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章 诛仙

萧鼎2014年10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血色红芒遮天蔽日飘了过来,通天峰上看去,整个天幕都变作了削红色,暗红的乌云滚滚翻腾,让人看着便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在这片红云之下,什么东西都被染作了红色,天是红的,山是红的,云海上票动的云气是红的,虹桥上流下的水珠是红的,甚至仿佛连凛冽的山风吹过,仿佛也是红色的。

浓浓的血腥气,从风中吹来,弥漫在通天峰上。

无数个身影正从通天峰下从四面八方向上攀爬而来,密密麻麻几乎看不到有缝隙,到处都是人影,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烁着红色异样光芒。看着这些已经疯狂的人群,其中大部分人从身上衣着来看都是青云山下居住的普通百姓,然而寻常百姓又岂能像这般行动矫健攀爬如猿猴,这其中的古怪,自然便是在夺去他们心志的那诡异血芒中了。

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拥有无数大军,且就算迷惑的寻常百姓,通过四灵血阵也能激发他们十倍的生命潜能,这般算去,竟当真是找不到任何可以破解对付魔教鬼王的办法了。一个疯了的寻常百姓,青云门中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但一百个一千个呢,更何况眼下足足有十万之众满山遍野如一群疯狂了的蚂蚁般冲了上来,直令人心底发寒。

在那无数疯狂的人群中,还有为数不少的人在天上血芒的照耀下显得特别活跃,他们的道行显得远远超过了周围那些如蝼蚁一般的百姓,飞腾驭剑,修真道士能做的他们都会,且道行更是极高,有许多已胜过了守卫的青云门弟子。这些人自然便是之前数场战役之中,被鬼王夺去心志的正道修真了。

有个这许多高手助战,加上几乎无穷无尽的疯狂人潮,魔教的攻势犹如巨涛拍岸,势不可当,一片红芒照耀之下,防守在云海上的青云门弟子几乎没有像样的抵抗就已经败退下来,纷纷退上了虹桥。

没有多久,“嗖嗖”之声不绝于耳,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魔教大军已然将空旷巨大的云海平台占据了,放眼望去原本云气缥缈的仙境如今人头攒动,狂吼嘶喊之声此起彼伏,简直如恶鬼地狱一般,到了后来,更多的人纷纷挤上了此处,简直已经没有插脚的地方了。

而天幕之上,一团比天空红影更深邃百倍,看去犹如一个血球的大红光团缓缓飞到了云海平台的上空,从里面传出了一阵狂笑之声:

“哈哈哈哈,青云门的废物们,如今终于知道老夫的厉害了吧!哈哈哈哈……道玄呢,道玄你这个狗才为何还不出来,你不是向来要拯救天下苍生么,诛仙剑阵不是天下无敌嘛,怎么如今却当了缩头乌龟,不敢出来了?哈哈哈哈哈……”

笑声放肆而猖狂,几乎有些歇斯底里,然而其中暴戾之气,却令整座青云山通天峰上,笼罩在了一片绝望的气氛中。

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魔教大军的攻势却暂时停滞了下来,原因无他,只是通天峰上正道诸人凭借了地利,死死守住了虹桥。虹桥乃是天造地设的奇景,如今却成了魔教大军难以逾越的天堑奇险,偌大的桥面平时还算开阔,但此刻对于十万魔教大军来说,简直与独木桥无异。

那些疯狂而丧失理智的人纷纷冲上了桥面,但片刻之后就只听“啊啊啊”尖叫之声不时响起,却是有人收脚不住,又或是太过拥挤,生生被推下了虹桥之下的无底深渊,快速化作一个个黑点,被深深的云海所吞没。

而正道这里,原本是被魔教大军突袭打了个措手不及,加上的确实力差距太大,所以在云海之上才转眼崩溃,但此刻原先聚集在玉清殿上的精英纷纷加入站团,战力大盛,只看着虹桥这里半空中纵横挥舞的法宝毫光,已然强过了刚才不知多少倍。

魔教人数虽多,但能正面打斗的只有数十人而已,而绝大多数魔教大军都是鬼王利用四灵血阵的妖力蛊惑心志而来的,虽然四灵血阵可以激发他们潜力,变得力大无穷,攀爬如飞,但终究不能令他们一日千里就瞬间学会各种仙家术法驭剑飞行,是以魔教声势虽盛,大多半人却只能傻傻站在地面向前冲去,碰到通天峰上虹桥这等天堑,便只有徒呼奈何了!

虽然人群之中,还有不少被夺去心智的修真之士,也能驭剑飞起在半空相搏。

但终究只是少数,正道这里一面加派人手死死守住虹桥桥头,一面分派高手对付那少数飞跃而来的魔教高手,以多打少,都是转眼间就压制了下去。

如此这般,正道这方居然慢慢稳住阵脚,将局势扳了回来。反观魔教那边,无数眼冒红光疯狂的人张牙舞爪,却只能拥挤在小小但漫长的虹桥之上,进不能进,退不能退,时间稍久。

骚动越来越厉害,竟有越来越多的人落下了虹桥,就次丧命,看那纷纷落下的黑影,竟似乎比正道中人手下杀死的人数还要多上许多。

这番情景自是大出魔教这方的意料之外,而正道则是士气大盛,虽然此刻局势仍是不容乐观,但终究比刚才那突然开战时的兵败如山倒要好得多了。

只是,这些许的希望并没有在正道中人的心里存在多久,在魔教大军被阻挡在虹桥一端之后,天际苍穹中那诡异的巨大血球就缓缓越过云海平台,飞到了虹桥上方。

赤红的血芒吞吐伸展着,在半空中像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可怕恶魔。

翻滚升腾的血气都在急速旋转着,片刻之后,从巨大的血球之中,突然向着通天峰上虹桥一端的正道人群中,射下十几道血色的光柱。

天音寺普泓大师等人之前已然与魔教交过手,是以看到那巨大血球飞上来的时候面色便已凝重,此番看到那奇异光柱照下,普泓大师的脸色更是大变,疾声大喊道:“快闪开,那光柱正是妖人蛊惑心智的东西。”

众人听了都是纷纷变色,走避不迭,但正道中人密集守在虹桥桥头抵御魔教攻势,天上光柱射下的速度又快,一时间哪里能够完全闪避。

只是几声惨叫发出,却是已然有几位正道弟子走避不及,被血色光柱罩在其中,顿时只见那数人身躯大震,随后面目扭曲,动作变得缓慢僵硬,双眼之中慢慢发出红色的光芒来。

旁边有人还不明白情况,有的是同门好友的,情急之下,不顾一切冲上前去想要将受害之人拉出那个光柱,谁知那光影之下的人瞬间翻脸。

竟是反手无情,纷纷手持利刀法宝劈砍起周围的人来,其中冲上前去救人的那些人,有好几个反而就这般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好友手下。

惨呼声、惊叫声顿时此起彼伏,普泓大师面色铁青,一咬牙,顾不得佛门戒律,大喝道:“将这些迷了心智的道友……杀了!”

说罢,他脸上痛楚之色一掠而过,知识此刻绝非忏悔的时机,青云门道玄真人不在,在场的正道中人便首推普泓大师最德高望重。

他也明白此刻局势已然坏到了极点,能多撑一分就是一分,当下也不谦让,站了出来大声指挥,在他话语呼喝之下。

正道中人纷纷赶上,总算是将那几个迷惑心智的人除掉了。算是暂时稳定了局面。

知识一股阴霾此刻已完全笼罩了在场所有的正道众人的心头,就在刚刚不久之前。

这些人还和自己并肩而战的战友,转眼间却孩子能刀刀相向,那么下一个又会是谁呢?又或者说,万一是自己被迷惑了心智之后……

像是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蜂拥热来挤在虹桥之上的魔教大军纷纷狂叫起来,兴奋无比,而趁着刚才那阵正道中人的小小混乱,一小批魔教爪牙竟然冲下了虹桥。

普泓大师连忙喝令围剿,这些魔教爪牙虽然本是凡人,但此刻魔化之后大都是力大无穷,躯体也坚韧了许多,青云门中寻常弟子法宝仙剑砍了上去,竟然许多时候不能既时杀死,被他们生生拖住了片刻时间。

也就是趁着这短短间隙,天穹之上血球呼啸,其中狂笑连连,转眼间又是十几道光柱射了下来,红芒闪烁,诡异之极。

顿时正道中人纷纷走避,谁也不想变做眼前那些活生生如行尸走肉一般的人物。

这一下虽然普泓大师竭力指挥,但正道中人已是大乱,虹桥之上魔教大军狂呼连连,压力越来越大,残余几个苦苦支撑的正道中人左支右拙,终于是支撑不住,只听“轰轰轰”连响数声,几具身体被打飞了出去,正是刚才守在虹桥边上的正道弟子。

瞬间,如巨坝崩溃,狂暴的人潮轰然涌下,凶狠的嘶吼咆哮声中,无数魔教爪牙蜂拥而上,顿时正道中人被冲得七零八落,整个防线已然完全被冲跨。

人间地狱,仿佛就在眼前!

所有人的心头,都只剩下绝望二字,在无穷无尽的疯狂人潮之下,多书的正道被分割开来,往往一个人就要面对数十个可怕而悍不畏死的敌人,每一个人都在奋勇杀敌,因为不杀敌人自己就要被砍作肉酱,天际红云闪烁,血气蒸腾,那骄狂的笑声似乎越来越响亮了,充满了志得意满。

陆雪琪也在人群之中厮杀着,天琊神剑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辉在她身边上下飞舞,每一道清冷的光辉掠过,都会有敌人吼叫着失去生命,只是一个敌人倒下了,转眼间就有两三个甚至四五个人扑了上来。

她一身的白衣。此刻都已被鲜血染作了红色。

渐渐地,她的动作挥舞得越来越慢,手臂也仿佛变得越来越重,身边不断迸发出的绝望嘶吼声在她耳中也已经开始麻木起来,她早已不知自己剑下夺走了多少生命,只是凭着本能竭力地自保着。

她咬着牙关挥剑横扫,将身前三个扑来的魔教爪牙逼退,刚想招架左边砍来的一柄大刀,忽地脚下一软,竟是身体脱力,软了下去。

陆雪琪心中大惊,用尽余力向旁边一让,然而瞬间只觉得眼冒金星,一真眩晕,片刻之后,左肩处猛然一阵剧痛传来,鲜血飞溅。

这痛楚反而激发了她体内残力,贝齿紧咬,陆雪琪反手一剑,天琊神剑势如破竹,登时将那敌人砍翻在地,但同一时刻,周围数十个可怖的身影,已然扑了过来。

陆雪琪心中掠过一阵绝望之意,只是这个时候,她脸上却没有恐惧害怕的神情,在遮天蔽日的血芒之下,她轻轻叹了口气,像是认命了一般,闭上了双眼。

手一转,天琊神剑清光大盛,她口中低低叫了声:“小凡……”

幽幽声中,天琊神剑向着他白皙的脖子抹去。

眼看陆雪琪就要香消玉殒,危机关头,忽地急风呼啸之声传来,一股大力将天琊神剑在离陆雪琪脖子三分处给拦了下来,同时狂风爆起,来人竟是以无形气劲,将那些扑来的魔教爪牙尽数震飞了出去。

陆雪琪吃了一惊,睁眼看去,却只见救了自己一命的乃是恩师水月,水月大师脸色看去也并不甚好,显然也消耗了不少元气,就连身上也有好几道伤口挂了彩。

陆雪琪叫了一声:“师父……”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水月大师虽然逼退周围敌人,但脸色灰败,看去也是气喘吁吁,只是她眼中目光仍是坚定,大声对陆雪琪说:“雪琪,活下去,记住师父的话,好好活下去……”

话未说完,突然间水月大师身躯大震,脸色瞬间没了血色,陆雪琪大惊失色,惊叫道:“师父,你、你怎么了……”

她的声音忽然哑了,一柄锋锐的长刀,带着鲜血痕迹,从水月大师的胸口透了出来,水月大师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忽地怒喝了一声。

猛然转身一掌拍去,登时将身后偷袭之人圾出数丈之远,鲜血狂喷,眼见是不活了。

而那人也是悍勇,虽然失去了性命,但身体飞出,手上竟仍是紧抓长刀不放,只见血光爆溅,刀离人身,水月大师一声痛哼,身子在原地转了两圈,终于是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陆雪琪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也不知提内哪里涌上来的气力,天琊神剑光华大盛,如怒凤冲天,登时将方圆一丈之内的魔教爪牙尽数逼退,其间血肉横飞,不知多少人走避不及,死在天琊之下。

她逼退魔教爪牙之后,踉踉跄跄冲到水月大势身旁,一把抱住水月大势,泪眼蒙胧,哭叫道:“师父,师父……你怎么了,你别走啊……”

水月大势胸口伤口太深,鲜血泉喷而出,一眼就看出已然是回天乏术了。

就连眼中神光,正在快速散去,只是她仿佛仍是听到了心爱弟子的哭喊声,苍白的脸上露出最后的一丝笑容,看着陆雪琪,断断续续道:“雪琪……记住……好好活下……去……”

一个“去”字勉强吐出,水月大师像是丧失了所有的力气,身体微微一震,随后软了下去,一双眼睛,也缓缓合上了。

陆雪琪如五雷轰顶,整个身子摇摇欲坠,然而周围的魔教中人是不会给她时间的,只趁着这片刻功夫,又是大群的敌人扑了过来,陆雪琪脸色煞白,像是一时受不了师父在面前去世的事实,又像终究是丧失了求生欲望,木然没有反抗之意。

但身旁突然冲过一个人影,将她在危险之中拉了开去,陆雪琪身体一震,转眼看去,却是满身同样染血的师姐文敏,陆雪琪心中一酸,哽咽着道:“师姐,师父她,她……”

文敏也是双眼含泪,但仍是紧咬牙关,一剑逼退身前之敌,紧紧抓着陆雪琪的手,大声喊道:“师妹,听师父的话,我们要好好活下去!”

陆雪琪身子一震,回头向逐渐淹没在魔教人群之中那已经失去声明的身影看了一眼,像是两团火焰猛然在眼中燃烧起来。

一咬牙,她终于是再度挥舞起天琊神剑,与文敏背靠着背,用尽了身体每一分力量,奋力地厮杀着,坚持着,为了每一分活下去的希望,苦苦支撑着。

血色光芒,依旧铺天盖地般汹涌而来,不见有丝毫的*光,狂暴的战场上已然变做了人间地狱,正道中人战死的越来越多,便在这时,忽的虹桥边上的碧水寒潭里一声长啸,水泼迸裂,一只巨大的灵兽轰然跃出,正是青云门镇山灵兽水麒麟。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水麒麟已然张牙舞爪冲入了魔教密集的人群之中。

利爪飞舞,巨口狂噬,这一下顿时将魔教阵势冲得大乱,如此一个庞然大物,就算是再凶悍的人也会本能地心生恐惧,纷纷走避。

水麒麟突然出现,正是给了几乎就要全军覆没的正道中人一个喘息之机,许多魔教爪牙纷纷回身冲向那头巨兽,重压之下几乎就要支撑不住的许多正道中人,都是侥幸逃过一劫。

眼看那水麒麟在魔教人群之中左突右冲,所向披靡,绝望叫喊声此起彼伏,风头竟是一时无二。

正道那边都是趁着这个机会退上了玉清殿上石阶,陆雪琪与文敏也都早已几乎完全脱力,文敏道行比陆雪琪还差了一筹,面前敌人暂且退去,没了那股杀敌的气势,她竟是几乎连石阶都走不上去了。

陆雪琪比文敏也好不到哪去,但到底两个师姐妹还是互相搀扶着勉强走上了玉清殿。

只是一看周围,二人心中都不禁生出几分凉意,站在玉清殿前的正道中人,一眼看去竟还不到两百人,而且个个身上带着伤,血迹斑斑。

二人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绝望之色,水麒麟纵然神勇,但在魔教妖法之下,又岂能长久?

果然,水麒麟虽然开头神勇无敌,将魔教大军的注意力尽数吸引了过去,但随着周围压力越来越大,水麒麟虽然吼声震耳,但已然渐渐露出颓势,尤其是人群中不时出现那些修道之士以法宝攻击。

对水麒麟伤害尤大,加上周围无穷无尽如蚂蚁一般疯狂涌上的魔教大军,小半个时辰之后,水麒麟终于也露出了畏怯之色,身上伤痕累累。

猛然间只见它巨头一晃,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却是返身大步冲开一条血路,再度跳回到碧水寒潭之中,潜入深水,再不露面了。

虽然玉清殿上的正道中人大都已经在刚才那场战斗中看出了结果,但当水麒麟果然不敌而逃的时候,每个人面上仍是露出了痛楚之色,看着那黑压压一片的魔教爪牙再度转向这里,一股绝望的气息弥漫在人群之中。

陆雪琪挣扎着站了起来,将天琊神剑轻轻举起,横在自己的颈边,文敏吃了一惊,刚想阻挡,陆雪琪已经轻轻道:“师姐,算了,已经没有可能了,我宁愿自尽,也不愿再让那些人的脏手杀我。”

文敏眼中含泪,忽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她回头一看身子一震,却是大竹峰的宋大仁,宋大仁笑了笑,伸出手来拉住了她白皙的手掌,紧紧握在手中。

文敏像是突然得到了勇气,面上不再有恐惧与绝望,慢慢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她回过头,对着陆雪琪道:“师妹,你安心去吧,我们马上就来陪你了。”

陆雪琪看了一眼他们紧紧相握的手掌,还有互相依偎的身影,嘴角慢慢也露出了一丝笑意,随后,她闭上了眼睛,在心中轻轻呼唤着:

“小凡,我们来生再见了……”

天琊神剑的冰寒之气,像是透过了肌肤渗入了血脉,她微微笑着,手上猛然抓紧剑柄,突然就在此刻,旁边文敏突然惊叫了一声,道:“师妹,等等。”

陆雪琪怔了一下,放下天琊,愕然道:“什么?”

文敏转过身子,却是望向通天峰的后山,愕然万分的道:“你听,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原本狂暴喧闹的战场上,不知为何,突然间变得安静下来,没有一点声音,那些张牙舞爪的魔教大军,一个个都怔在原地。

沉默的静谧中,古老的同天峰,整座的山脉,竟是缓缓颤抖起来。

一声低沉的长啸,从同天峰后山迸发而出,逐渐拔高,转为激昂清越,声裂金石直冲云霄。

在啸声中,一道巨大的毫光冲天而起,如被禁锢了千年万年的巨龙,轰然跃出,驰骋九天,呼风唤雨而来,狂风呼啸,天地变色,群山尽数低头,无数人手中的法宝兵刃,全都开始微微自行颤抖起来。

“诛仙……诛仙……那是诛仙啊!”

忽地,一阵带着惊喜的呼喊,在玉清殿前响起,青云门残存的弟子中,就算是身负重伤的,也仿佛完全忘却了痛苦。

纷纷挣扎着站起看去,那璀璨而壮观的光柱,通天贯地,不可一世,仿佛就是他们心中无与伦比的骄傲与寄托!

诛仙!

被血色红芒遮住的天,顿时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光辉逼了开去,璀璨的光芒翱翔于九天之下,飞驰而来,在通天峰的上空,霍然迸发,放射出万丈光芒,如炙热的太阳落入人间,将所有的黑暗尽数驱离。

那光辉深处,一个身影缓缓显露出来,只是那光辉实在太过灿烂,竟不能看清他的容颜,只是在光影闪烁之间,人们分明清楚地看到,那个人影的手中缓缓举起了一把古剑。

诛仙古剑!

瞬间,玉清殿上爆发出一阵震天般的呼喊欢呼声,文敏与宋大仁都是热泪盈眶,只有陆雪琪,忽地身子摇晃了一下,面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只是此刻人人眼望天际,无人发现她的异样。

天际之上的那个身影,虽然融在光辉之中若隐若现看不清楚,但那轮廓影子却早已经深深镂刻在她的心中,死也不会忘却,又怎会认不出来?

“小凡……”

她在心中千百次的呼喊着,用手紧紧抓住了胸口衣襟,像是只有这样,才能压制自己那狂跳的心。

此刻,魔教那边天际之上的诡异血球显然也早就发觉了这神秘来客,隆隆转了过来,两边都是光华罩体,一白一红,隐隐有对峙之意。

片刻之后,忽地从血球之中传来一道带着暴怒之意的声音:“原来是你!”

面对鬼王的质问,那光辉之中的身影没有任何的回答,他只是举起了手中的诛仙古剑,瞬间,异啸之声顿起,茫茫苍穹之下,青云山脉七座山峰之上猛然射出七道彩色光柱,冲天而起,如蛟龙行天,划过天际,最终汇聚到那诛仙古剑之上。

异啸之声越来越响,令天地间都充斥了这个声音,片刻之后,仿佛过往时光再度呈现,天穹之下,那巨大的彩色气剑出现了,曾经在无数人心目中流传的诛仙剑阵,终于再一次的,现身於人间。

“去死吧!”

怒喝声中,天空中那诡异的血球也发生了变化,血气滚滚向两侧退开,露出了其中的真面目,众人望去,以他们见识广博,竟也都是禁不住目瞪口呆,倒吸了一口凉气。

血球正中,被团团巨大血气笼罩其中的,赫然是已经完全变作血红色的伏龙鼎,但最诧异的却是,鬼王的身躯竟然已经大半化在这伏龙鼎中,只留下胸口以上和头颅在古鼎之上,面目扭曲的狰狞无比,狠狠盯着对面那璀璨光辉中的人影。

一招手,顿时像是巨力牵引,半边天空上无数的血气竟然全数被隆隆卷起,声势之大无以伦比,如洪流巨滔一般的血气红云,在鬼王手上竟化做了横亘天际长达万丈的巨大红矛,炽热的电芒在其上撕撕乱窜,可怖之极。

“看我将你碎尸万段,畜生!”撕心裂肺一般的撕吼,鬼王像是完全丧失了理智,只剩下杀戮的渴望,巨大无比的红矛轰然撞向诛仙光辉。

通天峰上,尽管对着诛仙剑阵有着无比的信心,但目睹鬼王这盖世魔威,仍是人人变色,说不出话来,陆雪琪更是脸色苍白紧紧盯着天际之上。

这一次出现的诛仙剑阵,与前两次道玄真人驱动的诛仙剑阵并不一样,天际之上除了拥有一柄不可一世,睥睨世间的彩色巨大气剑之外,原先变化万千,铺天盖地的亿万小气剑,却是并没出现。然而。不知为何虽然只有一柄气剑,但诛仙剑阵内透出的那股煌煌之力,竟是比之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光辉之上的彩色巨剑一个小小的移动,都仿佛隐约有撕裂苍穹,扯动星辰之可怖之力。

眼看那巨大无比的红矛破天而来,势不可挡,人群中已经有人惊呼出来,但那光辉之中的人影连闪避的意思都没有,相反的,他竟是迎着那巨大红矛,猛然双手持剑向前一挥,顿时,天际风雷炸响,隆隆而作,青天之下,诛仙巨剑轰然转身,对着那红色巨矛当面劈去。

两把可怖的巨大兵刃在天穹之上,轰然对撞,瞬间迸发出比太阳更炽热千百倍的灼热闪光,没有人可以睁开眼睛,只听到巨响声中,地动山摇,整座青云山脉竟也像是抵挡不住天地巨威,畏惧的想要低下头去。

光华稍散,众人迫不及待向天空看去,赫然只见那激烈的天穹战场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气流漩涡,深邃的黑色如无底深渊,冷冷的注视着凡俗世间,漩涡之下,彩色诛仙巨剑赫然七彩诸色尽褪,化作一把炙热耀眼的白色光剑,刺破苍穹,带着毁天灭地般的气势劈了下去。

红色的巨矛,应声而断!

“啊……”可怕的惨叫,发自和伏龙鼎合为一体的鬼王口中,他带着不能置信的绝望,甚至双眼中已然流出了鲜血,狂吼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有修罗之力,我有修罗……”

最后的话声,被淹没在狂暴的风中,诛仙剑劈开了巨大血矛,却并未收退,而是顺势直冲过去,刹那间,整个天穹都被诛仙古剑的光辉所笼罩,天际风云滚滚,仿佛天下地下诸天天神魔,此刻都为之颤抖畏惧,那可怖的诛仙之力!

那一剑,直刺向伏龙鼎,直刺向鬼王,直刺向血球深处那团团红云罪恶深处!

炽热的光芒燃烧了一切,将天际所有的光芒卷起撕碎,风云雷电撕吼不休,无数的残云被席卷而上,吞没到天穹里那个深不可测的黑色漩涡之中。

鬼王面露绝望之色,但绝望之中更露出了疯狂,他狂笑着,狂喊着,双手挥舞,猛然间插入了伏龙鼎身之上那张恶魔面孔上的双眼之中。

“轰!”一声怒雷,刹那间压过了天穹之上所有的声音,鬼王的双眼突然喷吐了两道血柱,重伤之余的他,竟然仍是狂笑不止,而伏龙鼎上,如被激发了最后的神威,一个可怕的血色身影,高达万丈,在鬼王身后缓缓成形。

“去死吧!”疯狂的吼声,响彻天际,那个诡异的血魔影轰然而动,带着可怖气势,牵动了漫天血气,再度向诛仙光辉扑去。

而诛仙古剑化作的那一道炙热白光之剑,也在下一刻,刺中了伏龙鼎。

“啊……”

可怕的吼叫声中,带着撕心裂肺的痛楚,迸发出炫目耀眼的光华背后,一个人影硬生生被诛仙古剑从伏龙鼎中逼了出去,像是丧失了全部的力量,远远飞了出去,消失在远方天际,再也看不见了。

而这个时候,那个可怕的血魔影已扑到了光辉中的人影身前,失去了诛仙古剑的护持,那个人影现在看来在血魔影万丈身躯可怕的力量之前,仿佛弱不禁风。

“吼吼”狂呼之中,那个光辉中的身影赫然一把被血魔抓了起来,只不过片刻工夫,瞬间光辉尽散,那其中的人影也顿时被血影吞没,通天峰上的人们大惊失色,尖叫连连,陆雪琪身子大震,面上血色尽失,“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子摇摇欲坠。

突然,那眼看获得胜利而猖狂大笑的血魔影,巨大的身躯猛然一僵,倒飞而回的诛仙巨剑,闪烁着炙热光辉的诛仙之力,从背后插进了他的胸膛。

在诛仙古剑的周围,汹涌的血气顿时纷纷散去,巨大的身躯上露出了可怕的伤处,快速扩大,那血魔影发出惊天动地的狂吼,在身躯即将破碎的前一刻,猛然将手中那**的人影身躯仍向了天际可怕而深邃的漩涡之中,瞬间被一团光芒吞没,消失的无影无踪。

紧接着,血魔影发出了最后一声嘶吼,终于支撑不住胸口那可怕的诛仙之力的侵蚀,在炙热的白光之下,吼声之中,烟消云散。

天际,红云渐退,风云渐息,失去了血芒的控制,那无数的魔教爪牙像是做了个恶梦一般,眼中红光消散,慢慢都清醒过来。正道这里,人人面面相局,恶梦之后,仿佛竟有中不能置信的错觉。

“胜了?胜了?”每个人都互相如此询问着,热泪盈眶,像是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

文敏与宋大仁紧紧拥抱在一起,片刻再不舍得分开,半晌之后,文敏才想起什么,流着泪却带着笑,转过头去看陆雪琪,口中苦笑难辨地叫道:“师妹,师妹。你看我们……”

她的话声突然窒住了,在她的身后,陆雪琪整个身子倾倒,像是再也没有丝毫生气一般,整个人昏倒了过去,只是这小小的悲伤,很快就被通天峰上下爆发出的如波涛般的欢呼声淹没了。

天际之上的那个漩涡缓缓消失,和煦的阳光再一次洒向人间,带着久违的和平与温暖。

共 6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诛仙确是一部不可多得佳作,全书以天书为暗线委委道来,把虚幻描述的如实情,真实如身临其境,特别是田不易夫妇逝去前后那段感人肺腑,读之不由泪下,名列排榜第一当之无愧!

    1. 情丝无殇说道:

      挺好看的

  2. 匿名说道:

    极差的一本书

    1. 匿名说道:

      极差的书你看到最后?极差的书这么多人看?你是在间接评论我们看书人的眼光极差咯?下次再发表评价请加个你觉得!大师…

    2. 匿名说道:

      没品位

    3. 匿名说道:

      一万人看一万人都说经典,你却说是垃圾,一万人都不如你,你好牛逼!

    4. 匿名说道:

      你知道个屁,这是2006年的小说,估计你脑子有水吧!

    5. 肉包说道:

      碧瑶死没写呀结局没看懂小凡到底和谁在一起了

    6. 匿名说道:

      你爸比,是不是眼瞎

  3. 匿名说道:

    结局太潦草了,不完整,前期铺垫的情节到最后没有展现出来!

  4. 匿名说道:

    虎头蛇尾

  5. 匿名说道:

    结局写的不好,很多人物最后都没介绍清楚,周一仙和黑衣人身份,焚香谷的下场,小白,苍松,雪琪,小凡,的结局是好与坏

    1. 匿名说道:

      有一本同人小说,诛仙续,以前一直以为也是萧鼎写的,后来才知道不是,不过真的是接着诛仙写的续集,里面那些人物的身份也都交代清楚了,碧瑶还复活了,最后陆雪琪和碧瑶都跟小凡在一起了

    2. 匿名说道:

      已经交代了,只是没有明说。

  6. 看了很多年书说道:

    结局写的不好,很多人物最后都没介绍清楚,周一仙和黑衣人身份,焚香谷的下场,小白,苍松,雪琪,小凡,的结局是好与坏

    1. 匿名说道:

      有可能是为在下一部里说明的

  7. 匿名说道:

    萧鼎看到终于释怀了,2b们,要是一次全交代清楚了,以后怎么写诛仙二、三、四……

    1. 哈哈。道友你早已看穿了一切说道:

      哈哈

  8. 快看过来说道:

    1、三眼猴10年是呆在大竹峰的,后边搞错了,不是和小凡在一起的ok?
    2、10年后这一年也太久了吧,这一年有多少天,只是小说里边7天8天的过得很快的,应该不是10年前而是12年前了。
    3、巫妖为怎么不会死,活了几千年他可是人啊,和玲珑是一个时期的人呢,不是说人不会长生吗?
    4、星盘给人家天音寺没还吧,这个影响小凡的形象哈!
    5、碧瑶的尸体不坏哈,最后是不是被幽姬偷走的, 最后铃铛是怎么响的,风吹的?
    6、鬼先生人怎么这么好,教小环的有不是还魂术能救人吗!
    7、张一仙到底什么玩意,啥子都懂,我怎么感觉他是没有了发力的青叶。
    8、里边的上古神兽和神器也太多了,妖神简直是徒有虚名。

    1. 匿名说道:

      是周不是张。星盘我看已经直接毁了。而且那几个和尚也不会在意。玄幻小说当然妖啊怪啊多。
      他们追求的是永生才是。不是长生。
      徒有虚名?你倒是去挡个诛仙看看。
      小环的还魂术不是鬼先生教的。她之前就会还救了金瓶儿。
      铃铛说我愿意响你管的着嘛?这样的智商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1. 匿名说道:

        铃铛里面有碧瑶的灵魂

    2. 匿名说道:

      哈哈哈,何止这8个问题呀,还多者呢,不过心魔这一主旨还是很不错的,整个小说框架也是可以的。

    3. 匿名说道:

      巫妖是人?不是阴灵吗?早死了

  9. 匿名说道:

    真好,看两遍了还想看

  10. 太多愁说道:

    我觉得诛仙很不错,但不足的是最后的剧情好多人死了本来能救的人却因话不完整而中断线索,导致结局让我有点为万剑一感到叹惜,这是为了给读者发挥想象力么?

  11. 太多愁说道:

    我重复翻诛仙这部小说算了算也重复看了4年,里面每一个激斗片断都还记得,看网友专业评论后我也觉得结尾仓促,给人感觉作者想快点完结而写的,希望作者能出后续

  12. 太多愁说道:

    诛仙的读者会不断的支持作者的写作,很盼望诛仙出后续,希望不要再有太多人因为少说几个字少了几分钟就不能救活的令人觉得可惜的剧情,谢谢,永远支持诛仙

  13. 诛仙说道:

    好多坑,小环,黄半仙,林惊羽,鬼宗四大护法由来,樊相谷,巫祖,上古神器多次出现,确没详细情况,小灰,

    1. 圆小球说道:

      我觉得碧瑶没死啊,有没见着人,怎么可以认为是死了呢

  14. 匿名说道:

    好看 期待第二。赞赞赞

  15. 匿名说道:

    还可以

  16. 你妈说道:

  17. 匿名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离开学校后,在社会大染缸浸泡旧了的关系,凡事都用现实的眼光去看,于是就觉得这部小说还是有非常非常多的瑕疵,就拿这章来说,一会写说比那妖兽无数的兽妖灾劫还恐怖,一会又写那数十万的攻山大军中,大部分为着魔平民百姓,无厉害之处,只是力气大虚张声势而已,一会还写说几百个青云弟子中一个弟子就要对付十个左右厉害的着魔者;再者是修行不怎么出众的青云后辈还没死,那修了上百年的水月先死了,还死在没啥高手围攻的情况下;还有青云前山都红光满天厮杀声震天了,后山那资质很厉害的林惊羽却不为所知,等等诸多问题啊。要说解释,或许正如一些书友说的,仙侠小说而已,何须这么较真呢。

  18. 匿名说道:

    加v信 z701777看青云志

  19. 匿名说道:

    结尾有点仓促,作者和碧瑶有仇呀就是不让碧瑶复活

  20. 一个看客说道:

    这边书看了几遍了,一点都不腻。我也只为了了解小凡这痛苦的半生经历,有没有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看的是他身上、身边发生的事!其他事物、人物我也只想看到当时作用,而不想对他们刨根问底。就如现实我们身边的人和物,你~会对他们刨根问底,把他们弄得一清二楚么?

  21. 匿名说道:

    第一次见你,是你家扯花生

    你说你喜欢我,我去你家扯了一个星期。扯完,你说觉得咱俩不合适!第二次你家掰苞谷,你说舍不得和我分开,我去你家掰了3天,把我晒的躯黑,结果你告诉我你要好好考虑一下!今天你又说还是觉得我最好,还想和我在一起,老子晓得了,你家应该是要打谷子了!

  22. 很好~说道:

    第一次见你,是你家扯花生你说你喜欢我,我去你家扯了一个星期。扯完,你说觉得咱俩不合适!第二次你家掰苞谷,你说舍不得和我分开,我去你家掰了3天,把我晒的躯黑,结果你告诉我你要好好考虑一下!今天你又说还是觉得我最好,还想和我在一起,老子晓得了,你家应该是要打谷子了!

  23. 很好~说道:

    第一次见你,是你家扯花生

    你说你喜欢我,我去你家扯了一个星期。扯完,你说觉得咱俩不合适!第二次你家掰苞谷,你说舍不得和我分开,我去你家掰了3天,把我晒的躯黑,结果你告诉我你要好好考虑一下!今天你又说还是觉得我最好,还想和我在一起,老子晓得了,你家应该是要打谷子了!

  24. 麦兜说道:

    不对啊,这么多坑没填!鬼先生要小凡去找小环去青云救谁?小白怎么找到了招魂术确没下文!碧瑶的身体了!应该是转移了啊!结局不对路啊!幽姬应该把碧瑶带走了吧,为什么什么也没说了啊!后文……

    1. 匿名说道:

      救肯定是救碧瑶啊,去青云后山应该是知道诛仙是第五部天书,叫他去取吧

  25. 逗逗说道:

    好多问题

  26. 匿名说道:

    没有坑留着你还会想着吗?有的时候坑留着就是让你想的为啥要填

  27. 匿名说道:

    简直是一拳超人,一击必杀。

  28. 誓言说道:

    《诛仙》嘛,我们这一代小说读者的一种情怀。当时分部出的,看的昏天暗地。那时修真小说的一个标榜。现在再看,可能年龄长了,口味被那些科班出身的喂叼了,感觉有点小瑕疵,剧情没的说,是极品,就是结局太匆忙了,费大心思挖的坑多数没填上,不只是《诛仙》,好多书都给我这种感觉。结尾是一本书的点睛部位,结局不写好,书确实感觉不完美。

  29. 匿名说道:

    不是要出了第二部了吗,还在纠结

  30. ...说道:

    小说是很好的 周围的人都是看了青云志来看的小说包括我 小说是小说 电视剧是电视剧 虽然电视剧成了注水志 张小凡男主论为配角 我峰宝拍了四五个月等于拍了五十五集预告 小说文笔很好 周围人有认同也有不认同 小说出来有很多年了 可能现在和以前相比有所不同 不认同也可理解 诛仙是我看过所有小说中最放不下的唯一的一本 看了一遍又一遍 每次看总能有不同的体会 毕竟是一代人的经典 每次看都哭的要死要活 尤其是碧瑶挡剑和田不易死的那段 为了碧瑶成为鬼厉为了师父变回小凡 一生可曾为自己活过…心痛。

  31. 峰宝一起峰说道:

    呵呵!我也是看了峰宝的青云志才看的书,感同身受

  32. 峰宝一起峰说道:

    是啊!我也是看了峰宝的青云志才看的书,感同身受

  33. 匿名说道:

    前面六章写的非常不错!第七章草草的就结局了!!好多疑点都没解开!!!

  34. 结局台草率了吧说道:

    前面六章写的非常不错!第七章草草的就结局了!!好多疑点都没解开!!!

  35. 匿名说道:

    难道你们不知道还有诛仙2么

  36. 随便B几句感想说道:

    初中看第一遍,又看青云志,认为小凡就应与碧瑶在一起,现在重读小说,释怀不少。碧瑶与陆雪琪都深爱小凡,只是方式不同,碧瑶是开放的热烈的,陆雪琪是内敛的,碧瑶有些先入为主,悲剧让人痛心,但不能否认最后凡雪一起也是可以接受的。 另:坑太多,结局有些草。

  37. 匿名说道:

    不正常

  38. 匿名说道: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岂不快哉

  39. 张小凡*陆雪琪说道:

    这部书我看了2遍了,内容非常好,由其是写张小凡和碧瑶,鬼厉陆雪琪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时,写的也非常好,是我认为的最好看的书,支持诛仙,支持萧鼎继续出234甚至更多部

  40. 张小凡*陆雪琪说道:

    峰峰紫紫在一起

  41. 张小凡*陆雪琪说道:

    点赞

  42. 匿名说道:

    很差劲啊,看到小凡和陆雪琪的那一段尤其痛心,为碧瑶感到伤心,我最痛恨的就是男人爱着一个人的同时又放不下另一个人,碧瑶可以为小凡去死,陆雪琪呢,呵呵,我不说了

    1. 匿名说道:

      陆雪琪也一样啊,小凡危急时都挡在他面前

    2. 匿名说道:

      呵呵 近视还是健忘

  43. 匿名说道:

    这本书,我已经看了不下于十几遍了,喜欢了六年,可是,每次看都会被小凡的坎坷一生所深深感触到,发自内心心疼他,他其实要的并不多,只是想过一个平凡的生活,可是事与愿违,虽然书中有很多坑,作者都未给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但也正是因为有这么多的悬念,才吸引了很多的人一遍一遍的在阅读,只为寻找到那么一丝的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