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细品诛仙情 – 长篇书评(六)

书友2016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前面说到碧瑶为爱成全,为她深爱的人献出性命无怨尤。那么,女主角陆雪琪随着《诛仙2》情节的延展,她又是如何付出如何表达自己那隐藏的爱呢?

细节一:法相走出两步,忽又回头,对着张小凡微笑道:“张师弟,你有空可要去看一看贵派的陆雪琪陆施主了,她对你可是担心的很呢!”说着面上微带神秘,与法善相视而笑,一道去了。张小凡呆了一下,忍不住向一旁的青云门小竹峰处看去。这一次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师未来,各女弟子以大师姐文敏为首,听从苍松道人与田不易的调遣。陆雪琪此刻就正站在她们中间。一个多月不见,陆雪琪显得清瘦了些,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伤带来的,但从这里看去,张小凡仍有惊艳感觉,只觉得这女子竟是天生的艳丽,绝世的容颜,即便是她清瘦了,也仿佛是在盛开的百合间,轻轻显露的那一滴清冷露珠,凄清而带着些孤傲,更添清丽。小竹峰门下女弟子,大都是容貌美丽的女子,吸引了周围无数目光,除了天音寺那些目不斜视的老和尚,青云门和焚香谷等男弟子都有意无意地向这里看来,陆雪琪更是吸引了最多的眼光。只不过这时的她,却又恢复了当初的冷傲,目光无意间扫过张小凡时,也只淡淡停留了一下,便移了开去,没有什么其他表情。

细节二:张小凡眼看着田灵儿与野狗接上了手,心中焦急,正想也出去帮上一把,忽然间肩头被人拉住,一看却是大师兄宋大仁……张小凡脸上一红,向周围瞄了一眼,见周围诸人似乎都在看着场中,无人注意到他的失态,宋大仁也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看着半空中的斗法,这才放下心来。便在这时,他突然感觉有道目光,从旁边落在他的身上,只是他转过头去看时,见那里是小竹峰诸位师姐所在,陆雪琪也在其中,却没有一个人看向这里的。

细节三:雨水从他湿淋淋的发间流淌下来,顺着他的脸庞滑下,张小凡的眼睛几乎已经睁不开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在这风雨无人的时刻,他却突然看见,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身影,一双脚,踏在了他的面前。他吃力地抬起头,天空中电光闪过,巨雷轰鸣,藉着那一道微光,他看清了那一个凄美女子,站在他的身前。张小凡整个呆住了。陆雪琪浑身上下一样湿透了,闪电一闪而逝,她的身影也变做了黑暗里一道朦胧的阴影。可是张小凡却分明感觉的到,她就在自己的面前。在暴雨狂风之夜,这般温柔的身影,在他的面前轻轻蹲了下来。雨愈急,风更狂!树林深处,彷佛有妖魔狂啸,哗哗作响。一只冰凉的手掌,带着微微的颤抖,抚过张小凡的发梢,彷佛梦语一般的声音,在这个风雨之夜,低低地道:“别怕,很快就会过去的。“……”“我会在这里陪你的!”“……”“轰隆!”雷声彷佛震裂了夜空,震碎了心魄。狂电闪处,风雨呼啸之中,冰冷雨花如妖魔一般狂舞时分,那一张温柔的脸,那一双温柔的眼,如幽梦中最甜美的身影,陪在身旁。她在风雨中,低声自语,对着张小凡,又彷佛是对着自己深心,轻轻,轻轻道:“你救我护我,不惜自己的性命,我便一般对你了。你心中苦楚,天知我知,我不能分担你的痛楚,便与你一道承担。总希望有一日,你能与心中爱人,欢欢喜喜在一起的……”话声越来越轻,渐渐消逝。风雨更狂,那身影这般柔弱,若风中受伤的小草,摇摆不定。张小凡心头恍惚,如梦似幻。严歌苓芳华小说

在开展正文以前,我必须说一句,正是这三个细节让我喜欢上书中陆雪琪这个人物。碧瑶为爱奉献令人感动,然则,陆雪琪为爱隐忍则令我心痛。

先说在张小凡大难不死回去见到陆雪琪以前,就有几拨人提到陆雪琪在那死灵渊下焦急的寻找张小凡,最后强行被齐昊等人带回青云山。先是燕虹这么说,随后田灵儿听了齐昊也这么说,这回连最不通男女情爱的和尚法相法善还这么说,而且还相视神秘一笑,大家都看出来了这陆雪琪对张小凡不是一般的好,可不是么,对谁都冷冰冰的,唯独对这张小凡那可真上心。看吧,在那死灵渊下不顾自己伤势,坚持要找到他。张小凡听众人这么一说啊,真是感激陆雪琪对自己这片赤诚的同门之谊,于是朝陆雪琪看过去。这个时候陆雪琪也看到了他,但是,微妙的是,陆师姐并不如他想象中那样给他一个微笑,或者说句什么话打个招呼。但陆雪琪没有,眼神仅仅就看了一眼,又转过头去注意其他的了。按理说,听这么多人说起陆雪琪对自己这么关心,她见到他回来应该不会这么冷淡,况且他们在那深渊下面还有过命的交情,互相帮助互相扶持,陆雪琪怎么着也不该连个招呼都不打啊。但陆师姐就和以前他们不熟悉的时候一样,冷冷的没有任何表情,就看了他一眼就没搭理他了。张小凡稍微感觉到了点儿失落,因为陆师姐的反映啊与他觉得两人陌生的关系应该得到改善这么一个预想有出入。但是他没过多的纠结,因为他知道陆雪琪的性格就是冷冷的,本性使然吧。再加上他刚刚才见到心心念念的田灵儿,还有什么能比这个师姐更重要啊。他根本就没多想,为何陆雪琪反映这么冷淡。张小凡不懂女孩子的心思,他连田灵儿都没看明白,要是这个时候就能看透陆雪琪的心思,那可真是难为他了,活像奔2的电脑处理I5的程序,那压根儿啊就没在一个层次。

应该说,以这个时候张小凡对人对事的眼力还停留在汗毛都没长齐的少年阶段,因此他领悟不了也匹配不了陆雪琪的一片深意。要这个时候让这两人就开始谈恋爱啊,还真不登对。一个高一个矮,存在很大差距,于陆雪琪而言,那得算俯就。于张小凡而言,绝对是高攀。所以这个阶段,作者没让这两人在一起是英明的决定。

话扯回来,那陆雪琪为什么见面就冷冷淡淡的呀,她那么关心张小凡就不想去问声好?就不想知道张小凡怎么逃出来的?她就真一点儿都不关心?不!她关心,她在意,她留神着呢,你看第二个细节那里,张小凡想为田灵儿出头,跃跃欲试的样子,感觉到小竹峰那堆人中间有人关注他,那还能是谁啊,铁定陆雪琪呗!她一直在留意关注张小凡的一举一动,但是,她没让人知道。不仅是不让周围的师姐妹知道,也不愿让张小凡知道。有谈过的恋爱的人都懂得这是什么心理。我关注你,但我不让你知道不让你看出来,为什么呀,因为我喜欢你,但我还不知道你是否也喜欢我,所以我不想让你这么快就看出来我对你有意思。这是恋爱中人,在彼此关系还没明确的时候,独有一种矜持的心理。对于陆雪琪本身就很冷傲的人而言,她再次遇见逃生归来的张小凡没有任何高兴的表示,不算过分。相反,她这样的反应再正常不过了,这就是一个少女陷入爱情最为本能最为自然的反应。她脸薄,她害羞,她需要的是慢慢的靠近他,而不是一见面就表现的特高兴,特喜悦。她知道她自己是喜欢上张小凡了,却不知道张小凡对她是不是也是这么个意思。她需要在明确心迹以前,掩藏自己的真心,探明张小凡对她的想法,所以她的眼神没有过多的停留在他的身上。看到他大难不死回来,最高兴的就是她,可以想象得出她有多么欢喜他没死这个事实,就连张小凡都看出这么一个月,她都清瘦了,为什么憔悴啊?养伤不会令人清瘦吧,那原因只会是一个,她在担心他,她在思念他,她在惦记他,还能不能活着。他要能活着就是她最大的喜悦。此外,她还会猜想,要是他真回不来了呢,她同时也很伤心。是这样复杂地对一个人的担忧与思念令她清瘦人形。所以当她见到他活着回来,她不可能不高兴,但是,同时地,身为女孩子那种本能的女性反映觉醒了,她不想让他看出她有多么高兴,她努力抑制自己不流露出特别的情绪,但我们可以想象,当她转过头去,那一刻的眼神会是多么地温柔,多么地喜不自禁,我们也仿佛可以看到,她美丽的脸庞轻染了一层恋爱的容光,她的嘴角此刻必定轻轻上扬。

就这么一个细节,作者没从陆雪琪的角度来写她的心理,借着张小凡的眼睛看到的短短几句,提了一下,但是我觉得他这样简略的写几句,带给我的触动比他详尽描写要来的震撼的多。因为陆雪琪这个人物的心理与她的行动,作者拿捏的十分准确,他知道当下的陆雪琪一见到张小凡不可能有违于她一贯的态度。他笔下的人物,他知道会有怎样的表现,才能写的栩栩如生,才能表现的真实,他没犯让自己笔下的人物行动与心理不一致的错误。虽然明地里是在写陆雪琪的冷淡,但实则写出了这个女子的真情,她丰富的内心世界。年少的张小凡读不懂陆雪琪的心思,当然也就不会了然陆雪琪为何见了面依旧是冷冷的样子,而读者知道陆雪琪的心思,当然也就能看得到此举此动下,她内心世界的另一层面,爱的层面。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也正是因为陆雪琪隐藏的太深 张小凡看不透 才有了后面凡瑶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