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细品诛仙情 – 长篇书评(十三)

书友2016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原文:

低低的,在那么一瞬间,金瓶儿的声音悄悄急促传来,“帮我挡住那个女子!”黑暗处,那人哼了一声,不屑之意明显的很,而且身形欲动,显然不愿意参与此事。不料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金瓶儿忽然大声的急促的说了三个字传来:“七里峒!”

这三个字,如闪电一般将鬼厉将要飞起的身子硬生生的打了下来,只见金瓶儿眼中,脸上,满是神秘笑意,瞬间从他的身旁掠去。而片刻之后,陆雪琪白色的身影,追踪而来,就在眼前,有谁知道,那个一瞬间,闪过脑海的是谁的身影呢、青光浮起,那个陆雪琪冷冷的脸色瞬间动容,几分疑惑,几分迷惘,几分欢喜,还有几分愤怒。呛廊……

“刚才那个女子,可是合欢派的金瓶儿吗?”陆雪琪忽然静静地道。

鬼厉怔了一下,默默点头,道:“是。”

陆雪琪望着他,眼底深处似有光芒闪烁,淡淡道:“你一直都和她在一起吗?”

几乎是下意识的,鬼厉立刻摇头道:“没有,我与她毫无瓜……葛。”

他的声音忽然变低,感觉到自己情绪上有一丝异样,仿佛是要解释什么。

但陆雪琪眼中的异光已经消失了,像是肩头有什么压力忽然解脱一般,连脸色也似乎柔和一些。

金瓶儿说出鬼厉接下来将要去的地方,逼他不得不帮她阻拦陆雪琪。

而陆雪琪面对突然出现的鬼厉,心情特复杂,她疑惑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乍见心里一直想念的人,有几分迷惘,更有再次见面的喜悦。但是,忽然想起金瓶儿刚刚说的地名,七里同,应该是对鬼厉说的,那么也就是说他是跟随金瓶儿而来,根本不是巧遇,联想到在天帝宝库夺宝时,他俩就结为同盟,难道在其后他们两人一直在一起吗?

念头急转之下,陆雪琪欢喜的心情一下子变冷了,愤怒的神色出现在其眼底。

为什么会愤怒呢,是因为喜欢的人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原因吗?

还是因为那个人不是什么普通人,是合欢派的金瓶儿,以媚惑男人为长的女人。

一想到,这么样一个名声颇浪荡的女人跟他在一起,共处一段时间,任陆雪琪再怎么会想,难免心里犯堵。

不是不生气的,所以,她见面的第一句,是向他确定,刚才那个女子,可是合欢派的金瓶儿吗?

陆雪琪早在死泽就见过金瓶儿,这里忽然问鬼厉,而且还着重把金瓶儿的门派点出来,可不是有那股子你既知道她是谁还跟她在一起质问的味道。

鬼厉回答的坦然,她又问,你一直都和她在一起?

如果说第一个疑问还不算质问的话,那么这个问题就彻底泄露了陆雪琪的心思。你明知道她是谁,你还跟她一直在一起吗?

鬼厉不是糊涂人,他敏锐的发现了陆雪琪问话下的不对劲,他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我与她毫无纠葛。他撇清了跟金瓶儿的关系。

纠葛这个词,可以是感情上的纠葛,也可以是打交道的纠葛。他与金瓶儿虽然算不上战友,但在焚香谷各显其能把那里弄得乌烟瘴气,可不能说是完全没啥纠葛。

鬼厉十分明确地回答,表示自己虽然跟金瓶儿有点事务上的纠缠但对她完全没有一点异样心思。

陆雪琪眼中质问的异光消失了,脸色缓和下来,她刚才真是很在意鬼厉的答案。假设鬼厉没有这么说,而是选择沉默或者说些别的,陆雪琪必定会对此感到失望伤心。虽然不是鬼厉的什么人,但以此时她与鬼厉的牵绊,鬼厉这边轻易的就跟金瓶儿有什么牵扯的话,那置她十年不悔的刻骨铭心于何地?那是对她忠烈之爱的侮辱,也是对她的爱情最彻底的否认。他可以不爱她,但绝不可以这样侮辱轻慢她。

再则,尽管陆雪琪一直是理智的人,但乍然见到鬼厉和金瓶儿在一起,于其最为本能的反应,难免有些醋意。

而鬼厉自己也感到情绪上的异样,本来与陆雪琪可以说各位其主,应势不两立。她问什么,他本无需回答,相反,他下意识就做出了解释,不想她误会自己跟金瓶儿的关系,如果不是那么在乎陆雪琪的看法,他会解释么?以他往日的作风,这种事根本不会在意。而且此前他蛰伏在黑暗中不愿露面,怕也是知道在这么复杂的情况下见面,她会多想的吧,何况从天帝宝库后,从他明白陆雪琪的心思后,他就不是那么有勇气面对她,有点想逃避什么更有点怕什么会发生。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两人当初在青云山七派会武中的第一次比试?”

陆雪琪突然打破沉默,静静地道。鬼厉身子一顿,心中有些讶异,在他印象之中,陆雪琪绝非多话的人。可是不知怎么,今晚的

她似乎确有些奇怪。

虽然如此,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我记得,你那个时候就能够用出‘神剑御雷真诀’,实在是了不起。”

陆雪琪向他看了一眼,淡淡道:“但是那场比试,其实是我输了。”鬼厉沉默,随即道:“那时候你无论道法修行都远远在我之上,其实我……”“是我输了。”陆雪琪面上露出了一丝黯然,轻轻道:“其实我当时就知道,你是在最后关头,故意收手的。可是我也不知怎么,控制不了自己的好胜之心,那时竟无论如何也无法对兴高采烈的师父师伯说出真相。”

鬼厉笑了笑,道:“这些小事,过了这么多年,你怎么还记在心上?”

陆雪琪抬起头,望着天际那轮明月,默默出神。她的美丽,在月下如皎洁轻放的花。“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心里就记着你了。”她轻轻地、幽幽地道。

鬼厉身子一震,猛然抬头,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从一向冷若冰霜的陆雪琪口中,会吐露这般的言语。只是看着那个清丽女子在月光中的美丽身影,却分明就在眼前。他的心中,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就像是,悄悄而来的灾噩,在前方静静等待。他感受的到,却再也逃脱不了。

十年的剑舞,十年情浓。

在见到鬼厉以前,陆雪琪可以放任自己思念,因为未见时,他们还是故人,不是敌人。

但十年之后在死泽的见面,她没唤回他,鬼厉站到了她的对面。

陆雪琪的理智,陆雪琪对青云门的忠诚不允许自己再这样继续下去。

她一直活得冷静理性,有强大的自控能力。可这么一个拥有自控能力,冷静理智的女子,会把自己隐忍许久的心事表白出来,这不符合一个冷静理性的人惯常的行事。冷静理性的人相对而言一般也是内敛而含蓄的。从第二本书就可以看出,陆雪琪对张小凡再爱,也只是在风雨之夜的陪伴,在玉清殿上为其竭力请罪开脱,没有直截了当说,我对你如何如何。这样的人喜欢一个人,如果对方没有付出同样的感情,她会隐埋在心,断然不会说出“从那个时候起,我心里就记着你了”这样的言语。不止是因为骄傲自尊这些因素阻止她这么做,还有,轻易的告白若然换来对方的不以为然,那样的感情打击会深深伤害到自己。

陆雪琪,可以默默喜欢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可以不顾一切为他做很多事,却不能在对方知道自己的爱恋给以拒绝后,继续付出。因为她明白,如果自己的爱不被别人需要,那便是打扰。轻易表白只会让自己与那个人的距离更远,而非拉近。从此连默默喜欢的立场都会失去。她甚至不能在他的面前维持自己谦悲的思念。

此时陆雪琪知道鬼厉的选择,告白的结果只有一个,他会拒绝。因为他有碧瑶。

但陆雪琪依旧这么做了,应该说,早在这场天水寨的不期而遇以前,她就已经想好了,下一次见到他,会说出这些话。这是她的理智她的门派教育给予她的必然的选择。

目的,不是要他记着自己,更不奢求他会因此爱上自己,她只是需要给自己一个理由,不再见他的理由,不再思念他的理由,不再继续爱他的理由。

因为他的拒绝会断绝她所有的痴心妄想。

她的表白,是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绝非一时冲动,一时莽撞冲口而出,更不是因为想要从鬼厉这里得到同等的回报。

深情的人结束一段会用深情的方式。

而陆雪琪选择了告白,以鬼厉的拒绝斩断自己爱他的退路。

听上去多么不可思议,却又如此合情合理。

懂得鬼厉的人,是陆雪琪,懂陆雪琪的人,何尝不是鬼厉呢?

他看穿了她的心思意图,在她说出记着他的话的同时,他预感到了她将要说出的话,为他们的关系走向一个无法逆转的悲剧感到恐慌。

“他的心中,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就像是,悄悄而来的灾噩,在前方静静等待。他感受的到,却再也逃脱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