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细品诛仙情 – 长篇书评(四)

书友2016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8、张小凡满是血痕的身子,轻飘飘地向外飘去,前方,就是那个神秘黑暗的深渊!她在半空中深深望去,只在一个瞬间,却仿佛曾经往事,一幕一幕,掠过心头“青云山通天峰上,那个抽签时看她脸红的少年;那场比试之际,雷电狂风中,突然心软的眼神;适才为了她吐血,不顾一切冲过来救她的人啊!一块巨石当头砸下,陆雪琪咬着牙,寒着脸,用了最后一分力气,伸手在巨石上一借力,改变了身子方向,向张小凡那里飞去。

这几个细节指向一个结论,陆雪琪对张小凡的关注在逐渐加深。

9、她发出一声轻轻的呼唤,慢慢地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千百年间,曾有一个古老相传的问题:你若是长久沉眠方才醒来的时候,第一个想见到的人,会是谁?谁也不知道陆雪琪可曾听过这个看似无聊的问题,而此刻,映在她眼眸之中的,是在幽幽白光之中,张小凡关切的眼神。那是在黑暗中,唯一的温暖!

10、陆雪琪此刻也发现,周围无数飘荡的阴灵的确没有扑上来,只在外围游荡,似乎对张小凡那根黑色的短棒十分畏惧,定下心来后忍不住道:“你这法宝叫做什么,怎地如此厉害?”张小凡面上一红,道:“叫、叫、我叫它做……烧火棍,另外我也不知道它怎么会如此厉害。”陆雪琪奇道:“烧火棍?”张小凡看着面前这女子在幽幽白光之中,肌肤如雪,虽然有些苍白却更是美丽,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道:“是,我平日在大竹峰上负责做饭的,用它来做烧火棍。”陆雪琪一时说不话来,怔怔地看着半空中那根难看的黑色短棒,半晌方低低地道:“烧火棍!我得恩师传道,艰辛修行,又有天琊神剑,却败在了一根烧火棍之下?”张小凡心头忽然一跳,只觉得陆雪琪的脸色在这片刻间又白了几分,几乎看不到丝毫血色,忍不住道:“师姐,那时可是胜了啊,而且,我听说若不是#在与我比试时元气耗损太大,决赛时也不一定就败给了齐昊师兄……”

可以这么说,一路行来,陆雪琪是第一次这样主动关注一个人,关注这个人身上具备的品质。第三个细节那里,他两的目光在空中相接,她转过头,脸色变的更白,显然不是因为蝙蝠太过凶恶。大约是在那种情况下,接触到张小凡的目光,内心有微微的触动吧。这个从来没有恋爱过的女孩子显然缺乏经验,对于自己心动的事实还不习惯,看得出她是在克制自己的心动,为自己不自觉对某人特别的关注感到不适,所以脸色变的更白,而不是泛出些许羞涩的轻红。

第四个细节,在被恶心可怖的蝙蝠尸体淹没时,她的本能反应——抓住了张小凡的胳膊。为什么?齐昊,曾书书的修为都比张小凡高的多,她不去抓这两个人,却抓住张小凡。如果不能解释为她已经对这个人产生了感情还能解释成什么?一个人的本能反应是无法欺骗别人的。她当时已经从心底相信张小凡,相信这个小师弟带给自己的安全感,尽管他看起来并不聪明。

11、陆雪琪霍然转头,没有什麽言语可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一直以来她独自与这些阴灵搏斗,猛然间听到同伴的声音,竟是有种从未有过的欢喜泛上心头。

12、这年轻的一男一女,在这黑暗世界之中,彼此搀扶,彼此依靠著。陆雪琪看著满天飞舞愤怒却还是不敢冲下的阴灵,心中忽然一阵说不出的欢喜,虽然还未摆脱险境,但有个人站在身边,真是很好。

13、张小凡把陆雪琪缓缓放到地下,犹豫片刻,看著那已成了黑色的伤口,叹了口气。彷佛永恒的黑暗,又恢复了平静,死一般的寂静。张小凡微微觉得有些头晕,但看著包扎好伤口的陆雪琪的脸上已没有黑气,这才松了口气。

14、陆雪琪感觉到身后那无情海上,吹来了一阵一阵的寒风,冷入心间,而自己体内酸软无力,更隐隐有头昏恶心的感觉,只怕是馀毒未清。她是何等聪慧,不用想也知道这种情景,张小凡要照顾她只能是二人同死。她转过头,向张小凡看去,这少年此刻似乎还是有些紧张,身体绷得很紧,连扶她的手也因紧张而用力,甚至於在他眼中,还有对生的渴望,对死的畏惧。只是,他却分明没有,哪怕一丝的退缩。“张师弟。”她轻轻地唤了一声,张小凡听到了,肩头也动了一下,似乎正要回过头来,但不知怎麽,却终於没有回头看她。“陆师姐,在平台之上,甚至刚才奶都救我护我,我┅┅我┅┅不走。”张小凡心情激荡,正想说些豪言壮语什麽的,但话到嘴边,却似乎失了踪影,最后只得乾巴巴说了“不走”两个字。陆雪琪不说话了。张小凡心里忽然有些不安,是不是自己言辞上冲撞了她呢?不知为了什麽,从当初见到陆雪琪开始,他就有些害怕这个冷若冰霜的女子。无情海上吹来了冰冷的寒风,吹起了身后那个沉默女子的几根长发,轻轻掠过他的脖子脸颊。

从第八个细节可以看出,陆雪琪对张小凡,无论是初次还是后来的相遇,她都留有印象。当张小凡不惜性命来救她被大水冲下悬崖时,她朝他飞过去抓住他的手,一起掉下了悬崖。情节发展到了这里,可以说,即便陆雪琪此时还不算‘爱’上张小凡,但至少,张小凡在她的世界已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存在了。

第九、第十一、第十二个细节,作者让他俩在共患难中依靠对方温暖对方。患难而见真情。两个人感情要是没有经历共患难这个阶段,是有缺憾的,不完整的。因为人们经历了就知道对方是否会在危急时刻丢下自己独自逃生,是不是一个真正值得信赖的,可以托付的人。而且,在这样危险高压环境下,感情的递增速度很快,这就很好解释了,前一天,冷冷的陆师姐还处于心动的阶段,接着就爱上了张师弟,感情上有了由量到质的飞跃。这样的过渡尚算自然不突兀。

额外说两个有趣的情节,第十个,陆师姐与张小凡关于烧火棍法宝的对话,这估计是陆雪琪自出道以来第一次无语地,尝到了挫败的滋味。而打击她的是被众人嘲笑土鳖的烧火棍……想想要是换做你是个品学兼优的三好生在一次竞赛考试中输给了一个实力远远不如自己的人,而原因竟然是他事先喝了一口脑白金而超常发挥……这感觉是不是很囧?第十三个细节,估计很多人都有讨论,当时,张小凡是怎样为他的陆师姐解毒的呢?看电视看武侠小说都知道,有人中毒,那就得用嘴吸出来。这个常识用在这里是不是说明,张小凡,嗯,这样为陆师姐解毒包扎?这里是不是张小凡那啥啥陆师姐的有力罪证?这个问题真的很难解,萧鼎完全隐满了疗伤过程。张小凡事后感觉头晕,也不能说明是因为帮忙吸毒导致,换别人埋头做事做久了抬起头的时候还犯头晕呢。不过他放陆雪琪在地上的时候,看到那个伤口,犹豫了一下。如果是普通的包扎,我相信他不会有犹豫。正因为要帮忙的方式有点特殊,而对象是高傲的师姐……所以才会犹豫吧。但陆师姐的伤口处理显然不能拖下去,于是他还是冒着事后被师姐察觉扇两大耳刮子的危险,吸了毒。他的犹豫让人相信,是的,这里应该是他俩第一次有肌肤之亲的发生时间……

回到原话,前面说到陆师姐的心动变成爱恋,有了质的飞跃。第十四个细节,当陆师姐叫张小凡离开的时候,张小凡回答她说他不走。她沉默了。很难一言描绘当时她的心境会怎样澎湃。我相信这个时刻她完完全全爱上了张小凡。

很感动,因为张小凡至始至终对她都不离不弃。

很喜悦,找到一生的伴侣。很欣慰,自己的眼光不错,运气也好,遇见了这个值得她付出感情的人。

很幸福,身处危境,但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共同面对,不会惧怕,死了也不遗憾了。

那个时候,面对魔教的人逼上来,这样紧张的气氛,但我觉得,陆雪琪感觉到了幸福,那是一种爱上别人才能体会得到的幸福。是一个从来没有爱过别人忽然尝受感觉到爱的喜悦的幸福。也是一种无比欣慰的幸福。张小凡何其有幸,能得到一个女子这样的垂青,这样的一份真心。

她认定了他。不管他在别人眼里是多么平凡不起眼。

她认定了他,不论今后各自遭遇离离散散,都不曾放弃。

她认定了他,才能在伤害与被伤害后还能相伴到底。

我羡慕张小凡,他的人生真是比红尘中无数为不爱烦扰为爱苦恼的人们幸运太多了!

共 2 条评论

  1. 见素说道:

    诛仙是我小学也是人生中读到的第一本小说,即使因阅历尚浅,只是囫囵吞枣将其当成一部武侠小说,依然久久不能忘怀,如今再读,分明是一部灵魂救赎的经典。,其中的情思催人泪下

  2. 匿名说道:

    题材真的非常好,可是作者的文笔着实不敢恭维,总结一下,一是描述故事情节的写法过于繁琐,用词太虚,几乎是一句描述故事人物动态的句子,就加一大段或风景或心态或抒情等等的修饰,反反复复,使得故事动态情节不连贯,让读者看的很累,有点废话连篇的感觉。二是故事主线情节构思很好,但是作者在写的时候却很凌乱,在故事分支上写了很多事情,但最终故事结局也没体现出和主线故事融汇贯通,甚至没有任何交代,让人感觉是在浪费感情。例如关于周大仙,小环的故事,周大仙到底是谁,小环修炼鬼道对于故事是为了什么?,最后决战时刻,焚香谷的人呢,焚香谷的阴谋呢?,到了最后连林惊羽都消失了,只是一笔带过,整篇小说从主线故事到分线故事,写得可以说是虎头蛇尾,支离破碎,说句实话曾经看到一半时有点看不下去的感觉,好的故事描述应该是越往后越引人入胜,而看诛仙越往后越有种烦躁的情绪。三是总体感觉作者写的很随性,写作态度不严谨,有种写到哪是哪的感觉,写完后没有认真修稿,总之是糟蹋了这个好的故事框架,唉,鸡肋之作啊!食之无味,弃之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