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细品诛仙情 – 长篇书评(十一)

书友2016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鬼厉与陆雪琪分别后,飞上巨树寻找天帝宝库。在找到的同时,陆雪琪在宝库门前回转身来,作者是这么形容的:似乎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那个白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无数的美丽花朵在青天之下,突然间一起欢笑一般,衬着她绝世容颜,骄傲盛开!花海之中,她便是最亮丽清艳的那一抹颜色。鬼厉人在半空,一时心中百感交集,竟是怔住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街头不期而遇某个人,那个人在你心里有些分量,但是却因一些隔阂不太愿意过于接近,“百感交集”这个词语用的真好,似乎突然看到她,你有很多感触齐涌上心,又似乎什么也没有。

但是那个让你一下子愣怔的人,是有点不同吧。

在两个立场对立的人之间,悄然心动便是这样子吧。

陆雪琪的清绝美绝,在鬼厉还是张小凡的时候,早有所感,不过似乎在十年之后,他越来越对她的美丽无法忽视了。

以前的张小凡被陆师姐的美丽打动时,会不由自主心咯噔跳一下,然后移开目光。她的美离他太远,好像多瞧几眼都会羞涩,会觉得自己是在张望奢求一份不可能属于自己的美丽。

但十年后,鬼厉褪去了不成熟时的青涩,今时今日,他已能站在平等对望的角度,打量她的美丽,欣赏她的美丽,而不像以前,视角是仰望的。

“陆雪琪缓缓抬头,面色苍白如霜,看去却仿佛更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仙子,清艳无方,就连她此刻说出来的话语,也带着透骨的冰凉:“我不会让这异宝落入魔教之手,再去残害更多无辜之人。”鬼厉望着她,深深的,望着她。那女子一如当年那般的美丽清冷,岁月不曾在她身上刻下丝毫的痕迹,只是,心里呢?他已经变了,这个女子的深心里,可曾也改变了吗?”

物是人非。她留在原地,可他却离开的太久。久到曾经的情谊在各自立场对立时,蒙了尘灰。

陆雪琪寸步不让,拔出剑欲阻止鬼厉夺宝。鬼厉冷然道,我便是要取了这未知异宝,然后再去杀更多的人!

你阻止不了我,鬼厉的态度很明白,可到底是不想跟她真正敌对起来,他说了一句,“我不愿和你动手,你让开。”

陆雪琪直视着他的眼睛,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淡淡道:“你杀了我,自然就过去了。”

她是存心的吧?既然不念旧情,自己亦无需留情。

鬼厉眼中红芒大盛,忽的一声长啸,飞身而起,周身玄青光芒大作,声势凌厉。

陆雪琪脸色寒如冰霜,天玡剑迎空而起,忽地冷冷道:“你既入了魔道,又何必再用青云门的道法?”

陆雪琪的话激起了他的怒意。尽管背叛青云,尽管早被逐出了门墙,但当年在青云的时光,田不易宋大仁那些人,终是成了心痛。碧瑶更是因为青云的诛仙剑一躺十年。与青云门有关的一切,是心口的伤疤啊。

鬼厉人在半空,手中噬魂前头的噬血珠红光大盛,连带着他眼中也是鲜红一片,煞气大盛,喝道:“青云道法又如何,魔教邪术又如何,我一般拿来杀人夺命,你又怎样?”

魔教邪术又如何,我一般拿来杀人夺命,你又怎样?”即便是你,一样地,阻我者死。

这话说的冷酷,听起来也像那么回事,但怎么感觉有几分赌气的味道呢。因为陆雪琪阻他夺宝,有了几分倔气。

确定对方要视作仇人的话,连这些对白都不必有的。直接扑上去厮杀不就行了。

双方像模像样比划了一下,中间杀出林惊羽一档故人,黑水玄蛇又出来一折腾,鬼厉回扑向天帝宝库门,被陆雪琪洞穿意图,拼死阻拦,这时黑水玄蛇撞向他们,两人同时被重伤飞了出去。

原文:时光,在这个瞬间,似乎突然慢了下来。

他的身子在空中翻转着,望见了身后赶来的狰狞面目的黑水玄蛇,望见了身前渐渐合拢中的坚硬石门,还有,望见了身边,和自己一样失去控制飘荡在空中的白衣女子。

他突然很想问陆雪琪:为了什么,她不惜冒失去性命的危险,也要阻止自己?

“吱吱,吱吱!”仿佛是突然响在耳边的尖叫,猴子小灰的声音惊醒了他,小灰不知何时跑到石门缝隙之前,急的蹦跳不停,大声尖叫,而此刻,石门缝隙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到两尺了。

眼看着,就要撞上了石门。

眼看着,就要走完这一生。

眼看着,青天白云,都向着自己压了下来。

如果,放弃……

他咬着牙,用尽了最后一份力气,将身子扭转了几分,在须臾之间,他眼角余光望见了前方,那条缝隙,正对着他。

也许,可以逃过鬼门关了吧?

他松了口气,整个人都像要死去一般,没有了一丝力气。

风声凛冽,他却忽然感觉到,有人注视着他。

他抬起眼。

陆雪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清醒了过来,就在他身旁,看着她飞的方向,肯定是要撞到坚硬的石门之上的。可是,不知为什么,这个清艳女子的脸庞之上,竟没有丝毫的惧色。

在这个天旋地转的瞬间,在这个生死就在须臾的关头,她身不由己地飞向死亡,可是,她的脸上,竟没有一丝的伤怀,没有一丝的恐惧。

仿佛就像是夜晚的昙花,在殷红的鲜血点缀着的她的身影,在远方惊骇的惊呼声中,在鬼厉,不,是在当年的张小凡面前,她忽然笑了。

苍白的笑容里有从未出现的温柔,在如此凛冽的风声之中,她的唇轻轻开合,凝望着身边的人。

有四个字,穿过了风声,穿过了鲜血,更像是穿过了岁月时光,在十年间轻轻徘徊,然后,萦绕在他的耳边,回荡在他的深心。

“你,回来吧……”

她闭上了眼睛,身子仿佛也突然一沉,眼看着,要离他而去,就像是最后的力气,也随着那四个字说完而消失。

黑发飘起,在风中微微遮住了她白皙脸庞的一侧,那女子随风而飘,嘴角,却似乎还有淡淡的笑容。

但是是什么,回荡在深心里如此炽烈的激荡?像汹涌不休的洪水冲垮了所有阻碍,世间的所有纵然可以消失,可是此时此刻,那白色的身影,

怎可以放弃?

怎可以舍弃?

他的喉间有低低沙哑的吼叫,在莫名的泪光中他挣扎着,在激烈的凛冽风中他挣扎着,伸出手去,伸出手去,伸出手去……

紧紧,抓住!

就像是十年前,死灵渊旁,无数乱石如雨中,那白衣女子不顾一切向他而来,抓住了他的手一般。

紧紧,抓住……

在他最后的神志消失之前,他用尽全身力气把那个女子向自己拉来。

前方,是只剩一尺的石门缝隙,而石门中的金光,此刻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了黑暗。

有淡淡的温暖,在他的手心。

他闭上了眼睛,无边无际的黑暗,就像是十年前一样,淹没了过来,吞没了他们。

在飞向死亡的瞬间,陆雪琪还是那句话,你回来吧……

他猛然醒悟了,原来她一直阻拦他,并非因为双方从此正魔不两立,也非她忘记了故人情。

她正是因为把他的过去与现在深深铭刻在心,所以才要这么阻拦自己吧。

与他对立,使他走回正路,拼死阻拦,不愿他在邪路上错的更多。

她对自己……竟然可以用生命作为代价吗?

他在泪眼中伸出手去,挽留那个快要消失的白色身影。

不仅为陆雪琪可以为了自己做到这个程度才要挽救吧。

鬼厉的一生,被真心相待的两个女子,碧瑶和陆雪琪。

碧瑶沉睡不醒,怎么可以容忍陆雪琪同碧瑶一样,眼睁睁看着她离去,而自己却无力挽救呢?

什么正魔立场,两人此前的对立龃龉,他此时已经忘记,唯有将她拉回来的心愿,在这么个瞬间,忽然想起十年前在死灵渊上,她不顾一切追下悬崖拉住自己的手,当时的情形和现在是多么相似。十年前她救他,这次该他救她了。

这时的鬼厉像是变回了当年的张小凡,应该说,他的内心本来就是那个张小凡,为情所动,可以为情不顾一切的那个人。

在魔教的十年,他用冷酷嗜血把自己装裹起来,可是内心的那个人,还是当年的他。

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会被时光改变吧。那些真善美的品质拥有对抗时光对抗命运的特质。

张小凡曾经纯真的人,即便命运弄人,也没彻底舍弃过自己。深心处,依旧那么柔软。

十年后,鬼厉的内心第一次体现。

在天帝宝库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他的手里,还握着另外一只手掌,白皙、修长而温柔的手。他们握的那般的紧,那么的自然,竟然让人忘了他们的手还握在一起……陆雪琪缓缓坐起,目光看向鬼厉,鬼厉也没有躲闪,一般的望着她。片刻之后,他们的目光,都低垂了下来,那两只手,还紧紧而自然的握在一起。陆雪琪沉默而没有言语,身子一动不动。鬼厉的唇动了一下,然后慢慢松开了手,收了回去。”

十年前,是陆雪琪主动撤回了手,但这次她没有动,贪恋掌心的温暖,最终鬼厉先收了回去。

想留住两人这样短暂的温情,想留住在自己面前展露真心的那个人,不想让他重新变回冷漠的鬼厉。

当鬼厉收回手,她不无伤感。

是你救了我吗?

她明知故问,是想逼迫那个人承认他适才的真心吧。

但鬼厉却说,你不欠我什么。

他在逃避,宁愿让两人的关系停留在欠与不欠的层面,这样才不涉及感情,才能清算的清楚。

自欺欺人。

连幽姬都看出他对陆雪琪的不同,他在欺骗自己什么?

他明白,自己的路是自己选的,不会为此后悔,陆雪琪到底与自己不同。

他反问林惊羽那句,我为什么要回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条路我走的好好的,不用你们来救我。

这句话也是说给陆雪琪听的,陆雪琪听到后,身体轻轻抖了一下。

道不同不相为谋。

曾经的情意就留在过去吧。心里依旧把你们当朋友,但是立场不同,必定为敌。

也不能轻易因为某些人,某些感情而改变自己所坚持的道路。

此时的鬼厉应该是这样想的。

但是,人毕竟不能掌控一切,感情以及命运都是在个人能统筹的范围以外。

对于命运捆绑在一起的两人,这些只仅仅是个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