰触玉盘的手放到自己眼亲,仔细看了看,不红不痒还不痛。咧嘴笑了一下,又看了看床上躺着的玉盘,脑袋向周围两边转了转看了一下,随后一伸手将乾坤轮回盘抓了起来。

柔和的白光从玉盘上洒了出来,照在灰手毛猴子的脸上,小灰瞪大了三只眼睛,向乾坤轮回盘中看着,玉盘中无数的小玉块依旧悄无声息地滑动着,就像光阴流逝,永无止歇。

慢慢的,小灰像是看得入迷了,三只眼睛离那玉盘越来越近,眼睛也一直盯着那滑动不息的无数奇异玉块,那一个个小小的东西映在它三个瞳孔这中,隐约变作了像苍穹中无数的星斗倒影。

突然,小灰身子一歪,竟是不知为什么居然离开了鬼厉身子,莫名其妙来到了床铺的边沿而不自知,这一下一脚踏空,小灰登时从床上跌了下来,落在地上。“吱!”小灰顿时发出一声低喊,随即像是弹簧般跳了起来,幸好它手上抓得紧,乾坤轮回盘居然被它牢牢抓在手中,不曾掉落到地上。小灰跳起来之后左看右看,三只眼睛一起翻白眼,一手随随便便抓着那玉盘垂在身侧,另一只手摸着脑袋,显然也是莫名其妙,明明刚才还好好的坐在主人身旁,怎么突然就从床上掉下来了?

小灰歪着脑袋想了半响,最后看来还是没想通,不觉得有垂头丧气起来,不过猴性活泼,倒也没有颓废太久。它抬头看了看头床上,只见鬼厉仍是那副模样没有动静,便干脆在地上又坐了下来,将乾坤轮回盘放到面前。

白色光辉中,玉盘里面神奇的小小玉块仍然在移动着。不过这一次,小灰并没有像刚才那般被吸引沉迷进去,它眼珠转了一圈,忽地咧嘴一笑,却是抬起了另一只手掌,伸出一根手指,向着玉盘中央那些小小玉块探去。

柔和的白光中,小灰的手指悄悄伸了进去,忽地,它点在了其中一面小玉块上,但这些玉块似乎有其暗含潜力,居然不受小灰手指压力的影响,仍是向前滑行而去,没有丝毫停顿。

小灰怔了一下,看去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有些高兴起来,似乎找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第二次又伸手去压另一面小玉块,果然也是同样没有压住。它越发高兴起来了,口中“吱吱”叫了几声,便频频伸出手指向这玉盘中的小玉块点着压着,玩得不亦乐乎。

淡淡白光照耀之下,小灰显得那么高兴……

只是按了好一会之后,老是这么按著,小灰似乎也觉得有些无聊,忽地猛然伸出手指,用力向著其中一面小玉块上狠狠压了上去。这一次力道不比之前那轻描淡写,颇为沉重,小灰本乃异种,又跟随鬼厉多年,一身道行其实也是非同小同,这一按之下,登时情况与刚才也不一样。只见那一面小玉块竟是生生被它按住,眼看著玉块在手指下仍是有几分挣扎的迹象,想要挣脱束缚继续向前滑行,但小灰一脸兴奋,手指力道更重,几番挣扎无力之后,这一面小玉块终于静止了下来。

“噗!”

一声低沉的闷响,顿时在玉盘中响了起来,倒是把小灰吓了一跳,转眼看去,只见这面小玉块停滞不动了,但其它的玉块却没有静止,片刻之间就有另一面小玉块滑行了过来,撞上了这面玉块。

两面玉块相撞,看似没事,但瞬间异变便生,乾坤轮回盘上原本柔和的白光刹那间亮了起来,而事情还未结束,几乎同时,“噗噗噗噗……”之声连绵不绝,一面接一面、一块接一块的玉块纷纷撞了上来,越来越多的玉块停止了滑动,而玉盘之上的白光华也赫然越发明亮,到后来甚至比之前鬼厉在寒冰石室中看到的更加明亮十倍,完全不能目视,犹如天上烈日落入这个小小石室一般光华四射。

小灰目瞪口呆,看著手中这件玉盘,就算是它天赋异禀,此刻似乎也难以承受这刺目的光辉,退后了一步,手头一松,乾坤轮回盘“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然而异状并没有随着小灰的手指松开而消失,玉盘上仍然继续放射出刺目却悄无声息的光辉,而在无数道灿烂光辉里,慢慢开始浮现出了一幕幕神秘的图案。

小灰像是被火烧了一般,跳了起来,躲进了石室房间的角落,但似乎又忍不住好奇之心,不住地回头张望着,而在床上,鬼厉似乎根本感觉不到身后石室里发生的奇异变化,仍旧一动不动地躺着。

而最令人惊异和料想不到的事情,其实却不是发生在这间石室里的,在距离鬼厉石室遥远的地底,血池洞窟之中,鬼先生正盘膝坐在平台之上,闭目苦苦思索。在他头顶之上,悬浮在半空中的伏龙鼎,那一支上古神法禁制的光匕仍然紧紧钉在了鼎身上恶魔面孔额间,虽然看去微弱,却始终存在而不息。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甚至鬼先生也没有发觉,伏龙鼎上那白色光束,突然发生了变化。

它慢慢变得明亮了起来,随着光束的明亮,原本恶魔面孔双眼之下仍然充斥的血红之气,竟又被逼退了几分,落到了鼻梁左右。恶魔面孔上血气转动,远远看去,似乎更是扭曲了几分,也晚显得多了几分狰狞与愤怒。

随着时间流逝,那束光华似乎像是被唤醒一般,越发明亮起来,像是呼应着什么。

平台之上,鬼先生的身子动了一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却又不能肯定,迟疑了片刻之后,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抬头向上方的伏龙鼎看去。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周一仙才是掌握大局的人啊

  2. 匿名说道:

    难道救碧瑶需要小灰的力量?

  3. 周一仙说道:

    周一仙在满月井中看到的是鬼厉,所以在鬼历困惑的时候都是他提醒的

  4. aaa说道:

    难道主角不聪明绝顶就一定要是sb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