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细品诛仙情 – 长篇书评(十五)

书友2016年03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前言:

写到这一节,本贴随之连载到尾声。看帖的读者应该看出来,某家的这个帖子是跟随张小凡的感情故事走的。

张小凡的感情经历到了头,那本贴也跟着到头了。

张陆情是本贴的中心。皆因张陆本就是作者钦定的男女主角。

所以看帖者有疑问怎么写雪琪的文字远远多于碧瑶的,碧瑶如果十年后苏醒,那某家照样会把她带上。

可惜不让她醒来的不是我,是作者。

张陆情的每个细节,某家能够诠释的都写出来了。张陆情的发展变化,细心看此贴的都能看到某家的提点。

因此,即便本贴到结尾不会高屋建瓴再次分析总结。已经说无可说,再说只会是无聊的重复。

本贴为初稿,修改稿也许要等很久才会动手,接下来,某家要完成另外一个大工程,短时间内大概没有时间修改此贴。

修改稿如果完工,会重新贴在这里,全脱水版。

之前在陆雪琪吧发了第一节的修改版,有吧友追问某家没有更帖,在此回答:不是不更,但要给某家点时间修改,可能要等上两个月或者更久。

某家只能答应尽快修改出来。

最后,感谢一直支持某家帖子的看帖人。

——————————————————-

陆雪琪与鬼厉,从一开始尚且不能接受十年后对方的转变,到其后两人终究认清对方的重要,过渡的时间不长。

但是明白到那个人的重要性再到要跨越阻隔走到一起,还是需要时间需要机缘的。

陆雪琪始终是正派弟子,她不能因为鬼厉叛出青云。鬼厉也不能因为雪琪忘记碧瑶。

两人各有各的责任。

况且,鬼厉在爱上雪琪的同时,也是爱着碧瑶的。

尽管十年的光阴碧瑶一直没有醒来,但她依旧活在鬼厉的心里。(额外一句,此时鬼厉心里两个女子并存。也不能说爱谁多一点。但是救碧瑶的心愿更迫切,这是显然的)

所以明白对方的重要不代表就能抛下一切,他们离厮守还差了很远的距离。门派是一层阻拦,碧瑶是第二层。

距离这么远,鬼厉与陆雪琪都没想过能不能在一起的问题,陆雪琪后来对文敏说,我也只求心中有那么一个人可以相思,而且我还知道,他心中也有我,只要这般,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两人也只能这么想了吧。

看上去两个人能走到这一步已然足够,但毕竟是被月老牵了红线的人,自然有转圜的余地。

先把话说回来。

鬼厉把大巫师接到鬼王宗,一心复活碧瑶失败,受此打击沉沦在酒醉中不愿醒来。

他遇到兽神,兽神问了他一个问题,“如果你现在就要死了,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么?”

鬼厉当时心头浮起的深仇、大恨、十年宿愿、缠绵白衣。这四样分别代表对普智的心结,对青云门道玄的仇恨,唤醒碧瑶的心愿,雪琪。唯独雪琪用了缠绵两字。前面三样都不是说做到就能做到的,只有可以再去看看那个缠绵在心头牵扯不断的白衣女子。

他踏上了望月台。

此时陆雪琪面对李洵的求婚,斩钉截铁回绝道,我不愿。被师长责罚在望月台闭门思过。

当鬼厉踏上望月台的时候,呈现在他面前的,便是这幅美景。而在那如霜的月光中,还有个白衣如雪的女子,正背对着他,站在悬崖前方望月台上,眺望着远方无尽黑夜,默默伫立。

鬼厉的面色漠然,但一双眼睛中彷佛因为倒映着这片美丽月光而显得光芒闪烁,那个白衣身影,如站在月光中的子一般,看去竟没有丝毫尘世的味道。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那个身影动了动,陆雪琪冷淡而微微疲倦的声音响了起来:“师姐,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她缓缓回头,一边说着,但话说一半,声音却突然消失,陆雪琪向来冷漠平淡的脸上,赫然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那一个男子的身影,默默地站在那里,凝望着她。

“张……”她微微张口,话未说出声音却已低沉,“……小凡。”

鬼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月光照在陆雪琪冰雪般的肌肤上,几乎如透明一般毫无瑕疵,更增添了她惊心动魄的美丽。远远的,他竟有种不敢靠近的感觉。

“你,还好么?”他腹中有千言万语,可是说出口的,却终究只有这几个字。

陆雪琪凝望着这个男子,那个站在月光与阴影交界处的男子,他脸上的表情是那般的复杂,彷佛心中有什么事情正折磨着他,可是那身影却分明就在眼前啊!在梦中不知想过了多少次的身影!

她微微低下了头,欲言又止。许久之后,才轻轻道:“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过来?”

鬼厉身子震了震,此刻原本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小灰也不知上哪儿去了,只见他眼中闪过犹豫之色,对他来说,似乎这短短的几步路,也需要许多的勇气。

陆雪琪还站在那里,沉默如许,山风吹来,她白衣轻轻飘动。

踏出脚步,走在月光之上,身后远处竹林沙沙作响,身前的女子悄悄抬头凝望,鬼厉站在了她的身前。

陆雪琪看着他,面上最初的一点激动和惊慌悄悄消失,忽然道:“还记得我曾说过的话么,我们下一次见面,便是誓不两立的仇敌,你,”她看着他,慢慢地说道:“为什么还要来见我?”

鬼厉嘴角动了动,眼中闪烁,忽地移开目光,不再和陆雪琪对望,就在陆雪琪面色渐渐黯然时,她身前的男子却又慢慢回过头来,彷佛在犹豫,似乎在挣扎,终于轻轻说道:“你,好像瘦了……”

陆雪琪身子一震,脸上再次有惊愕神色掠过,但随即而来的,便是欢喜。她如霜雪一般白皙的脸上肌肤,生平第一次涌现出淡淡的晕红,如晶莹剔透的红玉,有不尽的温柔和缠绵的羞涩。

就算没有明天,就算前方还是黑暗,可是如果心间温暖,也许便不会害怕了吧……

这美丽清冷的女子,忽然笑了,如深夜最娇艳的百合,在风中无声微笑,她洁白的身姿是月光中那般耀眼的存在。鬼厉屏住了呼吸。

陆雪琪忽然开口,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我很欢喜!”然后,她依旧微笑着,眼光轻柔如缠绵的水波。

夜色更深,月儿西沉。

并肩站在望月台前方的悬崖之上,一起眺望着前方那片黑暗,山风吹过,两个人的衣衫同时飘动,身影在清亮的月光之中。

温柔的,是风吹在脸上的感觉!

无垠而黑暗的苍穹中,还有点滴星光,静静闪动。

“焚香谷的人向你提亲了?”

沉默了许久,陆雪琪平静地道:“是,师父和掌门师伯都答应了。”

鬼厉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什么变化,淡淡地道:“我来的路上,听到你那几位师姐说话,听说你不愿意?”

陆雪琪笑了笑,道:“是,我不愿。”

鬼厉转眼向她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陆雪琪淡然的脸色,和眉宇间悄悄的一丝笑意。他心头忽地一阵激动,彷佛从深心中腾起的激动,竟然连身体也轻轻发抖,忍不住脱口而出:“你跟我走吧!”

陆雪琪身子一颤,向他看来,只见鬼厉,不,此刻在她眼中的,分明就还是当初那个张小凡啊!那个坚忍而执着的少年么?

去哪里?

随便吧!天涯海角!

她嘴角浮起笑意,眼中却隐隐有晶莹波光闪动,彷佛是犹豫什么,可是片刻之后,她终于还是轻轻道:“那碧瑶呢?……”

如一盆凉水从头浇下,鬼厉全身皆冷,从深心最深处透出来的寒冷转眼似乎将他冻作做了寒冰。水绿色的身影,安详的笑意,那个躺在寒冰石台上的美丽身影,转眼间将他完全击倒。

他默默低头,沉默许久,然后,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脸上的激动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便是冷漠。陆雪琪怔怔地看着他的变化,那般清晰地感觉到身前的这个男子,从缠绵温暖中渐渐远去,躲进了冰冷的黑暗之中。

她深深呼吸,嘴角露出笑容,却有谁望见,眼角淡淡的泪光,那一刻震动心魄的美丽啊!

“下一次,”鬼厉转过身,慢慢离去,“我们再见面时候,你用剑吧!”

他头也不回的离去,如决绝的情人断了情思,月光在他身后跟随,似温柔的手无力的牵扯,却终究拉不住他的身影。

他消失在黑暗中,那是他的来路,也是他离去的方向!

陆雪琪苍白的脸上,还挂着有些僵硬的淡淡笑容,雪一般的白衣飘舞在风中,在月光下,直到,她无声地流出第一滴泪。

满山遍野的泪竹,在月光下,在这么一个凄清的夜晚里,沙沙作响……

这一段描写的太富美感了,忍不住全文复制了下来。

这是鬼厉第一次主动找到陆雪琪,而且是在上次两人对决后,他竟然这么主动来看她。

可想而知,当时陆雪琪有多欢喜。

这是她在鬼厉心里有位置的证明。以前她都是单方面的付出,终于,这个人来主动看她了,无花果开花了。

他们当真心灵相通,完全没提上次互掐的事儿,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陆雪琪问他为何还要来看他,都势不两立了。

鬼厉答非所问,你好像瘦了。

这话太给力了,既表明他对她的在意,又暗含关心关切的情意。

意指自己是在意你的,不愿跟她成为毫无关系的陌路人。

陆雪琪欢喜地微笑了。

鬼厉提起李洵求婚那事儿,这说明他很紧张陆雪琪的态度,他分明已经听说她不愿意,还是问了出来,想要看她的回应。

陆雪琪平静的一句,是,我不愿意。

鬼厉此时感受到了什么?

不仅是一个简单的回答,陆雪琪不爱李洵不嫁给他这是很显眼的原因,但是他自己更是明白,陆雪琪是因喜欢上了他,眼里再容不下其他人。

她的平静面容下,掩盖的是波涛般汹涌的爱意。

那淡然的脸色,和眉宇间悄悄的一丝笑意,让他冲口而出,你跟我走吧。

陆雪琪犹豫片刻。一句,那碧瑶呢?将鬼厉从冲动中拖离。

他转身走了,还不忘加一句,下次见面,你还是用剑吧。

陆雪琪我跟你的距离太过远,刚才的话当我没说,你下次见面依旧把我当敌人吧。我不值得你这样对待。

真是心狠的回答啊,对雪琪狠对自己狠。

雪琪其实是知道提起碧瑶在此时会多么不合时宜。

但她依旧这么说了。想想有几种可能性导致她想说这么一句破坏气氛的话。

一、她觉得现在两人虽然有了爱,但这爱还不足以跨域彼此的阻碍。在鬼厉冲动说让她跟着走的时候,她更为清醒的意识到,两人能在一起的可能性太低,所以,故意说出碧瑶,表示委婉的拒绝。

二、就是原话的本意,碧瑶呢?你如果带我走,碧瑶你打算忘怀还是放下?

三、想要求证在此等情况下,他的心里,是自己重要一些还是碧瑶更重要?

四、提醒鬼厉,你还有碧瑶,你能带我走吗?你是做不到的。

综上四种可能,怎么理解都不会偏差的太远。这句话很内涵。

鬼厉转身走了,变回了冷漠的那个人。

留下陆雪琪,和天上冷清的月亮,她流下了泪。即使知道鬼厉只是冲动之下说出的话,即使是自己先说出碧瑶的问题,但他这么就走了,到底还是令她伤心的。

背影太决绝!

在他的心里,还是碧瑶比自己更重要吧,彼此的关系虽然看似拉近了许多,却能这么轻易就颠覆。连幻想的余地都不留。难过、失望、但同时又了然。

她不愿他在冲动的时候做出承诺,她当然愿意他给予承诺,但条件是,他是清醒的,在意识到自己的责任重担后,在意识到他还有碧瑶未救后做出的承诺,这样的承诺才不是轻狂的诺言,她需要一个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明白给予她承诺后将要承担什么的人说出带她走的话,而不是一时感动之下的脱口而出。诚然这也是一种真心,但这真心并不是她想要的长远未来。

鬼厉做不到,所以他离去,他对她说,下次见面,咱们还是敌人。

她知道他做不到,她太了然关于他的一切了。

是故,她尽管流下眼泪,还是微笑着的。

陆雪琪有自己的爱情观,如果要跟鬼厉在一起,那必然不是三人行,必须是二人世界。这个要求对鬼厉来说是个苛求,但对自己,那就是她倾尽全力想要的得到的爱情。本来爱就是排他的。

鬼厉不能给她二人世界,陆雪琪的问话明确表明她无法与碧瑶分享自己。他所能做的,只有转身离开她。

同时他感到了自己对碧瑶的感情叛离,他回去对着碧瑶扇了自己一耳光证明了他内心的羞愧。

鬼厉没有动过携二美同归的心思,所以他惭愧自己对陆雪琪说出的话。也为自己内心对着陆雪琪莫名的缠绕感到愧对碧瑶。

甚至在面对陆雪琪时,竟然忘了碧瑶的存在,若非陆雪琪的问语,自己会犯下多么不可饶恕的错误啊。

都是情伤啊。因情而伤。鬼厉和陆雪琪,不由自主朝对方靠拢,但在靠拢时总会有什么将他们距离推离更远。

两人之中最受伤的是鬼厉,不仅不能靠近自己想要靠近的人,而且还要时时对自己提醒,你对碧瑶呢?你怎么可以背叛对她的爱?你怎么非但没救活她还爱上了别人?承受远离的痛苦时还要背上良心的煎熬。