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细品诛仙情 – 长篇书评(十)

书友2016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原文:鬼厉慢慢的把手中的野果吃了,忽然轻声道:“小灰,刚才你也认出她了吧?”

小灰嘴里想是还咀嚼著野果,含糊不清地咕哝了几声,一双猴眼滴溜溜向鬼厉望了几眼。

鬼厉也似乎没想著能从猴子身上得到什么答案,只是自顾自地道:“她为什么不杀我?她不是向来最痛恨魔教之人吗?”

鬼厉出了瘴气之墙,与陆雪琪的意外相逢令他自言自语问出了这么一句,她为什么不杀我?

要知道此时的鬼厉已非当年的张小凡,在江湖飘泊数年,识人无数,他难道真的不知道陆雪琪不杀他的答案?

他当然是知道的。

无论从死灵渊下两人曾共患难相互救助的昔日情分,还是从同门之谊这两个角度来说,都说的通陆雪琪为何不杀他。

鬼厉分明知道这些,为何还要多此一问??

以他现在的性格理应不会在意这些,但是偏偏地,他产生了疑惑,那么这说明了,在鬼厉心里,他认为陆雪琪不杀他是因为曾经两人一起经历过生死,也认为陆雪琪或许因为两人曾同门的原因,但是这些不是主要原因。两人对冲而过,陆雪琪眼里倒影的是他的影子,这才是他真正的疑惑之处!

他心里有了一个猜测。这是他凭着直觉得到的答案。

但他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证明自己这个猜测是对的。

所以他问出了这么一句。她为什么不杀我?

难道是因为陆雪琪喜欢……?

他没有把握自己的直觉是对是错。

他们第二次见面了。

原文:“是谁,在黑暗中悄悄叹息?

是谁,在夜色中敞开心扉?

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又退却,风声扑面然后迅速消失,那曾经熟悉的身影在夜色中不停飘荡,回荡在谁的眼中?

“嘶!”

轻轻一声响,那道青光突然停了下来,随后消散,现出了鬼厉身影,静静站在一棵大树最高的那根树梢之上。

离他不过数尺之外,蓝色的光影竟然也是说停就停,硬生生停在他的背后,那一柄即使是在这夜色之中也灿烂耀眼无比的天玡神剑,握在白皙的手中,冷冷的,指着他。

夜色深沉。

风声凄切。

他们的衣服,在风里轻轻飘舞。

鬼厉缓缓的、缓缓的转过身来,面对了那一张脸庞。

她是这世间,这般清丽而不可方物的女子,那美丽竟不曾让岁月有一丝的侵蚀,仿佛让人窒息,又似要让人沉醉。

她寒着脸,握着剑,指着他!

天玡如霜般冰冷的剑锋,就离他咫尺之遥,连喉咙口上,也仿佛感觉得到那丝冰凉。

和莫名的,在心底深处,那淡淡的哀伤。

风,吹动了树梢,他们的身子,也在夜风里,轻轻摆动。

没有人说话,只是静静的凝望着。

这十年的光阴,忽然间,从心底,一点一丝的慢慢翻腾起来,涌在心头。

她的手,握着剑,白皙如十年前一般模样,曾几何时,曾经握在手心吗?

他微笑了,带着淡淡的苦涩,轻轻道:“你还好吗?”

陆雪琪没有回答,一个字也没有说,她的嘴唇因为用力咬着而显得苍白,夜色簇拥下的她的身影,凄清而幽美。

鬼厉,不,张小凡,在这个没有月光,一片漆黑的夜晚,在这个女子面前,他突然像是回到了十年前,身子也仿佛在阴影里,有不为人知的轻轻颤抖。

“你为何不杀我?”那美丽的女子,静静的说着,如霜一般冷的天玡,依旧在她手间,指着他。

他望着她的眼睛,那里是如此明亮,仿佛无声的火焰。

他微微低下了头,许久之后,他看着自己的身影,看着在影子前轻轻摆动的她,淡淡道:“十年之前,玉清殿上,你又为何不顾一切的维护我,为我说话?”

陆雪琪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微微抿动,握着剑的手,那么的紧,仿佛害怕着什么?

那般明亮的眼眸里,闪烁的是谁的身影?

张小凡!

原来还是没有变吗?这十年间真的没有改变吗?

她怔怔望着,咬住了唇,让自己依然冰冷,让目光千万不能模糊。

可是,是谁的心这般跳动,在久已冰凉的心间激烈跳动,那沉默许久,在无数深夜悄悄徘徊的淡淡温柔,此刻却突然如火焰一般的炽热,在胸膛上燃烧!

嘴边,忽然有一丝微微的苦涩,是淡淡的湿润。

她握剑的手,缓缓的垂下了。

她抬头望天。

风,吹动她柔而美的秀发,拂过她白皙的脸颊。

原来,天空里,又开始下雨了吗?”

陆雪琪追随鬼厉而来。不顾一切地。

鬼厉停下身形,任由她的剑指着自己。

迟早要面对她,与其自己躲,别人追,倒不如,停下来,且看她想如何。

他缓缓转过头,面对她,竟是生平第一次以对等从容的姿态正视她绝世的容颜,还是那么美,美得令人痴醉。

她的剑对着他,剑尖冰冷,可心却是热的。

十年的相思第一次有了完整的轮廓。他人就在眼前,她怎能按捺心绪的翻涌?

她不舍不弃追逐而来,因为她等待他的出现十年之久,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她的剑对着他,放佛在无声的质问:你真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你真的忘记了过去吗?

如果你的回答,是的,那么为什么你要背对着我,为什么方才明知我在身后追,而你还是继续往前逃。

你在害怕什么,你在躲避什么?

如果你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我们重逢时你为何不杀我?

太多的疑问堆积在陆雪琪的心口,可她最终只问出了最后一句,你为何不杀我?

她在求证,面前的这个人是否已经不是张师弟,

她在等待一个回答。

鬼厉低了头,反问出一句,十年之前,玉清殿上,你又为何不顾一切的维护我,为我说话?

言下之意,那个时候你因何对我,那我如今便是怎样对你。

这句话问的巧妙,也答的巧妙。

问的巧妙是因他对自己的直觉已有了很大的把握,她这样对他,不独因他曾是她的张师弟,她对他,是不同的。不然她不会这样固执得跟随自己而来,用剑指着自己却不动手。

但他还是要这么一问,用以掩饰自己的猜测。他不愿让陆雪琪知道,她喜欢他的事实,他已了然在心。因为还有一个碧瑶。她的心意,他已知道但却不能回应,不如不知道为好。

明明知道却装糊涂。

同时,这个回答又十分巧妙地告诉陆雪琪,张小凡是过去的我,我对你曾经的付出,从未忘记。我感谢你。

陆雪琪垂下了剑。她何其聪明。当然能听出言外之意。

张小凡只是过去的他,而现在的他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面前这个人与她无恩也无怨。

这个人与她没有牵连。

可是这个人偏偏说出十年前玉清殿上之事。

他从没忘记过啊……

他们在树梢站了一夜,默然无语。

这一夜,鬼厉必定想起了十年前曾经自己忽视掉的细节,比如那个风雨之夜,陆雪琪陪伴在他身边,又比如,陆雪琪对他流露的温柔……

而这一夜对陆雪琪,却意味着一个完满。

她终于见到了他。

无论未来会如何,能够在彼此成为敌人之前,这么静静地与他共处了一夜,已然很满足。

现在的他,是陌生的,可他毕竟是那个真爱过的张小凡。

她于是说出了那句话,那句藏在心里十年的呼唤,你回来吧,张师弟……

张师弟,她要他回来的,以张师弟的身份,是那个正直善良的青云小弟子,而不是现在的鬼厉。

鬼厉拒绝了,这个名字我不用很久了。

张师弟只是自己的过去,一段历史,他现在是鬼厉,没有人能够湮灭现在的自己,变回过去的自己。

但他还是忍不住问出,你会杀我吗?

这句话的主动权交给了陆雪琪,

鬼厉问,你会杀我吗。其实是说,只要你愿意,我们互不为敌。

他不愿与她为敌,他更无把握,即使她要与他对立,他能否不顾昔日情意痛下杀手。

鬼厉对其他人冷酷无情,却对往昔有过牵绊的人无法真正了断来个干净,是因为十年前张小凡并没有死去,他还活着,活在那被压抑已久的内心。

陆雪琪转身离去,我会的。所以你能杀我的时候,也尽管下手吧……

十年后,两人见面了,却发现对方是熟悉却又陌生的人。

无论是鬼厉还是陆雪琪,都没做好重逢的心理准备。

见是见了,可与自己的预期不一样。

他们的见面,道是无晴却有晴。但毕竟是陌生的,言谈时有抵触。

以现时的自己想要从对方身上找回当年的影子,无论是陆雪琪还是鬼厉都做不到,他们还没接受现在的他(她)。

但不用着急,时光是最为神奇的造物主,你们还会见面,一切都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