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细品诛仙情 – 长篇书评(九)

书友2016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碧瑶为张小凡挡住那一剑诛仙,张小凡叛离青云,岁月荏苒,十年光阴悄然而逝。

当再次落笔到小说里,作者没有像长牛皮藓似的,接着往下写主人公悲惨地失去爱人的命运。

他跳离出一段时间。

不多不少,正好十年。三千六百五十个日夜。

十年足够一个少年成长到青年。

十年足以让人变得回首不识当初的模样。

一个普通人有了十年的积淀,回想十年前的自己都会哂笑。

那么,对于一个饱受人生颠簸、打击的人来说,十年意味着一段残酷的岁月。

他承受的痛苦,愤恨在经受十年的涤荡让一个当初单纯的少年变得冷漠无情。逝者如斯夫。

十年提供了一个人物转变的时空。

十年的断层更暗示了一个新的开始——一个人,一段情的新起点。

鬼厉出场了。诛仙三的第一章开始,便写的是他——曾经的张小凡,十年后的模样。

魔教的后起之秀,嗜杀人命,光是听到这个名字都叫人不寒而栗。他变成了一把杀人凶器。

陆雪琪紧随其后,出现在玉清殿上,“陆雪琪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又似把什么都深埋在深心,那双明眸转动,目光在林惊羽身上看了一眼,似乎想看出什么影子一般,但终于,还是移开了。”

林惊羽与张小凡同为草庙村的遗孤,两人感情如兄弟。陆雪琪透过林惊羽想找到的影子,不言而喻。张小凡这十年里成为了什么样的人她已有所闻,他不是当年的他,但是她所思念的他,却依旧是十年前的他。看到林惊羽她想找到与张小凡那十年前有点木讷,有点自卑,有点倔强的样子,结果当然是失望的,林惊羽向来是天之骄子,他的身上怎么会有张小凡当年善良中透着卑微的气质?她移开了目光,任何一个与张小凡有关的人都能勾起她对他的回忆,可是,这些回忆却不能找不到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承接。

现在的他在哪里?他长成什么样儿了?还能念记曾经同生死共患难的旧日同门之谊……太多疑问盘旋在心口,却只能一个人移开目光,独自怅惘。

想起有句话这么说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这话的意思是,那年春风下观赏桃李共饮美酒,如今,江湖一别已是十年,常对着孤灯听着秋雨思念着你。

我思念的是当年的你。

她思念当年的他,而他思念当年的另外一个人,所有的真心话只对碧瑶讲,““原来,那根倒在地上的黑节竹还躺在那里。碧瑶,你还记得吗?就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坐的那根竹子……”“原来,什么都没有变,碧瑶。”

他们很快见面了。在死泽,第一次直面相对十年的距离。

原文:

生死一击,就在此刻!

那人手握剑柄,鬼厉紧握噬魂,对冲而上。

两道厉芒,瞬间将周围瘴气生生逼散!

仿佛屏住呼吸,等待决出生死的那一刻……

白皙的手,握着剑柄;风吹动的衣襟,猎猎飞舞;她如九天的仙子,绝世的容颜,在这云开雾散的一刻,出现在另一端。

陆雪琪!

许多年后,再相见的那一刻……

是什么样的目光,在彼此凝望,

哪怕,只有片刻的时光。

突然间,整个世界仿佛突然静止,灰色的瘴气被无上的法宝逼退,缓缓现出了那个男子的身影。

那个深深镂刻在幽幽心间的男子,就在前方。

她全身不动,只有心,微微一颤。

两件法宝如电,如光,如三生七世纠缠的宿世冤家,生生逼近,是恨,是爱,便要在这瞬间分出你死,我活?

那一刻,便在眼前!

那一刻,就在呼吸之间!

是什么,比这电光更快;是什么,在心头悄悄萦绕?

是心意吗……

光芒大放的噬魂突然微微一偏,让了开去,鬼厉陡然间胸口大开,肩头的小灰尖叫起来。

蓝光点点如星,喷涌而来!

却不曾感觉疼痛。蓝光从他的身边间不容隙的划过,仿佛冥冥中,有着什么感应一般,“天玡神剑”也向另一侧微微偏去。

这一个瞬间,实在是大大凶险,鬼厉与陆雪琪谁慢了一手,或是迟疑片刻,就可以立刻将对方斩杀于法宝之下。

只是,他们竟然都莫名放弃了。

错身而过的那个瞬间,他仍深深望去。

那个美丽女子深深眼眸之中,原来倒映着的,是他的影子……

片刻之后,因为二人准备生死一搏的力道太大,他们各自向着不同方向,身不由己的飞了出去,远远分开!

空气中,衣襟上,隐约的,是不是有她幽幽的香气?

这一段作者写的还真是一点都不含蓄。

这两人又一次以对决的姿态出现在对方面前。

记得么?他俩第一次正式会面——七脉会武,当时也是两人对决的场面。

只不过十年后的开头,让两人这样相见,是跟他们此时的立场相符合的。

一个站在魔教,一个站在正教。

正邪不两立,非我死即彼伤。

但是他们在交手的最后一刹那,都不约而同停了手,想起过往的牵绊,各自内心的不忍阻止了剑与棒的碰撞。

于陆雪琪而言,是因为她爱这个人,思念了这个人整整十年,现今见了,怎么能再挥剑相向?

于鬼厉而言,陆雪琪是故人,十年前她维护他,她救他,他是那样感激她,尽管他没有任何机会回报她的恩情,但他心里一直是挂着的。

十年后的他杀谁都可以,却不能杀十年前于他有恩之人。

恩情,爱情,都是情。

两人跨越十年的匆匆会晤,由各自的立场拔剑相向,再到见面后认出对方,被感情所阻没忍下手。

这说明,十年后的她和他,由于对立的身份,在立场上,是敌人。然则,那曾有的斩不断的牵绊,情愫,他们实则是有情之人。

到底是立场重要,还是感情更重要。

各自偏离法宝的轨迹已然证明,感情胜出一筹。

短短的碰撞,猝然的收手。这么一个重遇的开头,其实已然将此两人的结局隐含其中。

这段感情的开始必然是水与火的缠绵,水火既不容,两者皆伤。

而到最后,感情跨越阻隔,真情才是永久。他和她尽管立场不同,尽管互相伤害,但依旧会因相爱而走到一起。

所以某说,作者安排的这出见面会,太不含蓄了。

这个开始已经把结局都提前预告了。

而且,诛仙一诛仙二,作者从未用如此煽情的语调来描述谁谁谁的纠葛,对碧瑶没用吧,对陆雪琪也不曾用过。

最后这句“空气中,衣襟上,隐约的,是不是有她幽幽的香气?”怎么看都觉得是话外有音,余音未了的一句反问。

这两人十年后见面一开始就摆出一副相恋已久的格调,这叫躺在寒冰室碧瑶情何以堪?

作者此举的意图太过明显。

这一段写的虽然好,但某个人认为不要这么煽情更好。

毕竟鬼厉心里不曾有过陆雪琪的轮廓,他们只是站在了一个新的起点。

新开始是需要时间来令人适应,逐渐过渡的。作者写这两人碰面,一来就如此生猛,真是性急了点。

手法上用力过度。

他们的第二次见面,感觉要比这次收敛了一些。

具体情况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