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细品诛仙情 – 长篇书评(十四)

书友2016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陆雪琪从过去叙说到现在,鬼厉听下去杂念纷纭。震撼、感动、迷惘、怜惜各种情绪翻涌,想到碧瑶,强迫冷却自己涌动的心潮。

但这没有让陆雪琪退步,她继续说下去。鬼厉苦涩地问她,你这又是何苦。

明明知道付出没有回报,又何苦用情如此。

陆雪琪说,我不后悔。

情到深处怕也只有这么一句吧,我不后悔。

《笑傲江湖》中岳灵珊至爱林平之,虽然死在其手上,可临死时,唱的依旧是林平之教给她的山歌。严歌苓芳华小说

我不后悔对你的爱,尽管你没爱过我,但我从来没有后悔我是这样爱你。

陆雪琪接着说,十年了,我心中还是记挂着你。如果可能,我情愿放弃一切,跟你一起到天涯海角。可是,终究是不可能了!青云门养我育我,师父更是疼我爱我教我,我无论如何不能够背叛青云。今天对你说了这些,便是要你明白我的心意,然后在你面前,斩断我这十年的痴心妄想!

表白说到尽头,陆雪琪终于表露今晚自己真正的心思,在他面前,做个了断。

有人疑问,既然存心要做个了断,又何必多说这些呢?

是不想留下遗憾吧。

流水淌过石滩尚且留痕,更何况,一场长达十年的爱恋。这么说出来,对自己也算有了交代。

图的是有始有终的结局,尽管知道是悲剧,但悲剧也是个结果。

她舞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他面前,舞不尽相思流年。

鬼厉震撼之下,欲要跨过那道划在地上的深痕,可陆雪琪却在此时停下来,冰冷的剑意令鬼厉清醒地退了回去。

小白说的那句,如果那女子真要断情绝意,那一剑早就刺下了,我看刚才最后,她虽然用剑指着鬼厉,但心中多么希望鬼厉不顾一切就跨了过去。

话说的诚然不错。可明知这是鬼厉做不到的事,陆雪琪不会置其于进退不得的境地,她用剑指着他,也是提醒他,更是逼迫自己要做真正的了断。

可到底是伤心的,她吐血,大约不是因为鬼厉没跨过这道深痕,应该是想着这是最后一次两人这样和平共存,下一次,下一次见面便是死敌了。

她狠心斩断牵念,伤的是自己的心。眼睁睁看爱人变敌人,还有比这更绝望的事么?

她御剑离去,失魂落魄。

在七里峒,他们真枪实剑相斗了一场。

在七里峒,他们真枪实剑相斗了一场。

陆雪琪听到金瓶儿对鬼厉说起的地点,七里峒。她在焚香谷众人面前说出来,出于青云派的立场,当然要去看看鬼厉他们去那里是为了做什么,而出于私心,怕也是想再多见他一面也是好的。是敌人也是爱人。

鬼厉与小白在七里峒眼见苗族妇孺被黎族人屠杀,鬼厉瞬间红了眼,戾气大发,顷刻杀了十几个人。苗族尸体横了一地,这被赶来的陆雪琪恰恰看见鬼厉发狂的那幕,以为鬼厉便是罪魁祸首。

李洵在旁边的挑拨,“张小凡!”李洵大喝,神色肃穆而愤怒,怒道:“这谷中南疆族人,向来与中土毫无瓜葛,你究竟与他们有何仇恨,竟要这般杀人为乐?”更是误导了陆雪琪的判断,原本伤心得说不出话,被李洵这么一说,认为鬼厉已经是走火入魔再难回头,她缓缓举起了手中剑。

这时鬼厉本就因当年草庙村的血案勾起无限伤心,发狂杀人也是因为这个直接原因。被陆雪琪误会,他一句解释都没有。

甚至有想了断一切的心思,他率先朝她冲了过去。

痛苦和绝望的心情没有人理解,包括眼前这个已经与自己恩断义绝的女子。

他抱着毁灭般的心情跟陆雪琪对战。

陆雪琪在对战中毫不留情,此时在她心里只有正道和魔道的对立,鬼厉不再是张小凡,他是正道的敌人。

他滥杀无辜,她要阻止他。

李洵偷袭鬼厉,以致鬼厉带着肩伤披头散发出现在陆雪琪面前,

原文:白色光柱里突现红芒,殷红如血,那个男子浑身浴血,如狂魔一般奋然而出,仰天长啸。夜色正暗。

散了头发,破了衣衫,喷洒的鲜血如雾一般,只有噬血珠那般明亮,照亮了整个夜空。

他抬头瞪眼,直冲而上。

风声凛冽,血腥阵阵,陆雪琪面白如雪,不见有一丝血色。望著那扑来的身影,下意识天琊刺出。

蓝光万丈,转眼间刺破血雾,就在他的身前。

那一个伤口,在她眼前。

天琊微颤!

那目光,深深而来,疯狂却这般熟悉。

犹还记得,许多年前,曾经不顾一切的少年么……

红芒暴涨,将两个人的身影淹没。

陆雪琪看到鬼厉的肩伤,想起了许多年前的记忆,在死灵渊,张小凡肩头被小叉子刺中流血的模样。

她心软了。“红芒中,布满血污的手掌,彷如恶魔狞笑的魔爪,向她抓来。只是,天琊却悄悄无力地垂下。”

她在风雨中,孤单伫立著,面对著他,默默凝望。

血腥的手掌,按在她衣襟之上,汹涌妖力,就在掌边咆哮。

那一双变得疯狂而血红的眼睛,就在她的眼前。

是谁的心,轻轻跳动……

红芒散去,一个身影,颓然掉落。

陆雪琪立在半空,紧闭双眼,衣襟之上,赫然有个红色血印,触目惊心。

可以看到这两个人在最后时刻依旧停了手,尽管在陆雪琪眼中鬼厉是堕入地狱的恶魔,尽管鬼厉被陆雪琪重伤,可在关键时刻,这两人还是没能彻底放下对对方的感情。

陆雪琪的天琊没刺出去,鬼厉的手掌也没掐下去。

或许这两人都太明白对方在自己心里的重要程度了,不在于谁杀谁,而是如果这个世间,没有对方的存在,自己活下去的意义在何处呢?

鬼厉本就背负唤醒碧瑶的责任很孤独很艰难的走着自己的路,这时,如果再加上杀了陆雪琪,他还能撑得下去吗?

而陆雪琪的理智与情感交战的结果,依旧是情感占据上风,能忍心下手那就不会是陆雪琪了。

两个人都放弃了搏杀对方的机会。

陆雪琪知道鬼厉那手如果真掐下去,她是肯定没命的。

在垂下手中剑后,她默默的凝望鬼厉,如果死在他的手下,那么在死之前,总要认真再看看他的模样吧。

不知道是不是她深情不悔的凝视让鬼厉变清醒了一点,他的心在跳动,他没有下手,选择了放弃。被小白救走。

这么一个对决的瞬间,生死不过是翻手之虞。

双方都没有为保全自己的性命而狠下杀手。

这是不是说明,此时的两人已经认清了对方在自己心里的位置了呢。他(她)是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存在吧。

十年后,两人的第三次见面,也是第三次对决。

陆雪琪的告白没能解决两人立场对立的难题,却在生死之间,在搏杀之间,让他们互相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那就是,这个世间,比自己性命更为重要的,还有一个她(他)。

即便是敌人,她也是重要到自己可以为之舍弃性命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